•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8章 雨将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8章 雨将来

    作品:《官神

        梅升平的电话,在下午一上班,就及时地打了进来。

        夏想早想主动打电话过去,不想事情一多就放到一边了,梅升平却是按捺不住了,毕竟事关梅晓琳一次至关重要的升迁。

        “夏书记,我刚刚和陈书记说到你,陈书记说,他很想念你,要向你问好。”梅升平上来就提陈风,用意不言而明,是用陈风和夏想之间的关系,来暗示他和夏想之间的关系。

        “谢谢陈书记的挂念,我很好,也请梅省长代我向陈书记问好。”夏想心里明白随着他地位的升高,梅升平对他也多了客气和迂回,不再象以前一样说话随意了,其实以他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不提陈风,他也会全力支持梅晓琳上位。

        更何况梅晓琳现在是常务副市长,接任市长一职也顺理成章,并不是破格提拔。

        不过官场上的事情也说不清,后来者居上的事情屡见不鲜,梅升平事到临头,也难免有患得患失的心理。

        主要也有一点,湘省省长是付先锋。

        梅升平和付先锋,曾经京城当年两大家族的太子党,现今都位居省长高位,而且楚省和湘省紧邻,相距不过400公里,两人肯定有一较高下之心。

        谁也不服谁,但又因为楚省和湘省经济互补之处很多,而且又是各自最大的邻省,又必须互相借助,所以此次梅升平来访,既是为了经济上的一揽子协议,也是为了梅晓琳的即将面临的重大升迁。

        如果梅晓琳此次升迁失利,对她以后的长远发展十分不利,而且她在湘江市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再有目前湘省的局势异常复杂,怕是梅晓琳会调任到其他地市。

        现阶段,梅晓琳还是留在湘江市才最符合夏想的利益。

        梅晓琳的任命,即将上升到梅家和付家两大家族的对撞,夏想其实还是隐隐有点担心,如果付先锋坚持要否决梅晓琳,梅升平又将何去何从?

        他夹在中间,是不是要因为梅晓琳的任命,要和付先锋决裂?

        事情,愈加复杂化了。

        和梅升平只通话了不到两分钟,也就是随意说一说,电话里不方便涉及到重大事情。但提前通气也很有必要,夏想就和梅升平约定,在他前来湘省的当天晚上,一起坐坐。

        放下梅升平的电话,将当下湘省的局势再理顺了一遍,夏想认为很有必要和吴老爷子汇报一下。

        也是夏想来到湘省之后,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老爷子。

        夏想就发现,随着他位置越来越高,先前总会主动打来电话有所暗示、或有所指示的宋朝度、陈风甚至是曹永国等亲朋好友,现在都很少打来电话就他如何走好下一步,发表看法了。是呀,他一路走来,现在越来越成熟了,步伐也更加稳健了。

        吴老爷子的电话一打就通,里面传来了老爷子五分亲热五分惊喜的声音:“小夏,到了湘江,有没有水土不服?”

        现在已经没有几人叫他“小夏”了,夏想听了,一时竟然感慨万千,以前老爷子是算计过他,但在其后,不管对他是有心安排还是有所期待,总之老人家对他,也确实有一份浓浓的亲情在内。

        “还好了,湘江水软,气候怡人,很快就适应了。”夏想也知道老爷子的话语带双关,水土服不服不要紧,重要的是,人情是不是练达。

        “那就好,那就好。”老爷子呵呵地笑了,“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要生根。只有有四海为家的胸怀,才能有天下为公的志向。”

        老爷子其实对湘省的局势心知肚明,话说得宽泛,其实还是在宽慰他。

        夏想心中涌起一阵感动:“您老多注意身体,小辈的事情,也不用太操心了,都长大了,也都看清路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在我眼里,才洋也好,你也好,都是孩子。”吴老爷子或许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象一个普通的老人了。

        夏想就顺着他的话,说了几句家常,然后才将话题落到梅晓琳的任命上:“梅省长要来湘省访问,我得和他还有梅晓琳一起坐坐。梅晓琳是常务副市长,一个女人,能做到市长也很不容易。”

        吴老爷子的耳朵长得很,一般厅级干部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梅晓琳是梅家人,又和夏想在同一个城市,他必然对湘江的变动了如指掌,就说:“梅晓琳这个丫头还不错,我还是看好她的前途。女市长,也是国内政治上的进步事件。”

        吴老爷子的话,让夏想大为安心,心里就明白了吴家的倾向。如果吴家在梅付两家的对峙之中是居中的立场,他也好办,如果倾向于付家,他就有点为难了。

        刚放下吴老爷子的电话,邱绪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夏书记,别来无恙啊!”邱绪峰上来就打了个哈哈,随后就立刻切入了正题,“听说梅省长要到湘省露个面?别忘了向梅省长代个好,就说邱绪峰还是很怀念和他共事的时光。”

        邱绪峰代表邱家也表态了,看来,四家之间的互动还是很频繁,也证明了一点,四家之间的联系还是非常密切。

        由此夏想更得出了结论,付先锋果然是投机者,他如果再一心阻止梅晓琳的扶正,他就会为三家所不喜。

        邱绪峰只是一点梅晓琳的事情,就转移了话题:“夏书记,当年在安县的三个人,现在你和晓琳聚在了一起,就差我一个,想起安县的岁月,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你已经是省纪委书记了……”

        邱绪峰的感慨之中,多少有点落寞之意。当年他比夏想的级别高,现在反被夏想超过了,心中肯定不太好受,而且梅晓琳也追了上来,马上就要和他平起平坐了,他现在是宝市市委书记,下一步也该迈进副省了,但似乎一直没有太合适的机会。

        相比之下,夏想简直太幸运了。

        又和邱绪峰聊了几句,夏想总算放下电话,清静了一会儿。梅晓琳的任命,牵动了各方的神经,果然是家族势力,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过话又说回来,湘江市长的位置虽然同样是正厅,但相比之下,还是比其他地市市长分量重了许多。

        毕竟是省会,在省委眼皮底下。担任了湘江市长,基本上就相当于拿到了湘江市委书记的门票,而湘江市委书记是要高配省委常委的。

        也就是说,担任了湘江市长,不出意外,三年之后一转任市委书记,就是副省级的高官了,因此,才是各方势力必争之位。

        下班时,夏想本想再去医院看望严小时,打了电话过去,付先先很气势地说严小时不想见他,让他不要来了。是不是付先先假传圣旨,夏想不清楚,不过一想既然付先先还在气头上,不去也好,省得让严小时烦心。

        夏想收拾东西正要离开时,李从东前来汇报了一个突发情况——陈工方有了新的供词,说是他在晨东和湘江各有一套房子,都是唐加少送他的。

        倒是一个不小的突破口,夏想听了之后,指示李从东继续深挖,同时对陈工方两面三刀、不时抖出一点问题的做法十分反感,影响办案效果不说,还有可能影响整个大局。

        李从东性子有点偏软,夏想想了一想,就决定从市纪委抽调几名得力干将来辅助李从东。市纪委的工作人员经常和下面区县的官员打交道,手法粗劣了一点,但有效。

        夏想亲自打电话给宁海深,让宁海深安排两名信得过的办案人员,暂时抽调到省纪委来协助工作。宁海深满口答应,十分爽快,就越加感觉和夏书记之间的关系密切了。

        安排好一切,夏想心中笃定了许多,对于唐加少今后的命运,对于陈工方如何处置,对于沈河阳的下一步安排,他心中都有了一个走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人之中,总有一人会撬开庞大的湘省道桥的一个缺口。

        但对于即将到来的常委会的对撞,在事关梅晓琳的任命大事上,他心中还是多少有点没底,毕竟他来湘省的时日尚短,并不清楚郑盛对常委会的掌控力度如何,也不敢断定付先锋目前和叶天南、胡定等人的合作,已经深入到了什么地步。

        下班后,秘书曾卓陪他吃了一顿晚饭。晚饭,是在省委机关食堂吃的。其实有不少省领导都会吃食堂,即使不是天天露面,隔三差五也要露上一面,一是以示亲民,二是也显示和群众打成一片。当然,省领导所在的食堂不是一般干部群众能进去的内部食堂。

        晚饭后,夏想安步当车,准备步行回家,他很喜欢用散步的方式来放松,而且也有利于身体健康。

        刚出省委大院不远,一辆桔黄色的跑车“嘎”的一声,停在了他的身侧,敞蓬车里面,坐着一位长发飘飘、风姿绰约的女子,夏想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杨遥儿。

        “夏书记,我想向您汇报一个情况,很机密,很神秘,您要不要听一听?”杨遥儿咬着嘴唇,斜着眼睛,吃吃地笑。

        夏想就摆手:“有情况汇报,明天到我的办公室。”

        “情况非常紧急,夏书记,您要是不上车,我就不走了。”杨遥儿就耍赖,还将喇叭按得山响。

        夏想知道,麻烦来了,杨遥儿绝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