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0章 初掌大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0章 初掌大局

    作品:《官神

        林华建毕恭毕敬地站在夏想面前,和往常一样,他前来汇报工作的时候,从来不坐,态度非常谦下,工作非常认真,其端正的态度、谦恭的姿态,简直让人无可挑剔。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用陈工方事件摆了夏想一道,夏想还真以为林华建不但可用,而且还是可以重用的心腹。

        只是在林华建恭敬和谦逊的外表之下,包藏着怎样的一颗祸心?夏想只看了陈工方的供词几眼,就胸中怒火中烧了。

        完全就是硬生生拖梅晓琳下水的无耻做法,不管是不是真有其事,反正就是先咬上一口,泼你一身脏水再说!

        夏想在书记办公会上,表面上没有支持梅晓琳,但他有他的锦囊妙计,也不允许有人向梅晓琳的头上乱扣帽子。

        将材料重重地一甩,夏想一脸怒气:“胡闹!陈工方乱咬人怎么行,打个不恰当的例子,万一他什么时候污蔑到叶书记身上,那还得了?华建,你主抓陈工方的案件,要把好关,要主导方向,怎么能乱来?”

        “夏书记,陈工方一口咬定梅市长和湘江路桥有问题,我也不敢隐瞒,就直接报了上来,怎么处理,还得您拍板。”林华建见夏想动怒了,心中暗暗冷笑,到底年轻不经事,一有事情就失控,叶书记还十分看重他,真是看走了眼。

        夏想挥挥手:“我先想想,等下召开一次常委会议研究一下。”

        林华建点头退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点燃一只烟,泡上一杯茶,美美地抽上一口,看着办公桌上一堆梅晓琳的材料,得意地笑了。

        夏想却没有笑——林华建一走,他立刻恢复了冷静,让曾卓通知李从东、陶河江过来一趟。几分钟后,李从东和陶河江先后匆匆赶到。

        李从东和陶河江已经听到了陈工方案件牵涉到了梅晓琳,二人都是一脸惊愕,不敢相信。而且更让人气愤的是,整个纪委内部已经议论纷纷了,按理说案件还在初期阶段,应该处在高度保密状态之下,消息却已经传开了,用意不言而喻,就是不管是不是事实,要的就是先让梅晓琳名声受损。

        手法很无耻,但很奏效。

        夏想震怒了,直接交待陶河江和李从东几句之后,提出立刻召开纪委常委会议。

        湘省纪委一共四名副书记,包括夏想和四名副书记在内,共11名常委,有决策机构,所以说纪委有一定的独立性。

        不多时,纪委常委会议室内已经坐了不少人,夏想赶到时,却发现还少了两人,几名常委全部到齐,四名副书记中,排名第一的林华建和排名最后的李从东已经就坐了,而排名第二、第三的游华、商江还没有露面。

        游华45岁,走路的时候喜欢背着手微笑,也不知他是笑给谁看,反正就是见谁冲谁微笑点头。

        商江稍微年轻一些,刚40岁出头,算是纪委中的少壮派,他和游华截然相反,无论什么时候都板着脸,一脸严峻,仿佛看谁都是贪污分子一样。

        夏想也接触过两人,对两人印象一般,谈不上深刻。在他来湘省之后,和他之间的关系相处得还算可以,不远不近,公事公办,并无私交。

        林华建就征询夏想的意见:“夏书记,是不是要等等游书记和商书记?”

        “不等了。”夏想大手一挥,很干脆地说道,“我宣布一项纪律,以后召开常委会,但凡迟到的同志,就不用参加了。如果连续迟到两次,取消年度优秀党员的评选资格!”

        “哐当”一声,纪委常委吕国忠的茶杯盖一下没有盖准,掉在了桌子上,就如同为夏想的发言做出了最及时的注脚,吓得不少人一跳。

        担任纪委书记以来一直软绵绵的夏书记,怎么突然就硬气了?不少人疑惑不解。

        “刚才的决定,我会向郑书记汇报,征求省委的支持。”夏想眼睛一扫,发现游华站在门口,探头探脑正在进来,他就不留情面地用手一指,“游华同志,你今天迟到了,会议就不用参加了。”

        游华本来一脸笑容很温和很淡定,夏想当众让他下不来台,他的脸色就立刻沉了下来:“夏书记,我,我刚才有事耽误了,是有客观原因的……”

        “什么事情能比常委会更重要?”夏想暗暗冷笑,怕是林华建带了个好头,让纪委的人都觉得他好欺负。

        游华自恃在纪委是老资格了,夏想比他年轻了十几岁,说不轻视那是假的——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都有自认资历老的不服管的老帮子——再加上游华本来和林华建走得更近一些,对夏想就更是不怎么尊敬了,见夏想当众不给面子,他也就不阴不阳地轻笑了一声:“刚刚接到中纪委副书记的电话,谈了点工作上的事情。”

        好嘛,拿中纪委压他一头,夏想反倒笑了:“中纪委哪位副书记?崔副书记?哦,对了,崔副书记已经不健在了。”

        一句话说得游华硬生生打了个冷战,一下让他想起眼前的夏想可是经历过中纪委的狂风暴雨而仍然屹立不倒的妖孽人物,甚至连调查他的中纪委副书记崔向回京后就突然暴病而亡。他现在在夏书记面前提中纪委,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自讨没趣!

        所有在场的众人都目瞪口呆,不少人甚至都倒吸一口凉气!都才想起当年发生在秦唐的一出大戏,正坐在主位的年轻的省纪委一把手,谁要是轻视他的年轻,谁必然要吃大亏!

        因为连中纪委副书记在他面前都碰得头破血流,试问在座各位,谁又有通天的本事能敢和夏书记叫板?

        正当众人以为夏想多少还会给游华一点面子之时,不料夏想又冷峻地说了一句:“中纪委的电话再重要,也没有省纪委的常委会重要,要分清轻重缓急,要知道你是在湘省纪委工作,不是在中纪委工作!”

        这一句话分量极重,直打得游华张口结舌,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可不是,你再牛气,再拿中纪委压人,有本事调中纪委去,别在湘省省纪委工作!夏想的言外之意就是,只要你在湘省省纪委一天,你就得听他的指示。

        夏想第一次展现强势的一面,铿锵有力,直接拿省纪委排名第二的副书记开刀,用意十分明显,杀鸡儆猴!

        游华站在门口,脸色由青转紫,脸上一惯的笑容消失不见,直气得浑身发抖,但官场之上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抖了半天,没敢再说出一句牛气的话,一跺脚,转身走了。

        游华刚走,商江就到了。

        商江显然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迟疑着站在门口,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敢开口。

        众人见了,都心底发寒。一向敢说敢做的商江,在夏想的雷霆一怒之下,竟然畏惧如斯,好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夏书记。

        夏想很清楚作为纪委少壮派的商江,和林华建之间走得并不近,相反他是郑盛的一系,不同人物要区别对待,他刚才也不是失控发作,而是在纪委立威和收权的第一步。

        “商江同志,你又是什么原因迟到了,不会也在接中纪委的电话吧?”夏想就问了一句,虽然问题还是一样咄咄逼人,但语气明显有了缓和的迹象。

        商江岂能听不出来夏书记对他的区别对待?他微一迟疑,十分诚恳地说道:“对不起夏书记,我刚才在整理一份文件,太投入了,就耽误了几分钟。”

        夏想微一点头:“虽然有客观原因,但开会迟到是对全体常委的不尊重,你今天可以参加会议,但只能旁听,不能发言。”

        林华建目光闪动,眼中喷火,夏想欺人太甚,完全就是独断专行的做法,太可耻了。以前还以为他软弱可欺,原来一直在假装。

        商江千万不能同意,是个男人的话,转身就走也不能受这种冷落,夏想又可能因此一件小事就把你免职……林华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因为商江的低头就意味着夏想计谋的得逞,打压游华,拉拢商江,分化各个常委,就会一举奠定夏想在纪委之中的绝对权威!

        林华建几乎要脱口而出劝说商江了……商江似乎很艰难地开了口:“我接受夏书记的批评,保证下次不会再迟到!”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坐到了座椅上,“请同志引以为戒,以后开会不要迟到。”

        林华建只觉眼前一片灰暗,内心无比悲哀,游华的被呵斥,商江的倒向,意味着夏想在纪委之中,初掌大局,真正奠定了一把手说一不二的威望。

        果然不出林华建所料,接下来的常委会开得非常顺利,夏想的提议全部获得了通过。

        会议通过了三个决议,一是关于陈工方指责梅晓琳和湘江路桥的问题,是空穴来风,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传播和宣扬,违者一经发现,按照纪委内部处罚条例,严惩。

        二是鉴于林华建同志工作繁忙,陈工方一案的后继审理工作,交由李从东全权负责。

        三是鉴于湘省道桥调查组组长游华同志另有工作安排,调查组组长暂时由商江代理。

        三个决议,全是收权之举!

        夏想会后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紧急电话,严小时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