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9章 形势陡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9章 形势陡变

    作品:《官神

        夏想的问题直接有力,而且直指问题本质,竟然让付先锋一下哑口无言。

        平心而论,高速工程项目最终交给哪家公司,付先锋还没有下定决心,倒不是湘省道桥没有开出丰厚的条件,而是对他而言,政治上的获利还没有达到他的期望。

        付先锋并不指望从湘省道桥收取多少回扣,付家家大业大,并不缺钱,当然钱再多,也没人嫌钱扎手,湘省道桥当然不会直截了当地向省长开出价钱,但他还是收到了暗示。

        数目也足以让付先锋也为之心动了,但他还是没有吐口。因为湘省的局势很复杂,付先锋也清楚他不可能一言而定,还有一点,湘省道桥只提出了经济利益,却没有政治交易,他肯定不会为了钱而点头。

        更重要的一点是,湘省有夏想,夏想是省纪委书记。

        诚然,省纪委书记没权利查省长的经济问题,但却有权力将湘省道桥查一个底朝天,而且现在夏想又高调提出要全面调查湘省道桥,就如一把利剑悬在了空中,也不得不让付先锋时刻警醒,因为他实在不明白夏想的所作所为究竟剑指何处。

        夏想一问,还真有点让他十分为难。

        夏想来到湘省之后,其实还算平和了,比起他在郎市和秦唐的手腕,基本上算是低调加沉稳的风格,但有一点,夏想不但立场不定,而且行事风格也似乎大变,让人猜不透他的真正用意。

        但又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夏想确实比以前在政治上更成熟了,也更有个人风格了,付先锋心里清楚,如果他想让夏想为他所用,不但要再加大投入,多用手腕,还要更注重策略。

        “还没有拿定主意,你也知道,最终决定权在高速公路管理局。”付先锋就打了个马虎眼。

        湘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李万刚虽不是付先锋的嫡系,但不管他是谁的人,高速公路是一个大工程,必须要经省政府常务会议讨论研究之后,管理局才能在领会会议精神的前提下,进行招标。

        因此在没有得到付先锋的暗示之下,就冒然将工程交给湘省道桥,除非李万刚疯掉了,否则没有可能发生。

        夏想也知道付先锋是打哈哈,也就呵呵一笑:“工作组就先撤回,纪委调查组就再调查一段时间再说,湘省道桥的问题不查清,也不好给全省人民一个交待。”

        夏想的话有所暗示,付先锋眼皮一跳,难道说夏想真要对湘省道桥抓住不放了?他就含蓄地一点:“差不多就行了,闹一闹就收场,实在不行抓两个小鱼小虾,也算没白忙活一场。”

        付先锋的态度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说明出于稳定大局的考虑,身为省长的他,也不想一上任就动摇了湘省道桥的根基,夏想就点了点头:“付省长的指示精神,我会及时传达下去。”随后话题一转,“刚接到先先的电话,她也要来湘江。”

        付先锋见夏想不想就湘省道桥的话题深入下去,也不好再多说,在对待湘省道桥的态度上,他和夏想之间渐有分岐,也让他隐隐有一丝担心,想了一想,既然提到了付先先,他和夏想之间还是有合作的基础,就放下了伪装。

        “夏想,现在我不是省长,你也不是纪委书记,我们恢复以前的朋友关系,我就开诚布公地和你打个商量,我支持梅晓琳的提名,你停止对湘省道桥的调查!”

        付先锋说完,一脸浅笑地看着夏想。

        夏想不说话,望向了窗外,那个真实的真小人的付先锋的形象又回来了!

        说实话,夏想节外生枝提名李从东,其实就是为了搅乱视线,为了让提名上常委会讨论。一上常委会,事关湘江市长的任命大计,各方力量的真实对比就会尽收眼底,到时,他才能完全看清湘省的局势。

        但没想到付先锋迫不及待要保湘省道桥,倒是给他又出了难题。

        从正面调查湘省道桥,不可能有什么突破,夏想几次出手,其实都是虚招。

        接不接付先锋的招?夏想一瞬间又坚定了决心,政治就是政治,人情永远大不过利益,同样,人情也不能替代真相!

        如果真有一天,付先锋非要力保湘省道桥,夏想也会不惜和他一战,因为湘省道桥几年来的工程事故频发就说明了一点,湘省道桥绝对是一家只顾利润不管质量的无良公司。

        几年间,湘省道桥承建的桥梁倒塌三处,高速公路大修四处,因为桥梁倒塌造成30多人死亡,而建成之后的高速公路因为路面不平和塌陷造成的交通事故十几起,死亡7人!

        完全就是一个制造死亡工程的黑心公司!

        但奇怪的是,湘省道桥承建的项目不管是出了多大的事故,事后都能抹平,要么不见新闻报道,要么被当地政府死命压下,反正几年间,事故不断,但湘省道桥扩张的步伐也从未停止,而且似乎没有受过丝毫负面影响。

        真是一朵奇葩!

        “总要走完程序才行。”夏想也说了一句套话,随即跳跃了话题,“等先先来了,一起坐坐,呵呵,湘菜不错,先先一定喜欢。”

        付先锋见夏想含糊其词,也不好再抓住不放,只好呵呵一笑,也说起了闲话,又坐了几分钟,就告辞而去。

        以前是以前,两人不在一起共事,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现在不同了,同在湘省为官,又立场不近相同,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就拉远了。付先锋和夏想之间,渐生隐患。

        不出夏想所料,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接到了梅升平的电话。

        “夏书记,晓琳在湘省呆了几年了,很不容易,眼前的机会更是难得,你是她的老朋友了……”梅升平的口气半真半假,既有公事的口吻,又有私事的味道,分寸把握得很巧妙。

        夏想就知道梅升平对他也不如以前底气十足了,他轻轻一笑:“梅书记,晓琳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不要多虑。湘省的局势有点复杂,估计有一定的难度。”

        “晓琳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要我不要向你开口,她听说了碰头会的内容,可能对你有点想法了。”梅升平终于笑了,或许听出了夏想还是以前的夏想,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官场上太多人一阔脸就变的例子了,他再和夏想熟识,也不敢肯定夏想就没有一点改变。

        在政治利益面前,大部分人都会改变。

        “我以后再向她解释好了。”夏想也理解梅晓琳的心思,他如果不支持她扶正,她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但有些话又不能摆明了说,只好暂时让她生闷气好了。

        梅升平也干脆,只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知是他相信了夏想,还是清楚湘省的局势确实比较复杂,夏想初来乍到,也不是很有发言权。

        湘江市长的提名虽然已经决定上常委会讨论了,但具体什么时候召开常委会,还得郑盛说了算,以现在形势推断,肯定会拖上一段时间。

        拖得越久,对郑盛越有利。

        转眼过了一周,常委会的召开还遥遥无期,奇怪的是,郑盛不提,付先锋不催,连叶天南也似乎成了局外人一样,也不主动提及此事,就说明了一点,至少到目前为止,谁都没有把握在常委会获得半数以上支持。

        等谁有把握获得常委会通过时,谁就会主动提出召开常委会,反正湘江市长调令还没有下发,还有一两个月的缓冲期。

        临近4月的湘江市,春意已浓,夏天的气象已经来临,伴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南风同时而至的是,陈工方的案件有了新的进展。

        4月初,晨东市人大召开常委会议,依法罢免了陈工方的副市长职务,但人大会议之后,晨东市委并没有开除陈工方党籍,就让不少人多了猜测,怕是陈工方要从轻处理了,党员在身,就是免死金牌!

        但夏想却知道,陈工方在劫难逃了,因为他在听取林华建的工作汇报以及翻看陈工方的卷宗之时,发现陈工方犯一个致命的错误,不但立场不够坚定,招供了一切,还胡乱咬人!

        虽然陈工方没敢咬郑盛一口,却在供词中提及和梅晓琳有过交易,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幕后交易和政治交易,而是在晨东市投资晨东大桥项目时,梅晓琳曾经以湘江市常务副市长的身份,为陈工方引荐了湘江路桥公司。

        只是一次正常的引荐,陈工方却一口咬定梅晓琳收受了湘江路桥公司的贿赂,所以才会为湘江路桥公司说话,还检举了梅晓琳在湘江市的几处房产,并声称是湘江路桥公司的行贿。

        案情重大,林华建没敢隐瞒,当即上报给夏想。

        夏想愤怒了,不管陈工方是疯狗乱咬人,还是受人指使,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失控,并且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夏想几乎可以猜到,陈工方疯咬梅晓琳一口,和市长任命一事绝对大有干系。甚至可以得出结论,怕是有人暗示了陈工方什么。

        有些人做得过头了!

        更让夏想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准备着手处理梅晓琳事件之时,又另外有一个坏消息传来,严小时又出事了。

        夏想拍案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