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7章 乱子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7章 乱子

    作品:《官神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加少!

        夏想和唐加少有过一面之缘,自然互相认识,更不用提唐加少和严小时之间的熟识了。

        杨遥儿还没有注意到唐加少已经一脸尴尬了,还一把拉过唐加少,继续煽风点火:“喂,加少,看到没有,站在你面前的大叔就是刚才试图对我非礼并且成功对我上下其手的色狼,你要好好替我教训一下他,要不,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唐加少脸上的神情十分精彩,尴尬、愤恨、嫉妒,一时全部在呈现,平常挺机灵的一个人,突然就有口难言了。

        五短身材的年轻人刚才本来是虚张声势,是被杨遥儿激将之下,迫不得已才来找夏想单挑。本来想说几句狠话吓走对方了事,不料对方不怕,现在唐加少一来,他就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就酒壮怂人胆,举起酒瓶就砸向了夏想。

        男人最容易在两种情况之下失态,一是酒后,一是美色当前,所以酒壮怂人胆和色胆包天说得一点没错。

        酒瓶刚一扬起,唐加少急了,想要一把抢过也晚了,情急之下他一下跳起,猛然撞在了五短身材的年轻人身上,因为用力过猛,竟然一下将五短身材撞得摔倒在地,而唐加少也收势不住,一下骑在了五短身材的身上。

        两人倒在地上的位置不对,正好在一个房间的门口,房间内的人听到动静,推门出来,没留神脚下有人,一下就被绊倒,也摔倒在地!

        好家伙,三个人摔倒在地,滚成一团,狼狈不堪。

        又有一人从房间里出来,寸头,穿一身休闲西装,圆脸,大眼,其貌不扬,一脸阴沉,见眼前乱成一团,呵斥了一句:“怎么闹的,胡闹台!”

        抬头一看,正看到夏想,先是一愣,又看到了夏想身边的严小时,脸色瞬间变幻,由阴转晴,急忙大步向前,陪着笑脸:“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就是省纪委夏书记了?”

        杨遥儿还在一旁眉飞色舞,被刚才的情景刺激得直想跳脚叫好,她要的不是能不能打倒夏想,要的只是胡闹,正想火上浇油之时,猛然愣住了:“你是夏想?”

        夏想不理杨遥儿,也不理眼前的寸头西装男,回头对严小时一笑:“小时,湘江也不太平,回头我和杨书记说道说道,喝个茶,还能喝出一堆乱子!”

        夏想所说的杨书记,自然是指省政法委书记杨恒易了。

        严小时知道夏想也是佯装生气,以夏想的度量,才不会和眼前的湘省四少一般见识,但也有必要拿拿架子,灭灭他们的威风。有一句话说得好,有些人,你拿他当人,他拿你当鸟。你拿他当鸟,他就立刻软了腰,拿你当人了。

        “和杨书记说了之后,别忘了再和梅市长打个招呼,毕竟是湘江市的地盘,梅市长的话,还是有人要听的。”严小时也趁热打铁,提及了梅晓琳。

        常务副市长权力不小,尤其是在湘江的地面之上,差不多说了就算。

        寸头西装男一脸温和的笑意:“不好意思,夏书记,误会,都是误会。”

        夏想摆摆手:“是误会就好了……”他看了杨遥儿一眼,“等我见了杨恒易,也要和他说说,他可是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见识了。”

        说完,夏想也不再看几人一眼,背着手,扬长而去,扔下几人惊呆当场,面面相觑!

        夏想在省委常委会中排名比杨恒易靠前,因此虽然杨恒易比他大上十几岁,他直呼其名也正常。

        自始至终,夏想问也不问几人是谁,而且不给叶地北握手言和的机会,谱摆得很大,架子端得很高,等于是一直晾了几人半天!

        寸头西装男正是叶地北。

        看着还倒在地上的胡均由、唐加少和林小远,叶地北勃然大怒:“人都让你们丢光了,真他妈的瞎胡闹!现在你们满意了,得罪了夏想,不是自己给自己添赌?他正要拿我们开刀,你们还好,自己非要向枪口上撞!”

        “他就是夏想?真没想到,真年轻,还挺帅的。”杨遥儿一脸花痴模样,望着夏想的背影,片刻之后又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臭男人一个!早晚让他上了我的床,肯定得乖乖的听我的话。”

        叶地北狠狠地瞪了杨遥儿一眼,尽管他也知道,杨遥儿未必怕他。

        不过今天和夏想的第一次会面太狼狈太丢人了,堂堂的湘省四少,倒在地上两个,还有一个污蔑堂堂的省纪委书记耍流氓,玩笑开大了,就他还正常一点,本想借机和夏想认识,再以赔礼道歉的名义请夏想喝茶,也好结交。

        不想夏想一点机会也不给,很傲慢地转身就走,叶地北又急又怒,值此即将风云动荡之时,省纪委就要正面调查湘省道桥,却偏偏得罪了省纪委书记,简直就是流年不利。

        不过……杨遥儿生性风流成性,她要是主动勾引夏想上床得手的话,也不失为一条妙计,反正他又没有什么损失。夏想是男人,年轻的男人,杨遥儿主动又大胆,真有机会在夏想面前脱光衣服,再挑逗勾引的话,夏想会不上?

        不上就不是男人了。

        想到此节,叶地北的心情总算稍微舒展了一些,他也不理地上的几人,对杨遥儿说道:“遥儿,过来商量一点事情。”

        唐加少站了起来,目光喷火地望着严小时亦步亦趋地跟在夏想身后,真如小鸟依人一般,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再想到严小时可能偷拍了他的资料,欺骗他纯真而真挚的感情,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严小时压在身下,死命蹂躏,以泄心头之恨。

        严小时浑圆的屁股就在唐加少的眼中定格为了一副永不褪色的画面!

        周一一上班,湘省省委大院就充满了紧张气氛,因为到处传言陈工方不但招供了,还咬出了许多人,甚至涉及到了省领导。于是人人自危,都在暗自盘算有没有和陈工方有什么经济上的来往,或是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别因为陈工方的案件而受到牵连。

        如果说陈工方的案件只是让部分人提心吊胆的话,另一个消息就让更多的人,人心惶惶——省政府和省纪委正式联合成立工作组,再次重新调查晨东大桥倒塌事故,同时,省纪委也单独成立调查组,全面启动对湘省道桥的调查程序。

        湘省道桥在湘省盘蜛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正面的难题,夏书记一上任,就推动了两项调查同时进行,果然手腕强硬,难道说,湘省道桥真要出事了?

        不过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夏想就是虚张声势,借以制造政绩、捞取名声罢了,因为真要调查湘省道桥,肯定会悄无声息地进行,怎么可能大张旗鼓?既然高调宣布调查,肯定有深层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要么就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调查,不但借此博取一个铁腕纪委书记的名声,还可以从中大肆收取湘省道桥的好处费,一举两得……夏书记很高明的政治手腕。

        要么就是借机撬动湘省的局势,向一方施压,必然是要向另一方示好,联想到夏想头上的团系标签,那么此举必定是借打压湘省道桥之际向郑盛释放善意。

        或者是否可以说,是郑盛授意、夏想具体实施的一次反击?

        正当众人都纷纷猜测不定的时候,书记办公会召开了一次重要的人事调整的会议,再次将湘省的矛盾激化到了台面之上!

        湘江市原市长李阳调任外省,市长人选就立刻成为各方角逐的焦点。

        省委组织部提名梅晓琳——不用说,是郑盛意志的体现,而叶天南提名湘江市委副书记徐晋。

        如果只是郑盛和叶天南两人提名还好一些,关键还是,付先锋也意外提名了人选,是晨东市常务副市长毕鹏。

        三个人选,论资历,徐晋资格最老,资历最深,甚至毕鹏在副厅的位子比梅晓琳时间也长,先后担任过两届常委副市长。论年龄,徐晋年龄最大,照顾加分最多,毕鹏次之,还是梅晓琳最小。

        综合对比下来,形势对梅晓琳很不利,还有一点,身为女性,在升迁之时也相对处于劣势。

        夏想一言不发听完梁夏宁的情况简报,又不经意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心想难道说梅升平没有和付先锋打招呼,怎么付先锋就意外提名了毕鹏?

        毕鹏是何许人也,夏想不太清楚,但也知道付先锋肯定不会胡乱提名人选,毕鹏肯定和付家有关系。如果在湘江市长的人选之上,付先锋支持郑盛的提名,事情就好办多了。现在付先锋横插一手,等于是给他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平心而论,他当然要支持梅晓琳,支持梅晓琳也没有什么,但如果被付先锋当成是他逐步向团系靠拢的预演也是不好。

        “请各位领导发表一下看法。”梁夏宁汇报完毕,合上了手中的资料。

        郑盛、付先锋、叶天南自然都支持各自的提名,三人表态之后,就该夏想了,郑盛和叶天南还好,不怎么看夏想,付先锋却是一脸淡然笑意,直视夏想,显然,他非常期待夏想支持他的提名。

        夏想微一沉思,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