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4章 力量对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4章 力量对比

    作品:《官神

        夏想不慌不忙,坦然一笑,继续说道:“话又说回来,陈工方同志本身确实有问题,但湘省道桥在具体施工的过程中,也存着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客观事实,根据我初步掌握的证据表明,在晨东大桥倒塌事件之上,陈工方负有一定的责任,但湘省道桥同样也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夏想掷地有声,锋芒初露:“我的看法是,从陈工方案件入手,彻底查明晨东大桥背后的真相!”

        第一次,夏想正面向湘省道桥及其背后的势力公开宣战!

        夏想不是鲁莽,不是冲动,更不是充英雄,而是看准了眼下的时机,伺机出手,一击必中。

        必须承认,叶天南温和淡定,但暗藏锋芒,确实不是好相与之辈,如果夏想所料不错的话,湘省道桥四人组背后的四人同盟,肯定是以叶天南为首。

        也正是叶天南的老成和辛辣,连郑盛也难以从容应对。郑盛在湘省难以掌控大局,肯定是叶天南制造了不少难题。

        陈工方有错,罪不可赦,但湘省道桥更是罪大恶极,是湘省的一颗大毒瘤,不根除不行。陈工方谋的是财,骗的是女人,虽有错,但错不及人命。而湘省道桥修建的桥,承建的是高速公路,只要一出事故,必定人命关天。

        夏想不是圣人,也不敢自称是正义的化身,若是以前,他担任市委书记可以稍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他是纪委书记,没有办法再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来安慰自己。因此尽管他也知道湘省道桥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触及必爆,而且说不定还能将他炸得粉身碎骨,但夏想就是夏想,身为纪委书记的责任,让他必须勇敢面对!

        何况现在机会大好。

        叶天南的强势,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自不用说,夏想也不必非要顾忌太多,只要他证据在手,只要他借助了郑盛之力,他就掌握了主动,就可以从容居中周旋,借力借势,大展手脚。

        夏想审时度势的眼光确实准确,他正面提出连湘省道桥也调查的言论,顿时惊呆了所有人。

        特别是叶天南的表情最为夸张,他本来一开始是一脸淡定,甚至还有隐隐的得意之色,因为夏想附议他对陈工方的处置意见,很得他心,再加上林华建一开始就摆弄了夏想一次,他就几乎要认定夏想就是草包了……不想夏想话题一转,直接跳跃到了湘省道桥上面,叶天南就感觉如同正走到软绵绵的云端,却突然一脚踏空,头下脚上地就急速自由落体了。

        夏想……真是胆大包天,才来湘省几天,就敢公开向湘省道桥叫板?他是疯了还是傻了?

        夏想既不疯又不傻,把握时机的水平,连付先锋也佩服并且自叹不如,所有没有和夏想正面交过手的人都会一厢情愿地认为夏想有时会出昏招,其实事后才能明白,夏想每次出招,都是精心考量的出手。

        “湘省道桥和陈工方案件是两码事,一出是一出,不能混为一谈。”常务副省长何志能就及时表态了,他和叶天南立场一致,一点也不出乎夏想的意外,“今天碰头会的议题是关于陈工方的处理意见,不关湘省道桥什么事情。”

        何志能52岁,来自下江市,说话细声细气,长相就很温吞,连说话的语气也和温开水一样。

        梁夏宁用手向后理了理头发:“夏书记的提议也不无道理,纪委方面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估计夏书记也心里有数、虽说表面上看调查湘省道桥和陈工方的处理意见没有直接的联系,实际上,如果不是湘省道桥承建的晨东大桥出事,也不会挖出陈工方贪污受贿的事实,所以要我说,查查湘省道桥也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是不是?”

        梁夏宁的话似乎有和稀泥的意思,实际上仔细一听,还是偏向了夏想一些。

        最后是郑海棋发言,郑海棋作为郑盛的嫡系,他的意见通常就是郑盛想法的延伸。

        郑海棋先是一笑,随后又觉得今天讨论的议题很严肃,不适合发笑,就又收敛了笑意:“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很客观,很全面,付省长的看法很高远,有见地,当然,叶书记的意见也要重视,综合下来,夏书记的发言非常联系实际,既有现实意义,又眼光长远,我认为,凡事都需要从两个方面看待问题……”

        郑海棋说了一堆套话,有用的就只有一两句,不过也可以理解,他毕竟是省委秘书长,要照顾方方面面的情绪,必然要说得多一些。总而言之他的态度就是,肯定郑盛,赞同付先锋,最后的重点是附议夏想的说法。

        叶天南和何志能暗中对视一眼,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果然,郑盛敏锐地意识到了可乘之机,当即说道:“夏书记看问题的角度确实值得深思,陈工方同志有错罚错,但湘省道桥如果也存在着把关不严、管理不当等一系列问题,是不是也要彻查清楚?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现在外面对湘省道桥质疑的声音很多,陈工方案件是一个契机,希望纪委方面全面跟进,查清事实真相,给公众一个交待。”

        付先锋不表态,叶天南就不能发言,他的目光就意味深长地看了付先锋一眼。

        付先锋私下里和叶地北、唐加少会面的事情,叶天南自然心知肚明,虽然他也清楚付先锋不可能和两个后生小辈吃顿饭就能如何,但还是对付先锋有所期待。

        不料付先锋只是微一点头,没有长篇大论,只说了一句:“我觉得夏书记的提议很有道理。”

        叶天南就很是无奈地一摊手:“今天的议题,好象讨论的是对陈工方同志的处理意见,怎么又变成了纪委对湘省道桥的调查了?跑题了,跑题了。”

        叶天南也不简单,要的就是轻描淡写将夏想的提议抛到一边,不在书记办公会上达成共识。

        夏想基本上清楚了眼前的力量对比,书记办公会一共6人,郑盛和郑海棋一心,他和付先锋意见相近,梁夏宁也是倾向他的立场,但付先锋和梁夏宁不是他坚定的同盟,而叶天南和何志能却是统一战线。

        更直白地说,目前的力量对比,他还是最势单力薄的一个。

        但夏想就是夏想,他借势借力的手腕运用得不但娴熟,还往往有出神入化的妙处。

        “是有点跑题。”夏想接过了叶天南的话,进入了第二轮较量的阶段,“不过最近纪委确实收到过不少举报湘省道桥的信件,正好又和陈工方的案件有关联,真要说起来也不算跑题。从辩证的角度看待问题,湘省道桥和陈工方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我的意见是,陈工方同志先免去副市长职务,其他责任,等纪委继续调查之后再出结论。如果陈工方同志能提供湘省道桥的相关证据,能为调查湘省道桥立功,可以适当考虑保留党籍。”

        夏想的提议不但让叶天南的意图大打折扣,还直接留了一个大大的尾巴,为湘省道桥埋下了不小的隐患。

        他的提议,深得郑盛之心!

        郑盛心中大喜,第一次觉得夏想是这么可爱,这么有政治智慧,相比之下,郑海棋确实稍逊一筹。

        何志能还想再说什么,付先锋却又及时插话了:“我看夏书记的意见就很中肯,我本人是赞同的。”

        郑盛见状,岂有见好不收的道理,也就及时跟进:“我也同意夏书记的提议。”

        梁夏宁也是点头说道:“我也同意。”

        叶天南和何志能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明白大势已去——不成想,夏想初次出手,竟然左右逢源,完全掌控了书记办公会的节奏!

        同时让叶天南也认清了一点,夏想果然是一个最佳的支点,如果没有他,付先锋和郑盛之间即使联手,也会貌合神离,现在倒好,夏想成了最好的缓冲地带,还有一点,连带梁夏宁也和夏想走近了。

        叶天南心中猛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从此刻起,他现阶段的主要对手就是夏想了!

        最后书记办公会达到了一个不是共识的共识,在付先锋的坚持下,在夏想的力挺下,在梁夏宁和郑海棋的附议下,郑盛最后拍板,先依法罢免陈工方的副市长职务,暂时保留党籍,同时由纪委方面深入调查湘省道桥的问题,但要本着实事求是并且不影响湘省道桥正常运营的前提之下,进行小范围的外围的调查。

        因为叶天南和何志能一再坚持不能影响湘省道桥的正常运转,湘省道桥是湘省大型国企,年利税惊人,万一有什么负面新闻传出,将会为湘省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

        郑盛最后的决定,还是适当做了让步。

        散会后,何志能来到叶天南的办公室,两人正准备商议一下下一步的对策,因为都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夏想的到来,似乎比付先锋更具有威胁和破坏力,忽然,林华建敲门进来,一脸喜色地说道:“陈工方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