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3章 正面面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3章 正面面对

    作品:《官神

        李从东主动勇挑重担,背水一战,夏想也很欣赏他的决心,因为李从东出面调查湘省道桥,早晚会被林华建察觉,等于他一步迈出,完全站在了林华建一方的对立面上,从此和林华建必成不死不休之局!

        因此,夏想丝毫不怀疑李从东的靠拢之心,因为李从东已经完全为林华建一系所不容,他没有回头路可走。

        不管李从东出于什么样的勇气,还是和林华建一方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值此用人之际,夏想也愿意将李从东纳入麾下。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李从东办事,谨慎有余,有时失于过于胆小,看问题的角度单一,不够灵活。不过也好,他是将才就可以了,无须为帅。

        李从东汇报完毕,刚出去,夏想就接到了郑盛的亲自来电。

        “夏书记,来我办公室一趟,开个碰头会。”

        一般开书记办公会会由省委书记秘书童凡通知,开常委会会由秘书长郑海棋通知,没想到竟然是郑盛以省委书记之尊亲自通知他开会,就有了纡尊降贵的意味,也包含着丰富的信息,夏想就清楚了一点,在今天的书记办公会上,郑盛需要他配合工作。

        刚放下郑盛电话,夏想收拾东西就要起身——省委书记来电,怎好怠慢——不料电话又响了,本不想再接,但却是私人手机在响,而且还是一首非常熟悉的歌曲《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正是严小时的专设铃声。

        要是平常,夏想也懒得去接,等下再回也无妨,但想到昨晚严小时的手机关机,他心中还是隐隐担心,就又回身接听了。

        “夏大书记,报告你一个好消息……”严小时声音跳跃,显然情绪很高。

        夏想没好气:“你还有好消息?不气我就不错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严小时同志,你的党性哪里去了?”

        “对不起,我不是党员。”严小时咯咯笑了起来,“你好象火气挺大,我哪里得罪你了?”

        夏想对严小时也算有所了解了,一听她的腔调就知道她不但没事,还心情大好,就懒得和她多说了:“等下再说,我还要开会。”

        “不行,就得现在和你说一件事情。”严小时耍起了性子,也是她听出了夏想话语之中对她的关切,女人只对自己喜欢并且也对她关心的男人撒娇,以她的聪明,怎能不抓住时机,“我昨天晚上冒险替你拿到了湘省道桥的一些内部材料,差点牺牲色相,你说你要怎么感谢我?”

        “……”夏想哭笑不得,严小时太任性了,她是聪明,也有心机,但再聪明再有心机的女人在男人面前耍心眼,总有吃亏的一天,因为女人天生是弱者,他就很不满地说了一句,“谢你?我不骂你就好了。你先收好东西,小心别被唐加少发觉了找你麻烦,最近更要提防他一点,别再和他接触了。”

        “好了,知道了,我会听话的。”严小时娇嗔了一句,又说,“资料很翔实,完全能让湘省道桥名声扫地……”

        随后,严小时简单说了几句她看到的材料上的信息,夏想只一听就立刻得出结论,果然是重大突破!

        迈着轻松步伐的夏想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时,才发现他是最后一个,办公室内,郑盛、付先锋、叶天南、梁夏宁和郑海棋都在,看阵势,应该是讨论人事问题了,因为梁夏在。

        但眼光一扫,又发现胡定也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夏想就心中疑虑,政府方面有付先锋出席就可以了,怎么又多了一个常务副省长,是何道理?

        不解是不解,不能问,因为书记办公会谁出席是由郑盛一言而定。

        夏想歉意地一笑:“来晚了,抱歉让同志们久等了。”

        别看夏想年纪最小,但他排名靠前,在场众人,只有郑盛和付先锋有资格批评他。

        郑盛点头一笑,付先锋却说:“我们也是刚坐下,不晚。”

        其实差不多已经坐下三五分钟了,但付省长开口一说,谁也不好意思反驳,只有胡定眼神淡漠地看了夏想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认为夏想故意迟到,到底年轻气盛,非要在人前摆摆架子,失分了。

        夏想坐下之后,郑盛就点了题:“今天请同志们过来,就是要讨论一下陈工方同志的包养情妇、收受贿赂的问题。”

        郑盛点题,开门见山地提到了陈工方的生活和经济问题,可见郑书记也是心中有数,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了,陈工方再是他的人,现在估计也是要放弃了。

        只能是哀其不幸了,陈工方成为弃子,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政治斗争,还是要讲究一个道义和法律。

        “陈工方是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本来省委还准备给他加加担子,没想到就出了事,很让人痛心。”郑盛继续延伸开来,意在定下今天讨论的基调,“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我个人的意见是,尽可能从挽救陈工方同志的角度出发……”

        夏想明白了郑盛的意思,还是想让纪委方面适当抬抬手。

        付先锋轻轻咳嗽了一声,他的眼皮轻轻抬了一抬,谁也没看,目光就不经意在夏想身上扫了一下,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很有指导意义,陈工方同志兢兢业业工作了十几年,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他在个人生活问题上确实不太检点,也收受了一定数额的贿赂,犯下了不该犯的错误,理应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但陈工方同志在担任晨东副市长期间,为晨东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定数额和数额巨大之间,区别大多了,到了省部级的层次,讲话很分得清轻重,非常注意措词,显然,付先锋就是避重就轻,也有意卖郑盛面子,要抬手轻放陈工方一马。

        官方讲话中,前面的话再长再郑重,但重点还是要落在后面的转折上。

        付先锋的讲话很长,大意就是对郑盛讲话精神的延伸和解读,也含蓄地表示了他的立场,就是和郑盛的立场基本一致,希望从宽处理陈工方。

        陈工方事件即使不是试金石,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支点,付先锋不可能站在郑盛的对立面,因为以付先锋的政治头脑,他肯定清楚陈工方是因为和湘省道桥碰撞而成为了政治牺牲品。

        湘省道桥是整个湘省几股势力的交汇点,处理不好,必然会引发轩然大波。付先锋现在根基不稳,他除了和郑盛联手之外,无路可走。因为他没有可能倒向湘省道桥,但如果让他事事跟在郑盛的身后,又不符合他的性格。

        夏想也就清楚,付先锋现在也是身处夹缝之中,并不好受。

        付先锋话刚说完,叶天南就发言了。

        叶天南一副沉稳有度的样子,他的眼镜总是擦得十分明亮,不但镜片一尘不染,连镜框和镜腿都擦试得十分干净,可见他绝对是一个细心到了极致的人。

        “陈工方同志的问题很严重……”一开口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口气,“而且影响很坏,现在到处流传的说法是,陈工方用他的亲身实践创造一个新的名词,叫一房一妻,更离谱的是,网上有不少网民以陈工方为例,说是党员干部都是多房多妻,房子多妻子多,怪不得老百姓都买不起房娶不起老婆,都让陈工方霸占了。”

        叶天南的话虽然有玩笑的语气,但他的表情很严肃,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很明显,他的态度就是坚决严惩陈工方。

        叶天南如何举例如何表演夏想且不去管,他只是对叶天南的穷追不舍大感不解,陈工方落马也就算了,最后开除党籍和公职,罚没非法所得,也算湘省道桥大获全胜了。但显然双开并不能如叶天南之愿,难道说,叶天南非要置陈工方于死地不可?

        等于是朝郑盛的脸上吐上一口还不算,还要打上一个耳光,过于咄咄逼人了!

        郑盛的脸色果然不太好看,还好,总算是保持了一脸平静,没有说话。

        “那叶书记的意见是?”夏想及时接了一句,一脸淡定地看向了叶天南。

        叶天南对夏想的主动发问,微微一惊,说道:“既然纪委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事实清楚,我提议先由晨东市人大依法罢免陈工方的副市长职务,再由晨东市委按照程序开除其党籍,最后移交司法机关,量刑定罪。”

        和夏想猜想的一样,叶天南的提议是要直接将陈工方一棍子打死的做法,不留余地。

        “夏书记怎么看?”说完,叶天南还很客气地回问了夏想一句。

        “我原则上赞同叶书记的意见。”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夏想竟然如此干脆地附和了叶天南。

        不止付先锋微微错愕,郑盛更是微露惊讶之色,不敢相信地看了夏想一眼,差点失态。梁夏宁、郑海棋更是睁大了眼睛,十分不解!

        因为夏想就算是和叶天南立场一致,也不应该答应得如此之快,太没政治涵养了。

        付先锋、叶天南、梁夏宁、何志能以及郑海棋也都是一脸不解地看向了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