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6章 事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6章 事发

    作品:《官神

        眼见时间到了,李从东也很准时,起身要走,夏想就看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从东,我昨天看到一封关于湘省道桥的举报信……”

        话说一半,就是要观察李从东的反应。

        李从东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惊讶,他一脸平静地说道:“关于湘省道桥的举报信,每年都会收到上百封,最后都会不了了之。”

        “上百封举报信?”夏想见李从东避重就轻,只说不了了之,并不说明是举报信不实,还是另有原因,就知道能坐在省纪委副书记的位置,李从东也不简单,就又说,“上百封举报信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从东,说说你对湘省道桥的看法。”

        夏想以为李从东还会打太极,不料李从东一脸严肃,十分郑重地说道:“湘省道桥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家官二代俱乐部,不少省领导的子弟都在湘省道桥的关系网中……”

        李从东的话大大出乎夏想的意料,作为一名省纪委的高级干部,堂堂的副书记,直截了当地说出以上不加掩饰的话,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也是十分的冒进。

        不过夏想却没有指责李从东的意思,因为他很清楚李从东是借此表示投诚和靠拢,也有试探他的立场之意。

        摸清了一把手是什么立场和倾向,下面的人才好决定是不是站队和靠拢,因为如果不对脾气,不合吊胃口,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趋炎附势,只认权力不认人品的。

        “我知道了。”夏想只是淡淡地挥了挥手。

        李从东微微有些失望,他原以为夏想会借机追查下去,即使是做做样子也好,也能敲敲警钟,没想到夏想也是和光同尘的省纪委书记,他就点点头,很是黯然地向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突然听到夏想又说了一句。

        “从东,有时间将以前举报湘省道桥的信件系统地整理一下。”

        李从东心中暗喜,回头冲夏想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李从东是否可用,夏想暂时不予评价,就看他下一步的工作做得否让人称心,或者说,就看他能不能将任务完成得既干脆又不为人所知。

        要的就是考验他的领悟能力和办事水平。

        眼见快要下班了,付先锋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约好了见面地点之后,夏想刚放下电话,林华建就来汇报工作了。

        夏想担任省纪委书记之后,只在省纪委的中层干部会议上见过林华建一面,此后,包括李从东在内的几名副书记,以及包括陶河江在内的部分中层干部都向他汇报过工作,只有林华建始终没有露面。听说很忙,但工作再忙,连向一把手汇报的时间都没有,不是自恃劳苦功高,就是自认后台强硬,不将夏想放在眼里。

        李从东前脚汇报工作,林华建后脚就到,说明林华建的消息灵通得很!

        45岁的林华建头顶微秃,眼窝深,颧骨高,走路的时候头高昂,再加上他的鼻孔比常人稍大,就颇有鼻孔朝天的气势。或许是他习惯了而不自知,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之后,也是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

        昂首挺胸倒没有什么,显得人有精神,但如果表情配合不好,一脸漠然或是目不斜视的话,就有趾高气扬的味道了。

        林华建进来,夏想欠了欠身子,并未起身,笑着请他入座,林华建却没有坐,反而说道:“我就不坐了,夏书记,就两件工作向您汇报一下,站着汇报,言简意赅,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

        夏想既不反对也不赞成,只是做出聆听的姿态,听林华建继续说下去。

        “第一件工作就是纪委办公室主任樊杰该下了,接任人选经几名同志推举,都一致认为伍小旋同志比较适合,我就汇总了一下同志们的意见,报经夏书记批准。”

        夏想心中微有不快,纪委内部的人事调整,自然要由他这个一把手一言而定,林华建却有逼宫之意,说是几名同志一致同意,岂不是暗指他在纪委之中,一呼百应?常务副书记是主抓人事,但也要一把手点头才行。

        林华建一直没有主动前来汇报工作,现在来了,却直接抛出一个天大的难题,等于是下面已经捏好了协议,拿上来只让夏想签字,而不是让夏想拍板。

        夏想心中不满,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一脸淡笑,一言不发。

        林华建就继续汇报:“第二件事情就是晨东市副市长陈工方贪污受贿的案件,纪委已经初步掌握了确凿证据,在夏书记没来湘省之前,纪委已经调查了半年多,现在是否进一步对陈工方采访双规措施,请夏书记指示。”

        陈工方的事情,夏想先前没有听到任何风声,他接过林华建递来的调查材料,随便一看,就知道确实如林华建所说,陈工方的犯罪事实确凿,证据翔实,完全可以直接双规了。

        陈工方身为湘省晨东市副市长,却在湘省境内没有什么财产,甚至仅有的一套住房也是市政府的公房,显得他清廉如水。但他在京城和下江等国内几座大城市,所拥有的房产不下十几处,而且每套房产都不是他的名字,而是登记在他情妇的名下。

        陈工方自比段正淳,自认深爱每一个情妇,他的梦想是走遍全国大中城市,在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和一个温馨的港湾,随时等候他的大驾光临。一名副厅级干部,竟然拥有十几处行宫和十几个情妇,如果说他没有贪污受贿,全世界人民都笑了。

        陈工方在收贿方面,颇有创意,不直接收钱,要别人代购房产,房款最后由业务单位买单,房屋产权证上也不写他和家人的名字,而写上一个看似没有任何关系的局外人的名字。他的用意非常明显,万一今后出事,这房子也不是他的,他也算不上受贿!

        纪委将陈工方这一行为命名了一个新鲜名词:曲线受贿。

        夏想看完了陈工方的材料,微一沉吟,就定了下来:“既然一开始是你亲自主抓的这个案子,还得你来出面比较好。务必办成铁案,并且通报全省,敲响警钟!”

        说完,夏想在材料上提笔签名,并且批示采取双规措施。

        夏想没注意到的是,在他低头签字的时候,林华建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林华建汇报完毕,转身出门,他的背影也是高大挺拔,不知何故,夏想的目光落在林华建挺直的腰板上时,一瞬间想到了章国伟。

        晚上下班时,夏想准备赴付先锋之约,曾卓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替他收拾好东西之后,想说什么,又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开口。

        等夏想一走,曾卓也可以下班了,但他没有马上下班,而是打出了一个电话。

        “秘书长,您现在有空没有?……好,我现在过去。”

        放下电话,曾卓赶紧出门,锁好门后向右走,来到陶河江的办公室,轻轻推门进去。

        陶河江正在收拾东西,抬头看了曾卓一眼:“什么事情,这么急?”

        “秘书长,刚才林书记向夏书记汇报工作,我在外面没听太清,但应该是提到了陈工方的案子……”

        陶河江一下惊呆了:“什么,陈工方?林华建是在给夏书记下套!曾卓,你也真是,怎么就不提醒一下夏书记。”

        “我怎么敢?”曾卓很无奈,“夏书记已经批示了,我当秘书的,哪能当着两个书记的面插话。”

        陶河江“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材料扔到桌子上,气呼呼地在地上转了几圈:“麻烦了,麻烦了,夏书记被林华建扯虎皮拉大旗了……夏书记现在去了哪里?”

        “和付省长一起出去吃饭了。”

        “这样……你马上通知李书记,让他晚走一会儿,就说我有情况向他汇报。然后你打夏书记手机,问他几点回家,争取晚上我去向他汇报,说清事情的缘由。”

        “好,我马上去办。”曾卓见陶河江一脸严肃,知道事关重大,急忙一路小跑出去打电话。

        曾卓一出门,陶河江就立刻抓起电话,打了出去,响过五声之后,电话通了,他立刻急急说道:“梁部长,我是陶河江,报告您一个不好的消息,陈工方的事情,事发了!”

        电话打了足足有三分钟之久,放下电话,陶河江仿佛累得虚脱一样,一下坐在椅子,半天起不来。他抬头望向天花板,只觉得一阵昏眩,还没有来得及细想陈工方被双规之后所引发的严重后果,曾卓就急急推门进来了。

        “李书记出差了,去向不明,是保密性质。夏书记的电话联系不上,关机了。”曾卓满头大汗,显然事情已经超出了控制。

        陶河江的冷汗也流了出来,没想到,林华建一声不吭挖了一个大坑让夏书记跳,夏书记对湘省的局势还是缺乏了解,批准双规陈工方,于情于理于法都正确,但陈工方一案在纪委早就是人人皆知的大案,却无人敢碰,因为是一个不能触及的禁区!

        好一个阴险的林华建,陶河江怒火中烧。稍一冷静之下,又想起了什么,忙说:“赶紧打省长办公室电话,问一下海秘书付省长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