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5章 复杂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5章 复杂

    作品:《官神

        唐加少走出雅间之后,醒眼朦胧的神态立刻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副清醒无比又十分冷静的表情,他拿出电话拔出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夏想的为人……怎么样?”

        “不好琢磨。”唐加少压低了声音,边走边说,见周围没人注意到他,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深藏不露,不动声色。北少,我们不一定非要在夏想身上打转,路子还有很多,可以绕过夏想……”

        “不,夏想这一关,绕不过去,必须摆平。”北少的声音很坚定,“加少,要好好利用严小时和夏想的关系,我打听过了,这些年来严小时一直围着夏想转,她对夏想,肯定是一往情深了,哈哈。”

        唐加少的脸色变幻几次,眼中冒火。

        北少似乎猜到了唐加少的怒火一样,又说:“别让女人误了大事,严小时虽然漂亮,但比起几十亿的工程来说,还是不能相提并论。加少,别让一朵鲜花迷了眼睛,再说过了这么多年了,严小时早就不是处女了,你还对她一往情深就真是冤大头了,说不定早就被夏想……”

        “行了,别说了,我心里有数了。”唐加少不想再听下去了,就打断了北少的话,“我会想办法搞定夏想,他到底年轻,女人和人民币就是最大的杀手。”

        “小心行事,别弄巧成拙了。”

        挂断北少的电话,唐加少深呼吸几口,想起严小时看向夏想时的目光,沉静而多情,分明是一个女人深爱的眼神流露,他就不免妒火再起。

        严小时是他的大学同学,大学四年里,他追求过严小时多次,最终还是没能赢得美人芳心。但初恋情怀最难忘怀,此后他一直对严小时念念不忘,直到听说严小时现在还是单身一人,他内心的情感就再次迸发。

        他目前也是单身一人——当然不是为了等候严小时才没有结婚,而是留恋花丛不知归路——但现在再见到初恋情人,虽说只能算是单相思的初恋情人,还是激发了他前所未有的占有欲,唐加少就决定,要将严小时据为己有!

        至于夏想……既是湘省道桥前进前路上的跳板,又是他情感生活中的绊脚石,唐加少就决定拉夏想下水,只要上了船,再想下船就难如登天了。

        唐加少并不知道的是,他想将夏想当成湘省道桥的跳板,却另外有人想将夏想当成湘省道桥的绊脚石,夏想初入湘省,就因为方方面面的关系,而不可避免地和湘省道桥发生了利益纠葛,并且因此引发了湘省的第一波冲击。

        夏想在严小时的介绍下,算是和唐加少有了初步认识,等唐加少回到房间时,夏想和严小时之间的对话已经结束。

        夏想提出了告辞,严小时和唐加少一起送到外面,严小时又提出要送夏想回家,换了平常,夏想肯定要拒绝,但今天却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望着严小时和夏想绝尘而去的身影,唐加少站立原地,半天未动,脸上的神情无比复杂。过了半晌,才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

        夏想坐在严小时的旁边——他今天出来没带秘书,没带司机——见严小时专心致志开车的样子,从侧面望去,她的鼻翼的弧度完美而动人,令人怦然心动。

        一个女人最迷人之处不在于身材多诱人,不在于相貌多完美,而在于她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总有令人眼热心跳的一面,严小时就是,她一颦一笑,一个侧身一次回头,都有让人回味无穷之处。

        是一个精致到了极处的女人。

        严小时全神贯注地开车,车速并不快,忽然一脚急刹车踩下,没有提防的夏想身子猛然向前一倾,差点摔到鼻子,还没来得及责怪严小时,她已经伸出手来,极其温柔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刚才看我时的目光,让人沉醉,我差点全身酸软,连车都开不了了。”严小时的手心温热,绵软宜人,严小时的声音可人,粘而怡人,再呼吸到南方天空之中湿润的空气,夏想一瞬间甚至有了溶化的感觉。

        温柔乡,英雄冢,此言不虚。水乡的女子果然温柔如水,再豪情万丈的男人,也会掉进她们的柔情蜜意的陷阱之中。

        夏想抓住了严小时的手,轻轻放在手心:“小时,你认真地听我一句劝,不要和唐加少一起共事,更不少插手湘省道桥的事情。”

        严小时将车驶进了一处小区,停稳了车子,双眼如水地看着夏想:“唐加少不是我的初恋情人,他当年对我只是一厢情愿的喜欢,我没喜欢过他。”

        夏想哭笑不得,严小时到底是经商久了,掉进了利益之中,难以自拔,真是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还以为他是因为吃醋才阻止她插手湘省道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查实湘省道桥的问题,但又不能对严小时明说,确实为难。

        想起严小时在酒楼中所说,就连她也知道湘省道桥神通广大,当年还承接过燕省的工程,而且还是由范睿恒亲自替湘省道桥说话。当时严小时就知道湘省道桥手眼通天,是京城有人亲自打电话给范睿恒,范睿恒才不得以省委书记之尊,为湘省道桥疏通。

        因此严小时才认定湘省道桥可以屹立不倒。

        只是严小时终非官场中人,不知道官场之中的事情,瞬间万变,只要有人不遗余力地力推,湘省道桥早晚会倒,更何况现在是夏想要亲自出手调查。

        但又不能对严小时明说,夏想就以男人霸道的一面,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就得听我的话,再和唐加少纠缠不清的话,别怪我以后不理你了。”

        杀招一出,果然奏效,严小时委屈地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是,可是如果工程到手,少说也能赚几千万,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赚钱,湘省不少高官子弟都有份儿……”

        夏想心中一动:“对于湘省道桥的关系网,你又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多少。”严小时微微噘起了嘴,“我哪里敢多知道?知道得越多,就陷得越深。再说你看唐加少对我的态度,我敢和他深入接触吗?我就是当一个中间人,介绍他和你认识,也是为了找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机会,赚钱倒是次要的……”

        严小时说得合情合理,夏想也就相信了她,却没想到,严小时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还是一步步陷了进去,为了高达2000万的介绍费,差一点铤而走险!

        回到省委,夏想的心情莫名有点沉重,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还牵涉进了严小时,真是好大的场面。

        当然,夏想还坚定地认为严小时会听他的话,不会继续插手湘省道桥,他担心的是湘省道桥的背后,如果有一帮湘省的高官子弟都伸出大手,往湘省道桥这口大锅里捞肉吃的话,那么动了湘省道桥就相当于动了整个湘省的政局。

        必须要三思而后行,夏想一瞬间竟然产生了动摇,毕竟他在湘省势单力薄,没有可以借助的庞大的关系网,没有可以如臂使指的人手,甚至身边没有几个可以信任的手下,怎么查案?怎么打开局面?

        空有一腔热情就头脑一热,挽胳膊踢脚就想大干一场,那是蛮干,是鲁莽的行为,在市县级以下还行,现在到了省部级,说不定谁的背后就直通中央。

        夏想坐在办公室里,远眺窗外已经翠绿一片的景色,心中感慨,南方春来早,和天泽、秦唐不同的是,湘江的春天,已经在枝头春意闹了。

        下一步要想开展工作,需要在纪委内部培植亲信才行,沉思良久,决定还是要从李从东入手。

        不想李从东也不知是受到了别人的暗示,还是自己开了窍,夏想刚想到他,他就主动前来汇报工作了。

        40岁出头的李从东一脸憨厚,笑容就给人老实巴交的感觉,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大学讲师一类的人物,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是省纪委副书记。

        人不可貌相,夏想不会单从相貌上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大奸似忠和大忠似奸都是有的,现在他的位置高了,看人的眼光也严了,不会轻易对一个人下结论了。

        “夏书记,我想就我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的思想和工作总结,向您具体汇报一下,您看是不是方便?”李从东的态度很端正,让人挑不出毛病。

        夏想也就随和地笑笑:“刚刚看完文件,现在有20分钟的时间。”

        李从东就很恭敬地点点头,开始了汇报。所谓思想和工作总结,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一个简单评定,基本上都是大部分肯定,小部分自我批评,要的就是既让领导感觉到你一直在努力认真地勤恳工作,又让领导觉得你也有一些小问题小缺点,但同时一直在努力改正。

        李从东大概汇报了10分钟左右,就适时结束了,然后就又介绍了一下湘省纪委的人员构成情况——其实上至常务副书记林华建,下至秘书长陶河江,纪委内部几名中层干部的大致情况,夏想也心中有数,但他也耐心地听李从东说了几分钟。

        让夏想惊讶的是,在最后,李从东话题一转,也提到了湘省道桥,而且还透露一个惊人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