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9章 介入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9章 介入点

    作品:《官神

        夏想的办公室布置得还算不错,湘省在国内算是富裕省份,具体体现在办公条件上,就是办公环境优雅,办公家具低调而不失高档。

        刚刚坐定,看了几眼文件,郑海棋就敲门进来了。

        “夏书记,你的住宿是不是还满意?”郑海棋虽然年轻,但他笑眯眯的样子,也显得很有城府。没城府也不可能,36岁的省委秘书长,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

        夏想不知何故,对郑海棋的感觉很复杂,因为一开始他就认为他会是省委秘书长,最后虽然没有最终担任省委秘书长,却对省委秘书长的位置格外留意,因为一般而言,省委秘书长必是省委书记的亲信。

        再加上郑海棋出人意料的年轻,就让夏想心中莫名有了提防之意。

        省委秘书长对应负责的是省委书记,省纪委书记排名再靠前,一个住宿的安排也不必省委秘书长亲力亲为,何况省纪委的系统还比较独立,而且省纪委也有省纪委秘书长。

        但作为省委的大管家,热情之下过问夏想的住宿安排,也算说得过去,夏想就表示了感谢:“很好,很不错,海棋同志辛苦了。”

        36岁的郑海棋或许是保养较好的缘故,再加上长得文净而肤色较白,看上去比夏想还要年轻一些,不夸张地说,郑海棋不管是外貌还是级别,和夏想都有的一比。

        郑海棋先是一笑,又自顾自坐下,摆出了长谈的姿态:“夏书记,你的秘书安排,本该由陶河江同志负责,不过我刚刚和河江同志碰了个头,他说纪委方面暂时没有太合适的人选,正准备安排夏书记到大学里挑选秘书。我的意思是,正好省委方面有一个不错的同志,各方面条件都优秀,我就冒昧提一提,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陶河江是省纪委常委、省纪委秘书长,他完全对应负责夏想的工作。

        一般而言,纪委书记的秘书肯定要由纪委秘书长安排,因为纪委比政法委的独立性还强,可以自己决定许多事情。秘书的问题,陶河江刚才也汇报过了,情况夏想也略知一二。

        排除郑海棋主动示好或是别有用意之外,一个秘书的安排,也由省委秘书长亲自出面,多少有点小题大作了,而且郑海棋和郑盛的关系,不用想就知道一定非常密切,夏想就微一沉吟,没有说话。

        秘书问题看似不是大问题,但用人不当的话,绝对会酿成大问题。好的秘书未必会成事,但一个不好的秘书,绝对能坏事。

        “嗯……先推荐人选上来,我看看。”夏想采取了折衷的办法,“我也让河江到大学里挑选了,两手准备好一些。”

        郑海棋还是一笑:“行,就按夏书记的指示办。”他站了起来,“有需要省委方面出面的事情,夏书记尽管吩咐我,也可以让河江告诉我。”

        夏想点头,起身礼送郑海棋出门,心中却想郑海棋后一句话的含义,真有事情需要省委协调,肯定要由他直接和郑海棋打招呼,如果让陶河江出面,就太托大了。同样是秘书长,陶河江只是省纪委秘书长,和郑海棋堂堂的省委常委的身份不能平起平坐。

        郑海棋……有意思,夏想刚刚坐下,才又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封举报信,不由一愣。

        他的秘书还没有到位,秘书到位后,一般的举报信就先由秘书过目,除非有重大案情的举报信,才会摆在他的案头。省纪委书记,不可能天天亲自去拆举报信。

        不是秘书,那么这封举报信难道是陶河江放在桌子上的?夏想也未多想,顺手就打开了举报信,作为他平生第一次拆开举报信,也是担任纪委书记以后第一次接到举报信,心情多少有点激动。

        不过激动归激动,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他虽然没有从事过纪委工作,也清楚不少举报信是打击报复的信件,不能当真,真正落马的贪官,有多少是被举报信掀翻的?况且他是省纪委书记,不是市县的纪委书记,到他手中的举报信,多少涉及到高级干部,一个高级干部怎么可能会栽在一封举报信上?

        有一句话说得好,有人告状的领导不一定是好领导,但没人告状的领导一定不是好领导——大奸似忠呀。

        夏想漫不经心地拆开了信,以为只会看到一封反映某领导贪污腐化、生活作风糜烂的一般信件,不料打开信件一看,竟然是一封手写的举报信,现在的人写举报信多半会打印然后复印,等于是批量制造,到处投寄,广撒网,多捕鱼。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动笔手写。因为手写容易留下笔迹,会被人查到。

        信上的字迹很漂亮,如行云流水一样,非常漂亮的一笔楷书,差不多有书法家的味道,就让夏想暗暗赞叹。

        先是欣赏了片刻书法,夏想才仔细看了信中的内容,一看还好,一看就大吃一惊。

        举报信既不是举报哪个市委书记贪污**,又不是举报哪个市长生活作风糜烂,而是举报湘省的一家道桥公司几年来所建造的几个重大工程,偷工减料,存在着重大的安全质量隐患,现在正在承建的高速公路路段,也同样存在着严重的偷工减料的质量问题。

        举报信列举了许多详实的例子,揭露了许多触目惊心的黑幕。

        其一,2007年湘省道桥公司因凤沱大桥特别重大坍塌事故,被吊销安全许可证、资质被停牌、失去投标资格,但仅仅一年之后,没有经过严格的内部整改、没有受到应有惩罚的湘省道桥,于2008年就恢复了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并且顺利承接了一个高达30多亿元的工程!

        其二,凤沱大桥倒塌后,湘省道桥在湘省有关部门的操作下,不但恢复了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还重组了一家具备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的桥梁公司,从而让湘省道桥反而更上层楼,业务范围更加宽广。

        其三,湘省道桥在管理上非常混乱,自身技术力量不足,施工队伍薄弱,工程项目多为整体或分割发包,真正由自己施工的项目少之又少,发包的工程,又缺乏监管力度,再加上经手过多,许多人要从中收取好处,导致最终用在工程上的资金少之又少,不出现质量问题才怪。

        ……后面的内容还有很多,基本上都是针对湘省道桥的种种弊端而开的一剂药方,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地列举了几点改革意见,即使以夏想一个省委常委的角度出发,举报人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也确实有合理之处。

        更难得的是,举报信洋洋洒酒上万字,全部手写而成,竟然没有一个错字,连标点符号也很用心落笔,就让夏想感叹,写信之人,如果不是一个从事多年技术工作的工程师,就是一名教授。

        举报信的最后又含蓄地提出,湘省道桥现在已经被网民称之为湘省塌桥公司,而湘省道桥不思悔改,不知醒悟,还公开辩解,抹黑事实,颠倒黑白,没有一点公义廉耻之心,还存着官商勾结、贪污**的不正之风,就算不为了整治贪污**的行为,就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要查明事实真相,整顿湘省道桥公司。

        夏想足足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看完了信,心中起伏不定,大为感慨。

        他又上网搜索了一下湘省道桥的业绩,发现湘省道桥承建的几处重大工程,都不同程度出现过工程质量问题,塌桥三座,危桥两座,一处高速公司的路段路况奇差,车祸频发,被人形象地称之为死亡高速……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果然触目惊心。

        夏想起身来到窗前,凝望窗外的景色,心情无端地沉重起来。

        严格意义上讲,这不是一封举报信,也不归他管,因为举报信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官员,而只是一家省属工程公司,而且整顿湘省道桥的权力在省政府和省国资委手中,作为省纪委书记,他无权过问。

        但话又说回来了,湘省道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在背后肯定有人力挺,不用猜,至少会有正厅级别以上的官员充当幕后,才能保下湘省道桥屹立不倒。

        甚至还会副省级的保护伞。

        如果夏想是副省长,又正好分管城建一摊儿,可以具体过问一下,但他是省纪委书记,主管党员干部的纪律,虽说湘省道桥属于国有企业,省纪委也可以名正言顺地直接插手调查,但他更清楚的是,湘省道桥的背后,说不定会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体。

        牵一发而动全身,拨出萝卜带出泥,夏想清楚得很,任何一家国有企业的背后,都会有一个极为庞大而惊人的利益链。

        关键是,湘省道桥公司的种种,都是发生在付先锋和他来湘省之前,莫非可以说,可以直接将付先锋排除在外了?

        初来湘省,夏想立足未稳,便面临一次重大的考验。

        还有一点让夏想不明的是,举报信究竟谁放在了他的案头?放信之人,绝对别有用心!不用想,此人肯定是知道什么内幕。

        夏想不清楚的是,举报信如果算是一个契机的话,湘省道桥公司就是一个介入点,一举撬动了湘省原有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