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8章 上任,初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8章 上任,初始

    作品:《官神

        和古秋实的见面其实一句正事都没有提及,只喝了半个小时茶,叙旧,展望,然后就握手告别。只在最后,古秋实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纪委书记一任,是个不小的挑战,夏想,你要看好了路再落脚。”

        第二天,夏想在中组部部长吴才洋的亲自陪同下,由京城飞赴湘省,正式上任湘省省纪委书记一职!

        湘省,位于长江中游南部,境内湘江贯穿南北,因此称之为湘省。据传,湘江流域过去多植芙蓉,唐代诗人谭用之有“秋风万里芙蓉国”之句,故,湘省又有“芙蓉国”之称。

        湘省省会湘江市,别称“星城”“天下潮都”,国家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享有“中国快乐之都”和“中国力量之都”美誉。不过在夏想看来,所谓快乐之都的说法,其实包含贬义在内。

        湘省的娱乐业发达,尤其是电视娱乐业,在国内非常出名,甚至差点力压央视一头。

        话又说回来,传媒娱乐业的超乎寻常的发达,也为湘省增加了不少经济增长点。

        夏想和吴才洋乘坐的是专机,一落地,湘省省委书记郑盛、省长付先锋,以及省委常委全体人员、四大班子主要负责人,全部到齐。一者因为吴才洋亲临,中央政治局委员,必须要有相应的接待规格,二是夏想的职务在湘省也是省委之中的要职,在常委会中排名非常靠前!

        尽管不少人早就知道了夏想的年轻,但真正见到本人时,还是暗暗吃惊,太年轻了,人人都自认是久经官场了,却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轻的副省级官员,再确切地讲,是如此年轻的省纪委书记!

        郑盛先和吴才洋握手,他和吴才洋之间寒喧之时,笑容满面,十分热情,甚至还悄悄耳语几句,显得他和吴才洋之间似乎关系有多密切,私交有多亲密一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二人是至交好友。

        其实夏想心里明白,吴才洋和郑盛并没有什么私交。

        反倒付先锋和吴才洋握手的时候,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虽然二人脸上的笑容还算真切,但在外人看来,总有公事公办的一丝淡然。

        其实说起来以夏想的级别,又不是一省之长或省委书记,用不着中组部部长亲自送任,但规矩是死的,事情是活的,吴才洋特意亲自前来,既是抬高夏想,又是另有用意。

        湘省,在付先锋担任省长之后,就成了家族势力和团系的必争之地。

        总书记卸任在即,加紧了布局,国内省份多半的一二把手,几乎全部轮换了一遍,已经拿下了半壁江山。但关远曲接任在即,肯定要加紧收复失地。作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付先锋担任了湘省省长,也意味着家族势力全面反击的开始。

        等关远曲真正执掌大权之后,更会加紧收权,必然会引发新一轮的人事调整的动荡。当然,关远曲也不会过于激进了,肯定会缓缓图之。

        不过关远曲和总书记又有所不同,总书记成为第一人之后,受限太多,而且他的支持者不够多,因此,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终于全面掌权。而关远曲的身后则有庞大的家族势力的支撑,因此他上任之后,恐怕只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就能掌局。

        付先锋前来湘省,能一步扶正,背后肯定也有吴老爷子的默许,甚至还会有关远曲的支持,说不定是家族势力的一次长远布局。

        但夏想也知道,湘省的局势……太复杂了。

        如果说省委书记郑盛是团系人马,省长付先锋是家族势力,那么省委副书记叶天南则属于总理一系——在飞机上,吴才洋虽然话不多,但还是向夏想透露了一些东西,比如省委副书记叶天南是总理的亲信,夏想要谨慎对待,而省委组织部长梁夏宁立场不明,是夏想可以争取的对象。

        梁夏宁从中央党校回来之后,就由省委秘书长转任了省委组织部长,空缺的省委秘书长一职由郑海棋担任。

        郑海棋今年36岁,只比夏想大两岁,一直在团系统工作,是绝对的团系出身,原是湘省团省委书记,一步由正厅迈进副省,也算是国内极为年轻的副省级高官了。

        据说,在郑海棋由正厅到副省迈进的过程中,郑盛是幕后推手,大力推举,才最终让郑海棋成为湘省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如果不是夏想此来湘省的话,郑海棋将是湘省当之无愧的第一年轻有为。

        只可惜夏想的到来,不但让他在年龄上的优势荡然无存,也让他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光环黯然失色。

        夏想比郑海棋小两岁,但却是省纪委书记,比省委秘书长不但实权大了太多,而且分量更重!

        其他常委的立场和背景,吴才洋没再多说,夏想也就不甚清楚,但就是以上知道的几点就已经让他很是看清了局势,湘省虽说用龙潭虎穴来形容有些夸张,但用扑朔迷离来比喻湘省现状的话,绝对贴切。

        ……夏想和郑盛握手的时候,郑盛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微笑着说了几句套话,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表示亲切和欢迎。

        夏想和付先锋握手,付先锋也没有多说,关系密切到了一定的程度,不必再在人前故意显露。不过付先锋还是说了一句关切之语:“夏书记估计路上劳累了,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才好开展工作。”

        夏想和副书记叶天南握手的时候,叶天南的表现就有点热情有加了,他拉着夏想的手,说了有半分钟的话,从工作到生活,都很关心。

        叶天南今年49岁,人显得年轻,不胖不瘦,个子中等,头顶有点微秃,其他方面还算周正,应该说在官员之中,相貌和体型都在中等以上。

        夏想也就和叶天南客气几句,并未深说。

        现在他的立场不明,前来湘省,既是从团中央直接空降,额头上有团系的标签,但在他晋升到副省之时,却又是家族势力将他抬进了燕省省委常委会,另外,他的所作所为又有平民情怀,因此,他此来湘省,既是各方争取的对象,又是各方提防的对象。

        实际上,他相当于身处旋涡之中,似乎很受欢迎,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卷入各方利益的纠纷和对峙之中。

        同时夏想也清楚,他此来湘省,面临两个巨大的考验,一是必须站队,必须表明政治立场和倾向,二是在省纪委书记任上,必须拿出有足够说服力的政绩,否则他的正部之路,将会充满艰难险阻。

        和梁夏宁握手的时候,梁夏宁也很热情,和夏想说笑几句:“在党校时我就想,如果夏书记能来湘省,肯定是一件幸事,没想到,竟然真的有机会和夏书记共事,呵呵,我很期待……”

        梁夏宁迈入副省的时间比夏想早多了,在中央党校的时候,夏想不显山不露水,虽说有人惊讶他早早步入副省的序列,但当时他等同于闲置,因此也有人不看好夏想的前景,就连梁夏宁也认为夏想可能要蛰伏两年。

        没想到一转身,夏想由团中央空降到湘省成为省纪委书记,排名远在他之上,梁夏宁除了震惊夏想的升迁之快之外,心里就多了一些想法。

        今天对夏想的热情和客气,梁夏宁也并非全是假装,也有一份私心在内。

        夏想多少也能猜到梁夏宁的用心,他对梁夏宁也颇有好感,加上他又是可能争取的对象,还是掌握人事大权的省委组织部长,也就客气了几分。

        其他常委的握手和寒喧,多是过场了,毕竟不熟。

        只有郑海棋表现得还客气一些,和夏想多说了几句。作为省委秘书长,省委的大管家,要帮夏想安排住宿和生活上的一应事宜,他表现得热切也再正常不过。

        随后,一行人来到了湘省的省委大院。

        湘省位于长江以南,气候湿润而温暖,对夏想来说,也是全新的体验。当然,湘省的省委大院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景色可看,党政机关的建筑都讲究方正和严肃,大同小异,千篇一律。

        然后就是开会,正式宣布任命。

        湘省的四套班子全体成员、省法院、省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全部到齐,由中组部部长吴才洋正式宣传了中央的决定。

        再后就是郑盛和付先锋分别发言,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欢迎夏想同志来湘省工作。

        照例,夏想也发表了简短讲话。

        大会最后圆满落幕,夏想正式成为湘省省纪委书记!

        晚上,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宴请吴才洋和夏想一行。

        宴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吴才洋借故告退。吴才洋一走,气氛才算活跃了许多,毕竟席间坐着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谁也放不开。

        宴会举办得还算成功,平稳有序,皆大欢喜。毕竟级别都高,场面上肯定都会圆场,花花桥子众人抬。

        郑海棋帮夏想安排好了住宿,十分妥当,以夏想的级别,现在走到哪里,都不用担心生活上的问题。

        第二天正式上班,以夏想的想法,肯定要先熟悉一段时间工作,然后才进入状态,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遇到了一件难题——还是天大的难题。

        成为夏想上任省纪委书记之后的第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