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7章 无限风光在险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7章 无限风光在险峰

    作品:《官神

        在任命正式公布之前,夏想已经就知道了结果,并且和吴老爷子、吴才洋有过一次深入的会谈。

        此去湘省任职,纪委书记一职,是吴老爷子争取的结果,去湘省之地,是总书记的意图。最后尽管反对的力量很强大很坚决,但在最后关头,总理也表示了谨慎支持的态度,最终达成了一致。

        不过对于夏想担任省纪委书记,当时还是有过激烈的争论,反对一派的说法是,夏想太年轻,又没有在纪委的经历,哪里有34岁的年轻人担任省纪委书记的先例?

        省纪委书记是要职,在省委常委会中,纪委书记排名非常靠前,而且还有相当大的独立性,权力极大,将监督和严肃纪律的大权交到一个年仅34岁的年轻人的手上,很难服众,而且会让人怀疑中央在用人上的严肃性。

        据说,不但争论非常激烈,言语之中还有浓浓的火药味。虽说双方都各执一词,但都互不相让,反对一方抓住夏想的年龄问题不放,资历浅,年纪轻,让一个34岁的年轻人担任非常重要的省纪委书记一职,如同儿戏。

        支持一方拿夏想过人的工作能力、过硬的作风以及扎实的政治素质,等等,又以夏想是国内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来做例证,并提出了总书记在新时代挑选干部的思想指导的指示精神,和反对一方针锋相对。

        争论得不可开交之时,总书记终于发话了:“夏想是年轻,也资历浅,但这些都不是阻碍干部进步的绊脚石。有些同志对夏想出任湘省纪检委书记的职务不理解,说是提议太草率,我就说一句话,在中纪委的调查之下安然无事的干部,是烈火真金的干部,年纪再轻,也足以担当重任!”

        总书记说话的语速还是一样的缓慢,但却掷地有声,一锤定音,让所有反对的声音哑口无言!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整治夏想的经历,反而烈火过后,锤炼出一块真金,让夏想踩着中纪委的肩膀,借力而上,一举担任了省纪委书记。

        省纪委书记,绝对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要职!

        纪委书记一职,是家族势力的意图,但去湘省,则是总书记的暗示。两相结合之下,就让人不免猜测,在夏想的问题上,总书记少见地和家族势力达成了共识,难道说,夏想有成为总书记和家族势力之间桥梁的可能?

        不管外界如何猜想,夏想对于他的省纪委书记一职,喜忧参半。

        喜的是,省纪委书记不但高过省委秘书长,也高过组织部长,仅次于副书记,在省委的排名非常靠前,离副书记也不过是一步之遥,而且也有不少由省纪委书记一步升任省长的先例。可以说,省纪委书记的职务,比他期望中的几个职务,都更有分量,也更接近正部级!

        估计也是吴老爷子审时度势之后,抓住时机,一击则中的结果。

        忧的是,去湘省,恐怕还是总书记对他的观察和考验,他夹在郑盛和付先锋之间,必定要有明确的立场,是支持郑盛还是偏向付先锋,将是他到任之后所面临的第一个天大的难题。

        当然,能够担任省纪委书记,夏想还是十分欣慰,最大限度地接近正部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被中纪委调查一番之后,不但安然无事,还一步迈出成为了一省的纪委书记,中纪委的面子之上,肯定不太好看。

        其实任何一个任命的背后,都有针锋相对的较量和深层次的政治含义,此去湘省,怕是湘江水深,激流暗涌。

        而且纪委书记一职,想要有所作为,想要政绩,都是伴随着无数官员的落马,可以说是真正的硝烟四起的战场。

        不查大案,似乎碌碌无为。若查大案,必然得罪无数人。尤其是省纪委书记,出手的案件都是副厅、正厅以上的官员,说不定哪个厅级干部的背后,就直通京城了。

        以前他是市委书记,对一些贪污**之事,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来和光同尘,但现在担任了省纪委书记,再遇到大案不查,他就不是当初心怀壮志为民请命的夏想!

        因此,省纪委书记一职虽然位高权重,但实际上还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任命一发,夏想就在团中央办理了交接手续,准备不日启程前往湘省履新。

        在团中央告别的时候,水天一脸淡然笑容,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夏书记,你我同事一场,虽然时间不长,很是让人怀恋。这一次去湘省,郑书记对你大有期待,我也送你一句话……”

        “感谢水书记对我的关心。”夏想的态度很端正,水天级别比他高,作为团系的另一员主力干将,日后也必定大放光彩,有必要处好关系。

        “借用古人一句话,为夏书记壮行……”水天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

        水天的话虽然有套话的意味,但联系到夏想即将上任的职务和省份,也是大有玩味之处。

        距离夏想到任还有三五天时间,得知了消息的各路人士,纷纷打来电话祝贺,或是亲自前来京城和夏想见面。

        宋朝度没有过来,他有事脱不开身,只打了一个电话,简短说了几句。对于夏想此去湘省担任省纪委书记,宋朝度乐见其成。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夏想谋定而后动。

        宋朝度当然知道纪委书记一职虽然分量很重,但也是一个容易得罪人而且很有可能两头不落好的职务,好在对夏想他还是比较放心,认为夏想能够胜任省纪委书记一职。

        不过宋朝度也隐有担心,因为对于湘省的局势他也不太了解,并不清楚湘省的局势和力量分布,虽说大概也了解一些,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夏想面临的难题,也是不小。

        夏想在离开京城之前,和陈风、古秋实都分别见了一面。

        陈风一如既往,一见面就对夏想表示了祝贺,对于夏想前往团系和家族势力共同执掌的湘省,陈风心中自然清楚是政治较量的结果。

        对夏想来说,此去湘省,不仅喜忧参半,而且前路险阻,不可预料的局面太多太复杂,并且事关他下一步由副部到正部的关键性的跨越,不但要站好队,而且还要处好和团系、家族势力之间的关系。

        陈风倒没有给夏想太多提醒和暗示,只是含蓄地一提团系和平民一系的不同之处,平民一系虽然也称为一系,但一是没有团系强大,二是没有人事上的决定性,因此,相比之下,如果按三系划分的话,团系、平民系和家族系,平民系力量最为薄弱。

        从出身来讲,陈风也是平民,但在陈风调任山城市长之后,大有向总书记靠拢的趋势,等他担任了楚省省委书记,并非团系出身的陈风,已经完全被人认为是总书记的一系。

        但不管是哪一系,并不是影响他和夏想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由此,陈风和夏想会面,其实是为夏想即将前往湘省上任的送行,虽无壮行之意,却有叮嘱之心。

        当然,作为朋友和师长,陈风并不会直接劝说夏想彻底倒向总书记,现在完全倒向总书记,也不是明智之举。总书记虽然是最高人,但两年之后就会退位,则由关远曲正式接任,关远曲却是家族势力的出身。

        陈风就只说了一些闲话,和夏想说笑一气,又简单一说如何做好纪委书记的工作,作为省委书记和师长,陈风不管是从级别还是个人身份的角度出发,他的话,夏想就得用心听之。

        夏想也理解陈风的心思,也不提去湘省的前景,只是叙旧和说笑。

        告别的时候,陈风说了一句:“我在湘省没有熟人,要不给你介绍一两个关系也是好事。不过你在湘省也不是没有熟人,付省长可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夏想哈哈一笑,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说果然恰当,付先锋指望他前到湘省助他一臂之力,不是天真,也不是幼稚,而是坚定地认为他是家族势力的嫡系了。

        而郑盛恐怕对他也另有想法。

        夏想自然不清楚,在他前去湘省的中间曲折过程中,郑盛也起到了一定的推进作用。郑盛的用心深远,比他想象中更复杂,同时也为他带来了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

        和古秋实的见面,多少有点让夏想意外。

        夏想之前接到古秋实一个电话,古秋实先是祝贺他高任省纪委书记,随后又说他可能近期没时间到京城,因此无法为他送行了。

        不料两天之后,古秋实突然又来电话,说他已经人在京城了。

        此时离夏想上任只有一天了,夏想一边办理交接手续,一边收拾行李,再和亲友告别,忙得不可开交,和古秋实的见面就十分仓促。

        夏想一见古秋实行色匆匆,就知道古秋实是专门为他前来一趟京城,心中就更清楚此去湘省,平民一系对他的影响逐渐降低,而总书记一系加紧了对他的布局和掌控!

        甚至夏想心中还闪过一个念头,从古秋实和郑盛对待他的态度有所不同来推测,莫非是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