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2章 前路,蛰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2章 前路,蛰伏

    作品:《官神

        告别宋朝度,夏想一边想宋朝度透露的信息,一边陪宋一凡在京城的夜色之中漫步。宋朝度也说了,只是一个原则性倾向,并不是最终决定,有可能还会有变数。

        但夏想却是相信,差不多了,他的下一步就要浮出水面了,竟然真是去……不过夏想也清楚的一点是,恐怕还是一个缓冲,并不是长久之计,他不可能在京城久留,还是要前去地方。

        地方上,才是他的广阔天地。只是不知道从党校出来之后,还要在京城停留多久?

        如果宋朝度所说成真的话,就是总书记的意见,终究占了上风。

        昨晚是严小时,今晚是宋一凡,说起来他在京城的岁月,还真是悠然自得,别有味道。

        宋一凡虽然长大了,但还是不如严小时成熟韵味十足,毕竟她还是一个纯真的女孩。因此,夏想和她在一起,最为放松。

        宋一凡最喜欢抱着夏想的胳膊,而且抱得很紧,她又不安分,走路的时候喜欢掂着脚尖,然后东张西望,活脱脱还和当年夏想认识她时,没有两样。

        恍惚间,就如回到了宋一凡的高中时代,也让夏想感慨,在他面前,宋一凡从不设防。她胸前越来越丰满的两只小兔跳跃而活泼,不时撞击在他的胳膊上,就让他感受到异样的热度。

        从侧面望去,宋一凡的脸庞依然有稚嫩之气,青春和年轻正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脸上盛开,让她的容颜绽放出堪比世间任何花朵都美丽的光彩。鼻子翘而挺,弧度极美。

        宋一凡最可爱之处在于眼睫毛不但长,还弯曲,尤其是从侧面看时,美不胜收。大眼睛水灵而灵动,眨动之间,犹如黑色的宝石。

        夏想就想,凡丫头真是一个小小的快乐精灵,她几乎集无数人人羡慕的美好于一身,却又不任性不傲慢不势利,也正是她单纯而无欲无求的性格,才让她从来不被烦恼缠身。

        京城的秋夜谈不上多美,除了喧嚣和繁华之外,没有什么情调和雅趣。夏想一直固执地认为,京城人情贵,长居不易。作为首都,京城只适合当官和赚钱,不适合居住和生活。

        人口太多了,压力太大了,人也活得太累了。

        就是他,现在也是副部级高官了,在京城之地,却还觉得举目四望,一片茫然,不知前路在何方……夜深了,宋一凡却还不想回去,有点耍赖的意思,夏想可不敢胡来,他是当着宋朝度的面领走了宋一凡,如果宋一凡夜不归宿,他没法交差,只好好说歹说才说服了宋一凡,送她回了学校的单人宿舍。

        告别宋一凡,夏想也没有再回吴家,而是去了肖佳之处。

        作为夏想最早的女人,肖佳是最默默无闻甘于人后的一个,从不争宠,也从不计较什么,独自一人带领孩子,孤独而满足地生活在城市的角落,虽然一直在人后,但肖佳从来都没有放弃幸福。

        肖佳有自己的幸福理由,有一个漂亮而可爱的女儿,有一个一直对她不离不弃的男人,还有一份人人羡慕的事业,并且坐拥庞大的财富,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理由?

        夏想和肖佳聚少离多,肖佳从未埋怨过夏想什么。因为她知道,许多事情求不来,而如夏想一样男人,更是可遇而不求的极品男人,既然他一直对她从未舍弃,一年之中,能有十几次的见面也就满足了。她也见多了身边貌合神离的夫妻,不过是一个名义罢了,许多夫妻一年到头甚至都见不到几面,和陌生人一样。

        至少她和夏想之间,还有一份难得的情意和默契。

        肖佳在李沁的劝说上,变现了1亿多人民币投入到了金融大计之后,现在变成了1亿多美元。

        再加上原有的产业和持有的一些股份,肖佳名下的产业少说也有近2亿美元,她也是名符其实的富女。

        为了不影响夏想的前途,也为了女儿的未来着想,肖佳只让女儿肖夏认夏想为干爸,并未告诉她真相。

        今天肖佳正和丛枫儿商议一个投资项目,忽然听到门铃响,平常家中客人很少,就她和丛枫儿、女儿三人住在一起,外加一个保姆,今天会是谁?

        开门一看,竟是夏想,让肖佳喜出望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夏想也不多说,只是微一点头,就上前抱起女儿。

        肖夏和梅亭,是夏想最爱的两个女儿,也是他给予父爱最少的两个女儿,实际上,肖夏还稍好一些,夏想一年也能见上几次,倒是梅亭,有时一年都难得见上一次,也是让他心中有愧。

        但现实就是如此,也只能无奈。

        肖夏对夏想十分亲热,毕竟家中没有男人,夏想就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爸爸形象——虽然是干爸,但在她的小小心思中,只知道夏想是爸爸,是她最爱的一个男人。

        夏想又和丛枫儿打了招呼,对丛枫儿一直守护在肖佳身边,也是心中微微感动。丛枫儿直到现在也没有男朋友,听肖佳说,她对男人死心了,决定终生不嫁,就陪她一辈子。

        夏想无意评价丛枫儿的选择,也知道丛枫儿经历复杂,是个有故事的人,或许真是对爱情死了心,就由她去。反正丛枫儿和肖佳一起,以肖佳的为人,不会亏待她。

        晚上,肖夏和丛枫儿住在一起,夏想就和肖佳重温旧梦。

        肖佳就和夏想说了不少话,不知怎么就说到了梅亭,她反倒劝夏想多看看梅亭,因为女孩不比男孩,女孩比男孩更渴望父爱。

        夏想无语,他不是不爱梅亭,而是他和梅晓琳之间的关系始终无法突破,感情真得勉强不来,而梅晓琳对他,虽说不是用情极深,但显然也动了真情,他无法直面梅晓琳的情感。

        就在夏想党校进修还没有正式结业的时候,夏想经古秋实引荐,和水天私下里会谈了一次。

        水天和古秋实是校友,比古秋实小4年,今年42岁。

        对于水天的简历,夏想自然清楚得很,和古秋实相比,水天32岁升正厅,35岁升副部,其升迁速度也堪称一绝,在国内也一时为人所称道。

        而且水天和古秋实又是校友,联想到水天现任的职务,再和宋朝度所说的一对应,夏想就知道,他的下一步,呼之欲出了。

        一周后,夏想在党校的两个月的进修,正式结业。关远曲出席了结业仪式,并发表了重要讲话,同时,和省部级进修的学员合影留念。

        随后,他又单独和夏想合影,并且单独和夏想在一旁小声交谈了几分钟,种种迹象说明,关远曲对夏想格外照顾,似乎是有意向外界透露什么信息。

        在场的都是副部以上的高官,不管是否知道夏想的背景,都很清楚关远曲几次意味深长的举动,绝对是有意为之,是要再三向外界传递一个信息。

        更有知道夏想去向未定的人不免心想,恐怕关主席此举,和夏想的下一步大有干系。

        结业之后,告别的时候,楚省省委组织部长强一部和湘省省委秘书长梁夏宁热情地同夏想告别,二人和夏想相处得很愉快,也很投机,排除先入为主的因素,他们对夏想也确实比较欣赏。

        强一部的名字比较怪,人却热情,又好说话,不太象组织部长的作派,拉着夏想的手说个不停,倒是梁夏宁一直含蓄地在一旁微笑,只说了几句邀请夏想到湘省作客的话,又说郑书记向夏想问好。

        最后夏想和二人握手告别,出门的时候,梁夏宁似乎才想起了一样,多问了一句:“你下一步的去向,定了没有?”

        虽说同为进修班学员,但毕竟都是官场中人,关系不是特别近,有些话不好开口相问,因此,梁夏宁话一出口,强一部就多看了他一眼。

        别看强一部话比梁夏宁多,但他的话从不越界,说得不少,却都是在边上打转,不涉及到个人要事,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物。

        夏想倒没有多想梁夏宁的随口一问,笑了一笑:“服从中央的安排吧。”回答得很含糊,并没有正面作答。

        梁夏宁微一点头,也笑了一笑:“其实湘省也不错,正需要如你一样务实、能干的少壮派。”他话一说完,似乎自觉话多了一样,又摇头一笑,“我就是改不了话多的毛病,主要也是和你一见如故,没有隔阂,你也别见怪。”

        夏想就又和梁夏宁握了手,笑道:“替我向郑书记问好,再向梅市长代好。”

        “一定,一定把话带到。”梁夏宁挥手向夏想告别。

        一步迈出中央党校的大门,回首一望一方卧石之上六个金色的“**中央党校”的题字,夏想微微一笑,心中更坚定了方向。

        回到吴家,吴老爷子书房的大门敞开,显然正在等他归来。

        吴老爷子正在挥毫泼墨,夏想走近一看,一方白纸之上书写了两个挥洒大字:“蛰伏!”

        夏想就知道,他猜对了,他的下一步,只不过又是一次跳板,或者更确切地讲,只是一次标签之旅。

        三天后,在团中央全体会议上,从未在团系统工作过的夏想当选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