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6章 既是试探,又有盘算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6章 既是试探,又有盘算

    作品:《官神

        夏想处理完市委的事情,正好到了和古秋实约定的见面时间,就乘车赶到了陈家沟酒楼。

        没错,夏想约古秋实的见面地点,就是哦呢陈的陈家沟酒楼。

        牛林广一死,他手下的喽罗逃的逃,散的散,抓的抓,树倒猢狲散,偌大的中天实业,随着一场大火,从此烟消云散。

        但牛林广的手下不可能根除干净,他们以后还有可能是动乱的根源,也不用夏想暗示,哦呢陈就乘机收编了不少牛林广的喽罗,加以引导并且方向正确的话,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也能化不利为有利。

        力量掌握在坏人手中,就是土匪。如果土匪的头头改邪归正,土匪就成了官兵。

        哦呢陈即将全部接管牛林广死后秦唐的空缺,引领牛林广的手下,走向正途,从事正当事业。

        哦呢陈已经为陈茉陈莉办理了飞向瑞士的手续,金银茉莉即将前去学习高级酒店管理,他也决心向酒店业发展,不再涉足任何不正当的行业。

        夏想自然乐见哦呢陈的向善,后牛林广时代的秦唐,必须有一人收拾地下的残局,否则反而更容易失控。一些小混混大流氓必须有人管教才可,否则他们四处流窜的话,也是治安的极大隐患。

        夏想到了陈家沟酒楼,银茉莉已经等候多时了,并且安排好了房间。银茉莉比以前成熟多了,穿衣打扮也端庄而刻板,似乎是为了刻意掩饰天生丽质一样。

        但天生丽质难自弃,女人的漂亮和妩媚是掩饰不住的,逼人的气息还是扑面而来,令人诧异她的美丽。

        银茉莉一见夏想,就目光跳跃,目不转睛地打量了夏想半响,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只变成了一句:“我要去瑞士学习三年,三年后回国,到时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其实她想说的是,恐怕到时夏想就已经忘了她了。

        夏想不接她的话,只是说:“好好学习,别辜负陈总对你们姐妹的用心。”

        只提哦呢陈,不提他,就是用意明了了。

        银茉莉叹息一声,几不可闻,也许只能她自己听见,又说了一句:“你也多保重,希望你能顺水顺风。”话说得有点敷衍,但一双美目之中流露出的深情,令人不敢对视。

        夏想只能假装视而不见。

        幸好,古秋实来了,也算替他解了围。

        古秋实带了秘书和司机,夏想就让徐子棋和彭永招呼他们,他陪古秋实上了楼。

        雅间是陈家沟酒楼不对外营业的雅间,精心布置的房间温馨而惬意,充满了居家的随和,没有了一般饭店的商业气息,反倒更让人心里放松。

        古秋实落座,打量了一眼,笑道:“有心,有心了。秦唐也是地杰人灵的地方,夏想,你有福了。”

        夏想不管古秋实是不是看出了房间是女人布置而另有所指,还是暗指秦唐现在的局势,他只是呵呵一笑:“古书记来到秦唐,是公干,还是私事?”

        按说这话夏想不该问,再怎么着古秋实也是上级,但他就是问了,而且语气很随意,就自有一股儿地主之谊的味道。

        古秋实不慌不忙喝了一口茶:“既非公干,又不是私事,就是路过。”

        古秋实从黑辽省入京,走公路的话,确实要路过秦唐,但他一般肯定飞过去,才不会走陆路,又远又慢,还耽误时间,他路过秦唐,可不是无意路过,而是特意为之。

        “其实说到交通,古人比现在的人艰难多了,进京一次,少说也要个把月,远路的话,甚至来回要几个月。就说从黑辽省到京城,要是我坐到马车,慢慢悠悠,没有一个月也到不了京城,万一有点急事,还真是急死人。”古秋实话题一转,就说到了山高水长的交通上面。

        夏想就耐心听之。

        古秋实就又说:“估计也正是因为古人赶路,动不动就走上几个月,所以古人的身体非常健壮。我们现在的党员干部,都快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有一句话不是说,书生误国?其实我还是喜欢明代以前的中国,那个时候的官员,文官武官划分得不是那么清楚,都是文能提笔做文,武能提刀上马……”

        古秋实扯得有点远了,但夏想还是听出了端倪,是暗指他身手不错的内情。

        也确实,他多少会点拳脚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没几人知道。古秋实显然是知道了,而且还是赞同加欣赏的态度,所以才借古喻今。

        确实,在唐宋时期,文人佩剑,既能挥洒千古文章,又能提剑跃马,纵横沙场,唐时就有许多边塞诗人,写出了流传千古的雄壮诗篇。就是李白,也曾击剑杀人。

        宋时也是一样,辛弃疾,诗词一绝,但他抗击金军领兵杀敌的本事,也让许多人叹为观止。

        差不多到了明朝,文人才越来越成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才有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说法,而到今天,国内的官员要么大腹便便,要么脑满肠肥,似乎腰围和官职成正比,别说他们没有缚鸡之力了,上个楼都气喘吁吁。

        让他们去领兵打仗?还是算了吧。

        当然,古秋实含蓄地表示了对他的欣赏,可不仅仅是为了夸他一夸。

        古秋实毕业于北大,学的是中文,很有文人气质,对古典文学的了解也深,可不是谭国瑞的卖弄文采仅仅是为了附庸风雅的需要,夏想也看了出来,古秋实确实对汉唐文化极为向往,对历史的了解,也很深入。

        国内新一轮的省部级干部调整之后,正部级实职由以前的理科多而转变为现在的文科多,也是历史的必然。一个朝代发展到发达阶段,必然会转为文人治国。

        工程师治国只适合初期阶段。

        既然古秋实又谈到了历史,夏想也就和他谈古说今,坐而论道。

        喝了一气茶,上了酒菜,因为是下午的缘故,夏想也就破例喝了一点酒。

        古秋实酒量倒也不错,大概喝了五六两的样子,没有一点醉意。

        “偷得浮生半日闲,夏想,我是好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了,今天确实难得,见到你很高兴,就想贪杯了。”古秋实可能也是真心高兴,又和夏想碰了一杯,终于切入了正题,“是该想想下一步了,说说看,夏想,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夏想还真不知道他该怎么走。

        其实说实话,也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

        夏想还是想继续在地方上历练,并不想去部委,也不想去党校,部委太务虚,党校太清闲,似乎还有闲置的味道,到了他现在的级别,党校的经历并不是必需的。而且在党校耗上一年半载的,他耽误不起这个时间。

        去团中央,标签的意味就太明显了。

        但问题是,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事情,他的前途不在他的手中,还是各方较量和讨价还价而定。

        古秋实可不是随口一问,而是大有目的。他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而是一个派系。

        “想法也有点,不过还确实没有完全想好,就是觉得继续做一些务实的工作才觉得心里踏实。”夏想想含糊其词地说服从上级安排,在现在的氛围之下,就太不合适了。

        对别人可以应付了事,对古秋实,必须拿出诚意。

        古秋实点点头:“你的性格也适合继续留在地方上,不过以你的年纪,担任副省长可能有点急进了,担任组织部长有点冒进了,担任省委秘书长倒是不错,不过秘书长工作繁琐而务虚,对你的成长,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古秋实上述一番话,就完全是站在私人的角度了,因为不管是从级别上讲,还是从从属关系上讲,他的话都不应该说出口。

        但说了出来,夏想也不觉得诧异,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古秋实可不是一般人,不管从他嘴中说出什么过头的话,夏想都不会觉得奇怪。

        其实如果真要做一个归类的话,如果他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就证明是家族势力的意图得到了落实,因为吴老爷子曾经提过组织部长一事。

        如果他担任了省委秘书长,就证明是平民一系的意见左右了局势,因为总理曾经在办公厅主任的位置上长达10年之久。

        现在的情形是,平民一系和他之间渐行渐远,反倒是团系加紧了对他的拉拢,当然,家族势力还会坚定地认为他是家族势力的中坚力量。

        自然,更有一股隐性的力量,想要阻挠他的前进,想要将他拉到马下。

        整个局势,扑朔迷离,也为他的前途,增加了许多变数。

        下一步的何去何从,关系重大!

        “想听听古书记的意见。”夏想很诚恳地说道,虽说总书记隐隐流露出让他沉寂一段时间的想法,但他也清楚,他未必会真去党校。

        可选择的余地似乎很大,其实很小,或许,章国伟的最终命运,对他的最终去向,也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肯定会有。

        古秋实不动声色地笑了:“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夏想心中一紧,莫非古秋实是在替总书记打前站,他也笑了:“就看古书记和我的关系远近了。”

        球,又被巧妙地踢了回去。

        古秋实哈哈一笑,却问了一句题外话:“章国伟的事情,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