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0章 再进一步,再下一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0章 再进一步,再下一局

    作品:《官神

        夏想是真养伤还是别有目的,章国伟已经无心计较了,在他离开期间,秦唐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心知肚明。

        夏想大难不死——不但没死,还一脚将海军踢了个半死——真够命硬的,而牛林广最终被打得一败涂地,而且听说是被活活烧死,等于是直接火化,更狠的说法就是灰飞烟灭了。

        大雨过后的秦唐,虽然遍地狼籍,但空气还是无比清新,章国伟却在踏入市委的一步起,就觉得整个市委大院的气氛诡异而压抑,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透露出异样的味道,似乎他是一个死人一样。

        他还没有倒台,就被人判了政治上的死刑?

        章国伟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就得知了一个消息,经中央批准,李炳文同志不再担任燕省政法委书记,马杰同志任燕省省委委员、常委、政法委书记,兼任省公安厅厅长。

        又是一个不妙的政治风向,章国伟忽然感觉后背发凉,直觉告诉他,怕是他的位置不保了!

        李炳文去职的传闻早就放出了,但一直摸不透中央何时下文,没想到竟然是现在。

        正值全省政法系统的会议在省委召开之际,李炳文就被拿下——也不能说是拿下,是年龄到点了——但时机太敏感了,而且让李炳文颜面大失。

        显然,有人对李炳文极度不满。

        好嘛,刚刚还坐在台上人五人六地讲话,一转眼就离职了,这个人可是丢大发了。

        想必李炳文肯定会血压升高,心口绞痛了。

        全省政法系统工作会议,是李炳文是为了牵制夏想而特意召开的一次会议,岂非说明,是中央对李炳文的强烈不满,更是表明,是有人在替夏想出气?

        再联想到闹得沸沸扬扬秦唐排水系统一事,章国伟只觉得头皮发麻,牙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心中打了个激灵,一场大火烧死了牛林广,别一场大水又冲走了章国伟才好。

        章国伟沉思了一会儿,拿起电话,分别向京城和省里各打了出去。

        ……夏想来京城养病,是临时决定,本来他还想和章国伟见上一面,碰个头,至少交待一下工作再走,但老古执意要他立刻赶赴京城,他就只好动身。

        到了京城,也没住院,直接住在了老古的深宅大院之中。

        老古亲自到大门以外迎接,是夏想认识老古以来从未享受过的礼遇,也让他十分感慨,反倒老古拉住他的手,亲如长辈。

        虽说老古对他只比以前亲热了一点,但在夏想的感觉之中,似乎他和老古之间的一丝隔阂全然不见了,两人之间真的亲如亲人一样。

        老古对他,基本于等同于对古玉一样了。

        同时也让夏想感到欣慰的是,许冠华和他之间的芥蒂也完全消失了,再见到他时,许冠华的神色之间多了敬佩,对他的态度大为好转,不再如以前一样轻视和冷落。

        老古私下里告诉夏想,许冠华已经向他做出了保证,要以后全力支持夏想。等于是说,夏想在军方有了坚定的同盟!

        对夏想以后的成长非常有利,而且许冠华现在已经是少将,老古说,两年之内有望晋升为中将。

        夏想也是由衷地高兴。

        古玉对他更是温柔似水了,在他面前低眉顺眼,象个小妻子一样。还好,许冠华拿得起放得下,解开了心绪,也就坦然面对。

        不过此次夏想在秦唐的弄险,事情并没有传扬开来,新闻也没有宣传,外界并没有几人知道,甚至在秦唐内部知道的人也是不多,就连曹殊黧和连若菡也被蒙在鼓里,因此夏想来京城,她们并没有过来探望,倒也让夏想省了心。

        付先先却来了。

        不但付先先来了,付先锋也来了。

        付先锋是第一次来到老古的深宅大院之中,他也是沾了夏想的光,否则老古才不会允许付先锋上门,也是付先锋说了一句话称了老古的心。

        付先锋说:“古老,有人火烧了牛林广,我正好手中有点水,听说秦唐被水淹了?我再添点水,凑凑热闹。”

        这话老古爱听,就让付先锋进来看望夏想了。

        其实早在付先锋到来之前,夏想就问过老古,牛林广的车是怎么出的车祸,老古只是摆手,一问三不知,还解释说可能是多行不久必自毙,恶有恶报。

        夏想其实也知道,如果抓住了牛林广,走正常的司法程序,牛林广就算被判处死刑,少说也要半年以后,甚至还会有一年之久也枪毙不了。

        关键是,牛林广被抓,肯定会引发新一轮的政治斗争,有许多人不想牛林广活着!

        因此,牛林广之死,或许是老古授意手下所为,或许是另一方势力,反正已经挫骨扬灰的牛林广死就死了,究竟死在谁的手上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牛林广死了,秦唐的一个时期结束了。

        当然,秦唐还有章国伟。

        夏想一心要打垮牛林广,因为牛林广作恶多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对于章国伟,虽然他也痛恨章国伟,不过也没有抓住章国伟什么把柄,实际上,夏想甚至还产生了抬手的念头。

        由他去,章国伟总归不会有太好的下场,估计届满之后,也就是闲职了,或者充其量还到别的市担任市委书记,在秦唐,是不会有他的位置了。

        但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付先锋对章国伟已经动了心思。

        对于付先锋和付先先一起出现在老古的住处,夏想微微有点吃惊,不是吃惊于付先锋前来看他,而是吃惊于老古会放付先锋进来。

        付先锋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夏想,先先都告诉我了,我得谢谢你救了芬达奇服装厂。”

        付先锋的话有两重意思,一是感谢夏想及时出手,才没有酿成大祸,否则芬达奇服装厂的前期投资就浪费了,绝对没法在秦唐再呆下去了。另一层含义就是撇清自己,告诉夏想,真没付家什么事,不是他出手暗算他。

        夏想也压根没有想过是付先锋的手笔,见付先锋如此解释,也明白付先锋的为人是投机取巧惯了,也会认为别人都和他一样多疑。

        不过付先锋随后说的一番话,让他明白了老古为什么要抬手放付先锋进来了。

        “夏想,过段时间有个礼物送你,你可一定要笑纳。”付先锋说话的时候,脸上流露出惯常的阴冷,显然,他打的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还好,夏想明白的是,付先锋算计的是别人,不是他。

        “章国伟在秦唐呆得太久了,也该挪挪地方了。”付先锋微微一点,意思是让夏想明白什么,却又跳跃性性地转移了话题,“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又要配合工作了,夏想,我可有言在先,到时候你可要坚定立场。”

        付先锋的话有点突兀,夏想一愣之后猛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说下一步他的变动,会和付先锋的调动联系到一起?

        又一想,付先锋究竟要怎样对付章国伟?按说付先锋和章国伟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如果说仅仅是卖他一个人情,付先锋的投入也太大了一些,搬开章国伟,肯定要费不小的力气。而且章国伟的背后,不一定有谁……付家再有实力,也要找准时机,也要理由充足。

        以付先锋的精明,从来不会做赔本生意,甚至可以说利益小的生意都不会做,他又有什么深远的谋算?

        夏想虽然有意借排水系统的事件向章国伟施压,不过是给章国伟敲敲警钟,让他收敛几分,清醒一点,因为到了章国伟的级别,除非有非常重大的经济问题,否则一般的经济问题根本不可能拿他如何。

        厅级干部,尤其是实职正厅,因为经济问题下台的,多半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付先锋却说得很笃定,夏想就想含蓄地点上一点,一是不想承付家的人情,因为他本身并没有非要扳倒章国伟的想法,二是也觉得没有必要非要追究个没完没了,事情至此为止也挺不错。

        不料付先锋似乎是猜到了夏想的想法,笑了一句:“是我和他之间的私怨,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必多说了。好了,好好休息,晚几天再回秦唐……”

        后一句话含义丰富,夏想想说什么,付先锋已经起身告辞了。

        付先先来的时候提了一个礼物,特意放在了夏想的脚下,悄声说道:“新出炉的烤鸭,很好吃,记得趁热吃了。”

        夏想只好笑笑,有时候人的惯性真是强大,付先先心思简单,认定他爱吃烤鸭,每次都会买给他吃,让他也只能消受。

        付氏兄妹一走,古玉将烤鸭扔到了一边,噘嘴说道:“太油腻了,你现在适合吃清淡的东西。”

        一只烤鸭也成了争风吃醋的道具了?夏想无语。

        晚上,老古少见地大宴宾朋,其实也没有多少人,都是他的门生,除了许冠华之外,其他几名少将、中将,夏想都不认识,不过因为有了老古的力荐,又有了许冠华的力挺,再加上夏想为人畅快,很快就和几名军中高官打成一片,把酒言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