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3章 精心安排,惊天意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3章 精心安排,惊天意外

    作品:《官神

        应该说,从新闻媒体的安排,到现场的布置,还有邀请的嘉宾以及保安工作,方方面面的安排都十分妥当,梁秋睿和谢传胜两个大管家,跑前跑后忙了一天,天未亮就又提前两个小时过来检查,基本上做到了万无一失。

        夏想的警备人员也提前半个小时到场,又细心检查一遍,没有发现问题。

        10点,夏想现身了。

        仪式在芬达奇服装厂办公楼前举行,临时搭建了一座方台,台上有巨大的条幅,台中有嘉宾台和讲台,铺了红地毯。

        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各界人士盛装出席,付先先更是一袭红色长裙,人比花娇,娇艳动人,亮丽照人。

        古玉也一身华服,淡淡蛾眉淡淡施,妆虽淡,人却艳,不比付先先逊色,和付先先并肩而立,几乎成了全场的焦点。

        唯一遗憾的是,天不作美,阴天,而且云层很低,似乎就要下雨一样。

        夏想现身的时候,现场一片骚动。不少人并没有亲眼见过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堂堂的秦唐第一人,因此他一出现,就抢了付先先和古玉的眼。

        夏想西装革履——没办法,正式场合就得穿得郑重一些——在台前一站,帅气有理,英气过人,就让下面不少人都议论纷纷。虽说都在电视上见过夏书记,但电视上的表情经过处理,又有表演的痕迹在内,哪里有眼前的真人来得真实而直观。

        更有不少女士对夏想的相貌评头论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窃笑几句,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付先先和古玉也头碰头,说起了夏想的坏话。

        “瞧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在台上一站,还真跟一个人似的。”

        “什么话,他本来就是一个人。”

        “我是说他装得挺象,一点也不象和我们在一起时随和。”

        “也是,你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他睡觉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官相,还跟一个小孩一样,喜欢抓住我的手。”

        “啊……”付先先莫名其妙脸红了,“古玉,你都说的是什么?”

        古玉也脸红了,急忙捂住了嘴巴,欲盖弥彰:“我说错了,是他睡觉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

        越解释反而越乱,付先先又笑了:“好了,好了,仪式开始了。”

        古玉就将投向了台上,台上的夏想,一脸微笑,长身而立,和寻常的大腹便便或脑满肠肥的官员形象大相径庭,他确实英俊过人,令人羡慕。

        嘉宾台分成两部分,后面一排是嘉宾席,夏想的座位在正中,左边是周鸣宏,右边是梁秋睿,然后就是其他陪同人员的座次。

        按照程序,夏想先在嘉宾台前就座,由周鸣宏主持仪式,和付先先一起致欢迎辞,并且欢迎夏书记的到来。

        然后夏想会来到台前的讲台前讲话,讲话大概十分钟左右——夏想不喜欢长篇大论,换了别的领导,怕是要讲话半个小时——讲话之后就是剪彩,剪彩完毕,整个仪式也就结束了。

        部分人员就可以留下了参加宴会,夏想也会再停留半个小时,算是给足了付先先面子,才会离开。不能停留时间过长了,否则会让外界过多地猜测他和芬达奇服装厂之间的关系,然后就有可能让知情人士顺藤摸瓜,来推测他和付家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政治人物的一举一动,必须要考虑长远和外界的影响。

        还有一点,夏想也确实很忙,昨天哦呢陈和牛林广的一场血战,虽然哦呢陈一方损失惨重,但牛林广基本上主力全军覆没,现在正是着手布置下一局的大好时机,就要趁热打铁一举将牛林广擒获。

        虽说有来自京城的威胁电话,和来自省委的巨大压力,夏想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退后半步。

        否则,他不但对不起冤死井下的无数智障的亡魂,也对不起因押送修罗而惨死在车祸之中的警察!

        只是还有一点疑问就是,车祸事件的结论还没有得出,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车祸,让人匪夷所思。另外还有就是,诸葛霸道和赫咨谓的意外失踪,也让人捉摸不定,是被牛林广发现之后杀人灭口了,还是被关了起来?

        也必须承认,在秦唐经营多年的牛林广树大根深,就算将树冠树干全部砍掉,埋藏在下面的树根也一时难以清理干净。

        要不是芬达奇服装厂是付先先的心血,是付家的产业,夏想才不会兴师动众为她捧场。到别处视察工作,他只是走走看看,象征性地露面就走了,哪里象今天又要正襟危坐,又要讲话,又要剪彩。

        而且章国伟最近的表现也让人摸不清方向,比以前更低调更务实,似乎一点也不争强好胜了,只是埋头工作,任劳任怨,俨然由以前一头喜欢仰天长啸的高头大马,摇身一变成了一头勤勤恳恳的老黄牛了。

        大奸似忠,千古古训,不可掉以轻心。

        夏想当然没有放松对章国伟的提防,章国伟越低调,越收敛,就证明越有可能有重大事情发生,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他还真没有摸到门路。

        毕竟章国伟和牛林广联手的话,秦唐的黑暗面和大街小巷,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下。

        不过好在市政府班子里,周鸣宏已经和章国伟离心离德了,陆明和章国伟走得也不近,整个市委只有一个任海风还和章国伟关系密切,但组织部长看似权力不小,实际上在日常工作中,影响力还是有限,实权甚至不如常务副市长。

        章国伟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夏想坐在嘉宾台上,听周鸣宏主持仪式,正和付先先联合致欢迎辞,见付先先俏笑而端庄,娇笑而妩媚,心中感叹,小魔女越来越成熟了,就如一枚芳香四溢的成熟的果实,鲜艳欲滴。

        周鸣宏的致词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下起了雨。

        本来搭建的嘉宾台位于开阔处,是为了让下面的新闻记者更容易拍照,也让领导显得形象更高大,但现在一下雨,形象是否高大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要让领导淋雨才是第一。

        正好嘉宾台有一半伸出了天台下面,当时布置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下雨,就将嘉宾台向后退缩了3米远,就完美地解决了淋雨的问题。

        不过在前台致词的周鸣宏和付先先就能打伞继续了,好在夏想开了一句玩笑:“服装厂落成的时候下雨是好事,证明以后衣服会大卖。”

        众人都笑,气氛达到了**。

        随后就到了夏想剪彩的阶段。

        夏想和付先先并排站在台上,两旁站立两个礼仪小姐,下面的相机就拍个不停。

        夏想耳尖,就听下面有人窃窃私语,说是芬达奇服装厂真是厉害,请来的礼仪小姐漂亮得跟明星一样。一开始他也没有在意,后来越听越觉得不对味儿,因为他没有仔细看仪式小姐,听人一说,就悄悄地看了一眼,差点笑出声来……竟是古玉一本正经地站在他的右边,端着盘子,假装礼仪小姐!

        真会搞,夏想想笑又不能笑,只好继续保持一脸的温和笑容。

        古玉却露出了标准的笑容,还真象一个礼仪小姐一样,露出8颗牙齿,笑得很端庄。

        说来也是巧合,付先行和古玉一左一右分列夏想两旁,被无数闪光灯拍下了一幕合影,正和崔向调查之时手中所拿的证据照片的合影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地点不同,衣服也不同。

        但当时就被当成生活作风的证据,现在却要登上各大媒体,作为剪彩和支持企业的重大新闻,到处公开宣扬,而且还是正面的宣扬。

        如果让中纪委的某些人看到,或者说,让某些人身后的某些人看到,会不会也要有气要生?

        夏想忽然发现,有时他也有点恶趣味,不免暗笑。也没办法,人在官场,若不变得稍微坏上一点,早晚会被淹死。因为总有人要把你按到水里,踩在你的肩膀上,他才能出头。

        那没办法,只能让别人淹死,自己得活了。夏想又不免想到也不知是谁PS了他的照片,让崔向信以为真,并且为此送命。由此可见,不要小看一张照片,有时用不对地方,也是要死人的。

        ……剪彩仪式总算结束了,古玉表现得还算规矩,没有露馅,也真难为她了。

        夏想又坐回了后面的座位上,此时,雨越下越大了,本来后面还有几项活动,就只能从简了。

        周鸣宏和梁秋睿一碰头,又征得了夏想的同意,就决定结束仪式了。

        周鸣宏发言完毕,回到座位上,就由付先先最后发言,付先先先是感谢了秦唐市委市政府对芬达奇服装厂的大力支持,然后就宣布此次落成仪式圆满完成,然后下面掌声雷动。

        掌声一响,就出事了,先是天台上一块玻璃突然就掉落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正落在付先先和夏想等一帮领导的中间,幸好没有砸着人,否则必定被砸成肉饼。

        人群一阵惊呼!

        还不算完,又听到“咔嚓”一声裂响,天台之上一个硕大的广告牌突然失去了支撑一样,猛然砸了下来。

        广告牌子重达几百斤,从十几米的天台之上砸落,掉到下面,只要碰到谁,谁就得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