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8章 分崩离析,待定大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8章 分崩离析,待定大局

    作品:《官神

        诸葛霸道的心思虽然不如黄得益所说的一样活泛,但审时度势,自认时刻高人一等的他,已经不再看好牛林广的下场了。

        就如当年的项羽一样,现在的中天实业就是垓下,稳坐钓鱼台的夏想如同刘邦,他手下大将如云,兵强马壮,而牛林广已经如同末路的项羽,汤大少被抓,修罗在逃,吕振洋也被抓捕,而且海峰煤矿杀人案、车祸案、老贼被杀案,三件大案,件件直指牛林广。

        牛林广已经是风声鹤唳,四面楚歌。

        只可惜,秦唐没有一条乌江可让牛林广逃跑。

        当年项羽自刎身亡,诸葛霸道却是知道,牛林广如同项羽,但终究不是英雄项羽,他能苟且偷生,绝对不会慷慨就义。

        不过,即使牛林广如今身陷困境,诸葛霸道也不敢就断定牛林广一定会被夏想打倒。他虽不是政治人物,但也知道牛林广在省里在京城,都有深不可测的后台。现阶段和夏想斗法,似乎闹腾得挺大,但到了一个临界点,就有可能上头出面干预了。

        牛林广的后台可以让夏想打击一下牛林广的威风,但绝不允许牛林广被夏想完全打垮。牛林广应该不会倒台,在被夏想削弱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向后台紧急救助,然后后台及时出手,牛林广过关,夏想受挫。

        牛林广经此一事,再对后台十分感激,并且死心塌地。而经过夏想的打击,牛林广重新洗牌,对手下进行整合,同时,牛林广的后台也可以再和牛林广更进一步提出条件,牛林广每年的孝敬又会增加不少,如此一来,皆大欢喜。

        政治,不就是在起起落落之中,才体现出幕后一只看不见到的巨手的权力意志和用人之术的高明?

        诸葛霸道将事情在脑中整理一遍,自以为得计。他诸葛霸道何许人也,足智多谋,武比岳飞,文比诸葛亮,虽然屈才于牛林广之下,但也指点秦唐乃至燕省局势,了然于胸。

        诸葛亮未出茅庐便知天下三分,他在茅房之中掐指一算,就知夏牛之争的结局。

        只不过诸葛霸道太自以为是了,他非官场中人,哪里知道方方面面关系的复杂性?更是低估了夏想的政治智慧和决心。

        “多谢黄局抬爱,鄙人十分荣幸。”诸葛霸道什么时候都不忘拿捏,装腔作势地古文几句,“不过,黄局的心意,我心领了,实在是我一介无名小辈,愧对黄局的重托,不敢领命。”

        黄得益心想,胡诌个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不过脸上还是一团和气:“诸葛先生,我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坐在这里,你我是朋友。出了这个门,大家各有各的立场,对事不对人。我还是一句话,作为朋友,我仁至义尽。作为秦唐市公安局长,打击黑恶势力,绝对不会手软。”

        诸葛霸道见黄得益脸上的狠绝之意一闪而过,心里也为之一动,想了想,没敢把话说死:“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倒是很想当一次俊杰,不过手中要是没料的话,在黄局的眼里,也没有斤两。”

        弦外之音也是给黄得益一个台阶,也是给他一个退路,万一他想转向的时候,可以拿着牛林广的材料来投诚。

        黄得益也没指望一次就能说服诸葛霸道,诸葛霸道为人谨慎,虽然有时失于做作,但也确实有点本事,他手中肯定有牛林广和章国伟的材料,而且不会少。

        随后,又喝了一气茶,眼见就要曲终人散的时候,诸葛霸道的电话响了。

        诸葛霸道起身到一边去接,只听了几句就脸色大变,匆匆挂断了电话,只来得及向黄得益说了一句:“牛总找我有急事,告辞了,黄局。”

        黄得益就多说了一句话:“诸葛先生,小心为上,万一你和我会面被牛林广察觉了,多半会坏事。”

        诸葛霸道自得地一笑:“多谢黄局好心,对于牛总,我还自认比较了解。”

        诸葛霸道哪里知道,他过于自负的性格,害得他差点丧命!

        匆匆回到中天实业,见到牛林广,诸葛霸道很聪明地将黄得益约他见面的事情直截了当就说了出来。

        牛林广坐在办公室宽大的沙发皮椅之上,手中还是把玩着左轮手枪,赫咨谓在一旁恭敬地站着,脸上是似有似无的笑容。

        气氛就有点奇怪。

        牛林广没有接诸葛霸道的话,他将手中的枪擦了又擦,又装上一发子弹,闭上一只眼睛,枪口瞄向了窗户。诸葛霸道正站在窗户的一侧,枪口稍偏一点,就正正指向他了,他不免心跳加快。

        “霸道,我待你不薄……”牛林广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忽然枪口一转,正对着诸葛霸道,然后扣动了板机。

        “砰”的一声,枪响了,枪口喷射出一股火花。

        赫咨谓吓得心都快跳了出来,牛林广越来越喜怒无常了,他怎么就……真开枪杀人了?

        诸葛霸道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心跳得好象要暴裂一样,低头一看,身上没伤,又感觉了一下,也没有哪里疼痛和流血,才又长出了一口气,空包弹。

        牛林广见状,哈哈大笑:“跟你开个玩笑,至于吓成这样?”他大笑了一气,脸色却又立刻阴沉了下来,“不过我有话在先,别人我是不管,你和咨谓要是谁敢背叛我,我会亲手为你们送行。”

        话一说完,牛林广将枪扔到了桌子上:“霸道,你和黄得益见面说了些什么,我也不问了,我相信你。你先忙你的事情去吧,我还有事和咨谓说。”

        诸葛霸道擦了一把冷汗,出了牛林广办公室,走到楼道里被过堂风一吹,才感觉后背粘粘的,原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一瞬间诸葛霸道想了许多,牛林广明是不问他,实际上对他已经有所怀疑了。但他和黄得益见面的事情,又是谁向牛林广打了小报告?

        对,一定是赫咨谓,现在除了赫咨谓,牛林广对谁也不太信任了。

        再想起刚才牛林广的举动,诸葛霸道暗骂了几句,疯子,真是一个疯子。他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牛林广的办公室一眼,厚实的木门遮挡了里面发生的一切,不过他也清楚,牛林广肯定在和赫咨谓密谋如何防范他,甚至是如何处理他。

        诸葛霸道还真是猜对了,牛林广让赫咨谓派人暗中盯梢诸葛霸道,如果再发现诸葛霸道和黄得益接触,他就亲自动手废了他。

        牛林广的声音阴沉而冷酷,赫咨谓暗中打了一个寒战,有点后悔向牛林广告密了,因为诸葛霸道的下场,未必就不是他的明天。

        现在的牛林广差不多杯弓蛇影了,疑心过重,如果再被夏想逼得过紧的话,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赫咨谓心思电闪之间,就有了退意,心想还是做好溜之大吉的准备,省得最后落一个被人在背后打了冷枪的下场。

        牛林广还不知道,他的两大谋士现在对他已经离心离德了,整个中天实业,正濒临分崩离析的边缘。

        但话又说回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牛林广的手下虽然在正面战场被夏想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但他还有许多忠心耿耿的手下,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毕竟人多,第二波冲击的**,正在酝酿之中,非要将哦呢陈打死打残不可。

        ……章国伟再一次约牛林广见面,是因为他收到了上头的暗示,让他和牛林广配合最后一次行动,不管是不是有收效,成败在此一举。

        章国伟有点小兴奋。秦唐的局势,就要进入最后的一战了,胜负与否,全在他和牛林广之间的配合是否足够默契了。

        虽说眼下的局势有点不太乐观,他也对牛林广最近的举动不太满意,但牛林广他也控制不了,就算暗骂牛林广蠢,表面上还要对牛林广客气几分。

        想想一个堂堂的市长,还要和一个臭名昭著的黑老大坐一起谈判,就让他也有点无奈,但形势比人强,他又不得不再次和牛林广面对面。

        但愿是最后一次。

        ……章国伟还真是一语成谶,此次会面,还真是他和牛林广最后一次面对面的交谈!

        坐在天外天的包间之中,章国伟见对面的牛林广神色之间微有烦躁之意,也知道现在的局势濒临失控的边缘,夏想差不多要执掌整个秦唐了,包括正面和背面的秦唐,包括白天和黑夜的秦唐。

        “牛总,下一步怎么办,你也心里有数了,就说说你的想法……”今天的会谈,虽然打着吃饭的名义,但饭菜都很简单,显然心思都不在饭菜上。

        牛林广却吃得津津有味,似乎对即将大败的局势一点也不关心一样。他自己连喝了三杯,又夹起了一粒花生米放在嘴里,品味了半晌,才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章市长,夏书记两处下手,我腹背受敌,双拳难敌四手,你在正面的作用,也太小了。”

        章国伟对牛林广的冷嘲热讽一点儿也不在意,反而笑了:“煤矿事故我已经足够配合你了,只不过还是被识破了,不怪我,也不怪你,只怪敌人太狡猾。”

        随后,让章国伟大吃一惊的是,在他眼中大老粗的牛林广,却说出了一个让他震惊的计划,不但周密,而且让人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