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5章 谋财害命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5章 谋财害命

    作品:《官神

        得知事情真相的一瞬间,夏想的怒火点燃了,冲天而起!

        生平第一次,他在会议上,当众摔了茶杯。

        “砰”的一声巨响,茶杯摔得粉碎,当场吓得几人打了哆嗦,都没想到,平常淡定温和的夏书记,雷霆一怒之时,竟然有如此之威!

        不止夏想生气,范进、常公治、周鸣宏、梁秋睿也都是怒不可遏,太过分了,太猖狂了,太不拿人命当一回事儿了。

        ……海峰煤矿渗水事故,经调查查明,井下只有3名正式矿工,另外还有7人,都是智障人员,被3名矿工骗到井下之后淹死,又故意制造了渗水假象,企图骗取高额赔偿金——是一起人为制造的重大刑事案件,而不是什么安全事故。

        3名矿工就敢如此胆大包天,就敢杀人骗财?夏想要求市公安局限期破案,查明真相,将幕后主使绳之以法。

        为了钱财,杀人夺命,而且还故意散播谣言,说成36人的特大安全事故,居心叵测,别说夏想大怒,几乎所有的市委常委都异常愤怒。

        因为事情越大,对他们的政治前途就越不利,因此,当初一口咬定说是有36名遇害者的富北县常委副县长秦超,在常务副市长周鸣宏的提议之下,在常委会一致通过决议,就地免职!

        周鸣宏也成了夏书记的跟随者?不少人都看出了端倪,在此次海峰煤矿事件中,周鸣宏向夏书记靠拢的表现越来越明显。

        章国伟在会议上,话不多,表情很严肃,一直附议,没有发表任何不同的看法。让人琢磨不透他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倾向。

        好在章国伟一向有内涵惯了,众人也习惯了章市长永远光辉而正面的形象。

        ……其实海峰煤矿的真相的揭露,哦呢陈功不可没。

        哦呢陈在被牛林广一系列的反击手段之下,也并非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他先是摸到了牛林广几个隐密的藏身地点,由萧伍转告给了历飞,历飞顺藤摸瓜,抓获了几个涉嫌杀害老贼的凶手,老贼被杀一案,差不多接近破案了。

        同时,哦呢陈也知道仅凭他一人之力,还真是无法全面和牛林广抗衡,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花招都是枉然,但他有最大的依仗,就是夏想。因此,他在表面上退让暗中周旋的同时,充分利用他的手下遍布秦唐大街小巷的便利条件,很快就摸到海峰煤矿事故真相的蛛丝马迹。

        正是牛林广的人暗中指使3名矿工所为,表面是为了骗取巨额赔偿金,其实暗中也有意通过此事,给夏想新提拔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致命一击,当然,还有更深的用意,哦呢陈也不敢妄加猜测了,反正他只负责将事情真相告知夏想,夏想如何处理,就是夏想的事情了。

        也正是哦呢陈的出手,才让牛林广精心策划的计划,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得以暴露并且失败。

        也正是因为哦呢陈的插手,才让牛林广再次暴怒,决定全面出击,先将哦呢陈收拾了再说。

        牛林广制定了一个万全之策,既要一举打垮哦呢陈,又想将金银茉莉抢到手,让他随意蹂躏,以解心头之恨。

        一张巨网,已经向哦呢陈张开。

        但牛林广却忘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另一张更大的巨网,已经在他的背后张大,只等全面收网!

        现在秦唐的局势,要一分为二地看待,一方面,在围绕老贼被杀一案、海峰煤矿杀人案两个大案要案,正在进行一场艰巨的拉锯战,幕后主使被揭露、被揭穿的一天,就有可能是牛林广被绳之以法的一天。

        另一方面,秦唐几乎所有人地下势力都接到了命令,近期集中精力,打垮哦呢陈,死活不论,但务必保证金银茉莉的安全。

        正面的秦唐和反面的秦唐,即将陷入一片汪洋。表面是夏想和哦呢陈联合对付牛林广,实际上还是夏想和哦呢陈联手,对付章国伟和牛林广联手。

        而且夏想也清楚,不一定什么时候,正面的自上而下的压力就会如期而至,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还好,现阶段的紧张气氛总算告一段落了,夏想下班后,回到家中——当然是卫辛的家,坐在沙发上等卫辛做饭的功夫,竟然就睡着了。

        他也确实太累了。

        只睡了小片刻,就又醒了,因为感觉到有人在帮他按摩,他就一把抓住卫辛的小手,轻声说道:“你也别太累了,请个保姆,不用事事都自己动手。”

        “不用你操心,你堂堂的大书记,总想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太丢份了。”卫辛开了个玩笑,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喂,我有个想法,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说来听听。”夏想平常对卫辛很牵挂,其实真正在卫辛面前时,很放松,他对卫辛的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内。

        “我一个人很孤单,要是有一个孩子,我想我会很幸福。”卫辛的脸,微微红了。

        夏想无语,似乎每个爱他的女人,都想为他生一个孩子。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到极致,才会有和他共同拥有一个孩子的想法,因为孩子是两人之间永远的纽带。

        “你的身体我很担心,就先等等好了……”夏想来了一手缓兵之计,却说,“若菡几次和我提过,她想认你当妹妹,还想和黧丫头也说明,如果她们都不在意的话,你就有姐姐了。”

        卫辛却连连摇头:“我不!我在意的只有你一个,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我不管。我也不想多事!”

        夏想知道卫辛的固执,也就不再坚持了,就叮嘱几句,让她多注意安全,卫辛很听话地答应了。

        第二天中午,出乎意料的是,金茉莉打来了电话。

        “夏书记……”金茉莉来到秦唐之后,和夏想几乎没有联系过,彼此之间也生疏了不少,她只一开口,就不好意思再说了。

        夏想知道金茉莉的性格太柔弱,就说:“陈茉,有事尽管说,不怕。”

        金茉莉才大着胆子又说:“我和妹妹跟在爸爸身边,总让他担心又分心,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夏书记帮我和妹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住下,最近牛林广总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夏想暗道一声惭愧,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可惜还是疏忽了,也是牛林广和章国伟的联手太让人防不胜防了,让他也不得不全力应付,还真是早该出手护住金银茉莉,至少可以替哦呢陈化解一半压力。

        “我还真是忘了,对不起,陈茉,我早该想到的。”夏想很诚恳地向金茉莉道了歉,“你等我电话。”

        安排金银茉莉去天泽或燕市都可以,想了一想,还是天泽最安全,就刚想打电话给严小时,古玉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古玉上来就说:“我要去秦唐看你!”

        夏想一愣:“有事?”

        “没事就不能看你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古玉语气很冲。

        怎么吃了枪药了?夏想又笑了:“你想来,随时可以来。主要是秦唐现在有点风大,我怕尘土迷了你的眼睛。”

        “我不怕。”古玉犯了邪性,“反正我要去,你看着办。”

        放下古玉电话,夏想心中有了计策,一个古玉是保护,两个金银茉莉也是保护,索性让她们住在一起,正好省心,微一沉思,就打电话给付先先,让她找一处安全的地点,可以容纳三个人居住的别墅。

        付先先正在芬达奇服装厂内,在自己的住处染脚指甲,一听夏想的电话,她眼睛一转,就知道都是谁了,就咯咯一笑:“干脆我找一栋大大的别墅,里面可以住十几个人,把你的女人们全部装在里面,你每天想翻谁的牌就翻谁的牌,行不行?”

        夏想哭笑不得,就装怒:“付先先,请注意你的态度,我在和你说正事!”

        “收到,领导!”出乎意料的是,付先先立刻一本正经地说道,“马上按领导的指示精神办!”

        夏想愣了,付先先也这么好说话了?正不解时,付先先又压低了声音,吃吃地笑着说:“我就喜欢你冲我威风,够男人,够味道。”

        夏想无奈地笑了,小魔女就是小魔女,果然有让人想象不到的另一面。

        下午,古玉来到了秦唐。

        一见古玉的样子夏想就知道,她肯定遇到难题了,果然,不等他发问,古玉就又说是许冠华没完没了地献殷勤,让她心烦意乱,但现在又不想出国,就想找他来散散心。

        夏想就是收容她的港湾。

        夏想就劝慰了古玉几句,又说出了他对她和金银茉莉的安顿,古玉听了没有意见。

        付先先已经找好了房子,是一栋远离市中心的别墅,别墅主人外出未归,托付先先保管,付先先就先拿来住了。

        夏想亲自送古玉过去,看看了环境,大体满意,既偏远,又安静,关键是应该还很安全,就让萧伍护送金银茉莉过来。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夏想回到了市委,周鸣宏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夏书记,有重大情况!”周鸣宏一脸焦急,眼神中闪动的却又是跳跃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