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9章 齐聚秦唐,大戏登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9章 齐聚秦唐,大戏登场

    作品:《官神

        其实从一开始,夏想就没有认为崔向只凭几张照片就兴师动众前来秦唐,就算崔向手中的照片更真实更暴露,他也不会亲自出面。

        堂堂的中纪委副书记,不可能自降身份,查一名副省级干部的艳照问题。

        他也隐隐听到风声,可能要查他的经济问题。平心而论,他的经济问题真的清白如纸,没什么好查的。就是和几家房地产之间的关系,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甚至是他亲手创建的江山房产,也在几年前完全脱身,和他已经没有了一毛钱的关系。

        股份也暗中分得一干二净,不管怎么查,也查不到他曾经插手的痕迹。

        现在有了连若菡的金融大计,再加上夏想在金钱上面一直看得比较开,他和曹殊黧的名下,早就没有公司,也就是说,清清白白,远离商场。

        夏想不接崔向的话,反而又拿起了照片,看了几眼,反问:“崔书记,照片上的人,你认识不认识?”

        崔向愣了,他气势汹汹想要压夏想一头,吓夏想一吓,震慑住夏想,不料夏想避重就轻,竟然又问起了照片,他本不想回答,但忍了一忍,还是答道:“有什么问题吗?我要调查的是你,不是她们。纪委的工作是非常严肃的,你不要乱弹琴。”

        夏想暗暗笑了。

        崔向以前曾经和付家走近过一段时间,后来在付先锋落败之后,崔向在燕省的地位滑落,对付家而言失去了利用价值,就和付家的关系疏远了。

        夏想还以为崔向会认识付先先,不想,崔向虽然回答得很含糊,但显然他并不认识付先先和古玉。不认识古玉还情有可原,高层之中,见过古玉的人也并不多,但不认识付先先,只能说崔向记性太差,夏想估计崔向以前也和付先先碰过面。

        不过一想也是,几年不见了,付先先又是百变魔女的性格,以前的打扮另类而新潮,现在风格变化太大,光从照片上还真认不出来。

        话又说回来,崔向还真被人当枪使了。

        不管是照片,还是经济问题,崔向大有揪住不放的趋势,虽说不排除崔向的私愤在内,但也说明了一点,整个事件,幕后有一只巨手推动,有人当马前卒和炮灰,比如傅义一,有人当鼓手,比如崔向。

        夏想不怕崔向,也不怕章国伟和牛林广,他还真有点惧怕躲藏最深的那个人,不管是老谋深算的章国伟也好,还是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牛林广,甚至是傲慢世故的崔向,都是棋盘上的棋子,真正稳坐钓鱼台的是一只看不见的巨大的黑手。

        斗争,复杂化了,艰巨化了,也扩大化了。

        但也要佩服对方的能量和充足的准备,摸到了远景集团、江山房产、天安房产和杨威的身上,也不简单。夏想冲气势汹汹的崔向微一点头,还能笑得出来:“都是正常的朋友关系,实在是没有什么说好的。”

        夏想以为崔向还会继续声色俱厉地追问,不料崔向竟然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脸色又温和了:“今天就先谈到这里,谢谢夏书记配合我的工作。”

        崔向的收入自如,倒让夏想又高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问话,如果比成一次交手的话,以夏想的评价,不分胜负。因为崔向没有问出什么,他也不知道崔向手中还有什么证据没有出手。

        回到市委,夏想就发现和他打招呼的人没有以前多了,即使有人打招呼,也都是匆忙地说上一句,然后迅速走开,好象生怕沾了他的晦气一样。

        夏想也不以为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官场尤为明显,如果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会得忧郁症。好在夏想得势时坦然,失势时淡然,而且他很看得开一些势利之人的冷眼,也对趋炎附势之人,从容应对。

        刚回到办公室坐下,陈伟东就又来了。

        夏想有点反感陈伟东,又不好太冷落了,只好让他去找徐子棋。不过也多少感到欣慰的一点是,陈伟东至少没有在他被调查期间,转投章国伟。

        夏想确实是没有时间接待陈伟东,也知道陈伟东汇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无济于事,他还有要事要办。

        正要和京城方面通个电话,不料电话先响了,竟然是宋一凡。

        “夏哥哥,我要去秦唐找你,现在是你最困难的时候,我要陪着你,给你勇气和信心!”

        夏想哑然失笑,现在崔向正查他的私生活,再添一个宋一凡,不是乱上加乱吗?他就劝导了宋一凡一番,让她安心在京城,不用来秦唐,他自己会应付。

        好说歹说总算劝退了宋一凡,不料电话又响了,是连若菡。

        连若菡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似乎还是调侃的语气:“是被人捉奸捉双了,还是捉奸在床了?其实照我说,中纪委就应该开一个内部会议,凡是党员干部包养情妇的,处级限2人,厅级限5人,副省限7人,省级限10人,省级以上不限,只要身体允许,累死不管。”

        夏想笑了:“你这西省陈醋是酝制的还是勾兑的,我怎么听着味道不对。”

        秦唐人将闻味道说成听味道,比如会拿一瓶香油放你鼻子下面,就说让你听听香不香,夏想来到秦唐后也学会了,就拿来打趣连若菡。

        连若菡恼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生气了!”

        她生气,生的不是他的气,是别人的气,随后又说:“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中纪委又来调查你,下次会不会联合国也来查你?”

        夏想就想连若菡别看是政治局委员的女儿,对政治还真是有欠了解,联合国可没有权利调查他。在他看来,联合国更象一个吵架机构而不是权力机构。

        夏想也就宽慰连若菡几句,不料连若菡越说越气,非要和曹殊黧一起来秦唐看他,要给他打气,要坚定地和他站在一起,就要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看。

        他就只能一劝再劝,但还是没能劝说连若菡打消息念头。

        “我都听说了,好象还提到了远景集团?什么人也太没眼色了,还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回头送100亿美元给你,吓死他们。”连若菡也确实有气要生,因为刚刚收到远景集团的消息,说是中纪委有关方面在暗中查帐。

        本来查帐不会让远景集团知道,会在暗中进行,但远景集团又不是普通的集团,一有风吹草动就有人通风报信。

        连若菡就火了。

        一开始她听到有人要查夏想,还没有怎么生气。再听到是有人要查夏想的生活作风问题,她甚至还笑了。她和夏想之间的事情,就算总书记和总理知道,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何况中纪委?是谁吃饱了撑的要查夏想的生活作风,在她看来,夏想的生活作风够过硬了,随便拉出几个不如夏想的官大但比夏想色胆大的糟老头子,都没有夏想生活作风端正。

        大家老大别说老二,大不了一拍两散,撕破了脸,谁怕谁?连若菡可是知道一堆高层干部的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后来一打听,说是夏想和两个女人一起玩双飞,被人拍了照片。还说夏想有经济问题,涉及到几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商,而且中纪委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准备对夏想立案,下一步就有可能双规了。

        连若菡就真怒了。

        别人想要敲打敲打夏想也就算了,官场,本来就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名利场,夏想身在官场,难免会得罪人。但有人居然想要置夏想于死地,就让她火冒三丈。

        夏想想玩女人,就算玩三飞,会被人拍了照片?不可能!夏想会缺钱,会贪污受贿,更不可能!连若菡比曹殊黧更相信夏想的为人,知道夏想也喜欢漂亮女人,但不是随便就和女人上床的男人。更知道夏想不贪钱,而且在金钱上面,淡泊得很。

        以夏想的聪明才智,想要赚钱,也不用贪污,他要是经商的话,现在身家几十亿都不在话下。

        会稀罕一些开发商的小恩小惠,太小瞧夏想了。

        但现在的形势来看,不是别人小瞧夏想,而是太高抬夏想了,中纪委副书记直接出面了,夏想真的面临着从政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

        连若菡决定,在夏想最困难的时期,要陪在他的身边,荣辱与共,不离不弃!

        当晚,连若菡和曹殊黧一同赶到了秦唐,住在了飞天大酒店。夏想还没有来得及与她们见上一面,又接到了宋一凡的电话,宋一凡也赶来了。

        宋一凡不比连若菡和曹殊黧,她毕竟还没有真正走向社会,夏想就亲自去接她,安排她住在了云天大酒店。

        刚安顿好宋一凡,还没有假装批评她几句任性,又接到了电话,杨威、孙现伟以及现任远景集团的总裁闪连、现任江山房产的总经理朱虎,全部火速来到秦唐。

        所有被中纪委点名的开发商,都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即刻前来秦唐,声援夏想,商讨应对之策。

        好一场盛宴,好一次盛大的聚会。

        秦唐,一场大戏,火热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