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6章 再平一乱,又起波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6章 再平一乱,又起波澜

    作品:《官神

        王鹏飞此次行程匆匆,宣布完决定之后,一刻也没有停留,即刻返回了省城。

        南欣雨从大市秦唐调任经济欠发达的水恒市,还是任常委副市长,等于是平调暗贬,但也不错了,在闹出一场到处传扬的绯闻之后,没有任何处分,只是调离了事,谁心里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还是夏书记力保了南欣雨!

        而梁秋睿的问题提也未提,依然留在秦唐担任市委秘书长,桃色事件对他竟然没有造成丝毫影响,简直就是奇迹。一般而言,除非有特别强硬的后台,否则要么调离,要么有一个处分,哪怕是一个口头警告也行,也算维护了省委的公正形象。

        但没有,全部没有,悄无声息地就结束了,而且没有任何解释,对省纪委调查的结果,提也未提。

        人人心里有数,夏书记在省委的位置和能量,真的很惊人。

        当然,还有聪明人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另一个关键的环节,就是既然没有就省纪委的调查一事给出官方说法和解释,而傅义一也差不多是狼狈地离开了秦唐,莫非是说,傅义一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省委就正式宣布,鉴于傅义一同志严重违反党纪,同意其辞去省纪委副书记的请求,同时经中纪委同意,省委任命赫天人为省纪委副书记。

        赫天人是范睿恒的亲信……夏想心想,在此次动荡之中,范书记上下其手,一举拿到两个位置,算是最得实惠的一人。

        陆明此次调任秦唐任常委,并且提名副市长人选,也是范书记的一手妙棋。陆明的履历夏想再清楚不过,他是范睿恒的首任秘书,和范睿恒私交不错。

        等于是说,范书记借他之手,成功拿下两个不错的位置,而他也借助范书记的省委书记的权力巨手,达到了自己的目标,算是各得其所。

        夏想并没有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因为南欣雨一走,陆明到来,虽然从大局上讲,不会对秦唐的局势造成什么重大的影响——陆明的为人,保守而稳重,又是常委副市长,发言的分量不是很重,因此,他并不能对秦唐的局面带来失衡。

        主要还是章国伟和牛林广,按兵不动,必有后手,夏想隐隐担心,总觉得对方还要酝酿一次更大的冲击波。

        同时,牛林广和哦呢陈的矛盾由地下转为公开,也让他为之担忧。哦呢陈现阶段恐怕还不是牛林广的对手,话又说回来,他也不可能允许在秦唐市发生大规模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火拼事件。

        秦唐的局势,表面上是破了一局,实际上,眼下的平静,正是更大的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

        4月的秦唐,天气渐暖,春光明媚,空气之中多了春的气息,大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但也流露出向往春天的喜悦。

        春天,总是让人充满了想象和向往,也是最让人们钟爱的一个季节。

        听说,海边的桃花,终于盛开了,姹紫嫣红,连成一片,因为有一个山丘的缘故,就被人称之为桃花山,当然,不是官方的说法。

        还有人私下里将桃花山称之为夏郎山,夏郎,自然是暗指夏想了。

        其实夏想一次也没去过桃花山,被人命名了,他也着实冤枉。但他顾不上去理会百姓的善意的趣味,因为,他正忙得不可开交。

        先是主持召开市人大会议,保证陆明顺利当选为秦唐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范睿恒郑重其事地先和他交谈,谈好之后再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省委常委、秦唐市委书记,还因为他兼任了市人大主任的缘故。

        在召开人大会议期间,也出现了不愉快的一幕。刘杰晖又打出条幅,冲进了会场捣乱,大吵大嚷说夏想是杀人凶手,谩骂夏想贪脏枉法、公报私仇、为非作歹,在秦唐只手遮天,不可一世……刚说了几句就被人扭胳膊抬腿,同时捂嘴给连抬带打给弄出了会场。

        夏想微微有些不快,但没有当场发作,因为黄得益早就向他建议,不如直接将刘杰晖关进疯人院算了,省得他总闹个没完,刘杰晖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疯狗乱咬人,早晚是祸害。

        夏想没同意。

        其实他清楚,各地将上访者关进疯人院的事例屡见不鲜,甚至还有因为经常上访,随便找一个在京城乘坐公交车没有交一元钱车费为由,直接将人劳教一年的案例。夏想更清楚,以他现在在秦唐的地位,只要一个暗示,刘杰晖不但在秦唐没有容身之处,不管是将他关进精神病院,还是强行劳教,都不费吹灰之力。

        关键是,夏想自认不是正义的化身,但也不是操蛋的人。官场上不乏操蛋的上级和下级,也有以操蛋对付操蛋的操蛋事,但夏想心中有理想,有梦想,不会用无耻下作的手段去对付别人。

        况且说白了,一个操蛋的官员,在官场上也走不远。身为上位者,心中要有底线,要有理念,也要有一杆秤。

        对于刘杰晖,就听之任之,清者自清,看刘杰晖能闹腾多久。他闹腾得越欢,越证明章国伟急躁了,刘杰晖就是一面镜子,反射的是章国伟阴暗黑手的另一面。

        不过夏想不暗示,却不代表别人不恼火。

        陆明顺利当选副市长之后,却对刘杰晖在他选举的关键之时,大闹会场而心生不满。他一上任,就在拆迁和征地问题上,刁难刘杰晖,收回了刘杰晖在任时霸占的上百亩地皮。

        刘杰晖火冒三丈,仗着在秦唐有老资格,怒不可遏地冲进市政府,差点冲到陆明的办公室,在外人被人拦住,还大骂陆明是夏想的走狗,一上任就故意刁难他,真不是个好东西,他要到京城上访!

        陆明脸色铁青,他以前一直在省委工作,哪里知道下面地方的人,有时不讲理就和泼妇骂街没有两样,气得脸都变了形。

        他自认是省委书记的人,刚上任就受到如此奇耻大辱,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即一个电话就向省委打了报告。

        换了别人,陆明就敢下狠手,说不定刘杰晖什么时候就会被撞一个半身不遂,但刘杰晖毕竟是前人大主任,还有余威,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能乱来。

        陆明在向省委打了报告之后,又听取了一些人的意见,就有了主意。

        两天后,从京城到省委,甚至秦唐市委,都收到了无数表扬信。表扬信的内容千篇一律,都是盛赞刘杰晖在担任秦唐市人大主任期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劳苦功高,而且刘杰晖同志要人品有人品,要能力有能力,要作风有作风,应该在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落款不但有退休老干部、一位有良心的党员、普通群众,还有某高级领导的秘书,甚至还有某离休高干,而且表扬信的口气还有点不满和不甘,甚至还替刘杰晖现在的遭遇打抱不平,说刘杰晖遭受了不白之冤,希望有关部门和领导为他申冤。

        一石击起千层浪。

        京城有关部门将信件批复给了燕省省委,范睿恒大怒,直接批示:“严肃查处,吸取教训,再有类似事件,直接处理!”

        省委书记一怒,风云变色!

        省人大副主任卢国远亲自前来秦唐,约刘杰晖见面,约法三章,既是善意提醒,又是郑重警告,如果刘杰晖再上访,省里将直接采取措施让他闭嘴。

        刘杰晖胆怯了……卢国远亲自出面找他谈话,郑重其事,意义重大,如果他再不识趣,下场就会很惨了。

        卢国远见刘杰晖头发白了一大半,神色憔悴,也知道他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和很大的不幸,就多了恻隐之心,交了底:“也是你太不注意方法了,现在有人整你,寄了一堆表扬信给京城和省委,向领导邀功请赏,抱怨待遇不公,省领导能不发火?陆明是范书记一手提拔的人,你把陆明得罪死了,只要范书记一天不离开燕省,你就别再有一丁点儿折腾的想法。”

        卢国远走后,刘杰晖一个人想了很久,最后拿起电话打给了章国伟:“国伟,你也别怪我,我没有精力再折腾了,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的话,就得老实一点。我不在位了,也没有权力了,什么也帮不了你了,就靠你自己了。”

        刘杰晖话说得丧气,实际上也不想让章国伟放手,就激将章国伟,让他继续和夏想斗到底:“我劝你也收手好了,夏想现在是省领导了,你斗不过他。他为人又正派,办事谨慎,几乎没有把柄,国伟,你扳不倒夏想。听我一句劝,安心当完一届市长,然后到人大养老也不错,既安心又省心……”

        若是以前,刘杰晖还真激将不了章国伟,但现在章国伟确实心浮气躁了,因为刘杰晖的退缩预示着他和夏想之间的缓冲没有了,他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和夏想面对面,二是就此承认失败。

        刘杰晖的话一下就将他的火气点燃了。

        “杰晖,夏书记马上就要喜从天降了。”章国伟阴冷地说了一句。

        ……果然,章国伟的话应验了,第二天,中纪委正式知会燕省省委,由中纪委副书记崔向前往秦唐,正式调查夏想的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