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3章 着手还击,两处伏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3章 着手还击,两处伏笔

    作品:《官神

        夏想就任省委常委之后,第一次重要的常委会议,隆重召开。

        梁秋睿和南欣雨也在座,虽然他们正在处于调查期间,但事件并没有定性,也没有结论出来,他们就可以继续行使市委常委的权利。

        不过梁秋睿和南欣雨毕竟经历了打击,神情有点不太自然,精神状态也不见好,多少有点萎靡不振,章国伟看在眼里,心中还暗暗得意。

        但一想到组织部的三易其稿的最终人事调整方案,他还是不免火大。

        在夏想的暗示和示意下,组织部的人事调整方案,经过三次修改,总算原则上通过了书记办公会,换言之,总算过了夏想的眼。

        通过是通过了,但调整幅度之大,还是让他既恼火又头大,因为他的亲信和嫡系,几乎被调整了一半,或者说,被安置了一半。

        是安置,不是安排,事情就大发了。

        本来他想坚决反对,但夏想同时又将他的几个得力亲信安排的位置还不错,关键一点,夏想自己安插的亲信并不是很多,也让他挑不出道理。

        还有一点,夏想的蛋糕切得很平均,范进的人也有,常公治的人也有,任海风的人也有,别人都不反对,就他一人反对的话,等于是和所有人作对了。

        怎么办?最后权衡利弊,章国伟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忍气吞声。

        当然也不是无条件的忍气吞声,他要用表面上的退让来换取暗地里的时间,因为中纪委正在做出最后的布局,下一步,有可能会知会省委然后就直接杀到了秦唐。

        到时,夏想就算将秦唐区县的全部一二把手全部换了一遍又何妨?他自己一失势,精心布置的局面就全部推倒重来。

        夏想就算不会被免去省委常委,但背上一个处分的话,就得低调再加忍气吞声了,本来在秦唐就没有根基,只不过仗着省委常委的光环,才有了强行提升的威望。只要他被中纪委一调查,威望一降,就算是他提拔的人,也未必会再和他一条心。

        夏想可比不了章国伟在秦唐的年头,因此,他在秦唐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亲信。

        ……会议一开始,就让许多人吃惊不小,因为组织部抛出的人事调整方案,大大出乎意料。

        在座的一干常委之中,只有少数几个知道方案的具体内容,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不分管人事,又和夏书记关系不近,就没有可能提前知道。但也多少隐隐听到了一丝风声,说是调整的幅度不小。

        却没想到,调整的幅度如此之大,差不多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除了北路区和南路区的人事没怎么调整之外,其他区县都有不同程度的重大调整,轻,一二把手换一人。重,一二把手全部调换。

        好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大阅兵。

        不过还好,虽然看似调整的幅度很大,但还留了余地,有些是区县之间的轮换,有些是异地交流,有些是离任,总之,新提拔的干部倒不是很多,留任的占了大部分。

        就让不少人心中有了底,留任的,多半是章市长和范书记的人,提拔的,才是夏书记的亲信,从留任多提拔少的方案上就可以得出结论,夏书记为人处事,但留一线,也好相见,并不是不留后手之人,也让不少人心中对夏想多了好感和期待,心想夏书记还是一个可以打交道的人。

        但在座的常委又不得不考虑到另一个面临的难题是,要不要赞成夏书记的方案?因为有关夏书记的传闻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甚至有人说中纪委马上就会下来查实夏书记的问题。

        夏书记身上的事情很多,不仅仅是桃花事件,还有经济问题,据说,中纪委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将会有一个副书记亲自下来调查取证,说不定能让夏书记一举翻船。

        支持了夏书记的提议,得罪了章市长,等夏书记一翻船,章市长再秋后算帐,怎么办?

        作为夏想担任了省委常委之后的第一次重大人事调整的常委会,因为受到了风浪的冲击,而变得人心浮动、人心各异。

        章国伟目光一扫,就注意到了在座各人眼中的疑虑,心中暗暗得意。他也清楚夏想此时在风口浪尖之中提出人事调整,也是有意借机收拢人心,稳定局面,树立威望之意,但事情往往有两面性,万一提议得不到通过,夏书记的美好愿望不但落空,还会收到相反的效果。

        因此,章国伟在随后的发言中,含蓄地表达了反对的意见:“现阶段调整的幅度不宜过大,我对调整方案,原则上持反对意见,认为有必要重新讨论。不过夏想同志和范进同志都比较坚持,我就不好再说多什么,就交给在座的同志们讨论决定。”

        章国伟的话就等于公开宣告方案的背后,有过争议,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完全达成共识,也就是说,反对方案,就相当于是支持他章国伟。

        本来有些涣散的人心,就更加动摇了。

        夏想也知道章国伟总会抓住时机为他制造难题,他就笑而不语,依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范进表态,完全支持方案。

        常公治也表态了,一改以前总是和稀泥或是弃权的做法,而是旗帜鲜明地表明了立场:“调整方案很好,非常符合秦唐目前的局势。我个人认为,在夏书记全面主持工作之下的秦唐,正在以全新的步伐,奋发向上的精神,迎来一个崭新的春天。”

        常公治的马屁拍得极为低劣,差点没把在座众人惊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但不管是马屁还是驴屁,至少目的达到了,向所有人宣告,他坚定地支持夏想,站在夏想的一边。

        如果说常公治前所未有的鲜明立场,让许多中间摇摆的人,重新树立了支持夏想的信心,那么常公治接下来的一段话,就让许多人更加坚定了立场。

        “我再说一句题外话,耽误同志们几分钟时间。”常公治再一次双手放在桌子上,以示郑重,“最近,秦唐的局势不太平稳,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在此,我想强调一句,在座各位都是秦唐的高级党政领导,一定要坚定信心,支持夏书记的工作,相信秋睿和欣雨同志的清白。我不怕给大家交个底,据我手中掌握的材料,许多说法都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

        常公治的话,等于是以秦唐市纪委书记的身份,对夏想力挺,对梁秋睿和南欣雨力保,同时也间接地表明了市纪委对省纪委调查组的不满!

        矛盾公开化了!

        难道说,夏书记要就梁秋睿和南欣雨事件,准备反击了?

        极有可能。

        众人再看坐在正中一脸笃定的夏书记,心中一激灵,不能再心思杂乱了,夏书记现在是中央直管干部,说不定能掀翻傅义一,因为自始至终在调查梁秋睿和南欣雨的事件上,省委没有一个有分量的人物发表任何指示精神,甚至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张黔也没有公开说过一句话。

        换句话说,整个事件很诡异,似乎有哪个环节脱节了……众人都又惊醒了,都端正了态度,不敢再有投机取巧之心了,纷纷投下了赞成票。

        基本上全票获得通过!

        人事调整由此,尘埃落定,夏想虽然安排的人手不是最多,但最终还是大获全胜,因为此次人事调整影响深远,正式宣告了秦唐的夏想时代的到来,标志着夏想对秦唐人事问题上的全面掌控,初步奠定了市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的局面。

        尽管此时秦唐的局势颇有风雨飘摇的味道,但夏想还是在风浪之中,傲立潮头,迎风而立,成功地再下一局!

        不过此次人事调整有两处伏笔,一处是北路区没有调整,当然,北路区前些日子刚刚出了一名马上风的沈关西沈大区长,萧逸凌才上任区长不久,不调整也在情理之中,但为什么南路区也没有一点调整?

        按说南路区的书记和区长都够资历了,也该向上动一动了。

        再仔细一想,不少人都恍然大悟,难道说和牛林广的中天实业在南路区有关?

        再综合分析目前秦唐的局势和走向,就让人差不多摸到了思路,多半是了,夏书记在人事问题上奠定了权威之后,早晚会拿牛林广开刀。

        会后,常委们三五成群地离开,夏想也和范进一起走出会议室。

        望着范进微微弯下的身子,以及一脸得意的笑容,章国伟恨得牙根痒痒,范进,你还真是一个势利小人,真的铁了心要和夏想走近了?

        你可别后悔,风暴,马上就要来到了,到时看你是不是后悔现在的选择!

        夏想刚回到办公室,梁秋睿就进来了,和前几天一脸沮丧相比,梁秋睿脸上多了生机,甚至还有一丝笑意,一进来就说:“夏书记,我有办法了,可以保证让傅义一打道回府……”

        夏想似乎并不感兴趣一样,淡淡地“哦”了一声,却问:“秋睿,你和欣雨谁离开秦唐,想好没有?”

        梁秋睿一愣,随即答道:“我离开,让她留下,对她以后的发展好一些。”

        夏想对梁秋睿的回答不置可否,保持了沉默,梁秋睿就知道夏书记默许了他继续说下去,就将他的反击之法,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