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9章 局面再变,形势更险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9章 局面再变,形势更险

    作品:《官神

        当天下午,省纪委副书记傅义一率领省纪委调查组入驻秦唐,就梁秋睿和南欣雨的生活作风问题展开调查,正式拉开了章国伟第一波反击的序幕。

        傅义一到了秦唐之后,章国伟和常公治出面迎接,夏想没有露面。并非是夏想托大,身为常委常委,本来就比傅义一高上一格,换句话说,傅义一还不够资格让夏想出面迎接。

        傅义一虽然明白官场规矩如此,但心里还是渴望夏想高抬他一次。结果夏想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根本不理他的到来,还是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但不舒服也要忍着,谁让夏书记是省领导?

        第二天一早,傅义一提出要拜会夏书记,不料徐子棋答复说是,夏书记时间抽不开,等安排过来时,会再给他电话,又把他气得不行。

        但气归气,实在是拿夏想一点办法也没有,夏想不但是省委常委,名符其实的省领导,他在燕省的地位十分稳固,和书记、省长关系都还不错,在燕省,无人能奈何得了他!

        除非,中纪委查出他有问题!

        傅义一气愤之余,不打电话向省委汇报工作,却一个电话打到了中纪委,向崔向好好告了夏想一状。

        ……傅义一的到来,让秦唐的局势陡然紧张了起来。

        虽然梁秋睿和南欣雨没有被采取任何措施,而且也暂时没有停职,但两人的绯闻已经传遍了秦唐,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可以得出结论,不管能不能过得了眼前的一关,梁秋睿和南欣雨绝对会在政治生涯中留下一个污点,而且两人必然会调离一人,不可能再同时在秦唐工作了。

        都更明白的一点是,章市长出手还击了,而且手段还非常犀利,或者更准确地说,也击中了夏书记的痛处。

        秦唐的春天,乍暖还寒,看来离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变天,还有一段艰难的距离要走。

        所有人都以为夏书记必定会及时还击,甚至有可能急忙赶赴京城或省委活动,不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夏书记哪里都没有去,还在秦唐按部就班地工作,一丝不苟地处理事务,甚至还和范进商议人事调整的具体细节。

        下班后,还有人看到夏书记和徐子棋一起,背着手,迈着轻松的步伐,出去吃饭了。

        到底是省委常委,气度就是不一样。不过也有人在想,恐怕夏书记是故作轻松,他现在自身难保了,哪里顾得上理会梁秋睿和南欣雨?

        有关中纪委准备着手调查夏书记的传闻也是愈演愈烈,大有山雨欲来之势,秦唐,就如即将沸腾的一锅热水,等水开之后,掀开锅盖才知道最后谁被煮熟了。

        现在,大家都在锅里,雾气腾腾,谁也看不清谁的样子。

        当然,更多的人都在议论梁秋睿和南欣雨之间的绯闻,说实话,一个生活作风问题,还真打不倒一个副厅级干部,况且又是市委常委,但要命的地方在于两人都是市委常委,还是同事,两大市委常委有了暧昧,传了出去就变了味。

        才是最让人诟病之处。

        更有人担心中纪委对夏书记的调查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说不定某一天就会有中纪委的人从天而降,要对夏书记立案调查,到那时,秦唐可就真有天大的好戏看了。

        夏书记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没有打出?

        夏想走在春意渐浓的秦唐的街道上,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感慨地说道:“听说海边的桃花还没有开?”

        徐子棋就说:“还没有,海边风大,天气冷,桃花开得晚。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我估计海边的桃花,也要到四月才开。”

        “子棋,女人问题对党员干部来说,有时不是问题,有时又是天大的问题,就看是不是想整治你的人,能不能把小问题制造成大问题了。”夏想明是说梁秋睿的问题,其实也是在点化徐子棋,他不想身边的人再因女人问题被人掀翻了。

        “夏书记,我早就改了。上次的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现在秘书长又出了事,我更明白人在官场,要么别做,要么做了就得时刻承受被人发现的危险。”徐子棋犹豫一下,又问,“秘书长和南市长,是不是要有大麻烦了?”

        “麻烦肯定有,但不一定就是大麻烦,事在人为,有人能拿事情大做文章,我们就能想出办法也做文章。文章对文章,谁更锦绣谁就赢了。”夏想拍了拍徐子棋的肩膀,“子棋,这一次的人事调整,你也该向前小迈一步了。”

        徐子棋早就等着由副处升到正处了,有了夏书记的千金一诺,他知道事情**不离十了,高兴地手足无措,想说什么感谢的话,夏想却又说道:“好好走好每一步,不要让我失望。”

        徐子棋双手紧握,重重地点头。

        告别徐子棋,夏想去和付先先、古玉见面去了。

        现在又多加了小心,而且古玉和付先先住在了哦呢陈新开的酒店里,安全系数非常高。

        上次事件之后,古玉没有离开秦唐,因为在听付先先添油加醋地说到会有人利用照片事件对夏想正面打击,向来不关心政治的古玉,突然之间对政治斗争兴趣大增,说什么也要留下一段时间,就要亲眼看看几张照片到底能对夏想带来什么样的打击。

        古玉生气了,是真的气着了。

        其实古玉此次前来秦唐,是来向夏想告别,因为她决定要再去欧洲,最少住上一年半载,因此觉得很有必要郑重其事地向夏想说明。

        她爱夏想,有时爱得单纯,有时爱得深沉,有时觉得和夏想在一起,轻松而快乐。有时又觉得,心很累,而梦想很遥远,似乎一个人在大海之中游荡,永远无法靠岸。

        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古玉都想寻找一处可以放飞心灵的地方,让自己收收心,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换一种方式,或许空间上的距离正好可以弥补心灵上的缺憾。

        但就在她唯一一次前来秦唐之时,就出现了意外,就让她非常非常生气。有人敢拿她的照片做文章,真当她是随便捏的软柿子?

        再加上付先先将秦唐描述成一处步步险恶、处处陷阱的险恶之地,就让古玉才知道夏想的不易。原来她最爱的男人在哄她爱她疼她的同时,还要面临一个又一个挑战,还要时刻提防别人的暗算,而她除了给他添乱让他心烦之外,又给过他什么信心和勇气?

        古玉对夏想既心疼又爱惜,就决定留下来陪夏想走一程,一直等夏想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走!

        夏想对古玉的决定不置可否,他总不能赶走古玉,也理解古玉对他的一片真心,只要古玉和付先先能平安无事,其他的,就都好说。

        古玉和付先先事先知道夏想来,两人动手准备了晚饭。因为住在酒店里,肯定不能自己做饭,但付先先还是叫了烤鸭——直接从京城全聚德让人专门送来,费用高达千元一只——然后又让酒店做了丰盛的晚饭,送到了房间之中。

        夏想其实对烤鸭并非情有独钟,但见付先先依然有心、几年过去了,一只烤鸭的情谊一直未曾忘记,也让他大发感慨。付先先虽是小魔女,有时任性,有时随心所欲,但她毕竟是女孩子,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单单一个烤鸭就她记住了许多年,一个女人的坚持,如果细心一想,也确实让人感动。

        古玉还准备了红酒。

        古玉不如付先先细心,她对夏想之心,大而宽泛,只知道一切都想夏想好,至于如何让夏想从穿衣到吃饭,处处在细节上体现出爱和关怀,她不会,也做不到。

        世上只有一人对夏想的关爱无微不至,并且让夏想不会厌烦,就是卫辛。

        酒店的套间,很大,很宽敞。中间摆了一个餐桌,上面摆满了丰盛的食物,还有几支蜡烛。要说是烛光晚餐,他一男陪二女,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但二女一片好心,怎能辜负?夏想就坐在首位,陪二女吃饭。

        古玉依然是素面朝天,只穿了宽松的休闲服,更如邻家女孩一样亲切,让人感受到的是温馨。付先先也没有化妆,她穿了家居服,让她平添了几分妩媚之意。几杯酒一肚之后,古玉和付先先都霞飞双颊,颇有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娇媚。

        付先先似乎有了几分醉意,大胆地挑逗夏想:“夏大书记,你被人诬陷为双飞,其实是承受了不白之冤,我就想,不如我和古玉真陪你双飞好了,省得你白白受屈。”

        古玉的脸一下红了,红艳艳,粉致致,十分好看。娇羞之态,美到极致,无法形容。

        付先先依然火辣:“哎,你到底敢不敢?一个男人,有色心没色胆。”

        夏想本来今天有气要生,毕竟被章国伟算计了一气,就是还手也没有那么快,现在被付先先一挑逗,一下就来了恶趣味,起身来到付先先面前,俯身将她抱起,一把扔到床上,然后就扑了上去,伸手要脱她的衣服。

        古玉“啊”地惊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她以为夏想真要当着她的面办坏事……突然,有人敲门,是萧伍:“领导,陈莉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