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4章 秦唐一夜,一场大劫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4章 秦唐一夜,一场大劫

    作品:《官神

        汤大少虽然在牛林广的手下,比修罗的地位高,但修罗才是牛林广手中最能打的悍将之一,汤大少与他相比,差了七八里。

        修罗不但身手好,而且他心狠手辣。在他还没有投奔牛林广之前,曾经在香港混黑社会,当时得罪了一家势力庞大的黑社会团伙,对方非要要他一只手,他身后的势力因为惧怕对方,也不想保他了。

        混黑社会的人,没有了一只手,就没有了吃饭的家伙,修罗不肯,提出要跟对方决斗。对方同意,但是要二打一,而且对方都有武器,他不许有。

        如果他同意,生死由命。

        谁都以为修罗不会同意,因为等于是拿命换一只手,傻子才干,不料修罗居然同意了!

        决斗的时候,不少黑社会会团都来观战。对方两人,一人一把一尺来长的大砍刀,修罗一人,赤手空拳,所有人都认为不出三个回合,修罗必死无疑。

        一出手,对方一刀砍来,修罗不躲不闪,用肩膀硬扛了一刀,乘对方一愣神抽不回刀的功夫,他忍着巨痛,一拳打在对方的肚子上,对方疼痛之下,弯了腰,他就趁机一翻手抢刀在手,大吼一声,硬生生从肩膀上将刀抽下,顿时血流如注。

        修罗却不管不顾,抽刀就一刀捅进对方的肚子之中,正要再捅第二刀时,另一人的砍刀砍到了,他不躲不闪,硬用后背扛了对方三刀。

        另一人砍他三刀,他捅了眼前的人五刀!

        修罗成了血人,状若疯狂,猛然回头,一刀砍出,竟然一刀将身后的人的胳膊砍掉。随后他上前一步,毫不手软,又一刀就刺中了对方的心脏。

        修罗一战成名,令许多人闻风丧胆。

        跟了牛林广之后,修罗替牛林广解决了好几个硬茁,也帮牛林广打败了几个竞争对手,他在牛林广的集团之中,有第一狠手之称。

        修罗许多年没有遇到过对手了,见对方又是一人,哪里会放在心上?冷冷一笑:“装神弄鬼!想怎么着就划出一个道儿,别躲在电线杆子后面吓唬人。”

        话音未落,对方就脚步一错,露出了真容。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干瘦,站在修罗和汤大少面前,声音阴沉地问了一句:“陈莉在哪里?说实话,可以放你们一马。”

        “妈的,敢跟老子横。”汤大少气不顺,他平常喜欢装腔作势,就最烦别人装神弄鬼,他就上前一步,二话不说一脚踢出。

        刚一抬脚,也没见对方有所动作,就觉得大腿一阵巨痛传来,耳中还听到“咔嚓”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再一看,右腿已经断了,露出了森森白骨。

        汤大少“啊”的一声惨叫,一下摔倒在地,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修罗心中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家伙,真是厉害,一招制敌。他自认现在在秦唐,可以横行霸道了,没想到秦唐还有这样的高人。

        修罗也不说话,一低头,就从身上拨出匕首,一弯腰,就朝眼前的人当胸刺去。

        对方也不含糊,一闪身躲在一边,随即还手,去夺修罗的匕首。修罗就飞起一脚,对方又从容躲开。一转眼,两人就交手四五招,谁也没占了上风。

        修罗暗暗震惊,对方身手高超,比他不差多少,不,比他还高上一等,因为他有匕首,对手是空手。

        怎么办?非要下狠手不行了。修罗趁对方不注意,一伸手又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他从来都是身上带两把刀,以防万一——然后趁对方不备,一扬手,就扔出一把匕首。

        原以为可以正中对方腹部,不料对方实在太过厉害,似乎早有防备一样,一弯腰一抄手,竟然接住了他的匕首,虽然手被割得血流如注,但对方浑然一觉,猛然扑了过来。

        两人短暂地擦身而过,再一看,修罗的两个肩膀之上,各插了一把匕首,寒光森然,冷气逼人。

        修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又坚持了片刻,一下扑倒在地,人事不省。鲜血,从他的两肩之上不停地涌出,眼见两条胳膊保不住了。

        就在修罗和汤大少断胳膊缺腿的同时,吕振洋和张晨芳一对苦命的鸳鸯,也遭遇了一次灭顶之灾。

        其实当晚本来没有张晨芳什么事,但张晨芳也是闲得慌,非要陪吕振洋出去。吕振洋本来被诸葛霸道叫去暗算夏想,要拍夏想双飞的裸照,张晨芳一听有羞辱夏想的机会,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一样。

        尤其是她听说夏想可能在双飞,就更是想亲眼目睹。

        或许在每一个丑女人的骨子里,都有追求三P的强烈渴望,只不过因为自惭形秽,不敢奢望罢了。所以,就非常渴望欣赏别人的香艳场景。

        吕振洋怕老婆习惯了,张晨芳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就让她跟着。报复夏想也是他的梦想,他也恨不得让夏想坐粪坑吃牛粪,头顶锅盖装天线宝宝。

        安县的遭遇,是他一生的奇耻大辱!

        每每想起,吕振洋直想拿刀砍了夏想。

        ……事情一开始进展得还算顺利,一直跟踪到光华大酒店,也亲眼看到夏想和两个美女在一起,上了楼,进了房间,锁了门。

        此时诸葛霸道提议,他们几人不能露面,因为夏想认识他们,不能让夏想认出来,就算猜到,也不能看到。

        于是就让其他手下到了楼上,拍了照片之后,夏想也没有追赶,到了楼下重新汇合,诸葛霸道和吕振洋坐在车内,欣赏了几眼照片,都跟捡了宝一样,兴奋得手舞足蹈,夏想,你也有今天?

        照片到手,就急忙回中天实业,不料走到半路,却听到消息说,牛林广被警方监视了,中天实业现在周围全是警察,最好不要回去。

        诸葛霸道一合计,就决定先去吕振洋家中避避风头,走到半路,诸葛霸道见大街小巷都有警车出没,知道夏想采取反制措施了,觉得去吕振洋家中还是不太安全,就临时下了车,让吕振洋自己回家。

        也正是诸葛霸道的谨慎,才让照片没有落到萧伍手中,也为以后的事态发展,增加了许多变数。

        诸葛霸道够聪明,够小心,正好躲过了一难,吕振洋和张晨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两人回到家中,兴奋地睡不着觉,苟合了一次,还是觉得不过瘾,似乎今天晚上不看到夏想倒霉,他们就难以入睡。

        怎么办?出去再寻找机会。

        两人就一合计,出了门,又摸到了光华酒店,准备再看看夏想是不是还有胆双飞。诸葛霸道拍的照片虽然香艳,但还不足以致夏想于死地,就是站在房间门口的一男二女,也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

        如果真能拍到夏想光着身子和两个女人在床上翻腾的场景,夏想就完蛋了。本着损人利己的想法,吕振洋和张晨芳偷偷摸摸拿着相机,又来到了房间外面,见左右无人,就想在门口偷听。

        不听还好,一听里面真传来了男人叫女人笑的靡靡之音,两人对视一眼,一脸奸笑,就悄悄拿出钥匙开门——他们在楼下偷来了服务员的钥匙——轻轻推开门进去,房间内漆黑一片,只有正中的床上可见两具雪白的人体正在纠缠。

        吕振洋更兴奋了,好象打了兴奋剂一样,也顾不上后果了,拿出相机就一顿猛拍。连拍了几张之后才猛然发觉不对,因为床上就一男一女,而不是一男二女。而且床上的男人身材肥胖,很明显不是夏想。

        难道拍错了?

        说时迟那时快,床上正在激烈运动的男女也惊醒过来,一阵惊叫和慌乱之后,然后拉亮了灯,灯一亮,吕振洋、张晨芳以及床上的男女,全部惊呆了!

        吕振洋羞红了脸,无地自容。张晨芳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床上的男人面红耳赤,床上的女人钻到被子里,不肯露面。

        床上的男人愣了半晌,忽然怒了:“吕振洋,你搞什么搞?是不是想搞我?你他妈的真是混蛋,你又不是没有偷吃过,却来偷拍老子,我哪里得罪你了?”

        床上的男人哪里是夏想,竟是财政局长罗正源!

        误会闹大了,怎么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吕振洋闹了个大红脸,他和罗正源关系不错,罗正源对他也很是照顾,很明显,罗正源正在偷腥,却被他拍个正着,真是有口难言。

        关键还有,罗正源气急败坏之下,说出了他也偷腥的事情,就让张晨芳立刻对他怒目而视。

        河东狮要发作了!

        好话说尽之后,吕振洋总算脱了身,他当然不会知道是付先先和古玉一合计,觉得在光华酒店还是不太安全,就临时起意搬走了,临走前,付先先想起曾经打过她的主意的罗正源,就以酒店名义给罗正源打了一个电话,说是酒店免费奉送房间加额外服务。

        罗正源不知是计,欣然前来,一个人寂寞难耐,就叫了情人,结果就阴错阳差了……吕振洋和张晨芳到了外面,只觉晦气,吕振洋又被张晨芳耳提面命,大骂了一通,解释了半天,才算顺了张晨芳的气,不料还没有回到家中,在半路上,就从一辆车上跳下了几名大汉,将两人给劫持了。

        ……秦唐一夜,除了诸葛霸道逃过一劫之外,牛林广手中的几员干将,以及不少喽罗,都遭受了一次不同程度的全方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