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09章 阴错阳差,双管齐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09章 阴错阳差,双管齐下

    作品:《官神

        牛林广正在家里摆弄一个女人,是他从梨花红洗浴中心发现的雏儿,长得小巧玲珑,颇有江南美女的味道,自称是湘妹子。

        仔细一看的话,眉宇之间还真有几分象严小时,可怜在秦唐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牛林广,对严小时垂涎三尺,还是畏惧权势,不敢再有奢想,但还是放不下严小时的妩媚,就找了一个替代品。

        女人自称叫花三朵——自从天泽的花三奇名扬燕省之后,一时之间风月之地的女子,花名都以花为姓,花一姐花二妹花三朵,等等,全部以花为美。不管是野花还是山花,反正都是五颜六色的杂花。

        牛林广的一双粗手正在花三朵身上游走,他见花三朵的身子娇嫩,含苞待放,皮肤紧致,双腿绷紧,就眯起了眼睛,淫笑三声:“花三朵,是梅开三度的意思?”

        “讨厌!”花三朵用力扭动身子,迎合着牛林广的一双禄山之手,“什么叫梅开三度,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牛林广笑得更荡漾了,“那我倒要问你了,你是处女不是?”

        花三朵娇羞地笑了:“你说我不是处女吧,我又没结婚。说我是处女吧,你也知道我从事的是什么行业,想了一想,就说一句大实话,算是副处好了。”

        “噗……”的一声,牛林广差点没把一口酒全喷花三朵身上,妈的,一个小姐还是副处了,什么世道?他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的身子不纯了,不过没关系,玩的就是情调,要的就是心跳,就凭你刚才的一句副处,今天小费赏1000块。”

        “哎呀,谢谢老板。”花三朵开心了,如水蛇一样更加激烈地扭动起了身体。

        牛林广热情高涨,正要提枪上马,电话就不合时宜地响了,他本不想接,但不接不行,因为诸葛霸道正在外面跟踪夏想,肯定有了新情况。

        “怎么着了?”牛林广就很没有形象地光着身子接了电话,“拍了双飞的照片了?”

        “何止双飞,牛总,夏书记胃口太大了,要三飞了。”诸葛霸道心里很清楚牛林广看上了银茉莉,就故意煽风点火,因为牛林广几次说要对夏想动手,最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似乎牛林广也有点忌讳夏想,今天,诸葛霸道为了私仇,要点燃牛林广心中的怒火。

        “三飞,又多了哪个?”牛林广的心思全在花三朵身上,没有意识到已经被诸葛霸道挖了坑。

        “陈莉!”诸葛霸道如果和牛林广面对面,迫于牛林广的淫威,或许不敢说谎话不眨眼睛,但现在是打电话,他就胆肥了许多。

        虽然他是牛林广的手下,但颇为自负的他一向认为自己比牛林广足智多谋多了,牛林广不过是一个大老粗而已,哪能和他的文武双全相比?

        因此,诸葛霸道知道,他现在就如斗牛士一样,手中拿了一块红布,冲牛林广摆动。

        牛林广就是一头易怒的公牛罢了。

        果然不出诸葛霸道所料,牛林广一听就暴跳如雷:“什么?夏想敢抢我的女人?他现在在哪里,陈莉又在哪里?”

        ……放下诸葛霸道的电话,牛林广立刻打给了汤大少和修罗,让他们马上到陈家沟酒楼,找个机会下手,将陈莉抢了再说。至于诸葛霸道,还是按计划行事,继续找夏想的麻烦。

        修罗也是牛林广手下得力的干将之一,因为身手不错,下手够狠如同修罗一样而闻名。

        不过牛林广还是留了个心眼,不想将事情闹大,吩咐要将事情全部做到暗处,不能让人发觉。

        吩咐完之后,就一点性趣也没有了,回头看了看副处的花三朵,随手抽出十几张票子扔到她身上:“穿上衣服,赶紧走人。”

        又一个人坐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妥当,就试着给刘杰晖打了电话,还以为刘杰晖在京城,不料竟然在秦唐,牛林广就说:“有点要紧事,一会儿见面谈。”

        刘杰晖一猜就知道是因为夏想的事情,自然求之不得,他放下牛林广的电话,想了一想,又打给了章国伟:“国伟,出来坐坐?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很重要。林广刚才打来电话,可能和夏书记有关……”

        “我出面不太好吧……”章国伟不想露面。

        “听林广说,抓住了夏书记的什么把柄。”刘杰晖现在也不生气了,章国伟用人在先不用人在后,而且老奸巨滑,他也习惯了章国伟的腔调,对付章国伟,许之以利比任何低声下气都好用。

        果然,章国伟动心了:“也该和林广一起坐坐了,主要还有一些话想和你说,行了,老刘,你说地方,我就过去。”

        放下电话,刘杰晖阴阴地一笑,笑容之中,冷漠而冷酷。

        ……夏想陪付先先和古玉吃饭,席间,两位美女表现得不但十分文静,还非常淑女,端庄娴雅,笑不露齿,轻声细语,就让夏想大跌眼镜,要不是他认识付先先和古玉时间不短了,对两人的性格早有了解,说不定还真以为两人是温柔怡人的大家闺秀的秉性。

        两人都是大家闺秀倒是不假,但一个风火任性,一个单纯随心,绝对不是眼前让人无可挑剔的淑女形象。

        女人都会演戏,夏想再次体会了这句话的真谛。

        不过还好,两人除了暗中较劲谁比谁更端庄之外,倒是没有发生任何不快,就让夏想暗中长出了一口气。只不过饭后古玉要回酒店休息,付先先非要热情地送她去酒店,就让夏想知道,付先先的病完全好了,由此让他得出结论,女人的病,有时吃醋比吃药见效更快。

        古玉到底单纯,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拒绝付先先,只好答应了。

        夏想、古玉、付先先一行三人,告别银茉莉,走出陈家沟酒楼,此时才晚上9点左右,秦唐的夜色,正是灯红酒绿最到酣处之时。

        为古玉订下的酒店是光华大酒店,四星级,离陈家沟酒楼有一段距离。因为古玉开车前来,最后一商量,让夏想开古玉的车,让古玉坐付先先的车。

        得了,任由她们安排就行,夏想就决定今天只当陪客。

        车一发动,后面就悄然跟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辆出租车跟了夏想几人,另外还有一辆躲在暗处没动,就等陈莉下班。

        夏想走后不久,陈莉也准备回家,她开了一辆很低调的奥迪A4,发动车子之后,才走了不远,后面就一辆出租车悄悄地跟了上来。

        要是平常,银茉莉肯定会留心身后——她已经养成了提防之心——但今天因为夏想的意外出现,让她心神恍惚,竟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尾巴。

        要是夏想单独出现也就算了,他还和付先先、古玉一起,就让银茉莉本来已经努力平静的心境,无风起浪。

        夏想,是她一生之中最爱恨交加的男人。

        也是事有凑巧,今天萧良出去办事了,没有和往常一样在半路上接应银茉莉,正是因为一系列的阴错阳差,才导致了一场碰硬碰的冲突的上演。

        银茉莉心思杂乱,连车都开得有点失控,虽说她不敢说对夏想有多少感情,但夏想却是唯一让她动心并且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的男人。

        只是夏想和两个女人——还是两个大美女——一起出现在她在面前,她假装若无其事,其实已经芳心大乱。

        该死的夏想,让人欢喜让人忧,让人平添许多愁。

        走到一条人流车流都不多的小路时,银茉莉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从后视镜一看,后面一辆出租车一直紧跟在后面,天黑,看不清楚司机的模样,但直觉感觉,黑暗中似乎有一双阴森的眼睛,在对她虎视眈眈。

        糟了,被人追踪了?

        银茉莉情急之下,加大油门想跑,不料突然就从正前方又杀出一辆出租车,正正挡着去路。一前一后,将她死死堵在中间。

        两辆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来到车前,很客气地敲敲车窗,说道:“陈莉,你要是配合的话,我们也不会动粗。你是聪明人,乖乖地跟我们走,就不会受到一点委屈。”

        银茉莉知道在劫难逃了,也不慌张,也不害怕,只是镇静地下了车,冷冷地说道:“你们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一句话就把几人逗乐了,几人哈哈大笑:“小丫头就不要说狠话了,没用,在秦唐,白天归夏想,晚上牛林广,现在是晚上,是牛林广的秦唐!再说夏想现在正在玩双飞,他也顾不上你,哈哈。老实点,不听话的话,我们的手脚就不老实了。”

        银茉莉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奔流而出,她不是被眼前的人吓哭的,是被想象中的夏想和两个美女在一起翻滚的场景气哭的,一咬牙:“我跟你们走!”

        悲壮加委屈之下,她下定了决心,万一清白不保,她就死给夏想看。

        让夏想后悔一辈子!

        可怜的夏想哪里和两个美女一起翻滚了,一个也没有!他和付先先一起送古玉到酒店,到了房间,古玉显然有话想对他说,但付先先就是耍赖不走,非要当电灯泡。

        夏想想让付先先出去回避一下,让付先先到楼下买包烟,付先先就说夏想不抽烟,而她又是病号,更不能去,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要再想一个办法支开付先先时,门外,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动静,还间杂着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夏想的警惕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