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9章 江山美人,皆在我心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9章 江山美人,皆在我心

    作品:《官神

        夏想一瞬间猜到了什么,目光就落在了古玉身上。

        老古的条件,就是让他放手古玉。老古的用意就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只能选择一样。

        古玉故意不看夏想,但眼中明显流露出紧张,夏想看了出来,古玉对他,一往情深,难以割舍。

        他对古玉又何尝不是如此?说是无情,说是可以随意放手,其实平心而论,哪里这么容易舍弃?他和古玉之间,即使没有和卫辛一样缠绵的感情,没有和曹殊黧一样深厚的感情,没有和连若菡一样默契的感情,但也是经历过一番风雨才走到一起,也不容易。

        如果他选择放手古玉,必定会对古玉带来巨大的伤害,有可能真的永远失去古玉。夏想并不是想自私地永远拥有古玉,而是不想当最先放手的一个。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象拉橡皮筋,最后放手的一个,总是最疼的一个。

        夏想宁愿古玉先放手,他受伤。

        沉默了片刻,他直视老古的眼睛,说了一番话:“老古,我一直非常敬重您老人家,因为和您认识以来,您一直都在给我无私的帮助和关爱,我无以为报。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让您老人家安心,舒心,不再为古玉操心。古玉是个好女孩,她最大的优点是单纯而快乐,但单纯也是她最大的缺点。也请允许我说一句过头的话,我比您更了解古玉……”

        古玉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人生之中,有些路走过了,对也好,错也好,已经走过了,回不了头了,就只能从容面对。我也许给不了古玉一生的幸福,但她有她自己的快乐和选择,我所能做的就是,她快乐,可以让她一个人快乐。她悲伤时,可以有我陪她度过,不至于让她一个人落寞。有些人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也许都走不进对方的心里。但有些人,只见过一面,就好象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如果说非要用古玉来换取一个机会的话,我想说……”

        夏想来到古玉面前,伸手从她的头上拿下了她的头绳,一头拉在自己手上,一头套在古玉手上,然后拉直,直直地看着老古:“我永远不会做先松手的人,因为那样会打疼了古玉的手,会伤了她的心。”

        古玉“哇”的一声失声痛哭,不顾老古在场,一头扑到夏想的怀中,泣不成声。

        初春的阳光打在宅院之中,安静而和谐,就如一场盛大的宴会。宴会再盛大,也总有落幕的时候。人生再漫长,也有走完的一天,但感情,但亲情,却在代代相传之中,成为所有人赖以生存的温暖。

        老古仰天长叹,双手握拳,似是愤怒,似是无奈,又似是坚定。

        过了半晌,他才猛然站了起来,来到夏想面前,语气坚定地说道:“夏想,你的运气真是好得让人嫉妒!”

        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到了副部以后,路要你自己走了,我不会再帮你一次!”

        话说得很决绝,背影也是毅然决然,不留一丝余地。

        古玉却又破涕为笑,咬着夏想的耳朵说了一句:“别怕,万一到时爷爷不帮你,我就去揪他的耳朵……”

        夏想见古玉梨花带雨的俏皮模样,被阳光一照,脸上的泪水晶莹剔透,眼睛一眨一眨地闪动,好看极了。

        尤其是她脸颊娇艳如花,艳丽如霞,就让夏想看呆了。

        古玉一时娇羞:“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

        夏想就笑:“好久没有全面看过了……”

        古玉大羞:“赶紧走你的,办正事要紧。”

        别说,古玉的话还真灵验,话音刚落,夏想的手机就响了,他低头一看,心中一动,是吴才洋的来电。

        吴才洋只说了一句:“你在京城?立刻过来见我!”

        夏想不敢怠慢,本想和古玉再多呆一会儿,但男人向来是爱美女更爱江山,就立刻去面见吴才洋。

        吴才洋约夏想在连若菡的别墅见面,到了一看,吴老爷子也在场,而且吴才江也在。

        吴家几位重量级人物都在,而且人人一脸严肃,夏想知道,事情要尘埃落定了。

        吴才洋也不多说,示意夏想坐下,一脸严峻。倒是吴老爷子一见夏想,严肃的表情就舒展开来,微微一笑,十分慈祥。

        吴才江也是只冲夏想微一点头,表情也有点严肃。

        “夏想,初步方案出来了……”吴才洋第一句话就让夏想一下屏住了呼吸。

        第二句却是:“但现在不能告诉你,因为还没有正式讨论通过,还属于高度机密。但综合各方面的形势来看,基本上问题不大了。为了抬你进燕省的常委会,吴家、梅家、邱家和付家,都下足了力气……”

        吴老爷子咳嗽了一句:“才江,话不必说多,让夏想知道结果就行。”言外之意是点醒吴才洋,不必将惯常的拉拢人心的一套用在夏想身上,夏想不是一般人,不是外人,也不是可以用简单的利益就可以收拢的人。

        吴才洋只好又说:“你只需要知道的是,做好本职工作,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又看了一眼老爷子,“唯一的一个难题是,军方的态度不太积极,是最大的变数。”

        夏想在吴才洋面前一直是恭敬之中再有一丝不卑不亢的态度,今天却是少见地自得地一笑,一脸笃定:“军方的支持,拿到了。”

        吴老爷子不动声色,只是眼神闪了闪,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老古头很倔,但越倔的人,越有软的一面。小夏,你不要太欺负老人家了。”

        夏想汗颜,无话可说。

        “老古怎么说?”吴才洋一时惊喜,情急之下,也微微有点失态。

        其实夏想很聪明,只不过有些话都心里有数,不必点明而已。是,他是要感谢吴家的大力提携,如果说以前要助他进省委常委,确实是着力培养他,现在吴才洋不遗余力要借机拿下孙习民,就是政治斗争的需要了。

        道理很简单,因为高晋周是常务副省长,距离省长宝座只有一步之遥。

        因此政治局关于对孙习民的责任认定难产也正常,因为不仅事关孙习民是否被免职,还关系到孙习民下台之后,谁接任省长一职的问题。

        又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战,省长的宝座不常有,突然空缺一个,还不打破头?

        尤其是高晋周在燕省数年,从副省长到常委副省长,再到常务副省长,真是年头不短了,再上不去,也必须要离开燕省了。

        高晋周为人淳和,风格温和而坚定,也渐渐成为吴家的中坚力量,吴家就算不重用高晋周,但形势比人强,能借机将高晋周扶正,等于吴家再下一省,不大力拿下孙习民怎么行?

        不过夏想不知道的一点是,吴才洋此次也确实有维护他之心,因为孙习民对他的评语,激怒了吴才洋。

        吴才洋为人虽然薄情而傲然,但他认定的人,也极为护短,现在他认可了夏想,就不允许别人说夏想的坏话,而孙习民在关键时刻,给夏想上了眼药,就让他动了真怒。

        走出吴家别墅的时候,抬头望天,天空如碧,万里无云,对京城来说,还真是一个难得的丽日晴空,不见一丝灰蒙蒙。

        夏想的心情,也一如天气的晴朗,无比纯净。

        尽管离真正地公布结论还有一段时间,但此次和老古会面,和吴老爷子会面,以及亲耳听到吴才洋的证实,他就知道,恐怕事情要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刻了。

        哪怕是一次猛烈的碰撞,也总归要到来了,毕竟,燕省的特大安全事故,现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已经成了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因为安县最初上报的人数是15人,后来省政府核定的是人数是35人,但迫于媒体压力最后公布的真实死亡人数是302人,前后反差之大,引来全国一片骂声。

        在此次事故的处理上,孙习民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当然也不能怪他一个人,应该是省委的集体决定,但最后要找承担责任的最高行政领导,孙习民就得当仁不让了。

        他想让,也没人肯接这个烫手山芋。

        恐怕现在的孙习民,连哭的心思都有了。

        现在的网上的骂声,说什么的都有。也不知道是谁翻出了山水路扩建的缘由,就直截了当地说孙习民就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孙大省长被堵了路发了怒,下面的人怎么会为拍马屁而修路?

        就有人编了一首打油诗——山水路,断头路,孙省长,没前路——虽然文采不佳,但却形象地嘲讽了孙习民。

        夏想从京城回到秦唐的时候,诸葛霸道和吕振洋已经赶赴了安县,而此时,孙习民也接到了京城的电话。

        接完电话之后的孙习民,一脸沮丧,颓然坐在椅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政治局会议召开在即,决定他命运的时刻来临了,但事先听到的消息却是,前景不妙。

        山水路,真是一条断头路不成?孙习民不无悲哀地想。

        ……京城,决定燕省重量级人物命运的政治局会议,正式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