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3章 既然出手,必有计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3章 既然出手,必有计谋

    作品:《官神

        只思忖了片刻,夏想一瞬间就做出了重大决定,机会来了,一个重大的绝对不容错过的时机,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他当机立断,对黄得益下了命令:“现场所有聚众闹事人员,全部抓走,一个不留!”

        秦唐和燕省的风波,平地起风云。

        黄得益一愣神,夏书记一句话就定了性,根本就是不留余地的做法,他迟疑一下,还是提醒了一句:“夏书记,马匀的关系,有点复杂,他现在和牛林广走得很近……”

        夏想没有接黄得益的话:“行动!”

        黄得益知道,战斗,提前打响了。既然夏书记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也不是软蛋,当即下达了命令:“全体注意,所有人等,一律抓捕。”

        命令一下,带来的几十名警察立刻全体出动,开始抓人。

        马匀正在嚣张,心想少说也要弄一个**出来,一来挽回面子,要付先先好看,二来说什么也要出一口恶气,妈的,让一个娘们儿打了,虽然娘们儿的手很柔软,但摸的不是地方,他还没有被女人打过脸!

        闹大点好,闹腾越大,夏想就越丢人。芬达奇服装厂是南欣雨罩着的?南欣雨没有什么分量,马匀才不把她放在眼里。

        主要也是他回来之后就一直气不顺,岳父下台了,最大的靠山没有了,章国伟遇事就会打哈哈,他现在最大的指望就是牛林广了。

        今天,他不仅仅是讨还男人的尊严,还想借机折腾一番,给夏想上上眼药,妈的,竟然抢走了岳父的人大主任的宝座,真是混蛋。

        闹事前,他也和诸葛霸道通过了电话,但没有请示章国伟,因为章国伟喜欢哼哼哈哈,诸葛霸道的意思是,纠集村民和大流氓小混混一起出面,打着讨还地皮公道的旗号闹事,市里一般不会太武断就打击。

        到底是诸葛霸道聪明,马匀一点就透,他都在秦唐混了几十年,门道当然都清楚,就在诸葛霸道的指点下,纠集了一帮人,围住了服装厂,准备闹腾一场。

        向来冲在前面的狗,后面都有栓狗链牵在主人手中,可惜的是,马匀并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角色,只知道冲锋在先,解气再说,哪里知道一旦有事,后面的主人就会松手。主人随时抽身,狗在前面就难免被打死打残的命运了。

        夏书记下了死命令,黄得益也发了狠,黄得益一发狠,警察也就手上加了劲儿,冲进人群之后,手起棍落,就放倒一个。

        小混混大流氓都是出来混的,怎么会怕警察?警察一动手,他们就还手——主要也是仗着身后有诸葛霸道撑腰,虽说上次诸葛霸道被收拾了一顿,但几天后生龙活虎,又在秦唐恢复了威风,现在还是连夏书记也让着三分,所以他们仗着人多,就和警察打了起来。

        警察都是防暴警察,戴着头盔,拿着盾牌,拎着胶棍,小混混大流氓手拿木棒,毫不示弱,趁乱和警察混战成一团。

        马匀一见混战了,先是一惊,再一想,闹吧,闹得越大闹好。又往远处一看,夏想站在外围,背着手,好整以暇地看戏。他一见夏想就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一心认定上次事件就是夏想在背后下的黑手,才让他一只手差点废掉。

        而且夏想还拿走了他岳父的人大主任的宝座,就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马匀越想越气,越气越怒,伸手一摸,就摸到了诸葛霸道送他的手枪。

        他刚一回来,诸葛霸道就送了他一把小巧的手枪,枪不大,有点象女人用的手枪。他还不想拿,诸葛霸道就笑谈了一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马匀,秦唐近来不太太平,一枪在手,为兄我对你也就放心了。至少在关键时刻,咱不能让别人伤了,是不?”

        一句话差点感动得马匀热泪盈眶。

        马匀哪里知道诸葛霸道的心思?有些人冲动而容易失控,给他一把枪,等于是随时让他处于擦枪走火的边缘。

        现在的马匀,就已经拿出了手枪,他距离夏想大约30米远,勉强在有效射程之内,现在人群正乱,没人注意到他,他就悄悄瞄准了夏想,然后扣动了板机。

        反正一片混乱,打了冷枪就跑,谁还能抓住他?

        萧伍正在保护付先先的安危,没注意到马匀的小动作。

        眼见夏想就要被马匀暗算成功,正在和一名歹徒搏斗的警察发现了马匀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再一看,枪口对准的正是远处的市委书记,他急了,一把推开歹徒,大喊一声:“夏书记,有冷枪!”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扑了上去。

        “砰”的一声,枪响了。

        警察将马匀压在了身上,鲜血,从他的身上涌了出来。

        萧伍才发现情况,一下就红了眼,一个箭步冲到前面,二话不说,先一脚踢在马匀的太阳穴上,将他当场踢晕,然后急忙扶起警察,见警察腹部中弹,鲜血直涌,已经昏迷过去,他真切地喊了一声:“兄弟,好兄弟,萧伍谢谢你!”

        警察中枪了!

        所有警察的怒火一下点燃了,刚才动手时还手下留情,唯恐打伤了对方,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方是牛林广的人,惹不起,因为牛林广连警察的人身安全都敢威胁。

        现在是急了眼,自己的兄弟受伤倒地,而且还是枪伤,太无法无天了!

        警察们暴怒了,都下了狠手,片刻之间,小混混大流氓们就倒了一地。

        黄得益冲了过去,夏想也不顾自身安危,放下市委书记之尊,也冲了过去。

        警察们纷纷围着夏书记和黄局长,歹徒们跑的跑,倒的倒,抓的抓,已经溃不成军了。

        夏想来到警察面前,双手握住他的手,感动地说道:“你救了我,从此就是我的恩人!”

        夏想胸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他就知道,马匀出手的背后,绝对又有人布局。

        被市委书记尊称为“恩人”,所有的警察都感动了,更让他们感动的是,夏书记和黄局长亲自抬起受伤的警察——警察名叫汪远平,刚参加工作,稚气未脱,虽然紧闭双眼,但牙关紧咬,一脸不屈。

        将汪远平送上救护车,夏想特意吩咐一定要好好救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汪远平安置妥当。汪远平伤在腹部,击穿了胃,有一定的生命危险。

        就在众人忙乱的时候,马匀竟然苏醒了,一见势头不妙,转身要跑。萧伍发现了,想去追赶,不料旁边一个警察伸手拉住了他,萧伍不解,怎么着了,难道要故意放跑马匀?

        黄得益明明也看见了,装没看见,只顾和夏想一起安抚汪远平,眼见马匀就要跑出视线之外了,忽然就有人大喊一声:“嫌犯跑了!”

        又有另外的警察高喊:“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

        马匀以为警察只是吓唬他,跑得更快了,没想到刚跑几步,枪就响了。

        而且还不是一枪,是三枪。也不知是谁开的枪,肯定是神枪手,一枪左腿,一枪右腿,一枪后背,马匀当即倒地,昏死过去。

        此时萧伍才看明白,原来警察也会捉放曹的一手,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太解气了,他只觉得胸中的恶气一扫而空,也不禁骂出了一句脏话,妈的,到了局里,也得废了你。

        马匀死狗一样被救护车拉走了,有四五名警察陪同,他的下半生,别说玩女人了,恐怕站都站不起来了。

        马匀事件,引发了秦唐一系列冲突的连锁反应!

        夏想回到市委,当即召开紧急会议,他一脸怒气,不但冲所有的人拍了桌子,还第一次在会上提到了秦唐的治安环境堪忧,并且由范进、梁秋睿会同黄得益,立刻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严打行动,所有娱乐场所,所有舞厅、歌厅、洗浴中心,都在此次清查范围之内。

        章国伟震惊了。

        章国伟虽然和夏想不对,但还没有二愣子到对夏想暗下黑手的地步,他要的是政治手腕,不是打冷枪。马匀自作孽,不可活,庆幸的是,他最近没有和他走近!

        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是诸葛霸道的手腕,因为马匀还不够层次直接由牛林广发令。

        糟了,一着不慎,被夏想抓住了机会,要大肆借题发挥了,但问题是,夏想值此高配省委常委的关键时刻,而且他在秦唐立足未稳,就如此大张旗鼓地严打,难道要和牛林广的矛盾公开化?

        但现在形势比人强,章国伟从内心深处也不愿意夏想和牛林广之间的冲突提前,因为不利于他的计划的实施,但眼下既然形势如此,他也只能义正言辞地指责马匀的不法行径,完全支持夏书记严打的提议。

        夏想,携兼任人大主任的余威,再借马匀开枪事件为由,盛怒之下,第一次完全掌控了节奏,居中一坐,怒而生威,已经隐隐有了秦唐第一人的气象。

        不少常委暗暗揣摩,夏书记上升的势头,恐怕压制不住了。

        但又有人在想,现阶段和牛林广对峙,不太理智,也时机不对,万一牛林广发疯了,在全市范围内闹腾,让秦唐一片乱象四起,绝对要影响到夏书记高配常委的大事。

        夏书记怎么了,怎么会出了昏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