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7章 有失有得,意外之祸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7章 有失有得,意外之祸

    作品:《官神

        年后在京城的几天里,夏想倒又见了一些关系,不过没有和郑盛、古秋实碰头,太忙,时间安排不开,也就算了。

        倒是和梅晓琳见了一面,又陪了梅亭半天。不过现在梅亭对夏想十分陌生,也让他心里感慨,毕竟分身乏术,不可能给梅亭多少父爱。

        梅亭的性格很象梅晓琳,固执而倔强,半天都不和夏想说一句话,不管夏想怎么哄,怎么逗,小脸板着,还背着小手,气呼呼的样子可爱而让人心疼。

        夏想私下向梅晓琳表达了歉意,对无法给梅亭更多的父爱而愧疚。

        梅晓琳微微摇头:“不怪你,就算她有一个正常的父亲,又能怎样?许多人都羡慕官二代,其实不知道父母都当官的话,孩子从小就没有童年。”

        “她能来到世间,能成为我的女儿,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对于你,我现在没有任何要求了。以前总觉得你欠我什么,现在想通了,其实你给了我一个女儿,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人不能不知足,不知足就会痛苦。谢谢你,夏想,真心谢谢你。以后我们母女,就当成你的回忆好了。什么时候你记起了,什么时候你疲惫了,就来休憩,我和亭儿随时欢迎。”

        梅晓琳不知受到了什么触动,说了一大通,最后还掉下了眼泪。

        印象中,梅晓琳很少流泪,她的任性和倔强,包含了太多对命运的抗争和不屈,又有对夏想的不甘。她也许是爱夏想的,也许是求之不得更让她渴望,但人生之中总有太多的不尽人意,经过几年官场的打磨,她也许看透了世事,不,准确地讲,是看清了爱情。

        或者可以说,是对爱情不再抱有希望。因为终其一生,她不会再爱上别人,也不可能再嫁给别人,只能带着对夏想的终身遗憾,一个人带着梅亭,在生活中磨练,在官场上历练。

        夏想知道梅晓琳心中有苦,他和梅晓琳之间,由错误开始,又由错误结束,是他人生之中一次罕见的跑调。对于梅晓琳,他只能同情加怜悯,或许也有感情因素在内,但绝对称不上喜欢和爱。

        人和人之间,许多事情不能勉强,就如他和付先锋可以坐在一起谈利益,谈交换,甚至还可以假装谈笑风生谈天说地,但两人之间永远有一道鸿沟存在,总有一天会旧事重提,甚至反目成仇。

        他和梅晓琳,只能没有结局的结局了。

        夏想临走之前,将梅晓琳抱在怀中,还微微用了用力——应该是他第一次主动抱她——说道:“能有梅亭陪伴你,就是天大的幸福,你要珍惜手中的幸福。”

        夏想走后很久,梅晓琳还泪流不止。倒是梅亭依偎在妈妈的怀中,替她擦去泪水,小脸上写满了坚强:“妈妈不哭,长大后,我要保护妈妈不受男人的欺负。我也要做一个坚强的人,不让一个男人敢欺负我!”

        ……至于陈风、曹永国在京城如何背后运作,又和谁见面,夏想并不清楚,也没人告诉他。有些事情心里有数就行,陈风和曹永国不说,是不想让他分心太多,因为他分心也没有用。也是不想让他承情太多,都是让他值得永远尊敬的领导和亲人。

        宋朝度更不用说了,恐怕花费的力气比陈风和曹永国还大,但他更是提也不提,因为他和夏想之间,已经达到了都能领会对方的心意的地步。

        不过会面的时候,宋朝度还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夏想,你的选择我不干涉,也不会反对,相信你能走好自己的路。但有一点一定要记住,你以后要当一个政治家,而不是一个政客。权力是双刃剑,你要用好。”

        夏想自然明白宋朝度的暗示,是让他今后的道路上,坚持本心、公心。

        夏想也知道宋朝度相信他,所以才会不管他在哪个阵营,都会给他不遗余力的支持,认识宋朝度,是他一生幸事的开始。

        期间,还和梅升平、邱绪峰见了面。

        梅升平的去向定了,不会再有变化,就是和陈风搭班子,当陈风的副手。终于迈入了正部级,他也是发自内心地高兴。人之一生,为名为利为权,家族再庞大,只有自己站在了高位之后,才会有会当凌绝顶的豪迈。

        对于夏想高配常委,梅升平明确表示了支持。

        邱绪峰向夏想转达了邱仁礼的问候——前段时间因为整合钢铁,邱仁礼和夏想之间有过间接的不愉快——但政治人物就是政治人物,知道有时在大环境之下,个人的立场必须服从大局,是真正的对事不对人。

        主要也是邱仁礼对夏想印象太好了,有过矛盾也对夏想怨恨不起来,当然,也是现在矛盾化解了,立场又统一了。

        邱家对夏想大幅迈进一步,也是持支持的立场。

        和梅升平、邱绪峰的会面,也算相谈甚欢。

        在京城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老古。

        不但没有见到老古,老古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还有古玉,也是直接挂断,就让夏想难免郁闷。老古的脾气就是直,说不理人就不理人,连一点迂回都没有。

        古玉也是,老古不理就不理好了,她跟着起什么哄?她向来不关心政治,何必让政治立场影响她的个人情绪?

        难道说,古玉真的听了老古的话,和陈冠华在一起了?这个念头在夏想心中只是一闪而过,古玉是单纯,但她也有主见,不是任由别人摆布的人。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分析,夏想大概得出了结论,他高配常委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最大的阻力在总理身上。以老古的表现也能推测一二,恐怕总理对他也是大有意见。

        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在随后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之上,不仅总理反对他的提名,还另外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也提出了反对意见,而且态度十分坚决!

        春节总算过完了,紧张而忙碌,也收获不小,当然也有不如意之处,夏想收拾心情,回到秦唐之后,就立刻投入到工作之中,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一系列的重大变故。

        秦唐的人事会有变动,省里的人事会有调整,他从政以来,也经历了许多次了,早就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最大的变动还在于他高配常委一事能否成功,没有什么比自己由正厅迈入副部更激动人心的事情了,官场中人,升迁是第一要旨,也是生命力所在。

        夏想正寻思兼任人大主任的事情,应该快有眉目了,毕竟他也暗中布置了棋子,再加上范进的推波助澜,范睿恒有足够的理由动手了——不想秦唐先出事了。

        还是大事!

        梁秋睿急急敲门进来,一进来就一脸惊慌之色:“夏书记,出事了,出大事了。”

        夏想还是第一次见梁秋睿慌张成这个样子,就问:“怎么了?慢慢说。”

        “沈关西死了。”

        “沈关西是谁?”夏想一愣之下,没有想起沈关西是哪号人物。

        “北路区区长。”

        对了,确实是区长,夏想一下想了起来。也是最近太忙了,就算下面区县的一二把手记不全,但市区的区长还是记得的,毕竟离得近。

        沈关西45岁,年纪不大,瘦长脸,笑的时候样子有点坏,有人送他一个外号叫坏笑西,是说他皮笑肉不笑,人坏到了骨子里,吃肉不吐骨头的主儿。

        沈关西汇报过几次工作,给夏想的印象一般。他是章国伟一手提拔的人,据说和章国伟关系非常密切,是章国伟的同学,属于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爬过墙,一起分过赃的人生四大铁之一的铁哥们关系。

        似乎章国伟还有意要把沈关西扶正担任区委书记,怎么好好的就死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就是一大丑闻,秦唐就全国出名了。”梁秋睿一头汗水,“沈关西死在了郭丽的家中,死的时候,赤身**死在床上。”

        “郭丽是?”夏想猜到了**。

        “沈关西的情人。”梁秋睿也没有避讳,直接说了出来,“要是现场就一个人还好,但是还有一个女人也在,她叫红美,是郭丽的同学。郭丽和红美是女大学生,还是京城的大学生!”

        好嘛,一个堂堂的区长死在了情人家中,光着屁股死也就算了,死在女人肚皮上也勉强可以接受,还死在两个女人的肚皮上,事情传出去后,可不是天大的丑闻,难道还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情?

        “继续说!”夏想心中怒火中烧,知道事情还另有隐情。

        “据医生说,沈关西死于运动过速引发的心肌梗塞,在现场发生了许多蓝色的药丸。郭美和红丽都吓傻了,没有多想就报了警,结果事发小区都传开了……”

        梁秋睿还没有汇报完毕,章国伟就急匆匆敲门进来,上来就说:“夏书记,我提议立刻召开办公会,讨论沈关西同志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光荣事迹的定性问题。”

        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夏想怒极反笑,好一个章国伟,好一手掩人耳目颠倒黑白,他也没有打算将事情公开,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章国伟上就来就想定性?

        夏想暗暗冷笑,他才是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