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3章 酒少话长,心明眼亮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3章 酒少话长,心明眼亮

    作品:《官神

        范睿恒呵呵一笑:“朱睿乐同志从中青班毕业后,一直没有妥善安置……”他看了陈风一眼,又说,“倒显得省委好象不重视中青班的学员一样。”

        “主要也是机会不合适,范书记来燕省之后,在提拔干部上,一直大胆创新,敢于提拔年轻人,让燕省气象为之一新。”夏想的话,既是有所暗指,也是不着痕迹的奉承,身为上位者,都喜欢听好话,能及时奉送高超而免费的马屁,何乐而不为?

        曹永国含蓄地笑,陈风呵呵地笑,两人都不说话。

        也是,夏想和范睿恒讨论的是燕省的内部事务,陈风和曹永国现在不是燕省官员,不便对燕省的事务说三道四,保持沉默是最佳的选择,而且他们和朱睿乐也没什么交集。

        夏想其实很清楚,范睿恒心中已经拟定了人选,就是朱睿乐。现在却当着他的面含蓄提出来,很明显,是要给他一个面子,还是天大的面子。

        因为范睿恒显然知道他和朱睿乐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而且用意很明显,就是让他可以在朱睿乐面前落一个天大的人情,让朱睿乐认为是他在他的提拔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促进作用。

        范书记投桃报李,想必一是因为陈风和曹永国的联诀来访,二是和孙习民对他的拉拢不无关系。如果再非要加上一条的话,也和他现在和范铮关系不错,并且有意向范睿恒靠拢大有干系。

        身后站着两位正部级高官,一位是岳父,自不用说,一位是保持了近10年交情的陈风,范睿恒想必也心里清楚得很,夏想的上升势头,锐不可挡。

        而且还有即将提上日程的高配常委,尽管只是一种可能,但凡事宜未雨绸缪,范睿恒能拉拢了夏想,对他在面对孙习民咄咄逼人的攻势之时,也好再多一个同盟。

        关键还有,燕省新一轮人事调整之后,范睿恒和孙习民之间的力量也许会发生逆转,新任的省委常委立场不明,最终会和书记还是省长保持一致,尚在未知之中。

        如果范睿恒知道即将上任的省委秘书长肖远心已经和夏想通过了话,并且初步建立了联系,他就更会认定现在的英明决定。

        “朱睿乐同志,你也认识,夏想,现在是我们随意聊聊,说说你对朱睿乐同志的看法。”范睿恒对夏想的奉承也很受用,在他看来,夏想什么都好,就是不太爱拍马屁,其实他也挺会拍,就是拍得少。

        说是随意聊聊,夏想心里有数,他的话将会对朱睿乐的前途,产生重大的决定性的影响,也就是说,他此时的作用,堪比省委组织部长。

        或者更夸张一点,比省委组织部长的话,更能入得了范睿恒之耳,因为省委组织部长也没有机会更不一定有资格来范睿恒家中作客。

        说白了,范睿恒以征询加商议的口气要听取夏想对朱睿乐的看法,不但是高抬了夏想,也做给夏想身后的陈风和曹永国看。

        陈风和曹永国还是笑而不语。

        夏想微一沉吟,就说:“我和郎市的时候,和朱睿乐同志倒是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虽然不多,不过他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睿乐同志踏实肯干善于在复杂中的环境中,保持自己的原则不动摇,能始终坚定地做好本职工作,不受外界因素的干扰,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同志。”不能只说好,不说坏,是人就都有缺点,片刻的停顿之后,又说,“要说缺点也有,就是他有时不够灵活,认死理。”

        “呵呵……”范睿恒满意地笑了,夏想说了一通,还真是和他猜想的一样,替朱睿乐打了不少掩护。特别是最后一句,认死理——认死理是缺点,但反过来说也是优点,范睿恒提拔了朱睿乐,朱睿乐认死理就会成为他的嫡系。

        笑完之后,范睿恒一看时间:“开饭,开饭了。”

        坐在一起吃饭,范睿恒坐首位,陈风次之,曹永国再次之,夏想和范铮在末位作陪。

        陈风来到范家之后,一直话不多,现在他坐在范睿恒身边,算是机会来了,就向范睿恒敬酒:“睿恒,我敬你三杯。”

        范睿恒乐了:“陈风,你上来就三杯,力度也太大了一点。三杯酒倒是可以喝,但总得有个由头。”

        陈风哈哈一笑:“我敢敬酒,肯定早就想好了说法。第一杯,感谢睿恒对夏想一直以来的关心。”

        范睿恒端起酒,一饮而尽:“惭愧呀,我对夏想关心得不多。”

        陈风不接话,继续说:“第二杯,夏想以后的工作,还需要睿恒你多操心,多担待。”

        范睿恒又一饮而尽:“要是等你说出来,我才关心夏想,我这个书记就当得太不称职了。别说你要批评我,就是范铮也会对我意见。”

        范睿恒的话,也是意味深长,同时拉上了范铮,言外之意就是他和夏想之间可不仅仅是上下级关系这么简单,还有一份亲情和友情在内。

        陈风心明眼亮,当下哈哈一笑:“第三杯,我以我个人的名义敬你……”

        范睿恒伸手挡住了陈风酒杯:“陈老弟,话得说到明处,你来我家里,得我敬你才对。”

        “不对,不对。”陈风又挡了回去,“不管是在谁家,我敬你,是因为我有事情要求你帮忙,就看你喝不喝这杯酒了。”

        范睿恒大概猜到了陈风所求何事,他的目光闪动数下,忽然就问了夏想一句:“夏想,你说我该不该喝陈风的酒?”

        夏想知道话不能乱说,陈风敬酒,最后一杯是为了他的前程,事关重大,他身为当事人,说多了,显得不够持重,说少了,显得不够郑重,就想了一想,才郑重其事地说道:“陈市长是借花献佛,酒,本来就是范书记自己的酒。”

        “说得好。”陈风轻轻一拍桌子叫好,夏想的话确实很巧妙,意思是本来就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酒,是自家的酒香。人,是自己的人可靠。

        “既然夏想都这么说了,我再不喝,就过不了关了。”范睿恒一脸微笑,颇是心满意足的表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风敬完,曹永国也端起了酒杯,笑道:“我没有那么多说法,就敬范书记一杯酒。一杯酒就代表了一瓶酒。夏想在范书记手下当兵,没少让你操心,以后他做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替我批评他。我不在他身边,就请范书记多带他一程。”说完,他先干为敬,又说了一句,“尽在酒中!”

        范睿恒微微感慨地说道:“夏想呀,你有一个好领导,也有一个好岳父,可真是幸福。”

        夏想端起酒:“我也锦上添花,和爸爸一起敬范书记!”他也一饮而尽,又说,“范书记少说了一句,应该说,我还有一个好书记,还有一个好兄弟。”

        好书记当然指的是范睿恒,好兄弟自然就是范铮了。

        范睿恒也受到了触动,一饮而尽:“说得好,说得好,就凭夏想这一句话,我得喝两杯。”

        ……气氛,达到了融洽和**。

        尽管陈风也好,曹永国也说,只是说一些宽泛而没有具体所指的话,范睿恒也没有口头答应什么,但几人都心里有数,都知道陈风和曹永国两大正部级干部亲自出动,可不是为了喝范睿恒的一口酒,而是为了夏想的前途。

        两个关键的关卡!

        一是兼任市人大主任。

        由夏想兼任市人大主任,真正地将市委书记的权力落到实处,早在夏想初到秦唐上任之时,范睿恒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当时一是和夏想的关系还没有进一步融洽,二是事态也没有显得十分迫切,就暂时缓了一缓。

        结果就出现了刘杰晖卡脖子的事情。

        人大卡市委书记的任命,让市委书记的人事意图得不到落实,夏想受到牵制,省委也很没面子。

        市委书记是省委的脸面,是受省委委托主持一市全面工作的第一人,却让人大卡壳,范睿恒表面上不说,其实对刘杰晖也是颇为不满。

        但刘杰晖是老同志了,对老同志要照顾几分面子,省里也就暂时没有任何措施出台。

        虽然随后不久,刘杰晖就放行了夏想的提名,但还卡住了范进的提名。表面上是和范进过不去,实际在外面看来,还是在公然挑战整个市委的权威。市委常委会的任命得不到贯彻落实,怎么能体现出党管干部的最高原则?

        其实说实话,在范进第二次向省委建议由夏想兼任人大主任之时,范睿恒就在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找个机会将刘杰晖拿下,不能再任由刘杰晖在秦唐不是发挥余热,而是制造麻烦和后遗症了。

        如果说兼任市人大主任的难度还不算太大的话,范睿恒基本上有把握拿下刘杰晖,顺利扶夏想上位,而且又可以卖陈风和曹永国一个人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但范睿恒知道的是,仅仅是一个兼任市人大主任的事情,不值得两位正部级官员亲自出动,而且陈风和曹永国都先后郑重其事向他敬酒,所为何事,他心里岂能不清清楚楚?

        是为夏想高配省委常委。

        但范睿恒更清楚的是,夏想高配省委常委,是一把双刃剑,处理不好,有可能割伤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