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1章 长远精彩,眼下安排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1章 长远精彩,眼下安排

    作品:《官神

        张廉退下在即,夏想一瞬间就替陈洁雯想好了一个搭班子的人选。

        朱睿乐!

        趁梅升平还在,将朱睿乐提上去,以朱睿乐的城府和心机,牵制陈洁雯肯定不成问题。

        至于夏安,就还让他在铁县呆着,不能一有挫折就调走,保护得太周到了,很难长成大树。

        吃饭的时候,曹永国、夏想、张廉、夏安还有夏天成坐在一桌,席间边吃边谈,气氛倒也融洽。

        张廉好酒,不几杯就有了醉意,大着胆子敬了曹永国一杯,曹永国欣然干杯,让张廉十分开心,觉得面上有光。

        一般市长平常很少有机会见到省长,和省长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就更少了,能敬省长一杯也是荣幸。到了市长级别,眼界就开了,不会因为曹永国是西省省长就怠慢几分,因为到了省部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国家领导人,就算不升到中央,指不定哪一天一转身就回到了燕省担任了省委书记。

        快退了,能和一个省长一起吃饭,又和一个绝对前景大好的市委书记同席,张廉心情大好,就说了许多话,比如陈洁雯的种种,比如夏安被王略景仗势欺负,要退了,忌讳也没有那么多了,再仗着几分酒意,算是把单城的一些内情都抖了出来。

        夏想听了,眉头微微皱起,心里闪过许多念头。

        夏安不好拦着张市长,也只能闷头喝酒。他确实工作很受憋屈,心里也堵得慌,还真想有机会就调走,也好让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小人瞧瞧,他也不是等闲之辈。但老爸一再告诫他,不要事事都想着夏想,现在要多靠自己了。

        夏想当时靠谁了?人的路,终究要自己走,不是自己走出来的路,基础不扎实,也走不长久。

        夏天成现在比前沉稳多了,随着老大老二都当上了官儿,而且老大的官儿越做越大,成了市委书记,在他眼里,以前高高在上的单城市委书记和市长,也都不再那么耀眼了,是呀,他的亲家还是省长呢,那可是正部级干部。

        夏天成一辈子老实,就是认一个死理,在他看来,夏想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就是靠得踏实、认真,做人可靠,因此别看夏安当了县长,也就是古代的县太爷,他照样拿他的死理来教训夏安。

        也正是因为夏天成的固执,才让夏安没敢向夏想提起他被陈洁雯打压的事情。

        倒是许宁大有意见,认为夏天成偏向夏想,对夏安的前程不放在心里,还说她要亲自打电话给夏想,让夏想出面解决。明明是夏想惹下了祸事,如果不是夏想得罪了陈洁雯,陈洁雯也不用一到单城,就把气发到夏安身上。

        夏安一开始以为许宁就是说说气话,批评了她几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不料许宁还真打电话给夏想,不过夏想今非昔比,一般人的电话肯定打不到他的办公室,许宁打了之后,被办公室给拦下了,没有上报。

        后来许宁又问夏想手机时,夏安才知道真相,怒了,打了许宁一个耳光,警告她如果再胡闹,后果自负。

        许宁被打哭了,不过也老实了。夏安以前是有点怕她,但自从担任秘书之后,慢慢就直起了腰板,等当上县长之后,更是在家里威风多了。以前她父母个个都要对夏安指点两句,现在见了夏安,都陪着笑,不敢再乱提条件。

        因为夏安很反感她家里要求这个要求那个,有一次明令告诉她,如果她想让他早早在官场上摔一个跟头再也爬不起来,就让她家里在外面胡说胡吹好了。许宁才吓着了,忙告诫家里人,不要对外面乱说话,夏安仕途才刚起步,一阵风就刮倒了。

        倒是张兰心疼老二,几次提出让夏天成出面找夏想说道说道,让夏想出面帮帮老二,别让老二工作上这么为难。

        夏天成不同意,背着手,望着天,说了一句很有哲理味道的话:“你懂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能管得了一辈子?你看老大现在出息了吧?当初你还不想让老大留在省城,说是他一个人能干得了什么?你看他能干得了什么,他能娶省长的女儿,能当市委书记!要不是我,老大被你拉回单城,现在一个月能赚1000块钱不?”

        顿时说得张兰哑口无言,半天才不服气地回敬了一句:“你就是事后诸葛,嘴上说得好听。你自己怎么没本事去当个市委书记?”

        “市委书记怎么了?”夏天成哈哈大笑,“我是市委书记他爹,是省长他亲家!”

        ……夏天成并没有因为夏安一时的受制而生气,他现在看开了,夏想一步步走到今天,不也是经过了打磨?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磨,也难成大器。

        经历了世事沧桑的夏天成,老了老了,愈加心胸宽广,胸怀坦荡,什么都看开了。

        也正是因为老爸的坦荡和放开,才让夏想没有受到老家一些七拐八拐的亲戚的困扰,要不光是一些七大姑八大姨求他办东办西,就足够他头疼了。

        都是老爸帮他挡了驾。

        曹永国见夏想一家其乐融融,也是微微感慨,虽说曹殊黧当初嫁给夏想,他心里也觉得女儿是下嫁了,吃亏了,多少有点抵触心理。后来也是看夏想小伙子确实不错,而女儿又实在是喜欢夏想,也就没有勉强阻拦。

        现在看来,当时的决定还真是无比正确。如果非让曹殊黧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富二代或官二代,她是不是幸福还要两说,至少她不可能再找一个堪比夏想一样精英。

        官场精英!

        夏想的前程……就连身为省长的他也不免喟叹一声,四个字,不可限量。

        真正的不可限量,最终能到什么高度,他现在不敢想象,也不愿意多想,一想,就有点让人目眩。就算先不提长远,就是眼前有可能高配常委的提议,就让他有点既羡慕夏想的好运,又对夏想火箭一般的升迁速度,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33岁的省委常委,副省级,比号称国内官场神话的古秋实晋升副省还年轻了一岁。不要小瞧一岁的差距,有时官场上的一岁就是天地之差。

        曹永国有时也会忍不住想一个问题,似乎就从他认识夏想之后,他的仕途之路才突然之间顺畅了许多,莫非也是夏想给他带来的好运?

        官场中人,都相信运气一说,因为有时不相信不行。在邢端台担任西省省长的时候,大小安全事故不断,尽管处置得力而及时,还是因此连累了邢端台的仕途,因此他才平调到了齐省,而不是担任省委书记。

        但他上任以后,夏想偶而会打来电话,说是最近哪里出了安全事故,要他多注意一下。他就去排查,一查,还真是险之又险差点发生。几次排除了险情之后,他在西省任上,一直非常平稳地到了今天,比起邢端台在任时,顺当多了。

        夏想除了审时度势眼光奇准之外,也确实是运气好得惊人,就拿此次秦唐市委书记高配常委来说,完全是因为京唐港的兴建和首钢的东迁,让中央觉得有必要让秦唐市委书记提高级别,才能相应地负起更大的责任,有更大的自主权,好运,就偏偏又落到了夏想的头上。

        尽管曹永国也清楚,其中也有宋朝度长远安排的成分在内,但安排是一方面,有时机遇也确实非常重要。许多人赶不上的事情,就都让夏想赶上了,不服也不行。别的不说,就是夏想和关远曲认识,和古秋实结交,都是让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曹永国越想越是心惊,不算他在内,夏想现在结交的省部级高官,差不多都快上了两位数了,而且还是都能说得上话的,比他的人脉还广,不想还好,一想震惊。

        如果曹永国知道夏想在叶石生家中的遭遇,就不止是震惊了,而是张口结舌了——夏想没有透露半分他和总书记私下见面的事情,有些话不能说,稍微有点风声传出,他在总书记心目中的形象,就完全毁掉了,而且还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

        曹永国暗中打量夏想几眼,见夏想多了一丝成熟,目光沉静,表情沉稳,心中更加欣慰了。夏想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他也不敢多想了,能走多远是多远,但眼下,在高配常委的事情上,他初五过后就回京,要替夏想精心运作!

        自己的女婿,又是曹家全部的希望所在,他不百分之百用心支持怎么成?想想这些年来,其实在夏想的升迁之路上,他还真没有帮他什么,这一次,他要竭尽全力助夏想一次!

        ……在单城只呆了两天,夏想和曹永国就动身返程了,事情太多,不能久留。

        夏安心里有了底,知道夏想还是一心向他,也就放了心,心里也大概知道了年后单城的人事变动,会朝着他有利的方向发展,新任市长,有可能是哥哥的关系,而且听说还很有手腕,他就十分期待。

        回到燕市,夏想也没有休息,直接打电话给范铮,范铮热情邀请,并说:“曹省长方便的话,也一起过来,我爸说,想和曹省长喝两杯。”

        夏想原以为岳父不会去,不料曹永国一口应承:“好,就去。”

        更让夏想没想到的是,陈风也来到了燕市,并且上演了一场三巨头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