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9章 心胸狭隘,冤家路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9章 心胸狭隘,冤家路窄

    作品:《官神

        陈洁雯今年过年,事情特别多,所以没有回京城。

        从天泽平调到单城之后,她多少有点气不顺,当时本想运作到京城担任一个副部长,却没有成功,最后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来单城担任市委书记,过度一下,再等机会,二是到省人大担任副主任,退二线。

        陈洁雯思忖再三,还是觉得她还有机会,她还年轻——官场中人,到了59岁也认为自己还可以再发挥光和热,都想鞠躬尽瘁累(赖)死在位置上——认为还可以再赌一把,就接受了前来单城上任市委书记的事实。

        事实上,陈洁雯还觉得很委屈了她,毕竟她在正厅的年头不短了。

        本来她走之后,还以为夏想能顺利接任书记,没想到竟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刘会人担任了天泽市委书记,可把她高兴得不行,足足开心了半年之久。一想起夏想被一个没资历二没能力的书记压在头上,她就觉得心中无比的畅快。

        夏想也有今天?她每次遇到不高兴的事情,一想起刘会人,就会心情舒展许多。

        谁知一年不到,夏想摇身一变,竟然成功从天泽脱身,成为秦唐市委书记,就让陈洁雯如遭雷击,差点没气得晕过去,暗骂省领导都被蒙蔽了双眼,怎么能让夏想去担任燕省第一经济强市的一把手?

        夏想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资格?

        陈洁雯不服归不服,后来仔细一分析整个事件,才恍然大悟,才知道原来她的政治智慧和宋朝度相比,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早在调她离开天泽之时,别人就已经想好了三步棋,而她却只看出了一步。

        不能比,真不能比,宋朝度心机太深,夏想又贼精,他们两个人联手,天衣无缝,一般人都应付不了。

        幸好,宋朝度离开了燕省,他再是省委书记,也管不到她一分了。夏想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秦唐比天泽还复杂,一个章国伟一个牛林广,足够让他头疼了。

        最好让他败走麦城,让他在市委书记任上碌碌无为,在考评上获得差评,想再晋升一级,就难上加难了。

        而且陈洁雯又分析了一下省里的局势,感觉夏想在省委的关系网大不如以前了,先是范睿恒和夏想的关系,不远不近,然后是谭国瑞对夏想敌意很深,再有孙习民似乎对夏想也很感兴趣,但在夏想没有靠拢之后,孙省长对夏想一改拉拢的策略,准备出手打压了。

        再加上年后梅升平调走,夏想在省里再失去一大支柱,以后他还凭什么在燕省立足?是秦唐市委书记又能如何?没有省委的支持,再在秦唐无法打开局面,书记一任失败的话,会在履历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污点。

        陈洁雯就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坐等夏想在秦唐的失败。

        单城市的经济结构比较完备,在上任书记王肖敏的治理下,基本上一切都步入了正轨,陈洁雯上任后,只需要延续相关政策就可以了。她也是识趣,没有一上来就推行所谓的新政,因为她清楚在经济方面,她没有什么见解。

        如果好好的一个单城在她手中,经济倒退,增长滑坡,省里不批评她,她自己就没脸再提出上进了。因此,她需要只是守成即可,而且她在单城也抱着呆上两年就走的心思,并没有真正用心。

        时间不多了,她年纪大了,在单城如果做到届满,说不定真的没有机会晋升到副省了。

        今年过年,本想一早回京城,乘机再活动活动,烧烧香,拜拜门,没想下面一个矿区出现了重大安全事故,她只好亲自坐镇指挥,一连忙了两三天,才算处理完毕。

        心里就憋了一肚子气,好好的一个春节被搅了,她不恼羞成怒才怪。因此她风尘仆仆地从矿区赶回市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傍晚了,她又累又饿,就靠在后座上打磕睡。

        一边迷糊,一边还想着怎么处理相关责任人,忽然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她猝不及防之下,猛地向前一扑,头就撞在了座椅上。

        陈洁雯顿时心头火起,怒道:“老区,你怎么开的车!”

        司机区阳修,和坏人欧阳修的名字相近,但却长得不但不坏,还一脸的苦大仇深,老实巴结得跟一头牛一样,被陈洁雯一训,吓得话都结巴了:“陈,陈,陈书记,不怪我,前面的警车突然停车,我还差点追尾。”

        陈洁雯喜欢讲派头,一出门就要警车开道。

        陈洁雯大怒:“谁敢挡道?赶紧让开,耽误大事。”

        在单城的地盘上,还有人敢挡她的路,真是反天了。

        陈洁雯一怒,秘书李迪坚赶紧下车去处理。陈书记最近脾气有点古怪,得让着点,没办法,更年期的老女人,有点神经质再正常不过。

        李迪坚小眼睛,小鼻子,小脸盘,乍一看,面相有点滑稽,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长相很有特色,就会让人想起一句话——大忠似伪和大奸似忠,就是说李迪坚是典型的两面人。

        李迪坚一下车才发现,现场已经乱成了一套,有一辆车正和前面开道的警车迎面对撞,将警车撞得稀烂,对方的车却没多大事。

        警察从车上下来,气势汹汹要冲对方理论。为市委书记开道,当然理直气壮了,又是在单城的地盘上,还不是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其实也不能怪对方,正是傍晚时分,是人的眼睛最恍惚的时候,而且又是十字路口,警车闯了红灯,而对方的车正常行驶要左转,结果警车速度过快,就对撞了。

        两名警察过去,对方车上下来一人,明显是司机,神色不善:“你们的车赶紧让开,不要挡路。”

        警察一听就火了,好嘛,撞了给市委书记开道的警车,还敢耍横,知不知道单城归谁管?归陈洁雯陈书记。

        警察就十分气粗地说道:“知道后面是谁的车不?陈书记的车,单城市委书记!你们胆子不小,西省的牌照敢挡市委书记的道,敢撞警车,行了,你们不是有急事吗?今天别想走了,单城市公安局欢迎你!”

        说完就呼叫了起来:“光明路口发生事故,马上派人过来,再来一辆拖车。陈书记的车被挡道了,要快!”

        夏想一行一共四辆车,前面一辆开道,后面一辆有萧伍和随行人员,最后两辆是他和曹殊黧一家,以及岳父、岳母和曹殊君小两口。

        见出了事故,夏想下车,来到前面,见警察一脸耍赖,不由心中不喜,平常也就算了,他不愿意和他们一般见识,现在是过年,不想闹不愉快,他就直接报出了单城市长的名字:“我和你们市长张廉是朋友,如果有必要,可以让张市长过来处理。”

        警察瞪了夏想一眼:“你谁呀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张市长是你随便指挥的,再说张市长回老家过年去了,不在市里,你认识也没用。”

        语气之中透露出对张廉的不怎么尊重的意味。

        夏想一想也是,张廉年后就退了,在单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了。再一想,不是冤家不碰头,市委书记是陈洁雯,好象后面的车还是一号车。

        “陈书记也在?”夏想就又说,“那就请陈书记下车,说说话。”

        以他的级别,回家省亲就算没有惊动当地政府,一般而言书记和市长知道之后,稍微有点交情或会做人做事,都会露面,毕竟夏想是秦唐市委书记,大市和一般地市还是分量大不一样。

        所以他不主动过去,请陈洁雯主动过来,也符合官场礼仪。

        再说有曹永国在车上,以曹永国正部级高官的身份,陈洁雯必须下车迎接,就算曹永国不是燕省的省长,但省长就是省长,就算遇到孙习民,出于礼节他也要下车相迎。

        何况陈洁雯!

        正好李迪坚走了过来,一听夏想的口气不太对,很拿大,他被陈洁雯训惯了,也习惯了训别人,上来就说:“你有什么资格请陈书记过来?就算你走过去,陈书记也不会拿正眼瞧你一下。”

        开道的车是曹永国的人,虽然夏想是曹永国的女婿,但他们只听曹永国一人的命令,对于夏想被人指责,不予理会。

        萧伍下车过来,上来就怒了:“你是什么个东西,敢对夏书记无理?赶紧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警察有了李秘书撑腰,底气更足了,正想在陈书记面前表现表现,也好升升官,就伸手拿出手铐,要铐萧伍和曹永国的司机,还有夏想。

        曹永国终于动怒了,在车内冷哼了一声:“胡闹!”

        曹永国话音刚落,从开道的车上立刻下来四人,动作齐整,四人向前,两人对付一个,将两名警察全部拿下,并且反绑了两手,直接铐上!

        李迪坚傻了眼:“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他看出了哪里不对,因为对方太冷峻了,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士。

        开玩笑,曹永国是正部级,是省长,要配警卫员的,司机和警卫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军人!

        陈洁雯在车里坐不住了,刚才离得远,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等她定睛一看是夏想站在场中,再看到几名专业的警卫之后,顿时打了个激灵,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