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4章 狗急跳墙,人急烧香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4章 狗急跳墙,人急烧香

    作品:《官神

        夏想还没说话,没有跟随谭国瑞一起离开的省人大副主任卢国远忽然开口了:“领导也是人,也会犯错,有了错误就要指出,有什么不对?夏想同志,你批评范进同志,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众人都又惊呆了,卢副主任既然和谭副省长一同来访,肯定和谭副省长关系不错了,他怎么会在谭副省长离开之后,继续就谭副省长所犯的小错揪住不放?

        正当所有人都不解的时候,卢国远却又说道:“谭省长不过是记错了一个地名,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会当一回事儿?刚才是省委来电,就秦唐市委宣传部的提名人选征求他的意见……你们不要小题大做,好了,好了,该吃吃,该喝喝。”

        算是帮谭国瑞圆了场,尽管圆得不太圆,总比没有强。不过卢国远说话的时候,目光在范进的脸上扫了数次,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如果说卢国远的目光还不算什么的话,刘杰晖很是惊讶加不满的目光落在范进的身上,就颇有点让人猜测刘杰晖和范进之间的对峙,是不是也影响到了今天发生在宴会上的一幕?

        都猜对了,范进向谭国瑞发难,不仅是因为谭国瑞是章国伟的坚定支持者,还因为谭国瑞从中作梗,反对夏想兼任人大主任!

        范进在省委的关系告诉他,省委方面也曾经研究过夏想兼任市人大主任的问题,谭国瑞坚决反对。

        当然以上还不算主要原因,根本的根源在于谭国瑞和范进在省委的后台是死对头。范进此举,一为作秀为后台看,二为向夏想释放强烈的善意,为夏想兼任人大主任以后的走近,埋下伏笔。

        最后宴会众人也吃得没滋没味,草草结束了事。

        第二天,谭国瑞缩短行程,只简单地走马观花视察了一些地方了事,当天下午就返回了省里,来了一次虎头蛇尾的视察。

        此次视察,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不是谭省长的文采,也不是范进当众揭露谭省长的纰漏,更不是谭省长和章市长一唱一和故意让夏书记难堪的种种轶闻,而是夏书记在宴会上第一次冲章市长拍了桌子。

        夏书记自从来到秦唐之后,执政风格一直温和,和章市长矛盾肯定有,但一直不太明显,也没有公开。宴会上夏书记突然发作,不但拍了桌子,还呵斥得章市长无话可说,就迅速在秦唐大小机关风传开来。

        难道说,夏书记真要在秦唐压制章市长一头了?

        两任书记都没有拿章市长怎样,夏书记又怎么有这份本事?

        但传闻传得一板一眼,人人说起来就如同亲眼目睹一样,说是夏书记一拍桌子,当时就吓得章市长一哆嗦,连酒杯都打了,然后夏书记声色俱厉地如同班主任批评学生一样,训得章市长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更不用说顶嘴了。

        许多墙头草一样的人物就决定向夏书记靠拢了,就认为夏书记已经初步在秦唐巩固了势力,树立了权威。

        章国伟的亲信和嫡系,大部分人对传闻并不深信,也知道官场上的事情,表面上的低头是迫于权势和级别,暗中的较量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不过消息传到章国伟的耳中之后,一向伟光正的章国伟章大市长,终于恼羞成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把他心爱的一方砚台砸碎了——其实夏想冤枉章市长了,章市长确实喜欢书画,也收藏了不少,也以文人自诩,虽然他确实不知道曹操在哪里观的沧海,但并不影响他附庸风雅的高尚情操。

        此事之后,秦唐市委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具体是哪里变化,让谁说,谁一下也说不清楚,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后来还是任海风琢磨过了味儿,变化在于,范进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有走近的趋势。

        书记和副书记如果意见统一,将会在人事问题上给市长和组织部长以极大的压力和牵制,书记压制市长,副书记压制组织部长,是必胜之局。

        任海风不免心中闪过一丝忧虑,尽管他也清楚范进精明过人,不会一心紧跟夏想,但如果想在市委对夏想形成有效的包围和牵制,就必须团结范进。

        他就考虑是不是有必要劝劝章市长,让刘杰晖卡卡就算了,该放就放,别逼得范进太急了。

        狗急跳墙,人急烧香。

        任海风就敲响了章国伟办公室的门。

        一进门,就看到了章国伟的桌子上的狼籍一片,再看章国伟的手掌都流血了,他就半是埋怨半是关心地说道:“章市长,我可要批评你了,好好的一方砚台砸了就太可惜了,要是送给秦唐大学的教授,又是一起支教的佳话。”

        章国伟最喜欢听任海风以关切的口吻的假装的批评,笑了:“一只蚊咬了我,拍蚊子时,不小心拍碎了砚台,怪可惜的。”

        大冬天的哪里有蚊子?任海风也不点破,只是笑:“赶紧弄个创可贴,别感染了。”

        章国伟凡事喜欢自己动手,也没叫秘书易衍,自己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个创可贴,任海风就上前帮他贴上。一边贴,一边以商量的语气说道:“章市长,叶凡的任命总悬着也不是个事儿……”

        任海风又习惯性地省略了,他的任点点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我也寻思着再和老刘沟通一下。老刘最近有点怪,说不通。”章国伟也从最近范进和夏想走近的迹象中察觉到了危机,也清楚事情的症结在刘杰晖身上,但最近刘杰晖气不顺,马匀差点被废了手,还逃往了国外,他不找人出出气,也难受。

        “我听说,范书记已经向省委反映问题了,还提议为了秦唐的安定团结,还是由市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最好……”

        “屁话!”章国伟一想起范进在宴会上阴阳怪气的表现,就又火了,一掌又砸在桌子上,“他算老几,一个市委副书记,还要向省委提议替换正厅干部?太自不量力了。”

        道理是不错,但章国伟也知道范进在省委也有后台,向后台私下里提议,也不算什么大事。谁都有建议权,关键还是要看后台的支持力度。

        或者说,要看整个省委对秦唐局势的认知和判断。如果一个常委提,省委不重视。两个常委提,省委还不重视。三个常委提,省委就必须重视了。

        再如果,再加上夏想亲自去提,省委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再如果,人大确实卡住市委常委会的任命决定,不将市委常委会的决策放在眼里,一次两次还行,次数一多,时间一长,省里也会很不高兴。

        是该解决问题了,章国伟也顾不上手上钻心的疼,又冷静了下来:“这样,海风,你打电话给杰晖,今天晚上一起坐一坐,商量一下下一步。”

        “要不要我先和范书记接触一下……”任海风眼睛闪动之间,心思又转了转。

        “先不要了,先和杰晖沟通了再说。现在问题卡在叶凡的任命上,我也没想到范进反应会这么激烈,一个叶凡,值得他这么做?应该还是其他方面的原因。先和杰晖商量了再说。”

        章国伟心中对范进还有气,不愿意现在就让任海风出面,以免让范进以为他主动示好了。

        章国伟不知道的是,他失算了,因为没有提前和范进沟通,结果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三天后,从省委正式传出消息,经省委同意,省委组织部任命傅晓斌为秦唐市委宣传部长。

        此时距离春节放假已经不足一周了,谁都以为也许节前不会有任命下来了,没想到,省委在此时宣布了任命,就给人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到底是哪里不对?

        确实是不对!

        因为傅晓斌的任命虽然下来了,但却只是市委宣传部长,而没有确定市委常委的任命!

        先任命职务,然后再任命为市委常委的情况,也有,但不多见。一般出现这样的情况,多半是人选资历欠缺,或是任命过于仓促,或是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秦唐市委宣传部长的职务,从空缺到任命,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了,肯定不是时间仓促的问题。

        夏想猜测到了问题的所在,傅晓斌是梅升平的提名,确切地讲,是他的意图。只通过市委宣传部长的任命,而没有同时宣布任命傅晓斌为市委委员、常委,问题应该还是出在孙习民身上。

        孙习民初来燕省不久,就在人事问题上表现出强势的一面,估计如果不是梅升平足够强硬,傅晓斌将会空手而过。

        不过孙习民竟然能阻挠傅晓斌一步到位,他在省委人事问题上的发言权,倒比夏想想象中更有分量。

        或者是,范睿恒做了让步?

        不等夏想打电话过去,梅升平的电话就主动打了过来。

        “夏想,常委还是跑不了的,不过要到年后了。我也要适当让让步,孙省长太坚持了,他毕竟是省长,面子还是要留上几分的。”梅升平说得似乎很轻巧,但语气多少有点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