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45章 正反两手,借枪打狗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45章 正反两手,借枪打狗

    作品:《官神

        如果说章市长卖车给秦唐增加了许多谈资和笑谈之外,又提升了章市长的个人形象的话,更多的让百姓感受到的是章市长的亲民,而另一件事情百姓知道的很少,但却在市委机关引发了众多议论和猜测,并联系到孟天元的强奸案件,顿时让秦唐的局势,平添了一丝紧张的气息。

        首先是天泽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一九带队前来秦唐,和秦唐市公安局接头,就金刚实业有限公司和天泽的天下实业公司的经济纠纷事宜,进行取证和调查,同时,就天泽市发生的一起伤人案,向诸葛霸道发出传唤,要求他配合调查。因为有证据表明,诸葛霸道当时在现场,有作案嫌疑。

        因为是副局长带队前来,秦唐市局也必须是副局长出面,对等接待。但黄得益听到对方来意之后,一下就明白了是夏书记的授意,或者说,是夏书记的手笔,他就立刻亲自出面接待了刘一九,在刘一九出示了相关文件证明之后,当即向金刚和诸葛霸道发出了传唤令。

        公安机关在省公安厅的领导下,是一个系统,各地市局虽然互相独立,但之间的联系也非常密切,因为办案经常需要跨区域合作,你配合别人的工作,别人才会配合你的工作,有来有往才有路好走。

        更何况刘一九一来,就找金刚和诸葛霸道的麻烦,黄得益正求之不得。

        刘一九为人很直爽,有一说一,和黄得益一碰面,一番交谈下来,两人很对脾气,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又谈到了夏想,黄得益听了出来,刘一九别看一副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样子,但他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起夏书记,他连连感慨说是他遇到的最好的领导。

        黄得益和夏想认识时间还短,感触没那么深,但听刘一九一说,也深信夏想的为人确实不错。

        然后就谈到了孟天元的强奸案件,刘一九哈哈大笑:“我当年在天泽的名言是‘强奸不如去嫖娼’传颂一时,夸我的骂我的,海了去了。夏书记还敢大胆信任我重用我,就让我十分感慨,夏书记确实是一个有胆有识的好领导。”

        黄得益眼睛亮了,他一下猜到恐怕夏书记授意刘一九来此,不仅仅是借助外围的力量来敲打金刚和牛林广这么简单,还有化解孟天元强奸案的深层想法在内。刘一九听说是破案高手,在天泽名气极大,而且在省内的公安系统也都知道天泽公安局有一个刘一酒,号称一杯酒,破案有。

        刘一九行事放荡不羁,不按常理出牌,但他破案率高,出手犀利,往往能于平常处有惊人的发现。

        黄得益想通此节,当即将孟天元的强奸案向刘一九做了通报,刘一九听了,没有说话,想了一会儿,提出要看录象。

        黄得益就放了录象给刘一九看。

        刘一九看完录象,还是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后他又独自一个人连看了三遍录象。

        事有凑巧,正好周鸣雅有事来到市局,要再做一个笔录,刘一九听说了,笑嘻嘻地说道:“黄局,我来会一会周鸣雅,怎么样?”

        黄得益有点犯难,刘一九再是副局长,也是天泽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还管不到秦唐辖区的案子,他能传唤金刚和诸葛霸道,是因为两人被当地的人告了,和当地的人发生了纠纷,而周鸣雅的事情和天泽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刘一九掺和进来,违反规定。

        刘一九却说:“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要不,我旁听成不?只旁听,不发言。”

        黄得益只好答应了。

        周鸣雅穿一身白衣羽绒服,小蛮靴,长发,和周鸣宏有几分相似,但眉眼之间透露出几分轻浮之意,走路的时候,也是左右扭动,如风摆杨柳。刘一九只打量了她几眼就认定,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

        刘一九是何许人也,他见多识广,曾经只身深入毒穴,和毒贩做殊死斗争,也曾假扮成嫖客,端掉过无数个卖淫窝点,他的眼光之准,一般人无法与之相比。

        周鸣雅按照程序做过笔录之后,还打量了刘一九一眼,被刘一九一脸的沧桑吸引了,不由多问了一句:“这位警官是谁?怎么以前没见。”

        “你见过我才怪了。”刘一九嘿嘿地笑了,笑容很古怪,“听说你被强奸了?”

        “是呀,请警官为我做主。”周鸣雅不知怎么对刘一九很感兴趣,眨眨眼睛,装可怜。

        “为你做主没问题,不过你得配合我做一件事情。”刘一九笑得更神秘了,拿出一个钢笔,拨下笔帽,将钢笔递给周鸣雅,他右手拿着笔帽,“来,帮我套上笔帽。”

        周鸣雅不解其意,不过还是照做了,她拿着钢笔向前一送,刘一九拿着笔帽的手就一闪,躲到一边,她再送,他再闪,连捅几次都没有成功,周鸣雅泄气了,将钢笔向桌上一放:“你闪来闪去,怎么可能进得去?”

        “就是!”刘一九一拍大腿,伸手拿起钢笔,两手配合合上笔帽,“你不配合,孟天元怎么能进得去?哪里是强奸,分明是通奸!”

        周鸣雅才知道上了刘一九的当,不干了:“我说这位警官,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当时被孟天元绑在床上,他才得逞了。要不是绑着我,我也会激烈反抗。”

        刘一九却突然跳跃性地问了一句:“他强奸你的时候,有没有戴避孕套?”

        “没有。”周鸣雅回答得倒是干脆。

        “真没有?”刘一九忽然得意地笑了,“录象带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周鸣雅愣住了,歪着想了一想:“当时我情绪激动,哪里记得清楚?现在想起了,是戴着的。”

        刘一九“啪”地一拍桌子,声色俱厉地说道:“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周鸣雅惊呆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歪理邪说,张了半天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半晌才想起了什么,问黄得益:“黄局,他到底是谁?简直不可理喻,不要以为我是法盲,我要投诉他!”

        黄得益忙从中说好话,打圆场,周鸣雅是周鸣宏妹妹,不是阿猫阿狗,可以随便吓唬。刘一九也真是,以前的名言是“强奸不如去嫖娼”,现在又发明了一句“戴避孕套不算强奸”,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好说歹说总算把周鸣雅劝走了,黄得益想埋怨刘一九,又不好开口,毕竟不熟,而且刘一九和夏书记关系又不错,他还真开不了这个口。

        好在刘一九在随后规矩了许多,至少在对金刚还算有礼貌,例行问话之后,只让金刚说明了情况,就放人了。

        诸葛霸道却一直没有出现,显然是托大,不将天泽公安局放在眼里,刘一九就怒了:“黄局,如果诸葛霸道再不主动过来,我可要带人去抓人了。”

        黄得益看了出来,刘一九有点蛮横的劲头,说抓人还真敢抓,说不定还能大闹一场,他身为秦唐市公安局长,就颜面大失了,只好劝刘一九再等等,然后让人打电话再催诸葛霸道赶紧过来。

        面子是相互的,如果刘一九真以协助调查为由,将诸葛霸道抓走,关到天泽拘留24个小时,诸葛霸道也没有办法,因为刘一九按规矩办事,有权力请诸葛霸道到天泽协助调查并且将他滞留。

        没想到,诸葛霸道在黄得益的再三邀请下,还是迟迟不露面,不但不露面,连回应一下都不肯,真够拿大的,连黄得益也火了。

        刘一九来的时候带人不多,也就是七八个人,又等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一拍桌子,带上警察直奔中天实业的总部而去,黄得益也没拦着,反而派了两辆警车护送。

        刘一九前脚刚走,郎市公安局副局长英成也带了一队人来到秦唐,就金刚实业有限公司和郎市一家商贸公司的贸易纠纷事宜,提出要求金刚实业的负责人出面协助调查,澄清事实,同时提出诸葛霸道和郎市一起雇凶伤人案件有关联,也以郎市公安局的名义,向诸葛霸道发出传唤。

        黄得益倒吸了一口凉气,牛,夏书记真牛,也只有夏书记才有这样的魄力,直接出动了两地的市局力量,直接对金刚实业和中天实业进行围堵,好一招围魏救赵之计。

        不,也可以称之为敲山震虎。

        关键一点,更让黄得益佩服的是,两市出动的全是副局长的重量级人物,秦唐方面不重视都不行,尤其是让他更为服气的一点,对方手中都掌握了金刚和诸葛霸道的一些证据,虽然可能不太充足,不足以将金刚和诸葛霸道抓捕,但敲打加羞辱就足够了。

        英成一听刘一九已经带队前往中天实业而去,他就留下一人在市局等金刚,也带着七八人前往中天实业而去。

        黄得益忙得不可开交,迎来送往,秦唐市公安局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他也清楚的是,市局的异动已经传到了市委方面,估计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

        确实,两地公安局联动,剑锋所指之处,全是金刚和诸葛霸道,用意不言而喻,更有知道内情深知诸葛霸道和夏书记之间有过什么冲突的知情人士,就更加揣测此次事件绝对是一次借枪打狗的大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