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95章 人心所向,权力所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95章 人心所向,权力所在

    作品:《官神

        所谓走一下程序,就是要过市委办公厅备案,也表明了夏想身正不怕影子斜。梁秋睿喜忧参半,他本想将事情做到私下,但做到明处能留下小葵,也算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当晚,小葵就住进了家中。夏想的房子是三居室,空房间很多,小葵就挑选了一个向阳的房间住下,和夏想的卧室隔了一间房。

        夏想回到书房看了一会儿书,批阅了半个小时文件,听见外面小葵忙来忙去的声音,推开房门一看,吓了他一大跳。

        房间几乎全部规整了一遍,不但沙发重新摆放了位置,连几盆花也被挪了地方,而且所有的角落都擦得光亮照人。小葵也挺有眼光,经她一规整,整个房间不但显得亮堂了许多,也让人觉得舒畅了不少。

        家中有一个女人就是不一样,夏想微微感叹,又看沙发挺沉重的,小葵居然一个人能挪动,一个女孩子倒是力气不小,他就夸了一句:“小葵挺能干,不错。”

        小葵换了一身衣服,乍一看,有点象宾馆服务员的穿戴,仔细一看,该收腰的地方收腰,该突出的地方突出,更显得她如饱满而成熟的向日葵,而且还是成熟季节的向日葵,夏想心中暗骂,设计这种衣服的人,真是没安什么好心。

        好在他虽然年轻,正是男人激情的年龄,不过作为一个在花丛之中历练已久的男人来说,在他眼中,小葵健美是健美,却如一个妹妹一样让人垂怜,而不是心生邪念。

        小葵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没请示夏书记就自己做主规整了房间,您不骂我就是好的了。”

        夏想说道:“没关系,除了我的书房之外,其他房间你随便收拾。”

        直觉告诉夏想,小葵也是有心机的女孩。

        第二天一上班,梁秋睿就早早来到办公室向夏想请示一天的工作安排,他的态度比昨天亲切多了,和夏书记之间多了一个纽带,自我感觉良好了不少。

        梁秋睿很清楚市委秘书长的职责所在,如果秘书长不受书记的重用,不但会权力大大的削弱,还有可能完全陷入繁琐的机关事务之中,不被委以重任。秘书长的工作就是承上启下,书记不赏识的话,就只能启下而不能承上了,不能承上对于官场中人来说,就意味着断绝了上升之路。

        汇报完工作,请示完夏书记一天的工作安排,梁秋睿很聪明地没有再提小葵的事情,转身要走的时候,夏想叫住了他。

        “秋睿,准备一下下午书记办公会的材料。”夏想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梁秋睿,又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句,“秘书长的工作好做,也不好做,心思太多了,做事情容易分心。心思太单一了,做事情又会顾此失彼。”

        梁秋睿明白夏书记虽然暂时收留了小葵,但对他昨天的举动还是十分不满,梁秋睿不敢多说,只连连点头。

        身为一把手,要掌控大局,就要有恩威并施之道。书记就是要会识人用人,人心所向,就是权力所在。

        夏想决定利用小葵为契机,彻底收服梁秋睿为他所用。梁秋睿细心有,耐性有,笔头的功夫也不错,虽然心思多了一些,但作为一个秘书长的角色,也可以理解。既然他有投诚之意,夏想就要有收纳之心。

        收纳,也要讲究一个策略,要让梁秋睿知道他的秉性,才好在以后的工作中,达成默契。

        梁秋睿走后不久,常公治现身了。

        50岁的常公治微胖,一脸富态相,常年的纪委工作没让他表情严肃,一脸黝黑,反而满面红光,时刻笑容满面,倒让他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纪委书记。

        大部分纪委书记都喜欢板着脸,可以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神秘和威严,不过常公治的笑容一般人也不敢直视,许多人都背后叫他笑面虎。

        微笑的老虎比阴冷的狼更吓人,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笑容背后露出一把寒光逼人的刀。

        常公治一进门就先笑了一气,说了几句闲话,关心地问夏想的生活是不是习惯,不习惯的话,找老梁说理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他和梁秋睿关系还不错。

        然后就又转到了正题,说起了下午书记办公会的事情,常公治就拿出了一份材料,请夏书记过目。夏想仔细批阅之后交给了常公治,说了一句:“就么定了,会上再和章市长具体讨论一下。”

        常公治答应着,转身走了。目送常公治的离开,夏想心想,第一局虽然成败并不重要,但却是开篇,事关章国伟是否计谋得逞。实际上就算他退让一局也无所谓,来日方长,一时得失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夏想是拿第一局来考验梁秋睿的办事能力,向他靠拢的程度以及秦唐市委主要党政领导的立场和倾向。

        下午一上班,书记办公会就如期召开。由徐子棋依次通知了章国伟、范进、常公治、任海风和梁秋睿。

        梁秋睿第一个到,到了之后,就帮徐子棋安排座位,因为是书记办公室,按党内职务排名。排好座位之后,他又忙前忙后地和徐子棋一起摆放茶水。

        范进第二个到。

        范进到了之后,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看材料。

        常公治第三个到。

        常公治一到,本来安静的会议室就热闹了起来,全是他大着嗓门说话的声音,不管是打招呼,还是问问题,他的声音就低不下来。

        等到夏想坐到主位以后,章国伟和任海风还没有进门,夏想一脸镇静,就和范进、常公治、梁秋睿扯了几句闲篇,说到了秦唐的天气,和天泽作了对比,又谈到秦唐的旅游,反正似乎是无话不谈,其实还是无不围绕着秦唐市的发展。

        又等了一会儿,梁秋睿坐不住了,抬手看了一眼表,站起来说:“我去看看章市长。”

        他转身走到外面,一边走,一边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上楼,从组织部长办公室路过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章国伟和任海风正在里面碰头。

        梁秋睿才不会打电话催促章国伟,他不归章国伟直接领导,但章国伟也是二把手,如果催促电话打过去,说不定就会惹章国伟不高兴了——秘书长难当就难当在这里,以前开会的时候,章国伟总迟到,方进江书记和艾成文书记都让他催促过,他吃过亏。

        路过门口的时候,梁秋睿假装接电话:“徐秘书,我马上就下去,人都到齐了?好,这就到了。”

        章国伟和任海风都听到了,对视一眼,也收拾东西下楼。

        梁秋睿提前一步回到书记办公会,一进门就听见范进略带讥讽的语气说道:“章市长习惯迟到了,夏书记要入乡随俗,适应一下秦唐市委的时间观念,有时候我也赞成慢工出细活的说法……”

        显然,慢工出细活之话肯定是出自章国伟之口。

        夏想只是一脸淡笑,不说话。任何一个班子都会有矛盾,身为上位者,要的就是充分利用班子成员之间的矛盾,平衡局势,把握方向,从而树立一把手的权威,才能对每一个人都形成有效的制约,引领秦唐市委大步向前。

        就象中央不希望一个省的班子太团结,省委不希望一个市的班子太团结一样,市委书记,也不会希望自己治下的市委班子都团结一心。

        都团结了,就体现不出来权力的巨大意志了。

        梁秋睿一进门,众人就知道章市长终于要现身了。

        几分钟后,章国伟和任海风一前一后,姗姗来迟。进门后,章国伟先是冲夏想一拱手:“抱歉,各位领导,我来晚了一步。夏书记,您要批评就批评我,只要不骂娘,怎么都行。范书记,你要骂我也行,只要不是背后骂,当面骂得再难听,我也得听。”

        章国伟的姿态总是做得很足,夏想很不喜欢他的作派,但又不好直接说让他不能如何如何,人家毕竟是市长,又比他年龄大,他就没接章国伟的话,说道:“人都到齐了,开会。”

        很明显,章国伟和任海风一起进来,就很说明问题了。

        任海风比较年轻,41岁,长得很粗犷,浓眉大眼,一看就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肩膀宽,额头宽,很孔武有力的形象。他进来后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似乎是沉默寡言的类型,和他的外表有点差距。

        夏想表现出了十足的耐性,等众人都坐下之后,才开口说道:“今天的议题有两个,一个是工商局副局长的任命,另一个是公车私用现象比较严重,人民群众意见很大,下面就这两个议题,同志们都谈谈看法。”

        夏想点题,下面就得由人开始破题,按照顺序,接下来就要由章国伟发言。章国伟当仁不让地接过了话:“工商局副局长的位置空缺了很久,都耽误了工商局不少工作,当然,市委方面也有客观原因存在,就不多说了,我认为刘大牛同志经验丰富,在市局人缘广,担任副局长比较合适。公车私用的问题,市政府起草了一份通知,一会儿就发给各位领导,请同志们过目。”

        章国伟破了题,就该由范进再接过话头了,范进一发话,就让夏想心中一动,局面,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