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9章 空中楼阁,审时度势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9章 空中楼阁,审时度势

    作品:《官神

        这……也太快了,夏想确实有些震惊。但一想还是没影儿的事情,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

        但他还没有正式走马上任就有人要高调送他一份大礼,到底是谁这么好心?

        夏想就说:“梅书记可不要吓我,我胆子小。现在心里还很没底,秦唐市可是燕省的经济中心,省里将这么一个重任压在我的肩上,我在感谢省委对我的信任的同时,还深感自身的不足……”

        梅升平挥手打断了夏想的话:“在我面前,别说虚头八脑的话……猜猜是谁的提议?”

        夏想眼前一亮:“孙省长?”

        梅升平很没形象地一拍大腿:“知道你就能猜到,哈哈,果然一猜就中。”说着,他又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地上快速地来回走了几圈,“孙习民,有意思,很有意思。夏想,你的考验来了。”

        夏想一脸无辜:“不关我的事情,梅书记,我只负责当上秦唐市委书记,做好分内事。只管埋头苦干,不管收成。”

        “这就对了,算你聪明。”梅升平喜笑颜开,“宋省长一走,过段时间等我再一走,你就得多靠自己了。不过转眼间,你也比以前壮实了不少,市委书记,不是说动就能随便动了。就算不高配常委,秦唐市也是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之一,因此你的名字,已经在中组部挂号了。”

        说着,梅升平又想起了什么,哈哈一笑,摆了摆手:“不能算吴才洋挂号,是中组部对重点干部的跟踪挂号。”

        “较大的市”是一个法律概念,是指除直辖市以外有立法权的城市,包括省会城市、特区城市和国务院特批的设区城市,秦唐市为燕省两大省域中心城市,在燕省的地位确实举足轻重,远非天泽市所能相比。

        他能担任秦唐市委书记,确实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梅升平和他说话,向来直接,不讲究什么转承起合,当然也是在他心情好时和两人之间没有矛盾冲突的情况之下。

        又聊了一会儿,梅升平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好了,时间到了,你是先见范书记,还是先见孙省长,你自己拿主意。”

        夏想习惯了梅升平的腔调,笑着说了一句:“我刚才正好遇到了范书记的秘书……”

        梅升平摇摇头,含蓄地笑了。

        先和范睿恒见了面,夏想又照例说了一套套话,范睿恒也是打了打官腔。例行官话说完,就又说了几句私人谈话。

        范睿恒倒没有说什么有用的话,无非是照例勉励几句,关系不远不近,比一般上下级关系要近一些,又比私交深厚的关系远一些,夏想也就把握好了一个度。

        然后就再去见孙习民,不见不行,孙习民毕竟是省长,而且他是秦唐市委书记,以后少不了要和省长打交道。不管孙习民对他有何谋算,他也必须面对。

        孙习民也是照例勉励加鼓励,全是冠冕堂皇的官腔,没有一句暗示和倾向,听得夏想也暗暗纳闷,他还以为刘程亲自打电话给他,是因为孙省长有额外的话要交待,没想到却是没有。难道说刘程不打电话,他就不去拜会省长了?

        夏想猜不透孙习民的用意,索性也不再多想。

        回家休息了半天——家中冷清得很,让他感觉不到生气,好在只呆了半天,晚上就和一帮朋友聚会,孙现伟、沈立春、冯旭光等商界的朋友,江天、钟义平、傅晓斌、黄建军等政界的朋友,都和夏想有过硬的交情,汇聚一堂,热闹非凡。

        燕市是夏想的大本营,他在燕市自然不愁吃请。

        第二天,又到燕市市委和胡增周、于繁然几位主要领导见了面,畅谈了一番,期间接到了陈风的来电,陈风对夏想的进步大感欣慰,同时也含蓄地透露他可能要动上一动。

        陈风再动,能去哪里?或者说,难道会进政治局?政治局委员名单已定,虽有补选先例,但现在没有空缺。再者以陈风的资历,应该没有这么快进政治局,最乐观估计,可能会担任某省书记,不会在山城接任书记。

        山城书记是政治局委员。

        和胡增周的见面还算气氛不错,夏想含蓄地问了一问胡增周今后的动向,胡增周没有深说,只说可能还在燕省之内。

        胡增周担任书记年头不短了,要么挪地方,要么升上去,不能再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呆下去了。官场上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是年龄不饶人,一年老过一年,年龄一到,就得让位了。

        谁都想赶在年龄到点之前,多干一番事业,多为党奉献光和热。换言之,是想在更高的岗位上多呆两年。

        胡增周对夏想很热情,夏想特意送了他一副字画,是肖佳从一位国内知名书法家手中得到的。胡增周一见,爱如至宝,连连感谢,喜形于色。

        送礼有三种境界,一是雪中送炭,一是锦上添花,一是恰得其反。夏想送礼给胡增周算不上雪中送炭的最高境界,但至少也做到了投其所好。

        从胡增周按捺不住的喜悦神情就可以得出结论,他是真心喜欢。

        和于繁然的会面就简约多了,于繁然话不多,和夏想的谈话只侧重了三点,一是燕市要和秦唐市争当燕省第一经济强市,二是燕市比秦唐市优势多,但秦唐市年轻,有活力,负担小,可以轻装前进。三是燕市和秦唐市可以优势互补,在多方面展开不同形势的经济合作。

        对于以前发生的不快,于繁然提也未提。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有时候对外的立场并不一定是自己的立场,人在官场,总要代表一定的利益集团,身不由己的时候占大多数。

        总之,和于繁然的见面,还算相谈甚欢。实际上在夏想的印象中,于繁然也是一个冷静和机智的人,审时度势,公私分明,并且非常会做人。

        在燕市的活动,其实也是为了即将到秦唐市的上任做准备。秦唐再远,根也在燕市的省委大院之中,因此,和省委各位领导修复关系,是为做好秦唐市委书记的第一步,别人想在上任之前在燕市活动都没有便利条件。

        夏想有,因为夏想家在燕市。

        定好的上任日期是三天后。

        夏想花了两天多的时间,差不多将市委和省委的关系,理顺了一遍,和王鹏飞喝了茶,和高晋周谈了心,和李言弘也吃了一顿饭。

        不过夏想也清楚,他在燕省最熟悉的几个关系,在燕省的年头都不短了,王鹏飞还好,高晋周和李言弘恐怕其中之一也要动一动了。

        整体来说,再加上省长孙习民想要站稳脚跟,有意和范睿恒抗衡,燕省今年的局势,在半年之后到一年之内,恐怕会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动荡期,到时也正是梅升平调离之时。

        对他前往秦唐市任职的影响,是好是坏,现在还真不好下结论。

        转眼到了上任的日期,省委决定,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马霄亲自陪同夏想到秦唐市上任。

        秦唐市是大市,一般由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陪同足矣,却由马霄亲自出面,一是显示出省委对秦唐市的重视,二是也充分表现了马霄对夏想本人的重视。

        秦唐市离燕市有点远,差不多要开七八个小时的汽车,马霄、夏想一行一早从省委出发,直奔京城而去。夏想和马霄同乘一车,两人如同多年的老朋友,在车内不时说上几句话,无非是天气不错,庄稼丰收,偶而还说到了付先先在天泽的付氏中药。

        对于付先锋和付先先,马霄很忌讳的样子,很少提,即使提到,也是一笔带过,不肯多说。夏想就知道马霄的成长道路有太多付家的影子在内,说他是付家的傀儡或许太难听了一些,但说他事事听从付先锋的指示也确实是事实。

        说了几句话后,夏想和马霄之间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也就无话可说,就望向了窗外。此时是9月,9月的原野,一片丰收的景色。秋天已经到了深处,天泽的旅游也即将落幕,但很快就会有新的旅游热潮——草原滑雪。

        严小时非常看好草原游的前景,决定在天泽继续加大投资,但同时也表示,她一定会到秦唐市寻找商机。她说话的时候,是眼角带笑,紧咬嘴唇说的。夏想就明白了,她所说的商机,多半是指某种机会。

        还有宋一凡也让夏想挂念。

        宋朝度远赴东三省,宋一凡还留在京城继续读书。虽说宋一凡的妈妈也在京城,但宋朝度还是托付夏想,让他多照顾宋一凡一二。宋一凡自小就对夏想最是信任,而且她也将夏想当成最可亲可信的亲人。

        照顾宋一凡,自然是夏想义不容辞的责任。好在秦唐市离京城也不远,只比天泽市远一点。

        秦唐市是沿海城市,虽然不如塞外的天泽市冬天苦寒,但秦唐市的冬天在全省最低气温也能排名第三,而且又因为临海的缘故,潮湿而寒冷。

        一过京城,向东北方向驶出不远,就感觉气温下降了不少。又车行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看见一座全新的都市矗立在眼前。30多年历史的城市,给人的感觉果然不一样,街道笔直,大楼崭新。好一座全新的城市。

        秦唐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