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44章 意外收获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44章 意外收获

    作品:《官神

        夏想让李爱林自己找地方休息一下,李爱林点头走了,他在跑马县委有熟人,就决定去县委顺道会会老朋友。

        付先先的肤色很白,属于晒不黑的白,她最近天天在工地上,经过阳光的亲吻,肤色反而越加显得红润了不少,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她穿了一身非常漂亮的连衣长裙,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小腿极有美感,再加上她艳若桃花的脸庞,散发的美丽让人无法逼视。夏想就笑了:“有一名话说得好,劳动的人是美丽的人,果然不假。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练,先先倒是更漂亮了。”

        “我以前也这么漂亮,你没有注意到罢了。”付先先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忽然用手挽住了夏想的胳膊,俯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告诉你一个秘密,付先锋想和你谈一笔交易,你要小心点,别让他算计了。”

        夏想哑然失笑:“你到底是不是付主任的亲妹妹?”

        “我还想不是呢,可惜,我没有选择。”付先先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又眯着眼睛笑了,“女生外向懂不懂?”

        话一说完,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一下脸红了,白了夏想一眼,又跳跃性地岔开了话头:“哎,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准备谈恋爱了,一会儿你帮我把把关,怎么样?”

        夏想一愣,见付先先一脸认真,不象开玩笑,就说:“行,我看人的眼光很准。不过有付主任在,他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家里人。”

        “他不行,他看中的人,要么阴险要么狡诈,和他一样。我要找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那还不如一辈子单身。”付先先眨眨眼睛,又不满地说道,“你好象对我想要嫁人的想法,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你什么意思?”

        “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嫁人了,难道你是单身主义者?”夏想明知故问。

        付先先恼了:“没良心的男人,你都看过我的身子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珍惜,你还是不是男人?”说完,就踢了夏想一脚。

        夏想想了想,认真地说道:“我什么时候看过你的身子,你不要毁我清白。”

        “你还清白了?”付先先气急,上去就要拧夏想一把,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咳嗽。

        夏想倒是有点尴尬,毕竟当着付先锋的面和他的妹妹打情骂俏——虽然是被动的,但也不雅观——就忙躲到一边,远离了小魔女的魔手。

        付先先却不怕付先锋,哼了一声,转身跑了,夏想就冲她的背影说了一句:“穿着裙子别乱跑,更不能爬高爬低,防止……”

        付先锋伸手和夏想握手:“夏市长,最近你春风得意,天泽的经济迈上一个新台阶,指日可待,先恭喜你了。”

        夏想就紧紧握住付先锋的手:“付主任,来天泽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迎接您一下。”

        “我不是来视察工作,就是来随便转转,散散心。”付先锋摆摆手,微一愣神,感慨说道,“转眼两年多了,你现在还是年轻得让人嫉妒呀。”

        过年的时候,夏想和付先锋在京城见过面,但付先锋所说的两年多,应该是指他离开燕市到现在的时间,感慨之间,恐怕心中也有旧仇新恨。

        夏想没接付先锋的话,他和付先锋之间,可没有什么好寒喧的内容,就问起了付氏中药施工进展的情况。

        付先锋简单说了一说,不能说得太详细了,太详细了就好象他向夏想汇报工作了,官场中人,就算不在办公室,就算声称是私人身份,也要讲究细节。

        付氏中药占地300多亩,建造在跑马县城以南,周围有群山环抱,山青水秀,景色优美,犹如世外桃源。在用地上,跑马县政府给予了足够的优惠政策,另外在税收等方面,也适当照顾了不少。

        现在正在施工的黄金季节,付氏中药在建造主体建筑的同时,早就圈地培植中药了。两年之内应该就可以见到效益,当然,前提是一切顺利的话。

        跑马县有大片的森林和山地,有些山地不适合种植庄稼,却很适合生长一些特殊的中草药。迄今为止,除了天泽中药和付氏中药划分了最好的种植山地之外,剩余的山地已经封存,准备批给两仪集团。

        夏想和付先锋边走边谈,两人来到一处凉亭——凉亭是付先先临时起意,让工人们用边角料建造的,倒也别具特色——凉亭有石桌石椅,还有摆放好的茶水,就坐下说话。

        凉亭的位置非常不错,放眼望去,远山如黛,草原如碧,又因为凉亭所处的位置较高,坐在亭中,就有一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妙。

        夏想就和付先锋相对品茶,付先锋不说话,他也就沉默,因为他清楚,付先锋此来,必定会谈条件提要求,既然是付先锋有所求,就由他先开口好了。

        谁有求于人,谁就要适当放低姿态。

        付先锋似乎很艰难开口一样,过了半晌才冒出一句与正题无关的话:“先先去了哪里?这丫头,到处乱跑。”

        夏想笑笑,就不开口。

        付先锋就喝了两杯茶,终于将茶杯一放,忍不住了:“夏市长,两个条件!”

        话说得有点没头没脑,夏想也就没头没脑地回应了一句:“好说。”

        “京天高铁几天后就会通过立项,全国20家企业的扶持名额,天泽市可以拿到一个。”付先锋伸出两根手指,“两仪集团的中药种植基地,京北新城。”

        付先锋的话,如果外人听到也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夏想自然听明白了。

        京天高铁和扶持名额是两个条件,用来交换两仪集团的中药种植基地和京北新城的批地,表面上看,似乎很公平,其实付先锋还是耍了心眼,贪心太大了。

        夏想和付先锋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和他说话就向来直接,摇头:“两仪集团的中药种植基地,必须上马。两仪集团和付氏中药、天泽中药的产品线不同,冲突不大,相反,还有互相促进的作用。京北新城……可以考虑,但必须是要有实力,同时,也不欢迎元明亮式的人物。”

        提到元明亮,付先锋眼中的怒气一闪而过,随后又笑了:“没诚意。”

        “付主任,有些事情大家都心里有数。”夏想也笑,付先锋主动提出放行京天高铁,可不是他良心发现,也不是他为了阻止两仪集团在天泽落地,而是他的无奈之举。但他的精明之处就在于,脸厚心黑,明明是迫于压力不得不放行,却还故作高深拿来交易,也让夏想暗暗佩服他的脸皮之厚。

        京天高铁的放行,早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因为总书记视察京天高速,发表的重要讲话就有所影射,意在传送一个消息,就是中央对天泽市的交通问题很关心。

        总书记的视察交通,可不是随便挑选一个工程项目就去视察,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联想到前一段时间陈风和钱锦松前来天泽,说是要替总书记打前站,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在整合问题上,总书记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或是还没有来得及表态,整个整合就已经迅速划上了句号,总之,总书记在平民势力和家族势力交锋之时的立场,夏想不敢妄自猜测,但多少也能得出居中协调、掌控大局的结论,历史也证明居中的第三方往往会收获最大利益。

        总书记是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来视察京天高速,又为什么要为天泽市的交通困境解局,夏想猜不到,高层之间的利益更加复杂,不是他目前的层次能够看得清楚,也不必费心猜测,他只需要知道总书记的视察肯定会有重大的意外收获就可以了。

        今天付先锋的出现,就证明他的猜测的正确性。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付先锋明明是迫于压力必须放行京天高铁时,却还要趁机捞上一笔好处,真可以用厚颜无耻来形容了。

        估计付先锋就是故意来试探他,以付先锋的政治智慧,会猜不到他对局势的准确的判断力?付先锋真是一个妙人,夏想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付先锋见夏想一脸坚定,不肯松口,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无所谓地笑了:“好,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就做一些让步。两仪集团的事情先不提了,京北新城我想要500亩地皮。”

        夏想笑着摇了摇头,伸出了三根手指:“最多是300亩,多一亩也没有了,付主任,正如您刚才所说的,大家是老朋友了,所以……”

        所以什么,夏想不说,付先锋也明白,他似乎一点也不恼,出乎意料地没有再讨价还价,而是用手一指远处的云朵:“夏想,目光放长远一点,在国内小打小闹多没有意思,有没有想到国外大捞一笔?”

        夏想心中一动:“付主任的高见是?”

        付先锋用手向西一指:“我们联手的话,到美国的金融市场折腾一番,利用美国人民的钱赚美元,自己得了好处,又为国家创造了外汇,也可以称得上为国为民了。”

        夏想眼睛一亮,立刻想起了即将到来的一场金融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