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16章 美人计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16章 美人计

    作品:《官神

        美人计!

        夏想坐着,一动不动。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本来花三奇超凡脱俗,清丽不可方物,大有出尘之意,但突然之间就一丝不挂了,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仙子,本来可望而不可及,却转眼就主动投怀送抱,虽有意动,却没有激情。

        何况夏想清楚,明知是坑还要往里跳,身为男人就太管不住下身了。

        再看花三奇,两行清泪滑落,其幽怨和忧伤,最是让男人心软,让人直想将她揽入怀中,好好爱抚一番。

        夏想虽不敢自称阅女无数,但也算见识过人间绝色,曹殊黧、连若菡、古玉,无一不是极品女人,另有卫辛、严小时和金银茉莉,也是女人之中的精品,但即使如此各具特色的女人都让夏想参阅之后,他也不得不感叹花三奇的**也是无一处不完美。

        几乎就是无可挑剔。

        尤其是再加上花三奇梨花带雨的容颜,楚楚可怜的期待,即使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难免气短,真应了一句古话,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夏想也是一时气短,还好,保持了清醒和克制,问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那你主动献身是心甘情愿,还是另有苦衷?”

        “……”花三奇不说话,目光躲闪,夏想就明白了什么,起身来到花三奇面前,弯腰将她抱起,哈哈一笑。

        “**一刻值千金!”

        美女在怀,又是赤身**,夏想算是体会到了温香暖玉之妙。眼前明晃晃两处耀眼的丰满,右手又正好托在了花三奇的臀部,柔软适宜,弹性一流,手感极好。因为离得近了,更看得清她清丽脱俗的相貌,双眼圆睁,既有羞涩又有惊恐,正是激发男人兽欲和征服**,本来还有克制力的他一看之下,就猛然升腾了一种想要征服和驰骋的渴望。

        花三奇只和夏想对视了片刻,就急忙紧闭双眼,再也不肯睁开。她以为难逃眼前男人的魔掌了,虽然他英俊不凡,谈吐有礼,但毕竟是一个陌生男子,一想到即将被人肆意蹂躏她的身体,就不由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泪雨纷飞。

        不想抱她的男子却没有把她扔到床上,而是将她抱到了屏风后面,顺手拿过衣服替她披上,又让她坐下,才小声说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有一点,你必须对我说实话。如果的话打动了我,我甚至可以救你出花苑。”

        花三奇一下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夏想,目光一闪,才注意到两人来到的地方离床只有几米远,却恰恰躲过了暗藏在床头的针孔摄像头,正好是一个死角,她就明白,眼前的人是个行家里手。

        夏想可不是偷拍的行家里手,而是因为牛志强的问题就明白了一点,一些高档会所,都暗藏机关,让人防不胜防,王蔷薇之所以游刃有余地周旋在高官权贵之间,就是因为有许多人的把柄落在她的手中。当然,也是大家彼此之间心知肚明,都拿捏了对方的软处,才能和平共处。

        再加上夏想是学建筑出身,看房间的布局和灯光就清楚地知道哪里有摄像头可以暗藏,哪里是死角……“我不相信你。”花三奇微微恢复了镇静,低头一看,自己虽然披了一件上衣,但仍然光着身子离眼前的男人近在咫尺,还不由粉脸通红,不敢再看夏想。

        夏想嘿嘿一笑:“没办法,只能这样才能让别人相信我们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你必须无条件相信我,因为你没有选择。”

        “我相信你是个好人,至少现在都没有对我……动手动脚,我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花三奇的声音出奇的好听,犹如天籁,比起某天王歌后一点也不遑多让。

        “我是夏想,是天泽市长。”夏想并不相信花三奇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能从花三奇假装镇静的表情和躲闪的目光中得到结论,她知道他是谁,就是不点破罢了,因为她得到了指示。

        不得到指示,她能几句话一说就主动献身?夏想自认他还没有让女人花痴到如此地步的魄力,恐怕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男人有让一个女人一见面就脱衣服的魄力。

        花三奇就算真是处女,就算真是守身如玉,守得住身子,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男人,也守不住纯真,别看她梨花带雨无限委屈,其实也有心计。

        果然,夏想自报家门之后,花三奇愣住了,直直看了夏想几眼之后,才说:“你真是一个怪人,也不怕传了出来,让你市长的名声扫地?”

        “一个男女关系问题,还打不倒一个市长,顶多是想让我顾忌三分,在一些事情上抬抬手罢了。他们拿你当牺牲品,我却不当你是一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女人,我再问你一次,你相不相信我?”

        花三奇的眼泪又下来了:“我还有选择吗?相信你怎么样,不相信你又怎么样?”

        “相信我,你能保全身子,还能从花苑脱身。不相信我,你就继续留在花苑,再等下一个男人来随意欺凌你。你的处女之身,就是要保留到最有用的一个男人出现。”

        花三奇没有回答夏想的问题,反问了一句:“那你相不相信我是处女?”

        “相信,你是货真价实的处女!”夏想十分肯定地点头,依他的经验可以准确地判断出,花三奇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处女,纯天然,绝非人工制造。自然,有关其中的心得,夏市长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谢谢你。”花三奇低眉顺首,无限娇羞之态,说实话,她的惊恐和娇羞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再有天生媚骨,确实让人血脉贲张,也是夏想继肖佳之后,再次遇到的第二个媚态天成的女子。

        “不用谢我,我帮你,也是因为你对我有用,我不会无条件帮你。”夏想才不会被花三奇迷惑,花三奇深谙男人心理,要么以色诱,要么以娇弱激发男人的同情心,他不会上当,直接就摆明了利害关系。

        和夏想猜想的一样,花三奇不但没有感到尴尬,反而一下放松起来。也是,她来来往往迎接的客人,全是各取所需,利益攸关,她不相信有人会无条件帮她,夏想提出交换条件,她才放了心,就又微微放松了绷直的双腿,一动才又意识到她只有上身披了一件衣服,其实还和赤身**没有两样。

        尤其是下身完全裸露在外,两条又白又长的大腿,还有隐蔽之处的草地,都离夏想不过咫尺,还好,夏想穿戴整齐,目光也没有乱看,就让她稍微安心不少。

        不过夏想有一只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落在她大腿之上,还靠近根部,就让她又痒又酥,又不好说破,心里实在既鹿撞又难受。

        “我……”花三奇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大着胆子问道,“需要我做什么?除了,除了那个之外……”

        “不会要你的身体。”夏想直接就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我需要你做三件事,你必须全部答应,我才会帮你出离花苑。”

        “你……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呆在花苑了?”花三奇对夏想还是半信半疑,“我怎么能相信听了你的话,不是刚出虎穴,又入狼口?”

        夏想微微一笑,笑容有点邪邪的味道,放在花三奇光洁的大腿上的手轻轻揉了几下:“我怎么知道你的情况,你也不必多问,而且你现在就在我的手掌心里……”

        花三奇想躲,躲不开,脸艳红如桃花,身子又缩了缩,低下头,胸前的两处高峰微微有些颤动,她哭了。

        夏想不劝她,很有耐心地等。等了大概有几分钟的样子,花三奇一下又抬起了头:“好,我就相信你一次,拿自己当赌注。赢了,跳出花苑。输了,就认命。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做。”

        ……正在享受高级按摩服务的徐子棋被电话惊醒了,他拍了拍正为他服务的美女的后背,意思是让她不要出声,然后接听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子棋,夏市长已经完事了,可能马上出来,你提前做好准备。”

        徐子棋一愣,完事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啊,你们监控了夏市长?是不是背后做了什么手脚?”

        “嘿嘿,不是监控,是为了领导的安全起见,以防万一。行了,不要想多了,夏市长到底是领导,我们对领导只有尊敬的份儿。快点,不能让领导等你……”

        徐子棋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糟糕,会不会夏市长被人拍下了什么不雅的照片或视频,惨了,那他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难道说,他被人利用了?

        来不及多想,他急忙穿好了衣服,到外面的大厅等候夏市长的到来,心里七上八下,难受得要命,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一抬头,夏市长一脸笑意地出现了,从他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异常,他还十分开心地拍了拍徐子棋的肩膀,说道:“走,子棋,花苑花草茂盛,确实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路上,徐子棋一直神不守舍,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夏市长,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