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99章 交情,拉拢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99章 交情,拉拢

    作品:《官神

        夏想是吴家的嫡系,夏想还是曹永国的女婿,易向师即将和曹永国搭班子,也想从夏想口中侧面了解一下曹永国的为人,借机向曹永国释放善意。

        易向师的性格比较中庸,为人坦诚,凡事讲究以和为贵,算是吴家势力之中的温和派。

        夏想和易向师见面,谈话时间不长,对易向师旁敲侧击问曹永国的为人,他就笑着回了一句话:“我和岳父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也没见他骂过别人。”

        易向师明白了,笑道:“我没有女儿,有女儿的话,我也要教育她,让她找对象的时候,向你看齐。”

        最后握手告别的时候,夏想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易部长,叶主任正好分管商务部……”

        叶石生现在是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因此夏想称他为叶主任。叶石生和易向师是同学,以前不和,还闹过矛盾,所以夏想不好多提,只点了一点。

        易向师点点头:“叶主任来京城之后,比以前更低调更务实了,我前几天刚请他吃了一顿饭,谈起以前同学之时的争论,都笑了,说是当年年轻气盛,空谈国家大事还争得面红耳赤,想想就觉得可笑。”

        夏想明白了,易向师和叶石生之间虽然不至于相逢一笑泯恩仇,但也不如以前针锋相对了,也是,叶石生虽然担任了国务委员,但一届之后肯定退下,再有什么执政理念上的分岐也不必斤斤计较了,毕竟他不是封疆大吏了。

        人到了一定层次之后,看清了现实,就会少了许多执念。

        “怎么,你想见见叶主任?”易向师一猜就猜到了夏想的意图。

        “方便不?”夏想也不藏着掖着,他对易向师印象很好,也知道易向师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领导加长辈。

        易向师抬手看了看表:“我问一下叶主任有没有时间,正好中午了,一起吃个饭最好。”

        由易向师出面陪同,效果会好上许多。易向师说一起吃饭,显然是要给夏想一个面子了,夏想就心中暗暗感激易向师。不过他也清楚,光凭他和吴家的交情,还不至于让易向师亲自出面作陪,也要感谢岳父的面子。

        不管怎么说,岳父即将成为一省之长了,全国才30多个省级行政区,他已经是步入了国内顶尖的政治人物序列了,以他现在的年龄,担任一届省长之后,接任省委书记问题不大,再有机遇的话,甚至还有可能进入国家领导的行列。

        西省又是传统意义上的资源大省,总理让岳父担任省长,用意深远。

        片刻之后,易向师打完了电话,一脸笑容:“夏想,你面子不小,叶主任一听你来了,当即推掉了应酬,说什么也要请你吃饭……”

        夏想也就谦逊地笑:“叶主任念旧,是我的老领导,我也很怀念叶书记在燕省的日子。”

        中午时分,夏想坐上了易向师的专车,前往长城饭店而去。原以为会早一步赶到,等候一下叶主任,没想到叶石生竟然提前赶到了,以堂堂的国务委员之尊等候夏想和易向师,别说夏想,就连易向师也有点受宠若惊。

        官场上,很讲究一些细节和礼数,易向师也清楚凭他的面子还不至于让叶石生亲自等候,叶石生此举,是对夏想的高抬,就不由他不多看了夏想几眼,心中不解,似乎叶石生在燕省时和夏想之间也没太多的来往,怎么就如此看重夏想?

        易向师的不解不无道理,夏想也是很惊讶叶石生的热情,再一想就明白了什么,叶石生确实是一个性情中人,念旧,对和他当年在燕省之时不算密切的几次合作,心存感念。

        叶石生此举也让夏想微微感慨,官场中人,有几人做到了省委书记的级别之后,还能保有一颗念旧之心?

        叶石生比起在燕省的时候,微显苍老,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不担任省委书记,要操心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多了,心情自然就会舒展许多。

        叶石生主动和夏想握手,埋怨说道:“小夏,我不得不批评你几句了,从燕市到天泽,每次都要路过京城,你记得去找向师,却不来找我,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有意见也没问题,见了面,当面提。”

        夏想就恭敬地笑道:“叶主任批评得对,我接受您的批评。主要还是我见外了,总觉得您现在是国家领导人了,我怕高攀不上。”

        叶石生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年轻人,年轻真好。”无限感慨的样子,却又笑着摇了摇头,“吃饭,吃饭,民以食为天。”

        到了包间,分别落座之后,又说了几句闲话,因为有易向师在座,几句话过后,他故意向着夏想说话,就提到了天泽的交通困境。

        叶石生听了,脸色一沉,却没有接话,而是看向了夏想。

        夏想知道叶石生有点不快了,他也没想到易向师这么快就切入了正题,就让叶石生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易向师还是不太了解叶石生,叶石生念旧,他希望别人来看他是基于人情,而不是非要有事才来,就很聪明岔开了话题:“下马河现在碧波荡漾,杨柳青青,河岸有许多别墅,叶主任想去休假或休养,可以随时过去。下马区的百姓,都念着您的好,说您是燕省最为作为的一任书记,为百姓办了许多实事、好事。”

        叶石生又露出一丝笑意:“早就想回下马区看看了,可惜太忙了,一直没有时间,听小夏一说,我又动心了,哈哈。等我退下后,就到下马区养老。”

        说到了下马区,又说到了下马河,叶石生的兴致就又高了起来。易向师在一旁看了,暗暗佩服,才明白叶石生为什么如此看重夏想,是因为夏想的话总能说到了他的心里去。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叶石生才又刚想起一样,问了一句:“听说天泽市的高速公路和高铁,遇到了麻烦?”

        夏想点点头,实话实说:“高速是第三期工程一直没有完工,高铁是只提了一提,就没有了下文。交通问题是目前困扰天泽市发展的最大问题,作为燕省的老领导,叶主任也很清楚天泽的根结所在,现在天泽已经吸收了30多亿的资金,如果交通问题的解决了,再引进100亿的投资问题不大。”

        “天泽和章程,是燕省的两个顽疾,省里也一直非常头疼。你一过去就能拉到30多亿的投资,真不容易。”叶石生脸上微微流露出沉思的表情,“李汉宁正好分管高速的一块儿……我就出面和他说说,看能不能适当倾斜一点。我对燕省有感情……”

        “燕省对叶书记,更有感情。”夏想就及时奉送了一句,而且还改口叫了叶书记,就更让叶石生感慨万千了。

        “有时间,一定要回燕市看看,燕市是个好地方,人民纯朴,别看收入不是很高,但群众的幸福指数高。”

        叶石生还真说对了,若干年后有机构做了一次调查,燕市人民的幸福指数名列全国第一。

        饭后,夏想也没有在京城停留,就立刻返回了天泽。

        在夏想还没有回来之前,整合钢铁的会议开得不太理想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天泽,立刻在天泽引发了不小的议论。

        陈洁雯办公室。

        战劲鹏坐在下首,在向陈洁雯汇报付先先投资中药基地的基本情况。投资暂时搁置之后,付先先就离开了天泽,没有了下文,夏市长也没有过问此事,好象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难道付家放手了?

        交通上的僵局还是没有打破,战劲鹏有点沮丧,陈洁雯反对劝慰他不要急,要慢慢来,地方上的工作就是什么事情都有重重阻力,十件能做成五件就算了不起的成功。

        陈洁雯语气和善,淳淳善诱,既是从领导的立场来指导工作思路,又以长辈的身份对战劲鹏的生活提出了关心和慰问,就让战劲鹏心中热乎乎的,一下就和陈书记之间拉近了距离。

        陈洁雯要的就是拉拢战劲鹏,将他收服,见火候到了,就又说:“国主席和交通部宗部长关系还不错,我看是不是方便请国主席打个招呼……”

        国主席自然指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国涵清。

        交通部部长宗杰英战劲鹏也认识,认识归认识,说不上话,他总不能请他的老爸出面打招呼,也显得他太没有水平了。关键还是,老爸和宗杰英似乎也没有什么交情。

        陈书记如果能请动国涵清出面就再好不过了,如果宗部长点了头,肯定好说。虽然说高铁项目归铁道部,但交通部和铁道部不分家,宗部长发话了,也有影响力。

        战劲鹏就对陈洁雯不仅仅是感激了,还有感动,他也知道陈洁雯是拉拢他的心思,但陈洁雯既是书记,和他又没有利益冲突,他不跟随陈书记的脚步跟谁?

        只是让陈洁雯和战劲鹏都没有想到的是,夏想也在京城请叶石生出面请动了交通部副部长李汉宁,实际上陈洁雯和夏想是基于同样的心思,在为天泽破局的同时,拉拢战劲鹏!

        究竟谁会笑到最后?

        局面,一下就变得十分微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