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84章 双管齐下,风急火大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84章 双管齐下,风急火大

    作品:《官神

        陈洁雯和夏想都出席了会议,并在前排就坐。

        会议由人大主任史大海主持。

        史大海宣布完毕,按照程序,就是不记名投票了。投票的过程很简短,不一会儿人大常委会的常委们就投完了票,然后就宣布休息,开始清点票数。

        中场期间,夏想接到了历飞的电话。

        历飞来到天泽后,没有在天泽呆上一天就下到了跑马县,到现在也没有和夏想见上一面,就通过几次电话。

        “领导,事实清楚了,何泽林全部承认了,市局已经提请检察院对何泽林批捕了。刚刚跑马县通过了决议,免去何泽林公安局长的职务。”

        何泽林不是县委常委,用不着市委先免去他的常委。

        夏想不说话,只听历飞汇报。

        “不过线索到了何泽林就断了,有可能还会牵涉到一名副县长。”

        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跑马县的情况和天泽市有相似之处,非常复杂,很难找到一根线。他也不急,事情还没有完,一波浪潮过后,还有另一波浪潮。

        自始至终夏想没怎么说话,最后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结束了和历飞之间的通话,不是他拿大,而是现在的案子归纪委和市局,他身为市长,不方便直接给出指示,容易落人口实。

        一旁的陈洁雯也收到了消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似乎是因为跑马县的案子最终没有涉及到卞有水,再加上战劲鹏的到来对夏想形成了有效的牵制,她心情大好,就主动向夏想简单一说跑马县的案情。

        夏想听了,一脸严肃地说道:“卞有水和张和兴也有责任,还有县委宣传部,都应该通报批评。”

        既然没有伤筋动骨,表面上的处分肯定要有,陈洁雯就点头同意了夏想的提议:“回头开个会研究一下,让卞有水好好检讨一下工作上的失误,县委宣传部通报批评。”

        夏想也没多说什么,陈洁雯不是让步,是一个市委书记应有的姿态,一点表示也没有,她就不配坐在一把手的椅子上。

        两人正说话,史大海急匆匆进来了,一脸凝重,头上还有汗水。陈洁雯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落选了?

        夏想也看出了异常,就问:“史主任,出事了?”

        “只差一票,只差一票!”史大海有点六神无主,汗水不停地流。

        上次的临时动议虽然压了下来,但已经对他的威望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今天的选举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只差了一票。

        不用陈书记指责,他自己就觉得无地自容了。如果说全体人大代表不好谈话的话,人大常委会的常务委员他都说服不了,他这个人大主任就当得太失败了。

        这是严重的政治事件。

        陈洁雯也没有料到战劲鹏会落后,她还指望战劲鹏的到来能对夏想形成有效的牵制,不想出师不利,竟然会出现落选的大乌龙。

        她大惊失色。

        落选对一个政府副市长的威望的打击是致命的,消息不传出去还好,只要传到外面,就直接为战劲鹏以后的工作蒙上了一层阴影。

        就连夏想也是十分震惊:“史主任,这可是常务委员投票,不是全体人大代表!”

        史大海无奈地搓着手:“可不是,我也想不到会这样,明明工作做得好好的,都答应了投票,怎么会临时变卦?谁也预料不到的情况。”忽然又觉得刚才的话有推卸责任的意思,忙又改了口,“是我的工作没做好,事后我再承担责任好了,眼下的问题必须马上重新选举,必须保证战劲鹏当选。”

        落选之后再重新选举的事例,数不胜数,也不算什么,但要必须保证再选举之时务必当选,否则就真的成为糗事了。如果战劲鹏再当选不了,他有可能就只顶着一个常委的头衔暂时在天泽市工作,过上半年后再找个理由灰溜溜地调走。

        但天泽市也会给省委留下政治局面不安定团结的印象,史大海首当其冲要负一定的政治责任,陈洁雯和夏想也难辞其咎。

        史大海又一想,想出了问题的原因所在:“还是天泽市太保守了,几个常务委员都年纪偏大,刚才战劲鹏发言的时候,口气有点大……可能就让个别人反感了。”

        其实夏想倒不觉得战劲鹏有什么问题,他刚才的发言就算稍有出格,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也许真如史大海所说的一样,保守而固执的常务委员对战劲鹏太子党的身份比较抵触,所以就有人恶意地投了反对票。

        三人一合计,每人负责几人,分别谈话,负责做通工作。

        本以为选举大会是一次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没想到意外出现了插曲。当三个人出现在战劲鹏面前的时候,战劲鹏的面色一下就差到了极点。

        落选!

        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完全就是当头一棍。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落选,就凭借他太子党的身份,凭借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陪同上任的荣耀,凭借他年轻有为的优势,会落选?开什么国际玩笑!

        但现实还是给了他无情的一击。

        肯定是有人暗中捣鬼!

        他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夏想,但又一想,夏想应该在工作上欢迎他的到来才对,因为他确实有能力解决天泽的交通困境。站在大局的角度考虑,夏想除非不想有所作为,想发展天泽市的经济,就得无条件接受他。

        但又一想,夏市长也曾经受到过临时动议的困扰,他对人大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难道是陈洁雯?又或者是史大海本人?

        战劲鹏怀疑了一圈人,最后也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唯独没有想到自身的原因,不认为是他的个人问题导致了常务委员对他投下了反对票。

        震惊和屈辱之后,听史大海说,市委书记、人大主任和市长要分别找人谈话,务必保证第二次选举的顺利进行,他才清醒过来,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谁是幕后主使的时候,现在是挽救他政治生命的关键时刻!

        夏想上前握住战劲鹏的手,劝慰了几句:“不要有心理压力,沉着应对。再发言的时候记住要低调一点,少说大事,多说小事,一些常务委员年纪偏大,不喜欢年纪人不务实。”

        战劲鹏一下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两个小时后,重新举行了选举,最终选举顺利得以通过,战劲鹏全票当选。

        最后选举大会还是开成了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选举出现意外的两个小时内,跑马县的情况突变,何泽林畏罪自杀了!

        为了保证第二次选举的顺利进行,陈洁雯提议都关掉手机,因此天泽市的一二把手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但事情往往就那么凑巧,就在这两个小时内,跑马县出现了出人意料的巨大变故。

        一是何泽林的自杀。

        何泽林本来一开始交待问题很配合,既不负隅顽抗,也不推三阻四乱提条件,问什么说什么,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招供了。

        同时从何泽林的招供中,又证实了赖光明的包庇走私贩毒的行为,还有范明伟贪污受贿和乱搞男女关系,也被何泽林和盘托出。反正收获巨大,何泽林几乎就是跑马县的钥匙,一下打开了许多把锁。

        但也只是到他为止,再向上,他就不肯开口了。

        历飞和刘风声一碰头,认为事情有深挖的必要,就决定围绕何泽林的犯罪事实,继续发掘新线索。但何泽林一口咬定他没有受人指使,只是他一人就承担了全部罪责。

        不过刘风声也不简单,在和何泽林进行了几次深入交谈之后,何泽林就有了明显的松动。最后一次交谈之后,何泽林提出要抽烟,要喝酒,要吃烧鸡,调查组一一满足了他的要求,最后酒足饭饱之后,何泽林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好好考虑一个中午!”

        结果下午的时候,他竟然自杀身亡了!

        是用折断的鸡骨头刺进了大动脉,最后鲜血流尽而死。

        何泽林的自杀,轰动了整个跑马县,也震惊了天泽市委。市委方面在暂时联系不上陈书记和夏市长的情况下,皮不休和裴一风当即动身前往跑马县。

        更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天泽最慌乱的时候,杨剑却不慌不忙地在办公室打出了一个电话。与此同时,彭云枫也打出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国家土地督察京城局接到一份举报材料,列举了跑马县长期大规模非法圈地的问题,证据确凿,资料翔实,当即就引起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立刻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工作。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网上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又将跑马县推到了风口浪尖,一篇名为《跑马县大规模违规“圈地”调查》的文章,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出现在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

        双管齐下,风急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