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75章 总理的神来之笔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75章 总理的神来之笔

    作品:《官神

        邱仁礼出面摆出高姿态,一方面不怕夏想彻查天泽中药的问题,另一方面又含蓄地点明了天泽中药和岳父担任省长之间的内在联系,手腕不可谓不高明。

        也难怪岳父要生气,恐怕在他眼中,邱家本是好朋友,天泽中药的事情也不算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过去了,何必非要追究?不但得罪了邱家,还有可能连累岳父的前途。

        别人的不快夏想可以不理,但岳父的不满他必须给出解释。

        “爸,天泽中药的问题确实很严重,但不是我在查,是杨市长在查。调查组的报告已经提交到了市委,我没有发表意见,就被陈书记暂时压下了。”夏想只能来一手缓兵之计,“有问题不能视而不见,但怎么处理,市委还没有达成共识。”

        曹永国在夏想面前一直就没有强势过,他不是没有强势的一面,而是在夏想面前养成了温和的习惯,只听夏想一解释,就气消了大半。也没办法,每个人都有柔软的一面,他就是无法对夏想冷言冷语:“我也不是批评你,也知道邱书记说的话不过是表达一个意思,决定一个省长的位置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他也不是威胁什么,就是想借机传递一个态度。邱家和你的关系一直不错,没有必要因为一件不是原则立场的事情而产生矛盾。”

        话说得很含蓄,但还是有明显的压力。

        夏想不想和岳父说得太深,也不想深入讨论天泽市的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郎市的利益纠葛在表面上,天泽市却在水底,而且不知道哪个旋涡是由谁引起的,更让人防不胜防——何况说实话,他也没有下定决心怎么引爆天泽中药的问题,就又说道:“我知道了,问题比较复杂,估计会拖上一段时间,也有可能会有变化,您也不用过多的操心,好好休养。”

        曹永国说是休养半个月,现在才休养了一周就打算回西省上班了,夏想也不好劝他,在官场沉浮了一辈子了,让岳父一下休息下来,他还真不习惯。

        ……邱仁礼到底厉害,直接就拿住了他的软肋,虽说未必就是真拿岳父的前途来交换,但至少提出了一种可能,就让岳父立刻患得患失了。一个人不管坐到多高的位置,每前进一步都是一次重要的人生际遇,谁也不想错过。

        想了一想,夏想又打通了宋朝度的电话。

        “宋省长,问一句也许不该问的话,整合全省的钢铁资源,省里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推行?”

        “什么叫不该问,主意还是你出的,你问是应该的。”宋朝度难得地呵呵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道,又语气一沉,“当然是越快越好,估计在一个月之内就开始推广,用半年时间整合完成。时间越快,税收的损失就越小。”

        这倒是,早日将宝钢赶走,绝对符合燕省的利益。至于是不是符合宝钢的利益,谁会考虑?何况宝钢过来的时候,本身就是张开大嘴要吃要喝来了,而且吃相还挺难看。整合燕省的钢铁资源事关宋省长在燕省的根基,整合成功了,他在燕省就坐稳了,整合失败,真有可能被人挪开。

        夏想心里有数了,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如果来得及,他倒想如邱家和陈洁雯所愿,将跑马县的问题再压一压。

        这么想着时,没想到,邱绪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夏想,我爸刚才跟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一时没想明白就给曹省长打了一个不该打的电话,让我向你道歉,别让曹省长误会才好。”

        以堂堂的省委书记之尊说出道歉的话,换了一般人,还真是觉得邱仁礼诚意十足,而且说不定还会受宠若惊,但夏想却十分清楚邱仁礼一打一拉的手段。哪里是没想明白才打的电话,而是想得明明白白,给曹永国打电话是前手,现在邱绪峰给他打则是后手,一呼一应,手段高明。

        夏想也不点破,呵呵一笑:“邱伯伯太客气了,对我岳父来说,他是领导,对我来说,他是长辈,就算批评也是理所应当。批评也是为了更好的进步,我应该谢谢邱伯伯的关心才是。”直接称呼伯伯而不是邱书记,不是拉近距离,而是提醒邱绪峰他当邱仁礼是长辈,而不省委书记,不想再深谈刚才的话题。

        邱绪峰就明白了夏想的意思,迟疑了一下:“夏想,你我也算是多年的朋友了,有些话说开了比较好。我就直说了,天泽中药对邱家非常重要,倒不是说能为邱家带来多大的利润,而是对邱家下一步的布局至关重要,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我不便深说。杨剑虽然收手了,但我知道你的性格,最见不得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这事也得承认邱家做得有欠考虑,我想天泽中药可以退还侵占的土地,并且给予农民一定的经济补偿……”

        邱家的让步不小,倒让夏想小吃了一惊。经济利益向来是重中之重,谁也不肯放手,再大的家族也要赚钱,谁挡了对方的财路,谁就是对方的敌人。他原以为邱家会强硬到底,没想到事到临头突然就主动让步了,是哪个环节出现了变故?

        即使如此,夏想也有必要再提醒邱绪峰一下:“绪峰,天泽中药和卞有水、张和兴之间,有多大的利益纠葛?”

        夏想一问邱绪峰就立刻明白了,卞有水和张和兴可能不保了,他不便说得太直,还是含蓄地一点:“地方上的利益纠葛总是很复杂,尤其是县里,县委书记就是土皇帝……”

        夏想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五一,跑马县的事情总要给百姓有一个交待。”

        邱绪峰马上明白了,夏想给了他一个月的缓冲时间,就承了夏想的人情:“一个月的时间足够理清许多事情了。”又停顿了片刻,向夏想透露了一个消息,“蒋雪松可能要向上动一动,西省的局势要明朗了,曹省长又多了选择。”

        邱家的消息还是先人一步,怪不得态度大变,原来局势有变!

        蒋雪松向上一动,不管是调到京城还是去别的省份,西省的省委书记的宝座就让了出来,邢端台就会顺理成章接任书记,曹永国就有可能坐地扶正。

        和前往齐省重新打开局面相比,曹永国肯定更愿意坐地扶正,更有利于工作的进一步开展……他事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邱家的耳朵确实灵光,早早就听到了风声,估计也后邱仁礼一直在打曹永国的主意有关。

        政治上的利益,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又是谁出手撬动了西省的利益?

        难道说……念头刚起,电话就又及时地响起,一看电话号码,不出所料是京城来电。

        “夏想,古玉5月份就回来了,你记得到时去机场接她。她说了,你不接她,她就不理你了。”老古一上来就提到了古玉,而且还声音还挺爽朗,笑得很响亮,“曹永国的病好了吧?他年纪不大,一定要注意身体。身体好了,才能挑得起重担。”

        老古话里有话,夏想就直接忽略了古玉,问道:“老古,西省的局势有变?”

        “你倒是反应挺快,是呀,总理有意调整一下西省的班子,现在机会正合适,曹永国赶上了好机遇。”老古虽然也是官场中人,但他毕竟是军人出身,又退下来多年,说话不讲究转承起合,尤其是面对夏想,更是有话直说,“总理的意思是,曹永国坐地扶正,邢端台调任齐省省长,中央空降一个省委书记过去,人你也认识。”

        夏想一下想起了一个人:“易向师?”

        “又猜对了,你真是一个鬼机灵。”老古又笑了,“也是各方各取所需的结果。当然,最主要的是时机拿捏得很准,邱仁礼又要失算了。”

        邱仁礼不但失算,肯定还会大大的失望!

        邱仁礼竭力想调曹永国到齐省和他搭班子,不仅仅是为了拉拢自己,将岳父绑上他的战车,也是看重了岳父淳厚温和的性格,好给他当好副手。但有人偏偏不让他如愿,将邢端台调去配合他的工作,他不但郁闷,而且还会十分不快。

        邢端台性格强势,而且立场十分鲜明,他可比曹永国难应付多了。邢端台过去的话,邱仁礼一举两得的计划就完全落空了,等于是他被总理找准了机会,狠狠地摆了一道。

        夏想可以想象得到,为了调曹永国去齐省,邱家肯定背后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功亏一篑,心里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怪不得邱绪峰一下变得谦和了许多,主动做出了大幅让步。

        一直以为总理虽然是平民势力的领军人物,一直不肯出手是让别人自生自灭,现在才明白,以总理的智慧,追求的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一击则中!

        又调易向师前往西省任一把手,商务部部长的空缺,以及因为部长离去之后的权力重组,又盘活了大量官场资源。而易向师是广义上的吴家的嫡系,总理的决定肯定得到了吴家暗中的支持,毫不夸张地说,此举,是神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