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70章 浪潮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70章 浪潮

    作品:《官神

        皮不休也凑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没气昏过去,加重加粗的标题触目惊心地映入了眼帘:“皮不休可以休矣——老而不死是为贼,三问逼死人命的纪委书记,你是人是鬼还是老贼?”

        皮不休不会上网,第一次接触网络就被扑面而来的质疑和强烈的不满语气吓了一跳,仿佛一下回到了“大字报”年代,只惊得他后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标题惊人,内容更精彩。

        “皮不休,不知何方人士,现任天泽市委纪委书记,年过五旬,状如皮球,虽然生性粗鲁,偏又好附庸风雅,自称皮日休后人。皮日休地下有知肯定会仰天长叹,家门不幸,才会有你此等不肖子孙。皮不休自担任天泽纪委书记之后,碌碌无为,饱食终日,除了蝇营狗苟之外,就是一米虫而已。忽一日突发奇想,想整治政治对头,遂找到市委不得志科级干部纪风声,以纪委副书记的职务为诱饵,指使纪风声写影射政治对手的栽赃文章。纪风声胆小怕事,不敢答应,他就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最终成功地达到了目的——逼死了纪风声!可惜一个在机关之中混了几十年才爬到科级的纪风声,竟然被皮球生生逼死,天地良心何在?……”

        不得不说,发帖子的人文采不错,极有煽动性,而且后面还有详细事件的经过,文笔细腻,描述当时的场景,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下面就是网友的跟帖和评论了……“老不死的东西,真是人渣,败类。”

        “天泽市啊?也不稀罕,那个穷地方太穷了,穷山恶水,泼妇刁民,还有呀,天泽市委书记是一个老女人,有多老你们猜不到,早过了更年期了。在她的带领下,天泽市越来越盛产泼妇刁民了,不足为奇。”

        “妈的,皮不休,什么狗名字,一听名字就知道人不是好东西。谁人肉他一下,我到市委门口等着他,泼他一身尿。”

        “你们说,皮不休和陈洁雯是不是有一腿?”

        “屁话,他们要是没有一腿,一个纪委书记怎么敢给下面的人许官?市委书记才管着官帽子。”

        “我去,太龌龊了,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可以想象他们滚在一起的场景有多下贱。”

        “楼主是猪,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皮不休,皮不休是纪委书记,会这么没有政治头脑?楼主是枪手,是五毛党,是狗东西!”

        “就是,拿钱发帖死全家!”

        “楼上两个滚蛋,一看你们才是五毛党,还替贪官辩护,去死!”

        “事实胜于雄辩,天泽市委信息处处长纪风声自杀始末,前一段时间网上就已经曝出来了,当时没人关注,现在有了新的线索,大家顶帖子,一直顶上去,早日严惩贪官,替冤死的人申冤。”

        “一个科长还能被逼死,可悲的社会,我等屁民更是贱命一条了。”

        ……下面的回帖长达几十页,众说纷纭,一片谩骂之声,反正一面倒地声讨皮不休,连带还骂上了陈洁雯,把陈洁雯说成皮不休的幕后主使,两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更难听的说他们是狗男女,床上同伴官场同伙,联手把天泽市治理得贫穷落后,年年倒数第一。

        陈洁雯在官场之中打磨了几十年了,一直接触的都是官样文章,写得要么一团和气,要么花团锦簇,她又一直身居高位,耳中听到的话要么必恭必敬,要么溜须拍马,只有在夏想来到之后,才有人敢在公开场合当众顶撞她几句,以前,她简直就是天泽的女王。

        人都有一个毛病,高能高上去,下却下不来。明知别人敬畏的是她的权力,未必是她本人,她还是一样陶醉其中,不能自拔,直到今天——直到她看到网上的帖子,她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大变样了,早就不是全国上下一个声音说话的年代了,网络时代,一夜之间就可以让千千万万的人知道一件丑闻,哪怕这件事情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

        太可怕了,太难以置信了,也太气人了。

        她感觉气血翻滚得厉害,网上的话太难听了,简直就是**裸的人身攻击,就是污蔑和造谣,就是诽谤!

        反了,反了他们了!

        她勃然大怒,“啪”的一拍桌子:“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让裴一风把他们拿抓起来,审,好好地审,撬也要撬开他们的嘴,看看谁是幕后主使!”

        “陈书记,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处理。”夏想见陈洁雯根本认不清形势,心想一个落后于时代的书记也真是可悲,不但不会上网,还抱着以前的思路来处理新闻事件,和时代脱节太严重了,怎么带领天泽市向前发展,“网站是全国各地的网站,发帖人也不一定是哪个地方的人,只要不严重失实,不够立案的标准,除了要求网站删帖之外,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抓人?人没抓到,天泽就成了全国网民口诛笔伐的对象了。”

        “网民?网民算个什么东西?敢造我的谣,我法办了他们!”皮不休清醒了过来,怒火冲天,“都是什么东西,满嘴喷粪,胡说八道,真是气死我了。”

        “皮书记不要说气话,网民没有犯法,怎么法办?”吴明毅只好出来解围了,事情确实闹大了,这一枚重磅炸弹的抛出,威力太大了,“陈书记也消消气。我倒是经常上网,知道网上经常会出现负面消息,删都删不完。而且有时候也必须承认,网上的爆料往往都有一手材料,越查越容易挖出真相。我就记得有一个公安局长开车撞了人,本是交通肇事罪,最后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被判处了死刑。局长临死之前还说他是被媒体害死的……这件事情先不做评判,就说现在的皮书记被指名道姓的网络事件,必须好好研究对策,万一错了一步,说不定还真不好收场。”

        吴明毅的话声音不大,而且语速不快,一字一句听上去好象自言自语,却一下将陈洁雯和皮不休都震醒了。

        “逸风,让常恏立刻来开会。”陈洁雯当即下达了命令,又看了夏想一眼,目光复杂,“夏市长,刚才你怎么没有让常恏一起来,是他的宣传口出了问题……”

        夏想明白陈洁雯的不满,发生了网络事件,市长第一个知道而不是书记,就让她很不舒服,他就解释说道:“我让老常先去灭火了,比起先来汇报工作和参加书记办公会,提前灭火更重要。”

        “对,对,老常做得对,赶紧去灭火,删除帖子,关闭网站,抓捕责任人,不能手软,还要不要通知老裴也赶紧过来开会研究一下对策?”皮不休急忙附和夏想的说法,现在他不敢看电脑屏幕一眼,仿佛里面有一个不能碰的噩梦一样。他对网络恨到了骨子里,心想要是他是国家领导人,就得下命令关停全国所有网站。都反了他们了,想说什么说什么,还要不要国家机器了?

        国家也是,再这样下去,网络言论失去了控制,会有亡国的危险!怒气之下,皮不休连国家对网络的态度也埋怨上了。

        几分钟后,常恏满头大汗地跑来了,一进来就说:“报告陈书记、夏市长,情况不太妙,大部分网站都在外省和京城,宣传部出面不管用,没人理,只能请示省委宣传部出面了,要不帖子都删除不了,影响越来越恶劣了。刚才一会儿的工夫,宣传部接到了十几家新闻媒体的电话,提出要采访皮书记。”

        “让他们来,我要拨乱反正。”皮不休气呼呼地说到,大手一挥,“不能让网络胡说八道下去了,必须严加制止这种行为。”

        讨论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提及问题的本质,就是皮不休到底有没有私下里逼迫过纪风声。

        陈天宇一直没说话,等所有人都说了一遍之后,他才发言:“怎么应对网络上的新形势新危机,是一个严峻的课题,常部长必须要适应形势,时代不等人,我们不适应时代,就会被时代淘汰,话不好听但却是事实。我有一个疑问——当然,我不是怀疑皮书记的为人——为什么网上会空穴来风突然就指责皮书记逼死了纪风声?”

        陈天宇话说得委婉,但问题非常犀利,一下就击中了皮不休的软肋,皮不休本来满脸通红一脸义愤,好象他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陈天宇话音刚落,他就一下颓然坐回了沙发上,脸色变成了灰白,不过还在嘴硬:“网络是个什么东西,绝对是胡说八道,我的为人同志们又不是不了解,怎么可能去威逼纪风声?造谣,绝对造谣!”

        “我也相信老皮的为人,不过网上的事情也说不准,许多时候也是无风不起浪。”夏想语气淡淡的,“群情沸腾,众口铄金,而且我看上面的写的事实经过,也不象是编造的,老皮,同志们相信你倒没有什么,怕就怕网民不相信你,省委领导不相信你!”

        话刚说完,李逸风轻轻敲门进来:“陈书记,省委来电!”

        真快,所有人都心中一跳。

        陈洁雯也没有回避众人,直接拿起了电话:“您好,李部长,我是陈洁雯。”

        “陈书记,省委宣传部很被动!”李丰接替马霄担任省委宣传部长后,行事一直很低调,许多地市的宣传部长对李丰多有猜测,到现在还有不少人摸不透他的脾气。但上来的第一句话就很冲,直接就让陈洁雯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怒意,“天泽市委、市委宣传部将详细情况汇报到省委宣传部,时间不等人!”

        不给陈洁雯解释和说话的机会,李丰“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燕省向来对宣传口抓得很紧,对媒体的控制力度很严密,因此在国内主流媒体上,很少见到燕省的负面新闻。现在一夜之间出现了天泽纪委书记逼死人的传闻,更不幸的是,李丰是自己上网的时候无意中浏览到的,而此时天泽市还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就让他发了火。

        李丰思想还算开放,对新兴事物接受很快,每天必定花费1个小时的时间浏览网页,关注最新的新闻动态。今天让他无意中发现了天泽市的丑闻,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上级领导最反感下面出了事情捂着盖着,现在倒好,竟然他都发现了问题,天泽方面还没有一点动静,就让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关键还是,纪委书记逼死人,影响太恶劣了,而且他也看了出来,事情多半属实,否则网上的帖子列举的事例不会这么翔实。

        但李丰身为宣传部长,不想多管闲事,对于皮不休是不是违反纪律他并不关心,他只负责自己的分内事。虽然打电话批评了天泽市委,但放下电话之后,还是吩咐下面的人及时灭火,到处补救,将影响降低到最小。

        事情闹大了,省委宣传部的面子也不好看。

        天泽市委紧急召开了常委会。

        会上,陈洁雯拍了桌子,严厉遣责网上攻击党政干部的不法行为,表示一定要运用技术手段锁定发帖人的IP地址,将他绳之以法——陈洁雯临时抱佛脚,在陈天宇的帮助下,在上常委会之前也恶补了一下网络知识——要求裴一风成立应对网络恶**件办公室,抽调精干力量组成网络正义军,专门对付在网络上诋毁、污蔑天泽和天泽党政领导形象的网民,不惜动用一切力量进行围堵和反击,要随时动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让一些心存侥幸的网民知道什么是法治社会。

        必要时,跨省跨国追捕也在所不惜!

        必须承认,陈洁雯的政治斗争手段运用得十分娴熟,甚至超前提出了跨省追捕,不由夏想不暗暗佩服,但他又不得不说,陈洁雯忽视了网络力量的强大,也没有认清当前的形势,现在不是封堵的年代了,想要解决问题,要靠更聪明更有技术的手段。

        果然,陈洁雯的怒气正在发作的时候,就又接到了消息,纪风声的儿子纪工在网上实名发帖,承认网上揭露的事实完全属实!

        顿时引爆了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