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6章 授意,试探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6章 授意,试探

    作品:《官神

        夏市长太有手腕了,明明知道了他最不见光的一面,却一直隐而不发,就等他主动说出,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想在夏市长面前卖弄聪明,最终会自食其果。

        汽车内的温度调得十分舒适,徐鑫还是感觉浑身发热,大不自在。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开了口:“纪风声找我,是想让我出面帮他缓解一下来自皮不休的压力,我出于明哲保身的考虑,没有同意。我还劝他想开一些,皮书记未必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再说……”

        他再也说不下去了,脸色很差,也许是内疚,也许是恐慌,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夏想轻轻拍了拍扶手,对李爱林说道:“老李,放一首舒缓一点的曲子。”

        李爱林早就知道夏市长爱听轻音乐和古曲,作为司机,必须提前做足功课,就忙打开了音乐,将音量调到不高不低。

        舒缓的声音缓解了车内沉闷的气氛。

        “老徐,今天的谈话也是私人谈话,过耳就忘。皮不休让纪风声写影射我的生活作风的文章,纪风声不愿被人当枪使,他找你,其实是让你给他生的希望,你计算了得失,觉得帮助他得不偿失,所以就拒绝了他的求助。作为组织部长,你对下级的关心不够。作为朋友,你又没有担待。”夏想说是私人谈话,明显是以上级兼私人的两重身份,“我刚到天泽,双眼一抹黑,现在正慢慢睁大眼睛。但这个时候还有人想捂我的眼睛,我是不会同意的。徐部长,你是组织部长,多配合书记的工作是职责所在,但天泽市的经济发展,也需要你贡献一份力量。”

        软硬兼施,边敲打边拉拢,徐鑫的心中就又敲又打,乱成一片。

        陈书记在省委有靠山,夏市长也有。而且很明显,夏市长在省委更吃得开。不过现在省委风传宋省长可能要动一动,万一传言成真,夏市长在省委最大的靠山就没有了……徐鑫心中左右权衡,难下决断。

        从长远看,当然是夏市长更有前景,但他毕竟是组织部长,不和书记一心,很难开展工作。眼下夏市长在天泽市根基渐稳,而且他手腕高超,让人防不胜防,总体来说,时间站在夏市长的一边。

        纪风声家人的悲凄和绝望又在脑中浮现,徐鑫心中很不好受,猛然下定了决心:“夏市长,人死不能复生,纪风声就算被人逼迫而死,但软刀子杀人不用偿命,他也只能白死了。”

        夏想点点头:“确实是,也许不能从法律上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但仍然有别的渠道可以为他讨还公道。”

        见夏市长一脸坚定的表情,徐鑫心脏急速跳动几下,他不明白为什么夏市长对纪风声这么用心,人都死了一段时间了,还要抓住事情不放。

        随后,徐鑫向夏想透露了一些细节和内幕,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让夏想收获不少。

        到了京城,徐鑫下了夏想的车,坐上自己的车先回天泽了。如果他一直坐着夏想的车直接进了市委大院,才是一件引起天泽市委轰动的大事。

        夏想在京城稍事停留,让李爱林找一处宾馆先等他,他独自见了肖佳一面,看望了女儿,又和肖佳商量一下投资京北新城的事宜。

        肖佳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女儿身上,几乎不再过问公司事宜,全权交给李沁和丛枫儿打理,对于夏想的提议,她不假思索就点头了。

        女儿肖夏一岁多了,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但和夏想很生疏。夏想也觉得很是对不起肖夏,几个孩子之中,就肖夏和他最疏远,就连梅亭有时也能享受到他的父爱,肖夏却是和他在一起最少的一个。

        也没有办法,现在他和夏东、连夏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少,官儿越做越大,但属于自己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人之一生,在得到的同时,必然有另外的失去。

        和肖佳只呆了两个小时就踏上了归途,近来夏想会常来京城,因为投资和一些私人事情,他也决定要多陪陪肖佳母女。几个女人之中,肖佳是对他最死心塌地并且从来不求回报的一个,不管她以前做过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她现在能如此对他,他就得记她一辈子的好。

        回到天泽,一切风平浪静,杨剑在跑马县还没有回来,原野也下到了跑马县和杨剑见了面,也不知原野如何说动了杨剑,杨剑还挺欣赏他,留他暂时在身边。虽然原野既不是记者,又不是官方人员,身份有点尴尬,但也没人说什么,领导身边常有来历不明的人也是常事,谁多嘴,谁就是自讨没趣。

        曹永国生病的消息在天泽市委没有几人知道,最近几天,天泽市委的注意力都被省政府的一项决定吸引了目光,就是国家发改委批准了单钢和宝钢的合并项目,单钢和宝钢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组建单宝集团。

        开常委会的时候,吴明毅就突然提了一句单宝集团的成立是一件大好事,可以充分利用宝钢的技术优势来提升单钢落后的技术,陈洁雯也附和吴明毅的说法,陈天宇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说宝钢的技术先进,恐怕不符合实际,我的看法和吴书记有点出入,既然谈到了钢厂的合并问题,我就说说我的个人浅见。”陈天宇是经济出身,在经济上的见解比在座的各人都有远见,当然,夏想除外,他见众人都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就稍微深入地说了一说,“说宝钢技术先进,赢利高,其实夸大其词了,为什么这么说?这其中有一个垄断的原因。宝钢前期投资上千亿,矿石全部进口,成本比国内其他钢厂高一大截,高额的银行贷款压得抬不起头,光是每年的利息都是沉重负担,怎么办?为了保证宝钢的利润,国家整整10年国内没有批准一家船板、汽车板的项目,从行政上保证了宝钢的垄断地位!鞍钢、本钢都被压制了10年,何况其他企业?是技术先进保证了高赢利能力?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罢了。”

        陈天宇的话直指问题的本质所在,吴明毅顿时火了:“天宇同志,请摆正你的立场,不要张口闭口国家怎样。国家站在战略的高度上全局看待问题,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很大的一盘棋下了很长时间了……”夏想说话了,说实话他很反感这句话,因为后世一旦有事,总有人跳出来拿国家在下很大的一盘棋来搪塞问题,完全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口气,一直在下棋,从来没赢棋,南海众多小岛都丢了,放水岛也快丢了,都火烧眉毛了还在下棋,不是镇静,是掩耳盗铃,“问题是,棋局好象就没有赢过。再往小里说,全国是一盘大棋,凭什么不让单钢当车,让宝钢当过河卒子?谁是棋手先不管,问题是,谁也不想当马前卒!”

        一句话说得众人都鸦雀无声,半天无人反驳。

        陈洁雯觉得夏想的话抱怨的成分太多了,就说:“夏市长的说法也有道理,但也要理解国家的苦衷,发展不平衡,地区有差异,总不能面面俱到,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国家自有国家的难处,我们就为国分忧。”

        “我倒想为国分忧,可惜资格不够。”夏想半真半假地开了一句玩笑,“我只是天泽市长,就只站在天泽的立场上说话。国家告诉我,天泽市要发扬风格,拿税收去补贴一下发达地区。我会告诉国家,对不起,我人穷志短,不想发扬风格,只想吃饭有肉出门有车。”

        众人哈哈大笑。

        陈洁雯脸色不太好看,吴明毅也是,两人对视一眼,都有担忧之色。

        夏想也看了出来只要涉及到了家族势力的利益,陈洁雯和吴明毅的立场都很坚定,不会退让。

        今天陈天宇的提议确实是他的授意之下,故意抛出的,为的就是试探一下众人的反应,因为几天之后等整合燕省的钢铁资源的消息传出,要整合天泽钢铁的话,必然会遭遇强有力的阻挠。到时不但陈洁雯会坚决反对,吴明毅也会站在吴家的立场之上。

        吴家在一些事情上也许不会再直接出面从正面阻止他,但政治上的手法还是不少,至少吴明毅如果和他保持了距离,他在常委会上的声音就会减弱许多。

        关键还有,杨剑动了天泽中药的利益,他该怎么做?支持杨剑,邱家必然不喜。不支持杨剑,天泽中药真有问题的话,他又岂能置身事外?

        但同时触动吴家和邱家的利益,他可承受不起。

        第二天,杨剑就从跑马县返回了市里,他提出要和夏想面谈,夏想同意了。晚上约好和杨剑在华凯酒店见面,夏想带上了彭云枫,因为他还有事情让彭云枫去做。

        会面的地点还算僻静,杨剑没带秘书,只带了原野,看来,原野还深得杨剑信任,也让夏想高看了原野一眼,能在短短时间内让杨剑对他这么信任,他确实有过人之处。

        夏想猜对了,因为杨剑在跑马县发生了一次意外,如果没有原野,他有可能就身败名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