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0章 伏笔,插曲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0章 伏笔,插曲

    作品:《官神

        纪风声临死之前和徐鑫见过一面,徐鑫一直守口如瓶,该怎么点徐鑫一点?

        徐鑫给夏想的印象是非常老成,事事都会算计得清楚,不贪心,但也不会吃亏,是一个不好相与并且斤斤计较的人。

        想从徐鑫身上打开突破口,难度较大。当然如果徐鑫开了口,就相当于打破了陈洁雯的权力圈子。陈洁雯的权力圈子非常牢固,囊括了市委几乎主要的重量级人物,徐鑫是组织部长,皮不休是纪委书记,裴一风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市委之中,除了吴明毅和陈天宇之外,所有有发言权的人物都团结在了她的周围。

        书记就是书记,有一把手的权威,再稍微有点政治手腕,肯定会有人靠拢。

        而且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吴明毅在他前来天泽市之前,也和陈洁雯有干系,肯定也有过多次合作。他来之后,因为他和陈洁雯政见不和,同时又因为吴家的关系,吴明毅才不得不和陈洁雯保持了距离。

        但即使没有吴明毅和陈天宇,陈洁雯对天泽市委的掌握力度,还是不容小瞧,更不用提下面的区县多半都是她一手提拔的人。

        天泽市,大半数的江山,还在陈洁雯的掌控之下。

        假如徐鑫真知道一些什么内情,夏想倒愿意费些周折将徐鑫策反。

        正坐在书房喝茶,卫辛睡得迷迷糊糊地醒来了,上身只穿了一件毛衫,下身光着雪白的大腿就起来了,她一把夺过夏想的茶杯,嗔怪说道:“你说你,凉茶怎么能喝?不会自己换,事事都让我操心,要是我哪天不在了,我死也不会死得安心。”

        夏想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好好的,说什么死,不吉利。”

        卫辛忽然就哭了:“我刚才梦到自己死了,怎么呼唤你,你都不应,我可难受了……”

        卫辛总是让人欢喜让人忧,夏想心疼地将她揽在怀中:“还说要照顾我,你才是和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鼻子。”

        卫辛将头埋在夏想胸前:“我是舍不得你才总是想哭的,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妈妈病了,我又要上学又要赚钱为她治病,我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我认识你后,流过的眼泪比以前20年都多。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说。”

        一个女人一生积蓄的眼泪,总会为一个男人而流,不流眼泪的爱情,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夏想把卫辛抱得更紧了:“古代文人雅客,都在外人置一座宅院,将心爱的女人安放在外面,称之为外室。”

        “我知道,现在都叫小三了。”卫辛又笑了,“还是古人有意思,再不好的事情也能说得很文雅。现在小三一听就是贬义,但外室一听却有一股雅兴的味道。我不管是外室还是小三,反正在你讨厌我之前,我跟定你了。不过就是有时觉得对不起她……”

        哄卫辛睡下之后,夏想又想一会儿事情。

        基本上天泽市的事情已经铺开了,跑马县的问题,是现阶段最大的问题,也是他和陈洁雯又一次冲突的伏笔。

        至于京北新城和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目前还算进展顺利,也让夏想多少摸到了一点陈洁雯的底线。陈洁雯在政府事务上,大事上只要涉及到了她的利益,肯定插手,小事上还算放手。他也清楚陈洁雯现在对扶持政策和京北新城不再过问的出发点,是想等他触及到了家族势力的利益之后,家族势力的反弹就会让他碰壁,她不必动手。

        但要涉及到人事方面,陈洁雯的权威不容侵犯,她肯定不会有丝毫的退让。如果市长能影响到人事问题上的重大决定,那她的书记就当得太失败了。

        但夏想又不得不插手人事问题,想要做成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有具体的人来执行,没有人手,寸步难行。而且有些事情既然让他遇到了,他就不能袖手旁观,就如纪风声,就如卢胜。

        或许没有纪风声之死给他带来的警醒,对于卢胜的遭遇,他顶多只是同情,而不是怒发冲冠。想从县里查实一件事情太难了,特别是一些偏远的县,天高皇帝远。但现在夏想心中充满了激愤,再难再有困难阻力,哪怕在跑马县挖地三尺,他也要还卢胜一个公道。

        也要让跑马县恢复清明的气象。

        夏想越想越气,都一帮什么垃圾东西,生生将一个缉毒英雄逼成了毒贩,还拿真正的毒贩当英雄宣传,跑马县有这样的书记和县长,能发展经济能维护稳定才怪!

        第二天一早,夏想乘车前往燕市,以到省委汇报工作的名义,理直气壮。当然夏想是市长了,想去哪里只需要知会政府办一声就行。

        司机李爱林是个老司机了,今年45岁,开车很稳,想让他快也快不起来。夏想当上市长之后,和以有不一样了。以前总用自己的车,方便,现在基本上都坐公车,要注意形象了。

        但他和司机的关系一般,远没有达到一般领导和司机之间的亲密关系,或许和他的性格有关,他接纳一个人的过程有点慢,也是出于谨慎的想法。

        李爱林在他眼中还算老实,话不多,就是有点太沉闷了。

        刚出天泽不久,就又接到了宋朝度的电话。

        “夏想,你路过京城的时候,接上小凡,她嚷嚷着非要见你。”

        “按宋省长的指示办。”夏想来了一句官腔。

        宋朝度反而笑了:“闹什么?说话怎么有点怪里怪气?”

        夏想也意识到了什么,估计也是受李爱林的古板影响,也笑了:“说习惯了,顺嘴了,还真不习惯在您面前这样说话。”

        放下电话,李爱林忍一会儿,还是多嘴了一句:“夏市长,您和宋省长说话可真随便,不象上下级。”

        夏想只笑了一笑,不多解释:“到北大一趟,接一下宋省长的女儿。”

        李爱林答应了一声,就目不转睛地专心开车了,心里却想,怪不得都传闻夏市长和宋省长关系不一般,还真是不一般。从未见过哪个市长和省长说话跟聊天一样,对,还要接省长的女儿,夏市长还真是深受宋省长的信赖。

        以后又有得炫耀了,有几个市级领导的司机见过省长的千金,还为她开过车?李爱林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自豪感。

        很快就到了北大,李爱林停好车,见夏市长下车打了电话,就在一边等,心想宋省长的千金也不知道长得漂亮不漂亮。他也见过不少领导的女儿,漂亮的也不是很多,他就有点怀疑,也有点期待。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没见到女孩出现,反而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围住了夏市长了,而且看样子对夏市长还不太恭敬,李爱林就急了,急忙过来维护夏市长。

        ……夏想打通了宋一凡的电话,宋一凡却说让他到大教室找她,她在听一个讲座,还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夏想说就在原地等她算了,她偏不,还说让两个男生去接应他一下。有两个人最让夏想没办法,一个是古玉,另一个就是宋一凡。

        如果严格说来还有一个人的话,就是梅晓琳了。

        电话刚挂断,几分钟后就来了两个男生。两人都是20出头的年纪,有点傲然,审视地打量了夏想半天,才做了自我介绍:“我叫李润,他叫翟鹏,都是宋一凡的同学,宋一凡说你是她的哥哥,我怎么没听说她有什么哥哥?”

        小男生的心思瞒不过夏想,夏想见他敌视的目光就知道对方估计是宋一凡的追求者之一,也懒得和小男生较真:“领我去大教室,谢谢。”

        “李润问你话,你怎么没回答,不太礼貌。”翟鹏象是李润的跟班,竭力维护李润,“你是她的哥哥还是别的什么人?看你的样子不象大款,也不象当官的,宋一凡怎么会有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哥哥?对了,你哪个大学毕业的?”

        “我的大学很普通,不值一提。”夏想一笑置之。

        “那你开了什么公司?”翟鹏继续发问,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显然他不相信夏想是宋一凡的哥哥,怀疑他和宋一凡有暧昧关系。

        夏想也是耐心极好:“没开公司,就是上班一族。”

        李润和翟鹏对视一眼,两人都轻蔑地笑了:“看你也有30岁了,还是一事无成,真是不应该。我要到了这个年龄,肯定你现在强一百倍。”

        “强一百倍?小年轻,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李爱林正好赶到,一时气急,说话就带了火星,“不是我小瞧你,别看你上的北大,你到了30岁的时候,有他一半的本领,你就了不起了。”

        翟鹏不服气,讥讽地一笑:“李润的爸爸现在是副厅级,他又是北大的高材生,他到了30岁的时候,少说也能到正处。”

        “正处?”李爱林平常在夏想面前是老实,但他也是市长的司机,说话也有一股傲然,“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他是市长,正厅级!”

        30岁的正厅,还是实职正厅,堂堂的一市之长?李润和翟鹏面面相觑,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