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30章 震惊,巨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30章 震惊,巨变

    作品:《官神

        市委书记高高举起的右手,象征着天泽市的旧势力向夏想打响了第一炮。

        其实本来以陈洁雯的想法,她并不想在此事上和夏想搞得太僵,但夏想刚才的发言让她非常不痛快,她也就不让夏想痛快了,也就不再讲究含蓄和领导艺术了,直接否决。

        “我举双手赞成。”夏想一点也不恼,还一脸微笑,真的举起了双手。

        夏市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陈洁雯心中大惑不解,难道他还以为有通过表决的可能?该醒醒了,年轻人,不要再做白日梦了。

        “扶持民营企业是好事,夏市长的提议很好,肯定可以给天泽市带来新气象,我完全赞成。”吴明毅的赞成也在意料之中,他基本上在大事都紧跟夏想的脚步。

        如果说吴明毅的支持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的话,接下来皮不休的表态就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尤其是是陈洁雯,惊讶得差点站起来当面质问皮不休发什么疯,怎么会赞成夏想的提议!

        皮不休眼皮都没抬,似乎在深思事情一样,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目瞪口呆:“市政府推出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为什么不支持?不支持就是不想搞活天泽市的经济,我完全支持。”

        常恏本来还在为夏想刚才的发言暗笑,皮不休一说话,他的嘴巴一下张大,惊讶的表情十分滑稽,好象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一样,直勾勾地看着皮不休,一脸的难以置信——老皮怎么了,是老糊涂了还是吃错药了?

        皮不休当然没有老糊涂,更不会吃错药,他清醒得很。只不过就是发言之后,一脸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很深沉,又似乎很神秘。

        陈洁雯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还没有来得及深思其中的原因,杨剑就发言了:“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政策,我的立场肯定是大力支持。”

        杨剑的支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人惊讶。杨剑之后,就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一风了,因为有了皮不休的突然反水,裴一风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他的身上。

        裴一风收起了惯常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经过认真考虑,再三思索,我认为经济的腾飞离不开政策的扶持,夏市长勇挑重担,敢于创新,我们就必须站在他的身后,大力支持他的创举。我投支持票!”

        “啪”的一声,陈洁雯手中的钢笔摔在桌子上,溅出的墨水正好落在夏想的裤子上,幸好夏想穿的是黑裤子不太明显,夏想察觉到了,陈洁雯也没有发现,她一脸的惊愕看了裴一风一眼,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裴一风怎么也支持夏市长了?

        怎么可能?夏想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让一向和她关系最密切的皮不休和裴一风都相继临阵反戈,而且事先一点招呼也不打,手腕太惊人了。

        刚刚还以为夏想不过是尔尔的想法,现在再想之后才知道在夏想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也有不为人所知的运筹帷幄。

        不止陈洁雯失态,刚刚还得意洋洋的许凡华也一脸惊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连陈书记也控制不了局面了?怎么可能皮不休和裴一风都转向支持夏市长了?

        下面本该是徐鑫发言了,但情急之下失控的许凡华却抢先发了言:“我反对,我反对,大家都不要急着表态,再慎重考虑考虑,不要受人鼓动,更不要做出违背良知的决定。”慌乱之下,他的发言就明显带有了个人情绪和攻击倾向。

        “凡华同志,说话要注意场合和影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你发言的时候不要个人倾向太严重了。”徐鑫不满地看了许凡华一眼,对他抢先发言很是不快,官场中人在正式场合都非常注重身份和排名,“夏市长的提议本来就有利于天泽市的经济发展,有利于扶持有实力有希望的民营企业走出天泽,走向全省,为什么不支持?我是举双手支持的。”

        常恏终于忍不住了,乱了,全乱了,前几次徐鑫事事都跟在陈书记身后,现在他也和皮不休、裴一风一起反水了,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怎么刚才还竭力反对夏市长提名的几人,一转眼,又坚定地和夏市长站在了一起?饶是他和皮不休、裴一风、徐鑫多年同事,也一下弄不明白他们三人是哪一根筋没有搭对。

        不是他不明白,是人心变化快。

        常恏就举手发言了:“凡华刚才说得也对,大家都冷静地考虑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出于公正的立场,是不是有个人的私利在内,不要急着表态。”

        夏想见常恏逾越了,而且话说得又不太着调,就脸色一沉:“常恏,是不是表态还论不着你来主持,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常恏顿时脸一红,大窘,没办法,夏想是市长,一般常委会不是书记主持就是市长主持,他在常委中排名又不靠前,还真论不到他说话,就讪讪一笑:“对不起夏市长,我说错话了。”

        第一次见夏市长当众训人,脸一板,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威严也让不少人心中一惊,不由收起了轻视之心。夏市长再年轻,他也是堂堂的一市之长,是整个天泽市有决定权有拍板权的二号人物,谁小瞧他,早晚要吃亏的。

        东桥区委书记胡永超先是冲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才说:“有争论是好事,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伴随着争论和争吵,在怀疑中诞生的,往往在当时争议越大的政策,以后就有可能越影响深远。”听他的话应该是投支持票了,不料随后他话题一转,“不过具体到天泽市来说,有时步子太大了,还是容易带来严重的后果,我个人认为夏市长的政策不是不能出台,而是要缓一缓,或者说,第一次先扶持五家民企?我的发言完了,不支持也不反对,算是弃权吧。”

        在前面已经有五人支持的前提下,又有一名陈洁雯身边的人表态弃权,对陈洁雯又相当于当头一棒。

        打击太大了。

        虽说不能以一次成败论英雄,但所有人都看了出来,陈书记脸上的震惊、不解和愤怒可不是假装出来的,就可以说明,今天的局势突变,完全出乎陈书记意料。

        陈书记在天泽市一直掌控大局,两三年来无人撼动她的权威,私下里市委的人都叫她一只蚊,因为平常蚊子别看不起眼,叮人一口的话还真是难受。同时隐含的意思是,只有母蚊子才叮人。

        几年来一只蚊虽然让每个人都时刻担心被她叮上一口,好在她轻易也不下口,只是在人耳边飞来飞去的嗡嗡声时刻在提醒众人她的权威不容侵犯。没想到,上任两个多月一直温和、谦让的夏市长,突然出手要打蚊子了,难道受不了蚊子嗡嗡的宣示权威了?

        和郎市还有中间派不同的是,天泽市几乎没有中间派——雷一大除外,他虽是常委,但实权最小,又有点脾气古怪——不是保守就是激进,中庸者没有。因此皮不休等人表态之后,杨剑的惊讶自不用说,就是雷一大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古怪,他盯大了眼睛,看了半天众人,想举手发言,又意识还轮不到他开口,就看向了陈天宇。

        陈天宇说道:“我是非常支持夏市长的提议的,对于夏市长高瞻远瞩的目光,我有切身体会。在下马区的时候,夏市长提出了不少经济上的提议,当时我不理解,认为太超前,步子太大,再回头再看,夏市长当时的决定完全正确,现在下马区一年的生产总值已经接近了天泽全市,同志们,数据是枯燥的,但数据又最真实地反映客观现实。我们一个市还比不了一个区,我觉得很丢脸,希望夏市长的提议早日付诸实施。”

        陈洁雯脸上发烧,陈天宇又在打脸,打得还挺用力。但她偏偏又无话可说,天泽市确实落后,落后就要挨打,辩解也没有用,再辩解也是穷光蛋。

        人穷言微呀……六票支持了,再有一票就会过半,陈洁雯看了一眼尚未表态的雷一大和军分区怀念员冷阳,心里不无悲哀地想,输了?在天泽市近三年了,从来是战不无胜的她,竟然输了?怎么会……雷一大肯定是要投赞成票的,冷阳就算反对也无济于事了。她心中掂量着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要不要动用一票否决权,先搁置了提议再说?但一旦动用了一票否决,就相当于得罪了所有投赞成票的常委,同时肯定也会第一时间传到省委,让省委大为不满,认为她缺乏政治智慧,缺少战略眼光,感情用事,不够理智,等等一系列的负面形象就会在省委领导面前大大的失分,她再自恃有京城的后台,她的升迁和政治命运,还在燕省省委的掌握之中!

        陈洁雯左右为难,认输的话,很丢脸,又很不甘心,关键是她一开始的表现太自信满满了,高举右手反对,但还是没能阻止众口一词的赞成,她身为一把手的权威何在?一把手最大的失利不是组织部长不听话,不是副书记和她作对,而是无法掌控常委会!

        认输的话,对她的威望打击太大了,恐怕短时间内都无法消除影响。夏市长很高明的手段,怎么就说服了皮不休、裴一风和徐鑫对他投下了支持票?皮不休和裴一风都是老狐狸,见风使舵,徐鑫还稍微讲点原则性,三个人同时被夏市长策反,夏市长的本领还真是……哼哼,她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现在举手中断接下来的表决,好顺水推舟送一个顺水人情之时,雷一大就很不合时宜地跳了出来表态了。

        “刚才是6票赞成,我也投一张赞成票,正好过半数,等于是夏市长的提议正式获得了常委会的通过,当然前提是如果陈书记不一票否决的话,不过我相信陈书记不会这么做,常委会是一个民主的会议,要的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而不是书记的一言堂,同志们说对不对?”雷一大故意挤兑陈洁雯,笑得还挺狡猾,摆明了是气陈洁雯一气,看她有没有涵养,敢不敢一票否决。

        陈洁雯就真气着了,胸脯起伏几下,正要发作,冷阳就最后一个表态了。

        “经济要发展,社会要进步,就要勇于改革,我也从善如流,作最后一个支持者好了。”

        冷阳的支持票又大大出乎陈洁雯的意外,三年来在天泽市第一次惨败如此,她再有涵养再要保持一把手的风度,也忍不住拍案而起:“今天的会议出现了许多变故,我想同志们也看在眼里,心中有数,我建议暂时搁置夏市长的提议,等条件成熟时再重新提交到常委会讨论。”

        不是一票否决胜似一票否决,直接搁置了,许多人都顿时变了脸色,不好,大大的不好,陈书记失控了!

        夏想不徐不疾地轻轻摇了摇头:“我反对!请陈书记收回刚才的话,慎重考虑,顾全大局。”刚才雷一大的嘲弄是意外,如果不是雷一大故意挑衅陈洁雯,陈洁雯肯定也会顺势而下,承认了今天的表决,但不管如何,她搁置提议是不明智的行为,而且丝毫不尊重他的权威,不将半数常委的意见放在眼里,她做得就太过分了,就没有必要再给她面子,面子是相互的,“身为一把手要尊重集体的决定,书记也不能凌驾于常委会之上。”

        夏想的话如洪钟巨响,一下震醒了陈洁雯,她又缓慢地坐回到座位上,意识到刚才的失态丢人丢大发了,肯定会传到省领导的耳中,对她的形象大为不利。都怪夏想,不,也怪雷一大这个老不死的……冷静之后,她又重新整理了思绪,先让一步再说,现在骑虎难下又不得不下,只能让步,否则以夏想的背景闹到省委,她说不定还会被省委训话。

        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官场中人都要讲究一个愿赌服输。

        反正也不算全输,在国土局局长的任命上,她也胜了一局,算是打了平手。就算通过了夏想的提议,在以后的具体执行上,她一样可以指手画脚,让夏想处处受到牵制。

        夏想,别以为你已经胜利了,以后的路还很长,天泽市民间的力量的阻力之大,你想象不到,一个扶持民企的政策,弄不好会把你自己弄得灰头土脸!

        想通了就气顺了,陈洁雯就又恢复了平静,还勉强露出了一丝笑意:“多亏了夏市长的提醒,我就刚才的失态向同志们道歉,女人嘛,总是有不理智的一面,主要也是刚才老雷说话太冲了,他跟我开玩笑我就当真了,老雷,以后可不要乱说话,要记住一点,你们的书记是书记,但同时也是一个女人,男人要多体谅一下女人,是不是?”

        好嘛,陈洁雯果然有一手,打出了女人牌,立刻就将刚才的失态化解于无形之中,常委会就一片附和的笑声。

        “我尊重大家的意见,夏市长的提议,正式获得通过!”陈洁雯又摆出了书记的权威,郑重宣布了常委会的表决结果,然后又带头鼓掌。

        整个常委会掌声雷动。

        随后陈洁雯又做了总结发言,不外是今天的会议是一次成功的会议,是一次胜利的会议,等等,属于没有营养又必须说的废话。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政府会议如果没有转承起合,没有前面的套话和后面的总结,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冗长。但官场上总有必要的废话必须要说,所有人就都摆出一副洗耳恭听并且虚心受教的表情配合陈书记的高谈阔论。

        “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陈洁雯大手一挥,也颇有一种指挥若定的气势,看来,陈书记又及时调整了心态,恢复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是呀,其实陈书记也没有输,夏市长的扶持政策的提议虽然通过了,但在人事问题上还是败了,而且败得很惨。政策通过了只是象征意义,关键部门的人还掌握在书记手中,执行不了也不过是一纸空文。

        当然,更多的人都在猜测到底夏市长是如何打动了皮不休、斐一风和徐鑫,三人不约而同地支持夏市长肯定有深层的原因,就都琢磨着散会后好好打听打听夏市长到底有什么高超的手腕。

        只可惜了一点,要是夏市长能在人事问题也赢了一局的话,不知道会对陈书记带来什么样的重大打击……正当众人心思不定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此时陈洁雯已经走到了门口,夏想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了电话之后,又叫住了陈洁雯:“陈书记请等一下,关于王景略的任命,有必要重新讨论!”

        什么?所有人都惊呆了,夏市长又要施出什么惊人的翻云覆雨的手段,能推翻常委会的任命?不可能吧?

        陈洁雯几乎要出离愤怒了,她本来已经努力控制住了怒火,又一下被夏想点燃了:“夏市长,请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不是无理取闹,是出于维护天泽市委形象的考虑,王景略的任命,必须推翻,否则,天泽市委就成了天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