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9章 造势,出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9章 造势,出事

    作品:《官神

        “欢迎,热烈欢迎。全程陪同,负责吃住行等全部费用。”尽管和古玉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一听到她动听的声音,夏想还是觉得和她之间没有什么隔阂,心情也愉快了许多。

        “哼,说得好听,谁知道能不能做到?”古玉想在夏想面前假装生气,却又装不出来,又叹了一口气,“算了,不和你斗气了,其实我也没想不理你,都怪爷爷……”

        女生外向一点不假,才几句话古玉就把老古出卖了。

        夏想哈哈一笑,心情大好。

        深秋的天泽市,景色优美,站在高楼之上,一眼可以望到远山和草原,天高云淡,远山如黛,草原如碧,让人心旷神怡。

        夏想在彭云枫、徐子棋的陪同下,视察了位于市北的科龙商贸的总部办公大楼,随行人员有市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有及新闻媒体的记者。

        日报和市电台都有记者跟随,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安排,不管是日报还是市电视台,派来的两位记者,全是美女。

        天泽日报的记者兰敏敏长发披肩,身材修长,紧身牛仔,束腰上衣,尤其是一抹红唇最是娇艳动人,十足一个抢眼的美女。

        据说,她是天泽日报著名的日报之花。

        市电视台的女记者金颜照,素面朝天,扎一个马尾辫,凤眼,瓜子脸,走路的时候辫子在身后一晃一晃,就如跳动的精灵。她最引人注目的是曲线长得非常曼妙过人,相貌稍逊兰敏敏半分,但身材却胜她十分,综合比较下来,还是金颜照更能抓住男人的目光。

        金颜照是市电视台的台花,满族,听说还是皇族后裔。

        两大新闻媒体不约而同派出各自最引以为傲的记者跟随夏市长的出行,是何用心先不用猜测,就从兰敏敏和金颜照两人争相要采访夏市长的热情表现就可以得出结论,夏市长的到来,确实给天泽市吹来了一股清新的年轻之风。

        就连金颜照和兰敏敏两人一见夏市长的面,就私下里承认,总算有一个年轻、英俊的市委领导了,夏市长再不来天泽市,就会让她们认为天下的市长要么是老头子,要么是胖子,要么是哼哼哈哈的中年官僚,现在才终于开了眼界,谁说国内没有帅哥市长,天泽市就有一位!

        金颜照和兰敏敏两人一嘀咕,就一致决定以后她们私下里就称呼夏市长为帅哥市长,而且两人还打赌,看谁最先得到夏市长的青睐,夏市长先点名接受谁的专访,谁就是胜利者。

        于是就出现了让人都会心微笑的一幕,金颜照和兰敏敏都围绕着夏市长转个不停,都仗着美女的优势,不停地发问,还想定下下一次采访的时间,就让周围的人看了感慨万千,市长有权力只是一方面,年轻英俊也是巨大的优势。

        上任毛市长在任的时候,日报和市电视台也曾经派出过兰敏敏和金颜照前来采访,等第二次毛市长出行的时候,报社和电视台都不约而同换了人,谁也不好意思问原因,但谁都心知肚明,毛市长形象太差,而且讲话的水平实在丢人,除非拿着秘书的讲话稿照本宣科,一旦脱稿,基本上说话要么让你如坠云雾,要么语无伦次得让你直想发疯。

        毛市长讲话,曾经被人背后形象并且不无讽刺地称之为市长体。

        夏想对于两位美女记者的连番轰炸表现得十分镇静,既不厌烦也不过度热情,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从他的眼光评价,兰敏敏和金颜照也是算是难得的美女了,尤其在从事新闻媒体的行业内,绝对是出类拔萃者。金颜照自不用说,身为电视台的女记者素面朝天是十分罕见的,哪个电视台的女记者不是非浓妆艳抹就不能出来见人?也是金颜照确实可以算得上是天然美女,不必借助化妆就可以艳艳波光。

        而兰敏敏作为文字工作者也有清新淡雅的漂亮容貌,也是少见。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兴趣,许多美女作家被炒红并且催生出了用身体写作的伪命题,还有不少美女作家四处散播自己的照片,其实和以色诱人没有什么两样,但实际上所谓的美女作家,真正入眼的没有几人,不少意淫过度的男人都被艺术照、美女等敏感的字眼迷惑了理性,最后才发现她们作为美女是假冒产品,作为作家又是伪劣产品。

        后悔上当的时候,只能埋怨不正常分泌的荷尔蒙了。

        夏想是正常男人,但荷尔蒙分泌更正常,所以对于美女有足够的免疫力。也是,任谁见识了曹殊黧、连若菡的国色天香之后,在经历了古玉的单纯之美之后,在品味过金银茉莉的花开并蒂莲的美艳之后,世间美色,说是不过于心那是假话,但要再怦然心动,已经可能性不大了。

        夏想就对金颜照和兰敏敏的盛情,泰然处之:“我刚来天泽市,现在还在理顺工作,等过段时间一切正常了,你们再联系云枫,让他安排采访。”作为市长,少不了要和新闻媒体打交道,他的执政理念以后也必不可少要通过报纸和电视点滴地传送到百姓之间,当然,如果要想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有必要在日报社和市电视台有信得过的人,在剪辑新闻和下笔的时候,要能充分领会到他的意图并且有所侧重。

        “这样,小何,小兰,你们回头都把你们以前发表的文章和播放的新闻整理一份过来,夏市长抽时间过目一下。”彭云枫及时插了一句,给两人提出了前提条件。

        夏想就向彭云枫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这个建议不错,可以让他更好地了解金颜照和兰敏敏的政治倾向。新闻记者虽说一切要跟党走,完全按照党的指示发表新闻言论,但作为个体的个人,谁都会有自己的政治倾向,都会在文字或画面中不知不觉地流露出来,没有人活在政治真空中,尤其是负责报道领导工作和行踪的新闻记者,他们的政治倾向性非常重要。

        彭云枫见他的举动得到了夏市长的认可,心中一阵喜悦,秘书长的工作就是为领导分忧,只有领导的满意才是他工作的全部目的。

        夏市长视察一家民营企业,意义非同一般,因为天泽市建市以来,还没有一位市长视察过民企!夏市长不仅开了先河,还高调视察,就在天泽市民营企业中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最激动的当然非张尤莫属!

        一开始他一直不相信夏市长真会亲临科龙商贸的总部,还以为听错了,估计到时会是哪一个副市长前来就不错了,直到夏市长一行真的出现在面前时,直到夏市长握住他的手后,他才真的相信,夏市长说话算话,真的屈尊来他的公司视察了。

        他所受到的被同行的排挤和威胁的不安,以及担心夏市长会不会过河拆桥,事后将他一脚踢开的担忧,全部烟消云散,他知道,夏市长是一个有担待有气量的人,只要跟紧了夏市长,绝对不会有错!

        就在夏想握住张尤的手的一刻起,张尤就下定了以后愿意为夏市长效鞍马之劳的决心!

        夏想和张尤握手,握住不放,而且还站在一起说了不少话,又勉励了张尤几句,着重指出市委市政府以后会大力扶植民营企业,在首要的前提是,民营企业要自强自立,要遵纪守法,要向市场要效益,不要走歪门邪道。

        金颜照很有政治敏感性,指挥摄影师近距离拍摄了夏市长和张尤握手谈话的画面。

        视察结束后,彭云枫特意找到金颜照,含蓄地指出在剪辑新闻的时候,夏市长和张尤的画面要多保留一些,另外对张尤本人和他的公司,也要多几个镜头。

        “好呀,没问题。”金颜照满口答应,一脸窃笑,“秘书长,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第一个采访夏市长,求求您了……”她施展女人尤其是美女的最大杀器——撒娇。

        彭云枫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他知道眼前的女人碰不得,不说她是市台一枝花的敏感身份,听说她的男朋友是京城的太子党,而且关于她的传闻还有许多,说是什么满清后裔,家中珍藏许多古董,价值连城,等等,反正她的身份神秘而复杂,让人捉摸不透。

        彭云枫可不敢替夏市长做主,只好含糊应下:“我试试看,只说能尽力。”

        “谢谢您,秘书长,下次我请您吃饭,一定要赏光呀。”金颜照喜笑颜开,明艳的笑容光彩照人,让彭云枫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跳了几跳。

        金颜照做彭云枫的工作,另一边,兰敏敏也在做徐子棋的工作。不过徐子棋没有彭云枫好说话,直接而干脆地拒绝了兰敏敏的要求:“等夏市长什么时候想接受采访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们,现在争取也没有用。领导平常都很忙,尽量不要打扰他的正常工作。”

        兰敏敏无奈地吐吐舌头:“知道了,不就是让你通融通融,不能通融就算了,不用板着脸训人,是不是?”话虽如此,她也不敢得罪徐子棋,别说是她,就是报社社长见到市长秘书,也得客气三分。

        视察产生的轰动效应,在晚上的新闻播出之后,达到了顶峰!

        天泽市的民营企业沸腾了,在天泽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市长视察过一家民企,也没有一家民企能在全市的新闻联播之中露面长达五分钟之久,而且夏市长公开发表讲话以后要大力扶植民企,就让不少人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当然也有细心人听出了什么,因为夏市长在讲话中着重指出民企不要走歪门邪道,要向市场要效益,莫非是暗指什么?

        果然,一天后就从市政府传出风声,今后市政府的维修和改造项目,全部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招标过程公开、透明,杜绝任何权钱交易的不正之风。

        消息一传出,又是一片哗然,不仅在民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市委内部,也有不少人议论纷纷,才知道夏市长似乎很温和,但动起真格的,也是下手犀利而且不留余地。

        吴明毅听到后,脸色不善地端坐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经过短暂的波动之后,天泽市似乎又步入了平静期,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又一次潜流,正在水面之下,悄然形成……几天后,在古玉的陪同下,老古来到了天泽市。

        夏想亲自出市在高速口迎接,老古和古玉共坐一车,一辆很不起眼的奥迪A6。车门打开,古玉搀扶老古下车,大概有两月未见了,老古的气色非常不错,而古玉长筒靶,小风衣,束了一个简单的小辫,还是如邻家女孩一样的清纯和秀丽,神色之间,又更多了欢喜雀跃的开心。

        古玉也想夏想了,不过有老古在旁,只好忍着,但眉目之中还是流露出宜喜宜嗔的神色,眼神也是大胆而热烈,充满了渴望。

        里面穿了紧身衣的古玉,腰更细胸更丰,尤其惊人的是腰间曲线,玲珑之美犹如山峦叠秀,美不胜收。

        夏想向前:“老古,好久不见,风采更胜从前。”

        老古摆摆手:“跟我一个老头子说什么风采,言不由衷,小夏,别说你是市长,就是你是省长,在我面前也是晚辈,是不是?”

        夏想点头:“在您面前,我永远是晚辈。”

        古玉就掩着嘴笑,笑了一笑又觉得不妥,就又急忙绷起了脸,不过还是向夏想做了个鬼脸,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爷爷让她严肃一点,可是她……实在严肃不起来。

        “秋天草原,天高云淡,非常漂亮,我陪您去散散心。”夏想提出了邀请。

        “去就去,反正我就是散心来了,心情散不好,就不放你走。”老古有点耍赖的意思,不过还好,他始终拉不下脸,想严厉一点,在夏想面前却又做不到,只好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说不开心的事情,以散心为主。”

        夏想没让徐子棋和彭云枫陪同,老古是私人关系,他就只带了萧伍。

        夏想坐在了老古的车内,和古玉一左一右将老古拱卫在中间。萧伍在前面开路,夏想也知道老古不喜欢热闹,也没有安排警车开道。

        出了天泽市,向北行进不到30公里,就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正是草丰水美的季节,正好今天又是万里无云,秋日的阳光打在脸上,让人惬意而舒适。

        古玉坐在外侧,阳光从外面正在映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脸颊、鼻子以及耳朵的轮廓被照得如透明一般,再有上面的微小的绒毛格外迷人,夏想就不由多看了几眼。

        说实话,他对古玉,确实有一丝迷恋在内。古玉有着邻家女孩一样的清纯和秀丽,又心思单纯,装不下忧伤,只有最简单的快乐。她不和卫辛一样,卫辛的爱让人迷恋归迷恋,但似乎总有一份沉重在内。而古玉的情感,就是最直接的快乐,不加掩饰,也没有伪装,她就和一缕阳光一样,带给人的就是最美好的温暖。

        但简单和直接也有不好的一点,就是不能转弯,一转弯她就消失不见了,就如前两个月一直联系不上她和老古一样。

        “我和爷爷去了欧洲……”古玉还是忍不住了,上车后,老古只是问了问夏想在天泽市的工作情况,只字不提前一段时间的事情,她就偷偷看了夏想几眼,见夏想的目光之中流露出她最熟悉的温情,就一下投降了,“在欧洲呆了两个月,爷爷说,就不和你联系。”

        “臭丫头!”老古无奈地笑了,“就不能忍着不说,你和他比,还真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再想知道,也不会说出来,你倒好,主动告诉他,怎么就没有一点心眼儿?”

        古玉噘起了嘴:“你猜我猜的多难受,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多简单。我就不喜欢你们有事不直接说,非要暗中较量,多累人。”

        “你懂什么,傻丫头!”老古紧板的脸终于放松下来,不无慈爱地说道,“政治上的事情,许多时候都是祸从口出,所以能少说就少说,能不说就不说。有多少人因为一句话没有说对就毁了一辈子的前途,可惜,太可惜了。更可惜的是,有些人说话滴水不漏,办事也让人挑不出毛病,偏偏会在大事上糊涂,你说他是不是一个傻瓜?”

        “谁呀?爷爷,你说谁是傻瓜?”古玉可不是在装,而是一脸天真,根本没有意识到老古在指桑骂槐,说的是夏想。

        老古也忍不住了,呵呵地笑出声来:“真拿你没办法,你被他卖了,也会死心塌地地维护他。”

        “啊?”古玉张大了嘴巴,“爷爷,你为什么说夏想是傻瓜?他哪里傻了?真是的,我生气了!”

        古玉说生气就生气,把脸扭到一边,不理老古了。老古当年再横刀立马,再威风,在孙女面前也只好低头,嘿嘿一笑,就向夏想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夏想劝劝古玉。

        夏想一笑,还没开口,突然汽车就来了一个急刹车,他的头一下撞在座椅上,司机低沉的声音惊叫了一声:“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