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8章 初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8章 初战

    作品:《官神

        “老雷的话粗但理不粗,身为党员干部,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尤其是常委会的场合,当着陈书记和夏市长的面,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吴明毅及时站了出来,替雷一大圆场,话里话外对皮不休不无嘲讽和告诫之意。

        吴明毅一说完,许凡华立刻附和:“吴书记言之有理,摆自自己的位置很重要,要就事论事,不要含沙射影。”

        “我想皮书记也是有口无心,他绝对没有轻视陈书记和夏市长的意思,大家也不要抓住他的语病为难他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一风忙不迭地替皮不休解围,一副老好人模样,“抓住了一句话不放,也不是一团和气的工作态度,再计较个没完,就是矫枉过正了。”

        “要是一个人时刻端正态度,也不可能口无遮拦地乱说话。裴局的话也有点矫枉过正了,我们党员干部不严格要求自己,怎么让人民群众满意?怎么为人民服务?”常务副市长杨剑也趁热打铁,趁机也加入了攻击了皮不休的战团。

        在场的十三名常委,除了陈洁雯和夏想没有发言之外,大部分人都加入了论战。夏想冷眼旁观,得出了结论,不管各人的立场是不是相同,但对攻击皮不休的口实上却是惊人的一致,说明了一点,皮不休在市委之中人缘太差了。

        “好了,都不要吵了。”陈洁雯不得不拿出书记的权威,脸微微涨红,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有完没完?现在是在开常委会,不是批判会,都抓住一句话不放,计较个没完,不是**员应有的作风。下面开始表决。”

        夏想也不得不发话了:“事情到此为止,下面讨论议题。就事论事,谁也不许再扯远了。”

        吴明毅就紧着夏想的话:“夏市长说得对,我就认为有必要让年轻的同志,让女同志有机会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我支持傅红妹。”

        “我也投傅红妹同志一票。”雷一大也不知是赌气还是有意,说话时还瞟了皮不休一眼。

        皮不休刚才被众人轮番攻击已经十分不爽了,就很不满地说道:“我反对,我支持隆民更同志。”

        好嘛,好好的一次人事调整,竟然成了斗气会,可见天泽市委对外的平静,掩盖不了内部潜藏的暗流。

        “我也支持隆民更同志。”裴一风表了态。

        “经过慎重考虑,我还是觉得隆民更同志更能胜任副秘书长的工作。”最先挑起笑料的常恏一开口就让夏想小吃了一惊,刚才明明他的语气已经偏向傅红妹了,正式表态时,没想到他竟然是支持隆民更的立场。

        不得不说,常恏的表态让今天的常委会不但增加了变数,也让夏想对各个常委的政治倾向有了更深的了解,果然都是官场老油条,玩笑是玩笑,骂战是骂战,但立场是立场,都分得很清楚。

        果然,刚才站在攻击皮不休的立场的杨剑也表态了,却也是和刚才论战截然相反的态度:“我也支持隆民更同志。”

        傅红妹两票,隆民更四票,形势不容乐观。

        尽管说夏想并不是一定要支持傅红妹上位,但他还是希望借此机会一是审视各个常委的立场,二是还有更深的打算,傅红妹上总比隆民更上更有利于他下一步开展工作。

        徐鑫也举手发言:“经过综合比较,我也认为隆民更同志更适合。”

        五票支持了,再有两票,隆民更就会过半!

        徐鑫支持隆民更的立场夏想并不吃惊,他和徐鑫之间,并无深交,徐鑫事先和他通气并不表明他会坚定地和他站在一起,作为后来者,夏想很清楚他在天泽市委之中,势单力薄,在常委会中没有坚定的支持力量,想要团结一批人,还需要时间,更需要机会。

        陈天宇见时候到了,也举手发言:“傅红妹同志年富力强,更能适合新形式下的工作要求,尤其是在夏市长主持全面工作的政府班子,相信以后大胆启用年轻干部会是一个趋势。”

        陈天宇的话意味深长,间接点明了夏市长以后的执政思路。陈天宇和夏想的关系,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的话,就相当于夏想的宣言。

        不少人的目光就落在了陈天宇身上,尤其是杨剑和许凡华,更是目光闪动,若有所思。夏市长不但是市委第二号人物,也是市政府的一把手,他的执政思路,直接关系着今后的工作方向。本来杨剑和许凡华一直摸不透夏想的政治理念,现在却由陈天宇借讨论人事之际透露出一部分,就不得不让他们都暗暗猜测。

        尤其是许凡华,他虽然只比杨剑小两岁,却自认还有年龄优势。现在天泽市委似乎有一个雷区,谁都不提年龄问题,现在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干部年轻化,天泽市却如同一座世外之地,全是年纪偏大的干部,所以所有人都避讳提及年龄问题。

        现在陈天宇含蓄地提出干部年轻化的问题,点明了夏市长以后的用人标准,就让所有人都心里都有了一杆秤。夏市长不是市委书记,但他有见识有来头,而且他早晚会有担任书记的一天,他的话,不得不让人深思并且慎重对待。

        不少人想得更长远,如果夏市长的执政思路清晰以后,和陈书记之间稳重而保守的思路有了冲突的话,天泽市将会何去何从?自己又将如何站队?

        就连陈洁雯也在想,夏想是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按理说他的思路应该趋于保守才对,怎么现在似乎有激进的倾向?如果夏想的执政思路和她完全相左,她是该牵制还是放手?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东桥区委书记胡永超发言了:“傅红妹同志我接触过,是个有细心有热情的好同志,我投她一票。”

        傅红妹四票了。

        军分区司令员冷阳一举手一发言:“赞成傅红妹!”然后就不肯再多说一句,仿佛再多说一句话就会失言一样。

        夏想心中有底了,吴明毅在市委之中的威望还可以,支持者不少,当然是不是背后有什么内幕交易就不清楚了,反正一个副秘书长的任命,让他充分看到了天泽市政治斗争的复杂性。原先传闻说陈洁雯一家独大,现在看来也不尽然,虽然也不能以一次成败就说明陈洁雯对市委的控制力度不够,但也至少表明吴明毅的政治智慧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现在就剩下夏想、陈洁雯和许凡华没有表态了。实际上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许凡华的立场就成了最关键的一票了。

        陈洁雯的目光不在许凡华的身上,她还是一脸平静,仿佛对现在的势均力敌的局面并不在意。许凡华先是将材料翻得哗哗响,然后就又开始了咳嗽一声,咳嗽之后才发现会场静得可以,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吵闹,他就有点尴尬,勉强一笑:“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就我个人来说,咳咳,我还是支持……傅红妹。”

        陈洁雯一脸平静的表情迅速地阴了一下,怎么可能?她认为最可靠的许凡华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反水,投了傅红妹一票?

        不可能的事情已经眼睁睁地发生了,陈洁雯纵是一辈子在官场打磨,也终究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还是凡人中的女人,脸色阴了之后,又不抑制地怒视了许凡华一眼。

        许凡华干脆就低下头,当起了鸵鸟。

        这一下好看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夏想身上。现在,夏市长就是一言定乾坤的一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夏想却做出了一件惊人的举动,他微微一笑:“先请陈书记发表高见。”

        陈洁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下来,她知道她败了,关键还是,不知道是败在吴明毅手中还是败在夏想手中,就让她无比郁闷。一票否决权她有,但因为一个并不太重要的副秘书长的职务就动用,显得她太没有政治智慧了,还远不如夏想在关键之时的临门一脚。

        她清楚夏想先让她发言,是给她一个台阶下,让她好从善如流,接受现实,保留体面。如果夏想直截了当地提出支持傅红妹,她就算再顺水推舟也支持傅红妹,在外人看来也是被迫的无奈之举。

        现在夏想将主动权交回她的手中,很漂亮的顺水人情,她不承情都不行。

        同时她更清楚,夏想送人情给她,是为了第二个提案更好地通过。

        陈洁雯审时度势,知道她绝对敌不过夏想和吴明毅的联手,要想两人不联手,就得适当地做出让步,就微一点头:“我和大家的看法一样,作为女性干部,我也就偏向我们女性一次。”

        陈洁雯一锤定音,等于是她宣布通过了傅红妹的任命。但在场的人都清楚,真正大度而谦让的人是夏市长,陈书记不过是借了一个台阶下来而已。

        最后夏想巧妙地一记带球,就让不少人对夏想刮目相看,认为夏市长不但有手腕,还富有人情味。

        陈洁雯在第一个回合大意失荆州,就想在第二个回合扳回一局,就开始推进第二个议题:“下面讨论夏市长提出的议题,我的看法是,各地情况千差万别,燕市是省会另当别论,郎市是位于三地交界之处,人流复杂所以人心思变,天泽市被大山环绕,又是老城,又有草原,人心保守,步子迈得太大的话,容易翻车。以前是老牛拉破车,现在夏市长来了,有新的思路新的想法固然是好事,但马力大了,也要考虑到旧车的承受能力。”

        陈洁雯的意思都听懂了,基本是对夏想的提议持反对意见了。

        陈天宇脸色就不太好看,陈书记太过分了,明明刚才夏市长给了她台阶,她倒好,立刻反过来对夏市长下绊子,太没人情味了。

        夏想却没有多想,他可不认为陈洁雯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台阶而在政治理念上迁就他,她如果这么做,她就不是政客了,也不是一个合作的市委书记。

        “事情要从正反两个方面来看,天泽市确实是贫困而落后,但正是因为贫困和落后,我们才有打破贫穷的勇气,不破不立。而且根据我的观察,天泽市有一些敢作敢为的开拓者,他们不是没有胆量和魄力,而是没有机遇。现在,我就要给他们机遇。”夏想一改刚才的温和,变了一个人一样,陡然强势起来。

        陈洁雯一愣,意识到了什么不妥,忙问:“夏市长请说得详细一点。”

        “就是安居工程的事情,开发商已经同意了百分之三十的先期垫款,款项已经打到了政府专用帐户上。”张尤低头并且接受百分之三十垫款的事情,夏想并没有对外透露,徐鑫也是聪明人,他更不会主动说出去,所以现在还是保密状态,当然杨剑已经得知了内情,但在夏想的暗示之下,他也没敢走漏风声,毕竟市长的权威还在,他也不愿意明着得罪夏想。

        因此,夏想一抛出这个惊人的消息,常委会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如同炸锅一样!

        多少年的约定俗成的惯例一朝被打破,就如同一面一直以为坚不可摧的墙被人轻轻一推就轰然倒塌了一样,带来的心理震憾极具冲击力,甚至让不少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事实,又说不出话来。

        就连陈洁雯也是一脸震惊,张大了嘴巴:“怎么会……”

        她的惊讶是有根据的,因为她在天泽市从市长到书记,少说也有四年多了,对天泽市的现状比夏想了解得深刻多了,自认也比夏想更能摸透天泽市的脉络,却不成想,夏想还真得拿下了滑不溜手的张尤!

        太惊人了,也太意外了!

        天泽市风气保守,而且还抱团,许多人的观念还非常固执,也是难以开展工作的一个巨大阻力,夏市长是怎么说服了张尤这个滑头当了出头鸟?

        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不是陈洁雯现在应该关心的问题,她现在才明白的一点是,夏市长突然提出政府投资项目严格把关的议题,原来是建立在打了胜仗的前提之下。

        从政治智慧上说,是准备充分。从政治手腕上讲,是先声夺人。陈洁雯再想起在京城和夏想的第一次接触,想起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冲动,再看现在的镇静和运筹帷幄,简直判若两人。

        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年轻人,陈洁雯愣了一愣,算是看清了形势,怪不得刚才夏想给她一个台阶下,原来用意在此,是让她承情的同时,也让她还回来。

        而且夏想还铺好了路……陈洁雯又努力恢复了平静,态度转变之快,就让人大跌眼镜:“夏市长的到来,为天泽市带来了机遇,也为我们的观念带来了新的挑战,我认为,严格把关政府投资的项目,确实大有必要。希望大家都认识研究一下夏市长的建议,对政府今后的工作重点做到心里有数,并且支持市政府的全新举措。”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谁再反对就是不识趣了,在常委会一二把手直接达成了共识,下面的人还有什么可讨论可争论的?

        最先是由吴明毅大力赞同,说了不少力挺的话,然后就是陈天宇,紧接着是雷一大,随后就是杨剑和许凡华。

        基本上经过这一次有深远影响的常委会,许多人都看清了一点,吴明毅和陈天宇是夏市长坚定的同盟,雷一大似乎也是,而徐鑫可能是有限合作的关系,其他人,有观望有怀疑,也有中立。

        而夏市长和陈书记之间的关系,一时半会儿也不好说清,似乎是既有分岐又有共同点,不过不少人私下里都说,以前觉得陈书记政治手腕高超,现在看来,夏市长的政治手腕,一点也不差,以后,可是有好戏看了。

        好戏不仅仅是指市委中的好戏,还是来自民间的力量,包括观念的难以改变和民间资本力量的反抗。

        傅红妹被任命为市政府副秘书长之后,政府办秘书处副处长就接替了她的位置,同时又空缺出一名副处长的位置——其实和许多地方政府的机关口一样,都喜欢提高一格,所谓人事处不过是人事科,但各地都自我抬高为人事处,级别还是科级,但至少听起来好听了——就有人提议由徐子棋担任副处长,提交到组织部之后,很快就批准了下来。

        徐子棋级别未变,但总算是挂了秘书处副处长的衔,面子上好看多了。他心里有数,如果不是夏市长,他怎么会有今天?就更死心塌地地紧跟夏市长的步伐。

        有人紧跟夏市长的步伐,就有人反对。常委会过后,张尤同意垫款百分之三十的消息传出,震动一时,张尤不但受到了来自同行的排挤和倾扎,还被许多人恶意攻击,甚至还受到了人身威胁。

        在市委内部,也有不少人对夏市长的做法表示了不满,其中甚至还有几个重级常委,比如皮不休,比如裴一风,再比如宣传部长常恏,据说三人凑在一起,说了不少对夏市长不满意的言论。

        夏市长才不理会别人的非议,他正着手准备到科龙商贸的视察工作,就意外接到了一个京城来电,是消失很久的古玉。古玉上来第一句就是:“夏市长,我和爷爷要到天泽市,欢迎不?”

        老古终于露面了,他肯定是替人传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