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2章 条件,利益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2章 条件,利益

    作品:《官神

        夏市长似乎早就忘记了这件连鸡毛蒜皮都算不上的小事,李市长却没有忘,还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再三强调要将领导的安全放到第一位,不能每年花费了几百万元没有落到实处,都进了个人的腰包。李晓敏还要求行政处拿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方法,对每年的过高的维修费用重新审核,必要时,要对外招标。

        同时,彭云枫也召开了办公室会议强调指出,身为政府班子的一员,要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不要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电梯事件虽然不大,夏市长也大度地没有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但领导胸怀宽广不表明我们可以放任自己,他建议,办公室要自下而上地开展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并且针对个别人员工作作风散漫、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进行批评教育,批评之后还不思悔改的,就开除!

        两次会议的召开,让原本自由散漫的市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陡然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

        实际上自始至终,不管是李晓敏牵头的会议,还是彭云枫主持的会议,夏想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甚至问也没问。担任了市长就和常务副市长有了本质的区别,市长毕竟是政府一把手,不需要开口不需要动手,只需要下面的人琢磨他的心思,猜对了,他默认。猜错了,他摇头,然后就会有人积极主动地去完成他的指示精神。

        夏想一开始的本意不是从内部开刀,而是想从正面阻止张尤插手安居工程,也不是完全将张尤拒之门外,只要他有实力,有技术力量,他也不会非要断别人的财路。但雷一大有意透露的内情,以及政府会议上杨剑和许凡华力挺张尤,等等,就让他多了警惕。

        再有张尤承担政府的维修和改造工程多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存在着严重的权钱交易。抓大放小是他的底线,但权钱交易危害极大,不能放纵,他正面利用经济手段来制约永旺建工,也是想从大处入手。

        但李晓敏和彭云枫揣摩了他的心思,想在他的默许下收权和重新洗牌,既然正合他的心思,又不用他亲自出面,他也就没有反对。

        确实包大光做得太过分了一点。

        一个电梯女工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天泽市有多少人能月收入1500元以上?况且还是每天的工作时间不到一分钟!夏想现在是400万人的市长,本不想因为一件小事而动怒,但想到在他的眼皮底下有人无所不用其极为亲朋好友谋求福利,什么办法都能想得出来,也难免有气要生。

        许多人累死累活一个月不过赚七八百元,但如果有亲戚在政府机关担任一个小头头,就能轻轻松松地拿到1500元,让普通百姓知道之后,是羡慕之余都想挤进政府机关,还是愤慨之余然后仇视政府?

        既然李晓敏愿意出头改变现状,不管他是为了收权还是想为自己谋求好处,反正在打破旧秩序的过程中,夏想会保持适当的沉默。

        与此同时,正面的压力也如期而至。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杨剑来了。

        “夏市长,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坐坐?”杨剑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似乎很热情。

        “就不要客气了,老杨,免了,免了。”夏想摆摆手,“先和天宇约好了,要和他一起坐一下。”

        如果说前一句话是客套话,后一句就让杨剑心里不是滋味,很明显,在夏市长的心目之中,他不如陈天宇靠近。

        也是,陈天宇是夏市长的老下级了,转念想了一想后,杨剑又释然了,又说:“也行,下次等您方便了再说。现在我有件事情想汇报一下,您看……”

        夏想就笑:“还有十分钟时间。”

        如果说是五分钟,就是打发他的意思了。如果说二十分钟,就是比较热络了。十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杨剑明白了,现在他在夏市长的眼中,关系也在可近可远之间,就全看他的表现了。

        “昨晚我向梅书记汇报了一下思想,梅书记指示说,要我多向您学习,要团结在您的身边。”夏想没让座,杨剑也就没有坐下,主要是夏市长也站着,他怎么好意思坐,“梅书记还说,以后也要我向您多汇报汇报思想。”

        领导站着听你的工作汇报,有双重含义,一是他可以随时结束,如果你没有说到领导心里,他一抬手看时间,你就得马上结束汇报。二是给你施加压力,站着,可以当成是对你的重视,也可以当成随时准备走人的准备。抬手腕就可以走人,但同时又可以一屁股坐下,全看你的表现是不是让领导满意了。

        夏想对杨剑抬出梅升平来套近乎心中暗笑,也知道杨剑是一个官场老人,因为他说汇报思想可比汇报工作可进可退的余地大多了,思想无形无质,不比工作必须要有实际事情,但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实际工作要汇报?而思想可以随时随地产生,就是说,可以随时找由头来向领导汇报。

        汇报的次数多了,领导对你热切了,你就进入了领导的视线之中,再稍微有点能力,就重用加升官有望了。

        既然提到了梅升平,夏想就随意多说了几句。他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也不用多解释,况且他又不喜欢处处炫耀靠山。即使要炫耀的话,抬出宋朝度也比梅升平更有份量。

        当然,天泽市是传统意义的家族势力的地盘,梅升平在天泽市的影响力,也许还真比宋朝度强势,就另当别论了。

        说了几句开场话,杨剑见夏市长既不坐下也不走人,就知道必须切入正题了:“夏市长或许不太清楚,天泽市的官场上,存着一种好人主义的风气。只要不妨碍自己,只要不挡了自己的路,别人怎么样,都不管不问,嬉嬉哈哈一笑,大事小事就都过去了。”

        好人主义其实也是一种纵容和掩耳盗铃式的逃避,对于身边的**、矛盾和问题,大多三缄其口,要么同流合污,要么视而不见。好人主义形成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链。

        一般来说,越是在基层,这张网、这根链的覆盖面就越大。通常在县里会存在着朋友遍全县,兄弟处处见的局面,所有官员是关系网中的一员、是利益链的一环,所有的黑恶势力也是。在市一级还好一些,至少有些独善其身的官员,或是一心要为民做事的干部,还有想要升迁不得不洁身自好的同志。

        天泽市是地级市,也存着好人主义,夏想却一点也不惊讶。越是传统和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好人主义和朋友兄弟的情谊就越突出,人情就会替代规矩甚至法律。

        杨剑以天泽市官场存在好人主义的风气为开场白,显然是要为张尤开脱了,夏想就一点头:“要不这样,中午我和天宇吃饭,你也一起去?”

        杨剑清楚是夏想的客套话,他又不是不懂规矩,忙说:“不用了,谢谢夏市长的好意,其实我就是想说一下,安居工程这档子事情,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以前确实陈书记也有过指示精神,尽量照顾本地企业,扶植本地企业发展壮大,永旺建工信誉一向不错……”

        夏想就知道杨剑要说什么,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还没有和陈书记碰头,等我和陈书记意见统一了,再上会讨论。”

        杨剑见夏想态度还是挺坚决,不由微露失望之色,知道夏想要走人了,再呆下去就是不懂事了,就提出了告辞。刚走到门口,却听夏想又说了一声:“老杨,由晓敏牵头的整顿市政府维修资金的行动意义重大,我觉得是件好事,你出面支持一下。”

        杨剑心中一阵苦涩,好嘛,他是来说服夏市长来了,结果被夏市长反推了一把,让他支持李晓敏,岂不是要站在张尤的对立面了?但市长的话又必须听,他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回去后心情极度不好,夏市长不但熟知官场三味,还油盐不进,怎么办?虽说杨剑因为梅升平的缘故,理应和夏想走得更近一些,但杨剑在天泽市有了年头,知道天泽市表面上一滩死水,实际上在好人主义的风气之下,许多事情都很难进展,因为他们表面上不抱团,实际已经结成了一张网,类似蜘蛛网一样的关系网,轻轻触动没有什么反弹,但用力大了,网就会收缩,甚至还会将人粘住,最后动弹不得。

        和郎市的激烈不同,天泽市是暗藏激流,表面上平静,其实水面之下的激流才最要命。会游泳的人都知道,最害人的地方往往是平静的水潭,因为你以为水流很平静,就放松了警惕,其实暗藏在水底的漩涡才最吓人。

        静水流深……杨剑一半是出于好心,一半是不想让自己的利益受到触动,但他说服不了夏想,就只好再打电话给梅升平。

        安居工程和市政府的维修资金,一大一小,都涉及到了张尤,杨剑就清楚,张尤作为一把钥匙,已经进入了夏想的视线。联想到夏想在郎市对付哦呢陈的手段,尽管清楚张尤虽然不如哦呢陈有实力,但张尤比哦呢陈更圆滑,更滑不溜手,夏想也未必能抓住的他的马脚。

        抓不住马脚,但可以断了他的财路,如果夏想和张尤之间有了矛盾冲突,杨剑担忧的是,他要何去何从?张尤没有哦呢陈的庞大势力,但他就象狐狸一样狡猾,而且还有让人防不胜防的拉人下水的手段。

        夏想只等了一天,陈洁雯就终于主动出面了,也导致了他上任以来第一次和陈洁雯发生了不大不小的争执!

        上任一周多了,夏想只来过陈洁雯的办公室一次,总体来说他和陈洁雯之间的相处还算融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京城已经事先较量过了一次的原因,陈洁雯对政府事务极少插手,当然,也可能是时间还短的原因。

        更有一种可能是,现在还没有涉及到双方的根本利益,陈洁雯现在没有对政府的事务指手画脚,不代表她真的会恪守书记的本分。话又说回来,一个对政府工作一点也不发表指示精神的书记,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书记。

        夏想来到天泽市,可以说上到陈洁雯,下至彭云枫和徐子棋,基本上人人都对他恭敬三分,给予了他一个市长应有的尊严。但今天来到陈洁雯的办公室,却受到了陈洁雯的秘书李逸风不冷不热的礼遇。

        李逸风35岁,白净,微胖,长相还说得过去,就是神色之间有点傲慢,看人的时候喜欢微微仰脸,说话的时候也经常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天泽第一秘的架势摆得很足,就是夏想敲门进来,他也只是微一点头:“夏市长来了?陈书记正在电话,请稍等一下。”

        说完,也不说请夏想进来,就径直扔下夏想朝里面请示去了。

        夏想也不生气,一脸浅笑进来,还顺手关了门,心中明白李逸风的傲慢是有原因的,陈洁雯要维持伟光正的形象,她身边就必须有一个随时领会她的意图并且扮黑脸的角色,才能时刻提醒别人她的权威不容侵犯。

        也正是陈洁雯的高明之处。

        李逸风进去不到半分钟,门一响,陈洁说就亲自出来迎接夏想了。她满面笑容,主动伸手过来:“夏市长来了,快请进,我刚才在打电话,没听到你的声音。”热情之外,似乎还有意想说她甚至会到门口迎接。

        热情过度就是矫情了,夏想笑笑,双手和陈洁雯的手轻轻一握,就紧随其后进了办公室。眼睛的余光一扫,李逸风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走了,他就暗笑,作为一把枪,李逸风入戏太深了,还真以为自己有火力,其实失去了背后的陈洁雯的推手的支持,他早晚有一天会落一个鸟尽弓藏的下场。

        也许也不会,前提是,他能把握好一个度,既不被陈洁雯厌烦,又不得罪人。不过看来很难,人都很难做到平等待人……李逸风的前途如何,夏想并不关心,他在陈洁雯的办公室坐定之后,开口就说:“陈书记,您找我是要讨论安居工程的问题?”

        陈洁雯点了点头:“是呀,眼见就要冬天了,总要在上冻之前,打下地基,也好给老百姓一个交待,让他们看到希望。”

        话确实说得很委婉,但简单明了,就是让夏想早下决断,不要再拖下去。

        “我也想让安居工程尽快上马,但问题是安居工程是民心工程,是惠民工程,不是普通的商品房,必须要保证质量,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为了赶工期而忽视工程质量的例子,数不胜数,教训深刻呀。”夏想的话也很有余地,陈洁雯会太极,他也会。官场上许多事情本来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是一是一二是二那么简单,怎么说都讲得通。

        陈洁雯也有耐心:“永旺建工是一家老牌建筑公司了,在天泽市有良好的信誉,和市政府也合作多年了,信得过。”

        夏想也就以退为进:“我也研究了永旺建工的资质,也了解了他们近年来的工程项目,从帐面上看信得过,就是有一点,贷款太多了,负债率太高。安居工程是惠民工程,不能出一点纰漏。我刚来天泽市担任市长,要是在我手中安居工程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可担不起辜负老百姓的责任。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不能少,陈书记,永旺建工作为一家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企业,拿出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市政府也会对外宣扬,他们也能赚足名气。”

        陈洁雯的耐心一点点被夏想消磨殆尽,她一直努力保持的淡笑消失了:“夏市长,新官上任三把火,想打开局面,开展工作,我都可以理解,而且还会大力支持。不过不要拿安居工程烧火,还有李晓敏同志又要拿市政府维修资金开刀,你支持他,我没什么好说的,但也要防止个别人的私心作崇。”

        一语双关,既是暗指李晓敏,也是影射夏想。

        夏想就无谓地一笑:“我也纳闷了,不就是让永旺建工多付百分之二十的垫付款,就遇到了重重阻力,也难保有人在其中没有私心作崇。都拿永旺建工的信誉说事,在我看来,天大的信誉也不如实打实的实力。我的态度就是,有实力,就承接工程。没实力,就靠边站。”

        陈洁雯脸色大变。

        夏想虽然到任后和陈洁雯的接触还真是不太多,但在京城的直接冲突之中,对她也算从侧面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见到陈洁雯变脸,也不得不佩服她的镇静和涵养。

        可以说是涵养,也可以说是官场三味运用娴熟。

        许多人都怕一把手变脸,夏想不怕,变脸的一把手不可怕,不变脸的一把手才最吓人。因为一直一个语气说话,你永远不知道一把手的喜怒哀乐,就永远揣摩不透她的心理,就抓不住她的弱点。

        陈洁雯半晌没有说话,突然就冒出了一句:“包大光同志身体不太好,想提前退了,夏市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交换条件?夏想知道,安居工程果然撬动了陈洁雯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