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59章 暂停,蓦然心惊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59章 暂停,蓦然心惊

    作品:《官神

        杨林清大概犹豫了半分钟,才不敢肯定地说了一句:“一个法院院长,有四个老婆四个孩子,传了出去,绝对是丑闻,会让燕省的公检法系统面上无光。但不处理,闹成了事件,就更让燕省丢脸了……”他从公文包中翻出一份文件,简单翻看了几眼,“根据以往其他省份对类似事件的处理来看,再加上燕省特殊的地理位置,我认为事情不宜闹大,同时,还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挽回影响。”

        杨林清的话还是倾向于保守的处理,意思是内部处置,不对外公开。

        基本上杨林清的意见和在场众人的看法一致,省委必须端正态度,拿出处理问题的正面立场,但还是要求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最后就形成了共识,要求郎市严肃处理冷质方的遗留问题,赃款务必吐出,但要尽可能考虑到家属的生活问题,同时,要以半公开的方式进行调查。

        还有一点,一定要谨防事态的扩大,防止任何媒体的采访。

        最后的意见,还算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相当于取了折衷的意见,也算达到了宋朝度的满意。

        本来今天的会议应该由纪委书记李言弘参加,但李言弘出差未回,就在事后又电话征求了他的意见,李言弘表示尊重书记办公会的决议。

        省委的意见反馈到市委之后,郎市市委也第一时间召开了书记办公会,艾成文、古向国、吕一可、夏想以及市法院副院长李晓敏参加了会议。

        会议由艾成文主持,他先是传达了省委的指示精神,提出现阶段先以市局的调查为主,如果涉及到其他的人和事,市纪委再随时介入……众人都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想兜也兜不住了。不过古向国也知道了夏想在背后肯定动了手脚,心中大不舒服,不由多看了夏想好几眼。

        夏想才不理会古向国的不满,他已经达到了目的,也就满意了。主要是冷质方的一些事情,如果揭露出来,绝对是一桩天大的丑闻,谁让古向国手脚不干净,牵涉过深?

        怪只怪自己做事没分寸,不能怪别人下手狠。

        本来书记办公会也应该由路洪占参加,但路洪占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年后就身体一直不大好,最近又刚请了病假,说要休养一段时间。

        也不知他是真心休养,还是借休养的名义,好掩人耳目,然后暗中布局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夏想并不担心,毕竟天要下雨,人要抓权,你有初一,别人就有十五。

        书记办公会后,有了确切指示精神之后的市局,在英成的主抓之下,继续深入挖掘冷质方案件的幕后事件,古向国难免提心吊胆,就和路洪占商议,让路洪占的亲信在市局时刻留意事态的发展。

        路洪占一口答应。

        休养中的路洪占确实是人休心不休,他和古向国商议之后,觉得正面和夏想对抗的话,胜算太小,不如采取迂回之策,表面上不在其位,暗中将以前的亲信全部召集在一起,进行全方位的谈话,试图重新控制市局大局,夺回大权。

        路洪占的亲信自然愿意让路洪占再重新恢复在市局说一不二的地位,全部答应要全力配合路洪占的指挥,一步步重新在市局争取应有的地位。

        密谋之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暗中布局,准备再在市局开展一场悄无声息地夺权运动。

        郎市,表面上除了冷质方事件之外,似乎暂时风平浪静,没有了什么风云激荡之势,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好象是古向国保持了低调,哦呢陈暂时认输,夏想获得了应有的地位,但夏想也没有趾高气扬,而是完全投入到了日常的工作之中。

        郎市,在经历了一系列风云变幻的大事之后,也确实应该有一段平和期了。

        实际上,平和的下面,还是隐藏中不少变数和隐患,夏想心中有数,古向国心中有数,艾成文心中也有数。

        由历飞暗中调查,夏想很放心,他也没想到能一蹴而就,凡事须从长计议,而且郎市如果不断地出现纷乱事件,不但省委会不满,中央说不定也会不耐烦了。

        时间转眼进入了4月份,天气转暖,大地回春,郎市的郊外,开始有了些许绿色。与大学城项目如火如荼地施工一样的是,杨威的观光农业,也初见欣欣向荣的景象。

        夏想站立在郎市的郊外,见一望无际的田野之中,各种现代化的设施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整齐的田垄,移植的树木,规划中的大型庄园,无一不显示出即将有一座集观光、游玩、采摘为一体的现代化的农业基地正在兴起。

        在基地的一侧,又圈起了围墙。围墙之内,就是观光农业的辅助项目——有机生态基地,既包括有农作物,又包括有机养殖。

        杨威一脸兴奋地站在夏想身边,为夏想介绍前景。他从决心跟定夏想的一刻起,就认定夏想能够在郎市站稳脚跟,并且肯定还会大有作为,到了现在,他就非常佩服自己当初的英明决定。

        杨威曾经研究过夏想的履历,当然他能看到的只是公开的部分,不能公开的内幕,他也无法得知真相。但杨威研究的不是夏想的升迁之路,而是夏想在每一任上的经济成就。

        越研究就让杨威越惊讶,越惊讶就越佩服。他在京城,从小也耳濡目染了不少官场中事,尽管他不是官场中人,但也知道在中国,想要发财,就得和官方合作,否则赚钱很难。他一开始就从研究各地官员的履历入手,看哪个官员最有手腕,哪个官员最有经济头脑。

        结果发现,有政治手腕的官员很多,真正有经济头脑的却很少。虽然不少官员在任上做出了不少实事大事,但实际上都是面子工程或是政绩工程,真正落到实处带来实惠的不多。

        同时也有真正的有经济头脑的官员,也确实做了不少大事好事实事,但在事成之后,却被他人窃取了胜利果实,就证明了一点,光有经济头脑是不行的,为官之人,还要有足够的政治手腕才能在官场上自保。

        最后他研究发现,夏想是他视线之内,不但政治手腕高超,而且经济头脑过人,是少见的近乎全能式的人物。一开始他还不相信,仔细研究之后发现,还真是如此,夏想确实处处显示出惊人的准确的目光,以及非同一般的政治手腕。

        杨威才在赵小峰的引荐之下,决定跟紧夏想,迈出他人生之中最关键一步。他以前一直浪迹花丛,认为人生就是吃喝玩乐和泡妞,也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但随着年纪的增大,他越来越觉得人生一世,总要做些什么才不枉为人一场,而并非只是单调的美女和金钱,因此,他才下定了决心,要背靠夏想这棵大树,在夏想还没有长成参天大树之前,先靠拢上去,等有朝一日夏想成为遮天蔽日的巨树之后,他作为早就靠拢的亲信,肯定可以在夏想心目之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

        夏想果然没有让杨威失望,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杨威就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夏想不但可以信赖,以后肯定也有大好的前景,他就暗暗庆幸,为自己能够早早认识夏想而大感自豪。

        也就格外卖力地投入到观光农业的项目之中,渴望做出一番成绩,来赢得夏想的好感和认可,他也清楚,夏想现在对他虽然也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引为亲信,他还在夏想结交的圈子的外围打转,想要进入核心层,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夏想多少也能猜到杨威的心思,他并不多说,也不暗示要杨威去做些什么。每个官员的身边,总会聚集不少大大小小的商人,有些是朋友,可以交心。有些是黑手,可能害人。以他的判断,杨威有交心的可能,但不是现在,日久见人心,他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中午,夏想在杨威的陪同下,吃了午饭。杨威也没避讳夏想,又换了一个女朋友,和洪依依的小鸟依人相比,新任女朋友名叫小萌,确实很萌,戴一副红框眼镜,年纪之小,让夏想怀疑她可能是高中生,顶多大一。

        小萌说话时也萌得可以,十分清音,非常萝莉,夏想就对杨威不免高看了一眼。虽然杨威有点风流,但又不是滥爱,每个女友都各具特色,绝不重复。

        因为是周六,下午没什么事,午饭后,夏想就准备回宿舍,却接到了卫辛的电话,要他来家中。

        夏想就直接来到了卫辛租住的温馨小屋,一进门,卫辛就送上了拖鞋,又帮他换了衣服,然后就又有一杯热茶送到手中。

        夏想微微感慨,卫辛的细心总是让人沉迷而留恋,本来他以为自己能够克制,但自从卫辛在郎市安稳之后,他来了两次,以后每到下班时,总会不由自主地想来卫辛的小家休憩。

        毕竟太温馨太舒适也太让人难以释怀,尤其是每天都很劳累,自然愿意下班之后,能在家中安然地吃饭和放松,而卫辛,显然也在刻意营造家的氛围。

        卫辛在郎市的投资已经确立,虽然投资额不是很大,500多万,但卫辛做得很用心,也很投入,也有要在郎市扎根的想法。因为郎市距离京津很近,电子信息产业确实也大有可为。

        夏想也赞同卫辛的观点,尽管说实话,他对电子信息产业的研究不是很多,不但比不上连若菡,也比不上卫辛。既然卫辛有信心做好,他也就尽可能多在政策上扶植了。

        说到连若菡,夏想确实有点想念连若菡了,他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的连妹妹了。

        连若菡忙着公司上市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不过眼见就要尘埃落定了,乐观估计,上市之后,连若菡的身价将会激增十几倍以上,保守地说,尽管她的股份一上市就稀释了不少,但她名下少说也有上百亿美元的资产。

        连若菡将会在为国内名符其实的超级富翁,再多加一个定义的话,就是隐形的超级富翁。

        当然,一些所谓的国内国外的富翁排行榜,是不会搜集到连若菡的资料的。就算有内部人士知道,也没人敢公布,除非他的杂志不想继续开办了。

        夏想同时想念的还有小连夏,当然,也有梅亭和肖佳母女。

        夏想坐在沙发上,喝着香茶,心思浮沉不停。一方面,沉浸在卫辛的温馨之中,前尘往事重合,让他恍然若梦。

        另一方面,又想到一些政治问题。

        近来和梅晓琳的联系不多,或许是因为和梅家稍有疏远的缘故,梅晓琳主动和他打电话的次数明显减少。在夏想看来,梅晓琳现在和以前相比,成熟并且理智了许多,也和连若菡不同的是,作为一个官场人物,如果在家族利益和个人私情的选择面前,他相信梅晓琳会逐渐向家族利益倾斜。

        毕竟梅晓琳越在官场之上如鱼得水,她就走得越远,位置越高,考虑的问题越多,相比之下,个人的喜好和取舍就会让步给大局。

        梅晓琳的细微转变,夏想也心知肚明。他也不好说她什么,梅晓琳是被他劝上了从政之路,同时,他和梅晓琳之间又没有多少感情纠葛,更没有什么约定,所以他拿梅晓琳没有办法。

        就象最初他认识梅晓琳的时候,他就曾经一直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最有个性,又最有主见,从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对她,最是无能为力。

        只是夏想也不想和梅晓琳最终走向对立面,成为敌人。就算他和梅晓琳不在同一战线,也不要成为完全敌对的阵营才好。

        ……政治上的事情,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更多的时候,是整个风向导致了政治立场的不同。

        不知不觉想得入了神,连卫辛何时坐在他的身边,他都没有发觉,直到卫辛的小手捏住了他的鼻子,他才恍然惊醒,伸手推开卫辛的小手:“不许动手动脚,要注意形象。”

        “注意什么形象?说得跟真事儿一样。”卫辛一脸俏笑,“在家里还端着坐,多累。我其实也早就发现了一点,就是你在燕市的时候,很少板着脸,到了郎市之后,沉思的时候多了不少。”

        其实在燕市的时候,夏想也经常沉思,不过和卫辛在一起的时候少,所以在她眼中就少。不过也必须得承认,来到郎市之后,步步惊心,确实比在燕市少了不少笑容。现在有了卫辛陪在身边,还是让他比以前舒心了不少。

        当然,也和他现在在郎市的位置逐渐稳固有关。

        夏想也没有盲目乐观,认为他已经完全在郎市打开了局面,其实还远远没有。古向国根基牢固,路洪占还牢牢把握着市局的大权,哦呢陈虽然元气大伤,但根基还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要彻底将哦呢陈连根拔起,现阶段还没有可能。

        除非他在郎市扶正,否则以他常务副市长的身份,不可能在郎市全面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打黑除恶运动。但他能在郎市就地扶正吗?

        不仅仅是资历问题,还有幕后人物是只想让他打破郎市的局势然后就将他调走,还是有意让他在郎市历练成长,并且一步步走向高位?夏想心中没底,也不愿意过多地猜测,古往今来都一样,上命难测,但他有一点可以肯定就行了,就是不管如何,只要他成功了,就没有坏处。

        吃午饭的时候,夏想就和卫辛一直讨论电子信息产业的问题,也说到了连若菡可能会在五六月份返回国内,然后来郎市,准备也买下一块地皮,建造一处人工的花海草原,在草原的正中,盖一座别墅。

        卫辛无比羡慕地说:“我最羡慕你和连姐姐在草原上的相遇了,太浪漫太动人了,可惜,我和你认识得太晚了。人生总有无数无奈,错过的,就永远不能追回了。”

        卫辛的语气有些伤感,说完之后,突然没有征兆地咳嗽了几声。夏想就关切地问道:“好好的怎么咳嗽了,到医院去看看,有病不能耽误。”

        卫辛摇摇头:“可能是风吹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没有那么娇气,又不是什么大小姐,一点小病小灾的,打不倒我。”

        话虽如此,只是当夏想的目光停留在卫辛的脸庞之上时,忽然心中一阵莫名的疼痛。不知何故,他一下想起了上一世卫辛的离去,当时卫辛就是一脸悲切地离去,说是她要嫁给别人,当时根本没有多想,但现在想起,卫辛一直和他在一起,从未离开他半步,她有谁可嫁?

        夏想现在一想,忽然打了一个激灵。再仔细回想,以他对卫辛的了解,她是一个固执到极点的人,就算他不娶她,她也不会可能会嫁给别人,就象今生她宁肯没名没份地跟着他,也不接受一个深爱她的男人的追求。

        难道说,上一世卫辛的离开,另有隐情?或许说,她身患了什么重病,只是为了一个人逃离,而故意以嫁人为借口,让他忘记她?

        夏想怦然而惊:“不行,一定要到医院好好检查检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