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26章 收场,大做文章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26章 收场,大做文章

    作品:《官神

        不过当他再重新举起望远镜时,看到英成已经带人冲进了房间,而夏想重新出现在视线之内时,右臂上鲜血直流,就让路洪占心中纳闷,刚刚明明夏想身手敏捷,没有受伤,怎么疤脸被他一脚踢倒之后,他反而又中招了?

        路洪占一生从事公安工作,一瞬间脑子就转了过来,暗叫一声,不好,夏想要借题发挥了!

        今天夏想不但救人成功,还受了伤,再联想到前来案发现场之前,夏想刚刚提到了削减市局财政拨款的议题,再看他鲜血直流的胳膊,想到刚刚发生的劫持人质的恶性案件,他心中一沉,夏想救人成功只是第一步,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以及夏想肯定不会放过再重提的削减财政拨款的提议,才是夏想在此次事件之中既当了英雄,又可以现身说法的最大的收获!

        路洪占不清楚的是,他只猜到了其一,不知其二,并不知道劫持事件在夏想巧手的推动之下,如何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郎市的官场地震。

        英成带领警察冲进现场,先是看到夏想和付先先安然无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又见疤脸倒在地上,满脸开花,昏迷不醒,手指还断了三根,胸前凹下去一块,显然受了重伤,不由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夏市长身手真是了得,下手也够狠,让英成也佩服三分。

        不过当夏想转过身来,他才注意到夏想右臂鲜血直流,才慌忙叫人替夏想包扎。几名特警路过夏想身边的时候,都是不由自主流露出敬佩和敬畏的目光,对夏想的所作所为表达了最纯朴的敬意。

        夏想坐在床上让人包扎伤口,付先先坐在他的旁边,一只手拉着他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肯松开,显然还是惊魂未定。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经此一难,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现在在她的心目之中,夏想就是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什么哥哥甚至爸爸都比不起夏想。

        刚才夏想舍身救她的举动,让她终生难忘。

        夏想轻声安慰了付先先几句,又简单地向英成说了一说房间内发生的情况,当然,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会透露半句。

        不多时,路洪占也慌里慌张地赶到了。

        夏想就是要等路洪占进来之后,才用手一指英成,为付先先介绍:“来,先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英勇的第一个冲进现场的警察是市局的英成副局长,这位刚刚进来的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路洪占同志。”

        别说英成不解夏想为什么要介绍得这么详细,就连路洪占也是一脸纳闷,夏市长怎么连他政法委书记的头衔也特意注明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受害人是他的情人,又不是他的老婆,他何必多此一举?

        夏想不理会两人的不解,又为两人介绍付先先:“路局长、英局,我来介绍来一下付先先,她是我来自京城的朋友,来郎市散心,我安排她住在了芙蓉酒店,没想到出现了劫持事件,先先受到了惊吓,对郎市的治安环境非常失望……”

        语气不对,路洪占和英成对视一眼,不明白夏想为什么要郑重介绍付先先,听夏市长话里话外的意思,难道她有什么来历?

        紧接着夏想又说了一句:“忘了说了,付先先是付总理的侄女。”

        路洪占手中本来还拿着对讲机,一副指挥若定的派头,夏想的最后一句话一出口,他的大脑瞬间短路,手中的对讲机失手落地,砸在了自己脚上也浑然不觉,什……么?付总理的侄女!没开玩笑?夏想的样子确实不象在开玩笑,再说,哪里有拿副总理的家人来开玩笑的事情?

        那么就是说,付先先真是付总理的亲侄女了?可不是,付先先,付先锋,不是兄妹又是什么?老天,怪不得夏想刚才介绍他和英成的时候,郑重补充了两人的职务,原来还真是别有用心。

        再仔细一想夏想刚才介绍的时候着重点各有不同,明显是让付先先感激英成并且记恨他的诱导性的介绍,路洪占一瞬间连撞墙的心都有。夏想真够毒的,怎么不早说付先先的真实身份?如果他早就知道了付先先是谁,他也会挺身而出,也会穿一身避弹衣装英雄,来一出英雄救美的同时,又能巴结了付总理,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夏想呀夏想,真是高手,高高手,路洪占现在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原以为夏想是想逞英雄抛热血,原来如意算盘打得如此精明。

        等等,不对,付先锋和夏想是死对头,他的妹妹付先先怎么会和夏想关系暧昧?路洪占一脸狐疑地看了付先先一眼,还没有想明白其中复杂的关系之时,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

        一看是哦呢陈来电,他急忙躲到一边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哦呢陈气急败坏的声音:“疤脸死了没有?路局,快,让狙击手一枪崩了他。妈的,王八蛋,他怎么不去死,偏偏来惹事?气死我了。他劫持的人是付先先,是付总理的侄女!”

        路洪占几乎连电话都拿不稳了:“没,没打死疤脸。”

        “啊,疤脸杀了付先先?”哦呢陈差点没吓得蹦起来,疤脸虽然不是他的手下,但和他也有间接的关系,真要杀了付先先,付家绝对会迁怒于他。

        “疤脸被夏市长踢晕了,夏市长救了付先先……”因为有夏想在一旁,路洪占不好多说,只简单一说就挂了电话。

        哦呢陈是在办公室给路洪占打电话的,电话打完之后,他久久无语,一脸灰白地坐在椅子上,半晌一动不动,金银茉莉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知道她们的爸爸又遇到天大的难题了。

        又过了一会儿,哦呢陈突然发作起来,一下将电话举起摔个粉碎,然后又一脚将办公桌踢翻,气喘吁吁地说道:“好,好,好一个夏想,我,我真是服了你了,手腕太……太高了,人太厉害了。算你狠!”

        金银茉莉面面相觑,一脸惊讶。她们惊讶的不是哦呢陈摔了电话,而是自从她们十几岁之后,哦呢陈发家以来,说话就再也没有结巴过,今天是破天荒头一次又说话结巴了,就说明了一个问题,爸爸惊慌了。

        只有在惊慌并且信心动摇时,哦呢陈才会说话结巴!

        哦呢陈的慌乱夏想并不知道,他只知道的是,路洪占慌乱了,因为付先先慢慢恢复了平静之后,明白夏想刚才的言外之意,就很配合地说了一句话。

        “谢谢英局长奋不顾身地救我,我会向伯伯好好说说在郎市的遭遇。”尽管说来付先先一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她生长在政治家族之中,真要拿出气势,也是气场十足,说话时故意看也不看路洪占一眼。

        路洪占的冷汗流了下来。

        追悔莫及,痛心疾首,他现在已经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了,只觉得头大如斗头晕脑胀……如果早下决心一枪毙了疤脸,也好显示一下他的指挥正确该有多好!现在疤脸落在了英成的手中,说不定可以被夏想大做文章,用来栽赃到哦呢陈身上,从而挑拨离间付家对哦呢陈有恶感,还有他有可能要承受来到付家的怒火,还有随后而来的夏想的后手。

        失策,大大的失策,真是贪心害死人,经验主义要不得。

        如何收拾残局,如何审讯疤脸,如何安抚群众,如何封锁消息,就都是路洪占的问题了,夏想不再操心。他亲自护送付先先先到医院检查了一下,简单护理一下,确定没有事情之后,又带她回到家中,让她先在家中好好休息。付先先拉住夏想不想让他走,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夏想无奈,只好哄她睡下,才又悄悄出了门。

        在夏想还没有来到市委之前,郎市市委已经炸了锅。

        首先是路洪占接到了省公安厅的电话,对郎市发生劫持人质事件表示严重关注。路洪占忙不迭向省厅汇报了几句工作,还没有说到点子上,省厅的电话就又换了一副严厉的口气,对夏想受伤事件先是强烈质疑路洪占的指挥能力,然后要求市局第一时间提交一份详细报告。

        路洪占刚刚应付完省厅的质疑,就又接到了古向国的电话,古向国上来就是劈头盖脸地说道:“路洪占,你干的好事!刚才付总理亲自打电话给我,第一句话就是郎市离京城这么近,怎么还跟没解放前一样,差点没把我噎死。老路,你怎么一点眼色也没有,都没打听清楚付先先是谁?你,你,你好自为之吧。”

        路洪占的汗水怎么也止不住,大冬天,他汗流浃背,好象身处三伏天一样。

        刚放下古向国的电话,哦呢陈的电话又打了进来:“路局,你想个办法让疤脸永远不能开口,否则,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路洪占的脑子好象要爆炸了一下,各方的压力纷纷压下,他感觉天旋地转,喘不过气来,差一点休克过去。好在毕竟是公安出身,身体素质好,勉强坚持住,刚喘了几口气,就又接到了艾成文的电话:“路洪占同志,请立刻到市委开会。”

        语气很严厉,态度很疏远,如同压倒路洪占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也没有站起来。

        夏想受伤,副总理侄女被劫持,疤脸被制服,路洪占没有作为,等等,一系列的消息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飞向了京城和省委。

        付伯举大为震怒,一个电话打到了燕省省委,随后又放下身段,一个电话直接打到郎市。

        付先锋心急如焚,也一口气打出无数个电话,直到得知事情的大概来龙去脉之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一个人在屋里转了半天,先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夏想……你还真是一个复杂的人!”随后又换了一副表情,咬牙切齿地说道,“哦呢陈,敢伤害先先,有你好果子吃。”

        省委也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叶石生和范睿恒听到之后,双双震惊。两人立刻开了一个短暂的碰头会,对夏想受伤表示关切和慰问,对付总理侄女被劫持事件,表示要严肃追究责任,要在郎市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整顿治安环境的运动,要追查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要责任到人,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宋朝度也是大为震怒,当即打电话给省公安厅,要求公安厅立刻派出调查组前往郎市就劫持事件进行调查,务必查明事实真相。

        随后,宋朝度亲自打电话给郎市市委,要求切实做好安抚工作,要确保付先先的安全,并且对夏想同志的受伤表示深切的慰问。

        郎市市委的电话,从夏想受伤和付先先身份揭露之后,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宋朝度的电话之后,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王鹏飞的电话,和宋朝度严厉的口气不同的是,王秘书长的电话温和之中透露着对夏想浓浓的关怀,要求郎市市委切实做好夏想的保护工作,不要让省委派去的干部在郎市一再受到人身威胁,既是郎市的耻辱,也让省委对郎市市委班子的领导能力产生怀疑,更对郎市的治安问题十分不满。

        王鹏飞的话虽然温和,但意味深长,暗示的意味强烈,艾成文和古向国知道,借此机会,省委有可能要对郎市市委下手了。

        紧随王鹏飞电话之后的是梅升平的电话,梅部长的电话干脆直接,一点也没给郎市市委留情面:“路洪占同志如果不能胜任工作,就换个同志上,省公安厅符合担任郎市公安局长职务的同志多得是!”

        艾成文和古向国对视一眼,一脸苦笑。话不好听但也得听着,谁让郎市出了这么一档子大事?仅仅是夏市长受了点轻伤还好,谁知被劫持的人质竟然是付总理的侄女,真是闹了大乌龙了。

        随后,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胡增周也打来电话,对夏想的受伤表示严重关注和深切慰问,也对郎市的善后工作做出了指示。胡增周虽然是燕市的市委书记,但他是省委常委,也是名符其实的省领导,他的话,郎市就得乖乖地听。

        如果说以上省委领导的电话只是第一波浪潮的话,最后范睿恒和叶石生都亲自打来电话,就让郎市市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惊动了省委所有重量级领导,甚至省委一二把手也都亲自打来电话表示慰问和关注,艾成文和古向国清楚,仅仅一个付总理的侄女还不足以让叶石生和范睿恒放下身段,直接过问此事,说到底,其中还是有夏想的因素在内。

        艾成文和古向国压力倍增,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支撑不住的感觉。

        然而,事情还没有算完,正当两人决定要召开紧急常委会研究事态之时,又接到了国务院办公厅的电话,对郎市的突发事件表示严重关注,要求郎市切实做好治安工作,因为郎市离京城太近,如果因为郎市的原因而给京城来了不安定因素,就会有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艾成文和古向国很清楚国务院办公厅的电话代表的是谁,他们的靠山都在京城,办公厅的电话,是对他们的间接警告,是他们的靠山也受到了压力。

        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突发事件,不料却引发了一场地震!

        郎市黑恶势力横行,聚众斗殴、械斗并不少见,哦呢陈虽然势力滔天,但也有他不敢惹的人。以前曾经在郎市火车站发生过一次聚众斗殴事件,一方是哦呢陈的人,一方是来自京城的势力,最后以哦呢陈的退让而收场。

        哦呢陈重伤一人,死亡一人,最后也只能咽下了一口恶气,听说对方是京城某歌星,哦呢陈暂时惹不起。

        近些年随着哦呢陈势力日渐坐大,基本上郎市已经是他一家独大了,但还是有不少京津的势力想涉足郎市,却都被哦呢陈打了出去,因此,郎市的小打小闹一直不少。所以一开始艾成文和古向国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认为有夏想坐镇,有路洪占出面,劫持人质也不算太大的事情,肯定会迎刃而解。不成想,最后闹出的却是惊人的后果。

        夏想受伤不说,被劫持的人竟然是付总理的侄女——玩笑开大了,事情太出人意料了!

        ……临时常委会在艾成文的提议下,在郎市的常委会议室,紧急召开。和以前艾成文最后一个入场不同的是,所有人都到齐之后,艾成文却说:“夏想同志受伤了,请同志们等他一下。”

        一干常委心思各异,都端坐不动,一脸凝重,等候夏想的入场。谁也没有为夏想享受的特殊待遇而羡慕和嫉妒,都清楚,郎市现在处于风暴的中心,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不敢说话。

        刘一琳秀眉微簇,她对夏想的受伤更多的是不解和猜测,而不是担心。因为刘一琳恐怕是郎市所有市委领导之中,对夏想研究最深的一人。她详细研究过夏想以往的经历,知道夏想不是鲁莽之人,他的受伤,恐怕是用来大做文章的导火索。

        刘一琳还真猜对了,夏想姗姗来迟,他一进到会议室就歉意地一笑:“抱歉让领导和同志们久等了,主要是包扎了一下伤口。”他的右臂上打了一条绷带,显然是伤号形象。

        夏想一落座,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