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88章 会谈,利益优先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88章 会谈,利益优先

    作品:《官神

        老朋友?

        夏想站了起来,看到哦呢陈身旁的人脸上挂着含蓄的笑容,实在想不起来他在京城何时有这样一位老朋友。

        哦呢陈伸手请大家入座,他犹豫一下,还是请夏想坐在了最上首。今天的交锋,表面上各有胜负,其实他知道,实际上他没有占据上风。他注重细节和虚礼,而夏想虽然在礼节上让了几分,但还是在大事上驳了他的面子。

        夏想确实不好相与,关键是,他冷静得吓人,不管是什么场合,几乎不会犯错。上次夏想在大街上力战老贼一帮人,事后老贼提及夏想的英勇和沉着冷静,他还不大相信,认为是老贼为了逃脱惩罚而夸大其词,今日第一次面对面的交锋,终于让他见识到了夏想随机应变的一面,就让他也暗暗佩服。

        哦呢陈一生纵横黑白两道,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夏想并不是他见过的青年才俊中最年轻有为的一个,但绝对是最冷静最有头脑的一个。

        什么样的对手最可怕?不是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对手,也不是最阴险最贪婪的对手,而是让他发现不了缺点的对手。没有缺点的人,你想不到打败或收服他的方法,才最让人寝食难安。

        夏想到底有没有缺点哦呢陈不敢肯定,至少他第一个照面就感觉到,夏想比他想象中还要更成熟更有策略。

        今天坐在一起吃饭,认识一下也好。俗话床上识女人,酒桌识男人,看一个人的人品,就要看他的酒品,且看今天夏想喝醉之后,是什么表现。

        不过对于京城来的朋友自称是夏想的老朋友,就让他感到吃惊,不过朋友没有多说,他也没有多问。作为合作者,尊重对方**为第一要旨。

        “夏市长……”哦呢陈的朋友笑呵呵地主动伸手过去——私下场合,不再讲究谁主动谁被动——他似乎平静了一会儿,才让笑容之中透露出了足够的诚意,“你我之间,应该神交已久。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时,你还是区长,再后来是区委书记,不想真正见面的时候,你却成为了郎市的常务副市长,而我正好来郎市考察,你我之间,还真是有缘。”

        原来是……夏想心中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怎么会是他?

        “赵小峰,国家农垦集团公司总经理。”哦呢陈在一旁介绍说道。

        赵小峰,果然是赵小峰,夏想微一惊愕,随即会意地一笑,紧紧握住了赵小峰的手:“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欢迎赵总来郎市考察、投资。”

        赵小峰也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心想夏想真是一个心思剔透之人,立刻就明白了他刚才话里的意思。刚才他重提下马区之事,就是暗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而夏想直接略过下马区不提,而是以郎市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显然是说此一时彼一时,下马区时的斗争已经过去,现在在郎市,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

        尽管夏想并不清楚赵小峰来郎市的真正目的,但在长基商贸事件之中,赵小峰始终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或者说,充其量就是一个投机者的身份,而且还没有直接参预。夏想对他小有成见,但没有偏见。

        两人握手,热情地寒喧几句,颇有冰释前嫌之意,当然夏想也知道,想要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也不容易,除非没有任何利益诉求。

        夏想见哦呢陈脸上微露疑惑之色,就知道赵小峰并没有将两人之间的恩怨说给哦呢陈。如此看来,赵小峰和哦呢陈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十分深厚。

        雅间非常奢华,头顶上的水晶灯少说也价值百万以上,还有每一处都透露出精致和不凡,以夏想的眼光审视,单是装修,没有1000万下不来。哦呢陈果然有气魄,当然,估计也是他的凯撒酒店最豪华的雅间,是专门为接待最有价值的贵宾准备的。

        能被哦呢陈尊为上宾,夏想并没有飘飘然。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哦呢陈对他再三拉拢示好,必有深意。商人不会做任何无用之事,和政治上一样,没有价值的盟友,就不是盟友。

        圆桌很大,五个人坐在一起,显然得空空荡荡。夏想、李财源和汤化来坐在一起,赵小峰和哦呢陈坐在一侧,基本上就是夏想和哦呢陈、赵小峰三人说话,李财源和汤化来不敢插话。在座几人,个个都是吓人的头衔,还真轮不到他们说什么。

        李财源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偶而看向哦呢陈的时候,目光中会闪过一丝愤怒和不甘。汤化来基本上就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其实他内心有强烈的不安,因为他心中越来越觉得夏想比他想象中厉害多了。

        和哦呢陈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不但没有一点露怯,还东扯西扯,说起风土人情的话题,好象还相谈甚欢,就让汤化来更加看不懂夏想了。

        上菜了,菜品自不用说,精致、美轮美奂,不但求好,但求最贵。酒也是陈年茅台,不求好喝,但求名气。

        然后就开始敬酒,杯觥交错,酒过三巡之后,气氛就更加热烈了。赵小峰也不知是真喝多了,还是借机向夏想示好,脸色微红地向夏想敬酒:“夏市长,你我之间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过打是打了,是间接地打了一次仗,我承认,我输了,输得很丢人。”

        哦呢陈吃了一惊,他和赵小峰不算特别熟悉,但也清楚赵小峰是谁的儿子,更知道赵小峰其实是挺傲慢的性格,不服人。没想到一张口就说出了输给夏想的话,让他心中纳闷,赵小峰和夏想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还好,赵小峰没让哦呢陈失望,因为他随后就拍了拍哦呢陈的肩膀,大着舌头说道:“陈总,你是不知道,我和夏想之间在没有认识之前,就是对手了……”

        赵小峰其实一点也没有喝醉,因为他在叙述他和夏想之间是因为什么而成为对手之时,以及在说到夏想在下马区和元明亮之间惊心动魄地斗法过程,他不但有所保留,还隐瞒了付先锋在其中所起关键作用,只单纯地说成是夏想为了阻击一次炒房团而精心运作的成功的商业战术,让元明亮一败涂地,狼狈逃出下马区,当然,还重点强调地了夏想的狙击战让元明亮痛失40亿元的损失!

        夏想担任下马区区委书记期间,确实做了不少大事实事,哦呢陈也清楚,外界也有不少人通过新闻和其他渠道知道一二。但具体长基商贸在下马区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以及期间发生的种种不见硝烟的战争,基本上外界并不清楚,就算略有耳闻,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毕竟,整个事件一直控制在下马区的范围之内,其中又涉及到许多商业机密,作为胜利者的夏想不对外透露,失败者的付先锋和元明亮,更不会走漏半分。

        丢人的事情,谁也不会主动提起。

        今天,赵小峰假借酒意在洒桌上透露出来,究竟是何用意夏想并不敢妄下结论,但有一点他心里清楚,赵小峰此举证明,他和付先锋之间的关系,破裂了。

        当然赵小峰是聪明人,透露一件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还另有所图,具体他想得到的是什么,夏想懒得再去猜想,赵小峰肯定会有一天向他主动说出。

        李财源一直在低头吃菜,赵小峰一说起长基商贸的事情时,他就听得入了神,筷子停在空中,瞪大了眼睛,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夏想,在他的眼中,夏想的形象一下高大到不可平视,需要仰视才见。

        比起李财源的敬佩,汤化来的震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一直以为夏想在下马区做出的一点成绩,不过是因为他在燕市有关系网的缘故,他本人就算有点能力,也是有限。万万没有想到,赵小峰几句话透露出来的是一个惊天的秘密,夏想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本领,完成了一次对130亿巨资的狙击,并且成功地截留了40亿。

        政治上可以有助力,但商业上的狙击完全靠的是眼光和商业头脑,是百分之百的真本事。夏市长真人不露相,30岁不到,就能成功地将130亿的巨额游资成功击退,不管他采用了什么手法,他都是汤化来视线之内最有商业天才最让人佩服的一人。

        如果说李财源和汤化业的震惊和佩服,只是出于对夏想官员身份却有出色的商业头脑的敬佩的话,那么哦呢陈的震憾,就是一种基于自身的经历而对夏想既叹服又敬畏。

        是的,他不由自主对夏想第一次产生了敬畏之心。

        哦呢陈黑白通吃,奋斗了几十年,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目前他的资产也不过200亿左右,当然他还没有上市圈钱,一旦上市,运作得当的话,暴涨10倍的身价不在话下。

        哦呢陈虽然有政治影响力,也有不法的手段,但本质上讲他还是一个商人。商人就得以赚钱为主,因此他能深刻地体会到40亿元人民币是一个什么概念。没有赚过这么多钱的人不会体会到40亿元能做什么,或者说,40亿元如果让几家大型企业去赚,要赚几年才能赚到!

        一般人更不会知道,郎市许多号称重点企业的大型国企,或是一些利税大户的民营企业,一年的营业额才是几亿十几亿,利润能上亿的企业,就了不得了。夏想倒好,一出手就足足截留了长基商贸40亿,相当于一个大型企业40年的利润!

        何等惊人。

        就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凯撒酒店,号称全郎市最豪华最高档的酒店,每年的利润也不过1亿左右。40亿,要40个凯撒酒店加在一起的一年的利润总和,夏想却轻巧地从长基商贸手中,翻云覆雨就赚到了,真是天才。

        让人羡慕加嫉妒的天才。

        哦呢陈大概有十几年没有失态过了,今天他失态了,手中的筷子掉到了桌子还不知道,只是不敢相信连问了赵小峰三遍同一句话:“赵总,你说的是真事?不是酒话?”

        赵小峰却只回答了一遍:“我喝醉了,但我的话,信不信由你。我投资30个亿,想赚回10个亿,结果差点没有赔进去。”他又去敬夏想酒,“夏市长,虽然你没有让我赚上钱,但我佩服你,想交你这个朋友。”

        他的酒杯还没有碰到夏想的酒杯,就一松手掉在了桌子上,然后大醉不醒。

        赵小峰也是妙人,话一说完,就醉倒了,醉的还真是时候。

        哦呢陈让人扶赵小峰下去休息,赵小峰一走,他就立刻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郑重地敬了夏想一杯:“敬夏市长一杯,手下人有眼不识泰山,我郑重向您道歉!”

        哦呢陈说了数次向他当面赔罪了,直到现在才有了正式的表示,才算落到了实处,可见还是赵小峰的话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夏想客气几句,一饮而尽:“赵总来郎市,想投资什么产业?”

        哦呢陈神色之间,倨傲之气少了许多,不过还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我和赵总不算熟识,也是经人介绍刚刚认识,听他的意思是想考察郎市的农产品市场。不过奇怪的是,以他的级别应该通知郎市市委,以官方的名义考察,但他好象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的。”

        夏想却不觉得奇怪,赵小峰是以个人名义前来,显然是想自己赚钱,而不是想为集团谋取利益。但有一点,赵小峰和付先锋分道扬镳不足为奇的话,他和哦呢陈走近,就有点让夏想不得其解了。

        不过看样子赵小峰还有意要和自己重新建立关系,否则,今天也不会在酒桌上“酒后吐真言”了。相信哦呢陈也会对赵小峰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感到奇怪,其实说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有共同利益时,就是朋友。利益分岐到不可调和的程度时,就是敌人。

        既有利益共同点,又有竞争时,就是非敌非友了。

        现在他和哦呢陈之间,用敌人来形容有点言之过早,说是朋友也不合适,只能是非敌非友了。还有一点,沈乐雪被撞之事,夏想初步怀疑是哦呢陈的手笔。

        就算不是哦呢陈亲自下的命令,也是他的手下所为。但他现在还没有证据直接指向哦呢陈,甚至连一点明确的线索也没有,只凭推测就将脏水泼到哦呢陈头上,有失公允。

        本来哦呢陈还想和夏想单独谈谈,但接沈乐雪的军车到了,夏想就告别哦呢陈去接应一下。忙完了之后,正和李财源、汤化来准备回市委,一出医院的大门,迎面走来了金银两茉莉。

        单是一个金茉莉或银茉莉现身,就算回头率极高,也不至于引发围观。但两人要是同时出现的话,引发**的几率将会大幅上升。美人如花不觉艳,但花开并蒂莲就让人叹为观止了。

        双姝娉娉婷婷,还是和夏想第一次见到她们时的打扮一样,分别穿金银两色衣服,夏想就认出了她们各是谁。两人如果不笑的时候,都是一脸冷艳的话,绝对分不出谁金谁银。如果笑的时候,不刻意流露本性的话,也分辨不出。

        但如果是性情流露,夏想还多少还能从俏皮还是淡漠上稍微分辨一二。金茉莉稍微热情一些,而银茉莉则冷淡一点。当然也不尽然,两人如果刻意去学对方的话,他也会晕头转向了。

        两美对周围人群惊讶和羡慕的目光视而不见,径直来到夏想面前,银茉莉先开口说道:“夏市长,惊仙居特意为您预留了房间,这是金卡,请您收下。”

        不说缘由,不问好,直截了当地交金卡,有风格,有个性。

        夏想微一迟疑,哦呢陈和他会面,确实是意犹未尽,但因为沈乐雪的事情,他借故离开,其实也是不想再和哦呢陈深入交谈的意思,他目前不想和哦呢陈来往过密,在没有完全弄清他的底细之前,没必要深交。

        哦呢陈也非常人,至少他的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就非一般人可比,而且杀伤力无比惊人,一般金银茉莉出马,几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惊仙居的房间可是天字第一号,夏想如果收下,哦呢陈会怎么想?艾成文和古向国对他又是什么看法?许多问题必须要考虑在内,郎市,毕竟是一个是非之地。

        金茉莉娇滴滴地一笑:“夏市长,您要是不收,我们就不走,您看看,周围有多少人在看着?要是一直耗下去的话,可是对您的名声不太好哟……”

        果然,周围行人都停下了脚步,纷纷驻足观望,议论纷纷之中,不知道有什么风言风语。

        夏想一瞬间有了决定,伸手接过了金卡:“谢谢陈总和两位美女的好意,我先收下了,有时间我再向陈总当面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