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81章 过招,难得糊涂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81章 过招,难得糊涂

    作品:《官神

        果然,刘一琳虽然声音不大,又十分柔和,但话一出口,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以古向国的目光最为犀利,同时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艾成文只是淡淡地看了刘一琳一眼,随即又扭头过去,摆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刘一琳手中摆弄着一支笔,见众人都朝她投来好奇和探究的目光,就点头一笑,也并不过多解释,只是说道:“所以在此我只对夏想同志来郎市工作表示热烈的欢迎,而且我还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同志们,夏想同志确实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好同志。”

        刘一琳先是吊起了大家的胃口,随后又轻轻放下,既没有提她为什么和夏想事先见面,又没有说明夏想怎么就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好同志,而且她的话还明显透露出一个信息——夏想昨天就已经到郎市了!

        当然,更会让人浮想联翩,夏想和刘一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想再淡定,也隐隐也有些恼怒,刘一琳此举,完全是只顾自己不管他的感受的做法,分明就直接将他置于了一个极其不利的处境,不管她是出于何种考虑,都让他大为不满。

        不过夏想还是保持了足够的涵养,冲刘一琳微一点头:“谢谢刘部长的款待。”

        等于也是当众承认了见面的事实。

        众人心中惊讶,不过毕竟也是久经官场之人,愕然过后,都又恢复了平静。

        路洪占咳嗽一声,脸上隐隐有不快,不知是因为被刘一琳抢了话不满,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不少人发言之前爱咳嗽,仿佛要引起众人的注意一样,或者只是一个平常养成的习惯——当官久了,说话前就喜欢清清嗓子,似乎不咳嗽一声就显示不出他的重要性一样。

        “欢迎夏想同志来郎市工作,郎市环境优美,社会安定,刑事犯罪率很低,在全省的治安排名一直名列前茅……”与其说路洪占是致欢迎辞,不如说他在自吹自擂,向在座各位做工作汇报。

        夏想倒没有什么表示,微笑聆听,倒是艾成文不干了,轻轻敲了敲桌子:“路书记,今天是见面会,不是工作汇报会,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艾成文的口气并不严厉,半是玩笑的口吻,引起了众人一阵轻笑。

        路洪占也不脸红,哈哈一笑:“我就是喜欢发言,一发言就刹不住车,多亏了艾书记提醒,好了,我的话讲完了。”

        “听了路书记的发言,我就再插话两句。”刘一琳又及时站了出来,还是一脸让人舒适的笑容,“说到郎市的治安环境,我想夏想同志肯定深有体会,因为昨天夏想同志被一群人围攻,差点在郎市的大街上被人打上一顿,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急忙赶到现场帮他解围。这件事情要是传到省委,路书记的治安环境安定的说法就成了笑话了……”

        路洪占顿时脸色一寒:“真是这种事情?夏想同志怎么不告诉我?查清是谁干的没有?我立刻让人把他们抓来,好好修理一顿。”

        夏想没说话,他现在知道是刘一琳和路洪占之间的过招,他当旁观者就可以了,就笑而不语。

        刘一琳见夏想不出头,心里忽然想起了梅升平的提醒——不要测试夏想的聪明——她微一迟疑,犹豫是不是要见好就收,又一想,未必夏想就真如梅升平所说一样聪明,就又心中笃定,答道:“为首的人是老贼!”

        老贼的真名真姓夏想不知,但显然在座的人都清楚,因为刘一琳话一出口,不少人都脸色微微一变。估计他们不仅仅清楚老贼是谁,更清楚老贼的后台是谁。

        哦呢陈,能让几名常委闻名变色,真是了得。

        路洪占还好,脸色虽然也是有所变化,不过很轻微,他一拍桌子:“太胆大包天了,明天我就抓他进局子,谁敢给郎市的面上抹黑,就办谁!”

        路洪占一表态,众人就都看向了夏想,意思是,夏想也应该适当地表示一下,给一个台阶下。不料夏想只是一脸微笑,却不开口说话。

        第一次不动声色的过招,就让不少人明白了一个事实,夏想和气归和气,既不张扬又不低调,似乎走的中庸之道,但有一点,他沉稳有度,不上当,该糊涂时糊涂,就深谙难得糊涂之精髓。

        夏想不接话,刘一琳也不给路洪占台阶下,路洪占就有点下不来台。还好,李晓亮及时接话,替他圆了场:“今天是见面会,不要搞得太正式了,也不要说太多的题外话。见面会,就是见面认识一下。夏想同志刚到郎市,对郎市情况还不太了解,要给他时间嘛,对不对?”他转头朝夏想点头一笑,“我也以我个人的名义对夏想同志来郎市工作表示热情欢迎!”

        李晓亮是市委秘书长,中等身材,微胖,相貌比较威武。他今年43岁,和艾成文一样大,不过看上去比艾成文要年轻一点。

        主要是他比艾成文要瘦一些,虽然他比夏想要胖,但以他的年纪来说,还算胖瘦合适了。

        夏想也对李晓亮表示了回应,对刚才的意外插曲,还是没有任何表示。

        见此情况,艾成文就和坐在他对面的伍晓明对视一眼,悄悄使了个眼色。

        伍晓明会意,呵呵一笑:“一个个介绍太慢了,眼见就要下班了,晚上还有专门为夏想同志准备的接风宴会,我想夏想同志也累了,估计早就想吃饭休息了,所以就由我代劳,替刘部长、涂市长、潘部长、田司令员,再加上我本人,一起热烈欢迎夏想同志来郎市工作!”

        掌声四起。

        伍晓明是郎市下辖的县级市五堂市的市委书记,因为五堂市是郎市距离京城最近的一个县市,京城一出城东就是五堂市,不少京城人都在五堂市买房子住,明是京城人,却住在五堂,因此五堂的房价很高。而且作为郎市和京城直接接触的窗口,对郎市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五堂市委书记一向高配常委。

        伍晓明是白面书生的形象,不过他的发言挺有煽动性,说不定以前做过宣传方面的工作。夏想却看得明白,伍晓明的话再有鼓动性,他作为一名排名不是十分靠前的常委,在常委会上也没太大的号召力。众人都响应地鼓掌,应该是另有原因。

        夏想没有看到刚才艾成文向伍晓明使眼色的举动,但他也隐隐猜到,伍晓明应该是艾成文的坚定同盟。

        几个没有单独和夏想说话的常委是宣传部长刘凯、副市长涂筠、统战部长潘树枝和军分区司令员田慧书。

        宣传部长刘凯年纪稍大一些,50岁了,穿中山装,戴老花镜,十足一个教书先生的形象。

        副市长涂筠40岁出头,是一名身材丰腴、相貌清丽、不苟言笑的女性官员,虽然说40多岁的女人用相貌清丽来形容有点不太恰当,但涂筠保养之好,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以为她已经40多岁了,看不去不过28岁左右。

        不细看的话,她甚至比刘一琳还显得年轻。

        涂筠28岁时,估计有着萝莉一样的面孔。也不知道以她的容貌,怎么就在步步惊心的官场之上,坐到了副市长的高位,还是常委副市长。

        郎市市委班子有两个女性常委,女性官员在市委班子的比例之高,在燕省当为第一,也算是充分体现了妇女的政治地位的提高。

        统战部长潘树枝名字很怪,人却长相普通,45岁的年纪,面无表情,开会的时候他始终低着头不怎么说话,好象心情沉闷的样子。

        军分区司令员田慧书个子不高,身材很健壮,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类型。他坐在末席,目光总是飘向天花板,没人叫他,绝不多说一句话,似乎神游物外,人在会场,心在远处。

        散会后,夏想先回办公室,晚上还有宴会,是市委班子单独请他的欢迎宴会,必须要去。各地有各地的传统,夏想就算不想借机和大家交流一下感情,也有不少市委的领导想乘机吃吃喝喝,明是请他,实际上也各有心思。

        到了办公室刚坐下,就有人敲门,夏想以为是李财源,因为刚刚常书欣说,李财源要来向夏想表示感谢,没想到推门进来的人是涂筠。

        市政府班子有三个常委,古向国是一把手,自不用说,还有两人就是他和涂筠了。虽然他是常务副市长,但在级别上和涂筠一样,而且如果涂筠更深得古向国的赏识的话,就算他是常务副市长,也未必有她在市政府吃得开。

        夏想很有礼貌地起身相迎:“涂市长来了,快请坐。我来给你倒茶……”

        其实夏想是有意试探,就是要放低姿态,等他拿起水壶亲自给涂筠倒上水之后,涂筠还是神色淡淡没有什么表示,坦然地接过他递来的水杯,也不知是没有意识到常务副市长亲自倒水是一种抬举,而她不过是常委副市长,理应谦让才对。

        夏想见涂筠十分托大,没有一丝谦恭的意识,也不生气,呵呵一笑:“请问涂市长找我,有何贵干?”

        涂筠有点走神,愣了一愣,才又放下手中的水杯,说道:“听说夏市长想用李财源?您是不是不清楚李财源的个人问题?”

        “我很清楚他犯过什么错误,不过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没有前途,而且也未必会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夏想不解地看了涂筠一眼,心想涂筠怎么也关心起李财源的事情了,难道说李财源当时的事情惹了众怒?

        涂筠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嘴,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以后大家一起共事,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您,李财源会是大麻烦。”

        说完,涂筠微一点头,转身走了。

        夏想望着涂筠还算曼妙的背影,心中却没有一点不安分的想法,在他眼中,涂筠不但态度不太友好,而且还有点托大,将他给她倒水的举动当成了理所当然,估计她在市政府班子之中,也一向高人一等惯了。

        不该来的来了,该来的却没来,李财源并没有如期出现。

        晚上的宴会,本来邀请了全体常委和部分中层干部,中层干部差不多全数到齐了,常委中却有五人没有出现,借故有事推脱不来。一共13名常委,几乎少了一半,就让欢迎宴会的阵势大打折扣,也充分显示出了夏想的份量不够,或者说,有人在故意给他难堪。

        初到郎市,必然会有方方面面的阻力和绊子,夏想早有心理准备。没来的几个人分别是副书记张樱籍、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路洪占、宣传部长刘凯、军分区司令员田慧书和统战部长潘树枝,其中张樱籍、路洪占和刘凯的缺席,份量很重,几人都是市委中的实权人物,故意借故不来,相当于直接落了夏想的面子。

        夏想不是睚眦必报之人,但今天几人不给他面子,他也会记在心上。

        古向国对于几人缺席,没有任何解释,艾成文还好,还特意向夏想做了说明,说是几人正好有事,也是有安慰夏想的意思。夏想对艾成文的思想工作表示了感谢,并对几人不出席宴表示完全理解。

        宴会举行了一半的时候,古向国接了一个电话,借口有事提前离开。涂筠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想走又有点拿不定主意的样子。艾成文偷眼一看,见夏想一脸平静,似乎没有任何不快流露,心中也是暗暗赞叹,一般人受到这样的冷落,都不可能不受影响,都会生气,难得夏想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气量,有大将之风。

        不过艾成文随即又想,不动声色只是表明夏想度量大,未必就说明他有真本事。郎市一班人,不但不团结,还互相拆台,再加上有人和省委近,有人和京城近,甚至还有人和津城的投资商利益一致,是一滩泥沙俱下的浑水,再有还有哦呢陈和王蔷薇的影响力,夏想再有手腕,也很难在郎市有所作为。

        不管是京城还是省委,都想完全控制郎市而不能,夏想不管是谁的棋子,在郎市注定走不出一条光明大道。

        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夏想依次向众人表示了感谢,然后艾成文正要宣布宴会到此为止时,忽然雅间的房门被人敲响了,外面传来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艾书记,我可以进来吗?”

        不提艾成文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就是一般人听到这么动听并且微带哀求语气的声音,也不忍拒绝。艾成文疑惑地看了众人一眼,微一愣神:“请进。”

        门一响,一个人推门进来。

        市委宴请夏想的雅间装修得金碧辉煌,又在灯光的映射之下,亮如白昼,并且花团锦簇,可以说十分奢华夺目,但当来人一进来,偌大的雅间之中顿时鸦雀无声,众人只觉得灯光一暗,被来人光彩照人的容颜一比,似乎连灯光都自惭形秽,收敛了几分。

        笑意盈盈站在门口的人,正是茉莉——但她是金茉莉还是银茉莉,夏想认不出来,想必所有人都弄不明白,因为她一身黑衣,不金不银,无从判断。

        今日的宴请是在凯撒酒店举行的,凯撒酒店是哦呢陈的产业,也是市委的定点酒店,茉莉在此出现,不足为奇。

        不过茉莉眼波流转,在人群中一转,最后落在夏想身上,嘻嘻一笑:“夏市长,爸爸说了,因为无意中冒犯了您,今天特意让我来向您道歉,今天所有的消费不但免单,还人人有礼物赠送,请各位领导慢行一步,到楼下签名领取礼物。”

        说完,她又向艾成文眨了眨眼睛,一脸讨好的笑容:“艾书记,您不会嫌我没有先给您打招呼,您就生气了吧?”

        娇艳如花的容颜,娇声娇气的撒娇式的口吻,任何男人在她面前都没有抵御之力,况且茉莉一身黑衣,曼妙玲珑,尽显女人最傲人风姿,当前一站,不用开口,只是眼波流转之间,就让无数人为之眼热心跳。

        艾成文也不例外,哪里还在意什么官场规矩,满脸堆笑:“哪里,哪里,你看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不但不怪你,还要谢谢你和陈总的免单……呵呵,不得不说,夏想的面子还真是不小。”

        艾成文的目光落在茉莉身上,有贪婪有不甘,还有一丝所求不得的遗憾。是呀,茉莉不是别人,她娇艳欲滴,却几乎没有可能得手,因为她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父亲。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哦呢陈会这么给夏想面子,没有提前离开的人都暗暗庆幸,幸好没有早走一步,哦呢陈如此抬举夏想,岂不是说明,今天不来的人不给夏想面子,就等于不给哦呢陈面子?哦呢呢让众人去签名领取礼物,是不是就有查明到底谁来谁没有来的用意?

        真要是如此的话,得赶紧巴结一下夏市长才行。不少人心思一闪,立刻想起上一任常务副市长和哦呢陈的亲密关系,并且有传闻说瑞市长贪污了上千万,但还是全身而退,都是哦呢陈在背后保他!

        不少人暗暗心惊,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出人意料,难道是夏市长和哦呢陈联手设的一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