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3章 千夫所指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3章 千夫所指

    作品:《官神

        李涵突然被总理发问,不免紧张,一下站了起来,见总理的目光十分温和,心思迅速一转,就明白了什么,也就没有坐下,而是站着说道:“夏想同志在抗击洪水的过程中,以身作则,亲自到第一线和武警官兵在一起,跳到洪水之中,不顾个人生命危险,保住了下马河的安全,如果说他还需要承担领导责任的话,下马区所有党政干部都应该引咎辞职!区委区政府在处置抗洪事件上,确实有指挥不力的一面,主观原因是下马区是新成立的区,领导班子磨合不好,政令不畅通。客观原因是,燕市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特大洪水,武警官兵没有抗洪经验,最主要的一点是,就是物资准备得不充分,全市所有物资,都被征调到了南山水库……”

        付先锋暗中瞪了李涵一眼,没想到李涵胆子不少,现在敢当着总理的面为下马区开脱。为下马区开脱,就是向市委市政府的面上抹黑,就是当面打他的脸。

        李涵却没有理会付先锋的目光,他可不能让总理和在座领导相信夏想所说的话,真要是下马区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他和夏想就别想有什么政治前途了。

        李涵一咬牙,就将下马区要物资没物资,要武警官兵没武警官兵,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还要承担为南山水库泄洪的重任,能做到保护了下马河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

        范睿恒和宋朝度对视一眼,两人知道,既然李涵已经差不多抖落出来了全部实情,说来说去,这一次特大洪水事件,必须要有一个人来背处分,总理未必会干涉省委的决定,但看眼前的架势,显然,总理是想看到省委在处置洪水事件上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

        总理的态度有点耐人寻味,尽管他没有直接暗示什么,但范睿恒心理清楚,让下马区来背处分,总理不同意!

        范睿恒冲宋朝度微一点头,宋朝度心领神会,开口说道:“总理,省委在这次事件中,也犯了不小的错误。首先在武警官兵的调用上,完全倾向了市委方面,没有向区委派人。其次,省委没有派人前往南山水库负责协调抗洪事宜,主要是付先锋同志不等省委做出决定,就第一时间赶到了南山水库,后来省委征求他的意见时,先锋同志很肯定地说请省委放心,他能圆满地完成任务。最后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我和范省长坐镇养殖场,赶到的时候洪水已经冲了进来,尽管几十名武警官兵奋战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有完全保住养殖场……”

        “请总理批评我和朝度。”范睿恒及时插话说了一句。

        付先锋的汗水流了下来,他现在知道,省、市、区三级领导聚齐,召开的会议是问责会议,自下而上,逐渐将他的失误一步步放大,很明显,夏想打风格牌,李涵打悲愤牌,胡增周打勇于承担责任牌,而范睿恒和宋朝度打擦边牌,基本上所有人明面上是向自身上揽责任,其实都是避重就轻,背小问题而放过了大问题。

        大问题就是,谁是导致一系列事件发生的罪魁祸首?

        尽管付先锋也知道确实是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但推卸几分责任是几分,是官场常态。只是见眼前的阵势让他终于明白过来,他再狡辩,再抵赖也没有什么用了,总理要的就是最后所有的直接和间接的指责,都落到他的身上。

        不管是夏想的自揽责任,还是范睿恒的自我批评,其实都是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在他的脸上。

        脆生生地响,火辣辣地疼!

        付先锋汗流浃背,家族势力再大,现在也是鞭长莫及。只要定下了基调,想要再找替罪羊就没有可能了。他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绝望,总理是家族势力的反对者,显然是想借此机会,狠狠打击一下家族势力的气焰。

        总理果然没让付先锋失望,他脸色一变,一脸怒气地质问范睿恒:“一个燕省,怎么只抽调了几十名武警官兵保卫养殖场?”

        范睿恒一脸愧色:“燕省历来干旱,有抗洪经验的武警官兵不多,而且大部分被抽调到了南山水库……当时是先锋同志紧急向省委求援,叶书记和我都同意了。”

        付先锋深深地低下了头,一言不发。现在他唯一的指望就是叶石生能说一句圆场的话,或许事情还要挽回的余地。因为崔向没有参观会议,省委领导中,和他关系最近也最有可能为他说上一句好话的,只有叶石生。

        叶石生斟酌了一会儿,以他和付家的不深不浅的交情,替付先锋美言一句,也是一份天大的人情,但现在形势不容他再有摇罢的立场,总理摆明了就是让付先锋背责任的态度,而且现在不管是从下马区还是到市委,甚至在省委里面,范睿恒和宋朝度也是配合默契,所有人的目标只指一人——付先锋!

        付先锋现在是千夫所指,而且也确实是事实确凿,他也就没有让众人久等,终于还是表了态:“省委在决堤事件上,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主要是安排力量不够科学,如果不是将大部分武警官兵调到了南山水库,下马河也不会差点决口,养殖场也不会被淹。我认为,付先锋同志在这次事情中应该负主要的领导责任!接下来省委会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对付先锋同志的处分决定……”

        付先锋一脸灰白,沮丧的表情如丧考妣,他只是低下了头,谁也不看上一眼,也没有勇气站起来,当面所有人的面再一次承认错误。今天的会议虽然不是正式的问责会议,总理也没有定下基调,但显然也有故意让他难堪的安排。市长受到点名批评,怎么会有下属在场,而且还是和他不和的夏想,不是摆明了让夏想看他的热闹和幸灾乐祸吗?

        付先锋狠狠地想,总理欺人太甚,回头让大伯发动一下家族势力,让总理到付家执掌大权的省份视察时,让他也尝尝受到冷落的下场,让他也知道,总理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有些事情,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总理淡然看了叶石生一眼,目光掠过付先锋纹丝不动的身影,眼中一丝怒意一闪而过,随后却又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没有对付先锋的态度发难,也没有对叶石生的决定发表任何看法,只是讲了一通勉励大家灾后重建的话,最后提出:“我要到下马区看一看,走一走,夏想同志,有没有时间陪我参观一下下马河?”

        总理参观下马河,并没有说是视察的名义,但却是意义重大,不但对振奋下马区民心大有帮助,同时,也是对夏想在抗洪救灾之中的表现的最好的肯定。

        总理参观下马河,虽然点名要夏想陪同,但省委书记、省长和市委书记、市长必然要亲自作陪,但当总理一行来到下马区的时候,有心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了在随同人员之中,该有的人都有,甚至不该有的人也有,但独独缺了付先锋。

        作为燕市市长,总理视察却没有陪同,联想到刚刚发生的洪灾,明眼人就立刻猜到了什么。政治嗅觉灵敏的人,更是立刻四下打听付市长的处分会有多严重。

        总理现身下马区委,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总理不但亲自接见了陈天宇和卞秀玲,还当面对陈天宇和卞秀玲的奋不顾身的行为提出了表扬,在听到夏想所说黄建军也奋战在第一线之时,总理也特意勉励了黄建军几句。

        黄建军只觉得飘飘然,如在云端,当时在水中的危险和劳累,因为有总理的表扬,就都值了。

        视察完下马区,总理又在众人陪同下参观了下马河,对下马河今后的防洪工作提出了几点建议。随后,总理也没有再到省委和市委停留,直接从下马区上了高速回京。

        总理一走,各归其位,各伺其职,立刻全速运转起来。虽然下马区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养殖场却损失不小,灾后重建工作,也需要下马区协助。夏想就让李涵全权负责养殖场的灾后重建工作,并对四牛集团的损失表示深切慰问,省委以及市委都承诺对四牛集团的损失给予一定的补偿,四牛集团也没有什么异议。

        主要是杨国英知道四牛集团的养殖场遭受重创,其实还是付先锋的手笔,他有苦说不出,而且付先锋遭受了空前一致的打压,他再提条件就是不识时务了,只好打碎牙齿向肚里咽。

        叶石生和范睿恒回省委之后,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灾后重建工作和对付先锋的责任认定。胡增周身为省委常委,也要到省委开会,临行之后,他握住夏想的手说道:“大雨引发了洪水,洪水照亮了人心,夏想,省委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公布。”

        夏想握紧了胡增周的手,却说了一句让胡增周愕然不解的话:“谢谢胡书记!……我想问您一句,如果有必要,您会对四牛集团有多大的维护的决心?”

        怎么夏想不关心对付先锋的处理结果,却关心四牛集团的事情?四牛集团现在重建养殖场还忙不过来,还能有什么事情?不解之余,胡增周就说:“有什么话就直说,和我不用绕弯。”

        夏想却只是笑了一笑:“我就是随口一问,您别多心。也许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付市长可能和四牛集团有某种内在的联系。”

        夏想知道也许眼下胡增周不清楚他所说的是什么,不用了多久,胡书记就会心中有数了,在关键的问题的处理上面,就应该会有明确的立场了。

        夏想是不想让四牛门成了胡增周政治生涯的滑铁卢。

        省委如何处置付先锋已经不是他所能关心的问题了,越是在关键时刻,他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安全的距离。

        处理了手头的事情之后,忙碌了两天的他,终于可以在下班后,安然回家了。经过大雨洗礼的下马区,一片清洁,夕阳西下,映照得下马河红通通的一片。无数市民在河边漫步、欢笑,拉家带口,或是手拉手的情侣,喜笑颜开。对于灾难,人类总是善于遗忘,而对美好,又总是充满了向往。

        看着下马区恢复了平和和美丽,夏想终于欣慰地笑了。

        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无数人的电话。连若菡的,古玉的,肖佳的,还有李沁和卫辛的,然后还有邱绪峰等人的关心和问候。

        最让夏想感到意外的话,他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居然接到了吴老爷子的电话。

        和别人的问候和关心不同的是,吴老爷子的第一句话就是:“下一步打算来京城呆两年,还是另有打算?”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吴老爷子远在京城,不但对燕市的局势了如指掌,而且还能根据洪水过后的洗牌,得出大致的结论,就让夏想对吴老爷子极为佩服。

        不错,老爷子的结论大致正确,夏想也清楚一点,等事情平息之后,差不多就是他调离下马区之时。因为他在下马区虽然时间不长,但先是扳倒了白战墨,现在又因为抗洪事件,再加上总理的接见和肯定,威望上涨到了至高点,在下马区已经成了真真正正的第一人。不管是市委还是省委,都不会允许一个刚成立的新区,出现一人独大的局面。

        即使他是夏想也不行,从上级领导的角度考虑,对下级的约束和有效管理,必须维持必要的平衡。下马区的形势已经失衡,不管是区长李涵还是区委常委会已经对他形不成有效制约了,将他挪开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而且他在下马区经历了太多事情,威望太高,尽管马霄的刻意在宣传上的压制反而对他有利,但洪水事件还是将他的声望再次推向了顶峰,主要是总理的有意抬举,也让夏想明白了一点什么,恐怕总理在打压付先锋的同时,也想让他挪一挪地方了。

        但具体去哪里,或许总理心里有数,或许暗示给了省委领导,他现在却是一点儿底也没有。

        “恐怕我说了不算,我是党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夏想呵呵一笑,一直紧绷的神经难得放松下来。

        “我建议你来京城,你同意的话,一切都好办。”老爷子说话很直接,也很有力。

        “……”夏想清楚,选择去京城,等于还是站在了吴家的队伍之中,而任由市委或省委安排,或许就是遂了总理的心,他微一迟疑,还是拒绝了老爷子的好意,“京城之地,还不太适合我的性子,我想再等等看。”

        老爷子明白了夏想的心意,没说什么,但还是不死心地又劝了一句:“想通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回到家中,迎面扑来的是眼泪汪汪的黧丫头。黧丫头担心得要命,见夏想平安回来,不由又气又恨,在他胸口打了几拳,还不解气,就又爬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

        夏想任由女人打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嘿嘿一笑:“没洗澡,随便咬。”

        一下又将黧丫头逗乐了。

        夏东却不知道夏想遭遇的危险,没心没肺一脸讨好的笑,向夏想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爸爸,礼物,东东要礼物!”

        什么礼物?夏想狐疑地看了黧丫头一眼,黧丫头俯在夏想耳边小声说道:“儿子总问你,我就骗他说你出差了,回来会给他带礼物。”

        夏想知道了黧丫头的用心,感激地抱了抱她,不料夏东年纪虽小,但霸占心理却强,推开了夏想一把:“爸爸不许抱妈妈。”

        黧丫头乐不可支,夏想佯怒:“臭小子,爸爸不先抱妈妈,哪里来的你?懂不懂先来后到?你才是第三者。”

        黧丫头踢了夏想一脚:“别教坏了儿子,让他长大跟你一样,我才不想养一个花心大萝卜的儿子。”

        “东东不爱吃萝卜。”

        两人都哈哈大笑。

        夏想借故下楼去车上去取礼物,到了楼下,从车上还真翻出了一个小孩玩具。想了一想才想起来,应该是上次卫辛坐他的车时落下的。以卫辛的细心,断然不会丢东西,应该是有意留下的。

        一看就知道是专门为夏东买的礼物,却还不明说,故意丢在车上,也是有意思。

        有了礼物,夏东就开心了。夏想本来晚上也想和黧丫头开心一下,却不断地接到电话,让他疲于应付却又不得不应付,打完电话之后,已经晚上11点了,却没有听到省委方面传来任何消息。夏想也清楚,对一个副省级干部的处理不会这么快,也不会这么容易,而且省委也没有决定权,必须上报中组部。

        当然,因为付先锋不是省委常委的原因,省委还是有一定的代管权,省委的处理决定,上报中组部之后,基本上走个形式就会批准。因此,省委的意见也至关重要。